周書

作者: 令狐德棻、岑文本、崔仁師

  公元六世紀二十年代,黃河流域的各族人民大起義,瓦解了統治中國北部的北魏(公元三九六至五三四)封建王朝。在這場激烈的階級搏斗中,地主階級紛紛組織反動武裝,共同鎮壓起義軍,同時又互相爭霸。最后在北方形成東魏(公元五三四至五五○)和西魏(公元五三五至五五六)兩個封建割據政權,與割據江淮以南的梁(公元五○二至五五七)政權三分鼎立。后來,東魏改齊(公元五五○至五七七),西魏改周(公元五五七至五八一)后人稱它為「北周」。在南方,陳(公元五五七至五八九)也取代了梁。

  西魏、北周封建政權是以鮮卑豪強宇文泰為首的鮮卑貴族和漢族地主的聯合統治。這個政權的統治區域大致包括今陜西、寧夏、甘肅和四川的大部、山西西南部、湖北西部以及河南西部。公元五七七年,周滅齊,統一北方。五八一年,楊堅代周,建立隋朝。周書雖以周題名,實際上是記述從公元五三四年東、西魏分裂到五八一年楊堅代周為止四十八年的西魏、北周史。

  公元六二一年(唐武德四年),起居舍人令狐德棻向李淵(唐高祖)建議編寫梁、陳、齊、周、隋五朝「正史」。他的意見被採納,並指派了各史編寫人員,但沒有認真進行。六二九年(貞觀三年),舊事重提,德棻擔任周書的主編,參加編寫的有岑文本和崔仁師。六三五年(貞觀十年),周書和其他四朝史同時完成。

  令狐德棻(公元五八三至六六六),宜州華原(陜西耀縣)人,出身門閥貴族,官至國子祭酒。他在唐初頗有文名,曾多次參加官書的編寫。在歷史書方面,他還參加和主持過新晉書、五代史志和所謂「國史」(即唐史)以及李世民(唐太宗)、李治(唐高宗)兩朝實錄的編寫。岑文本,鄧州棘陽(河南新野)人,也是唐初著名文人,官至中書令。周書中的史論多半是他寫的。崔仁師,定州安喜(河北定縣)人,官至中書侍郎、參知機務。

  周書主編人令狐德棻的祖父令狐整是北周的大將軍,宇文政權骨干人物之一,其他兩個編寫人也在不同程度上和宇文政權有千絲萬縷的聯系。而更重要的是,這樣的家世不止是周書編者所特有,包括唐朝王室在內的唐初當權人物,也多半就是西魏、北周骨干人物的嫡派子孫。這樣就規定了對周書的特殊要求,即不僅要竭力歌頌宇文政權的骨干人物,所謂「關右舊族」、「八柱國、十二大將軍」,而且嘖嘖嘆賞「今之稱門閥者,咸推八柱國家」。凡是唐朝的達官貴戚,周書總要想法為他們在周代的祖先立傳,並往往不惜歪事實加以頌揚。比如,杜杲並無多少值得記載的事跡,但他卻是唐朝宰相杜如晦的曾伯祖,杜家是關中頭等門閥,唐朝諺語說「城南韋、杜,去天尺五」,周書沒有杜家的傳,不是「缺陷」嗎?因此特為杜杲立專傳,但由于事跡實在不多,只得把他出使陳朝的一些無謂的應對之辭塞進傳中,以充篇幅。蕭詧是梁朝的宗室,為了爭奪帝位,不惜勾結西魏軍隊進攻梁朝的疆土,導致江陵十余萬人民淪為奴婢的慘禍,自己卑躬屈節,充當西魏軍監護下的傀儡皇帝。而書中竟給他作出「蓋有英雄之志,霸王之略」這樣與本人立身行事截然相反的評語。其所以如此,正是因為這個蕭詧是唐朝另一個宰相蕭瑀的祖父。這類例子,周書中舉不勝舉。連唐代另一封建史家劉知幾也說:唐初編寫五朝史的特點,是「朝廷貴臣,必父祖有傳」,而且「事有不同,言多爽實」。這種情況,雖為五朝史所共有,但周書顯得比較突出。

  周書在收集、考訂史料方面也存在著問題。它的資料來源,大致可以分為兩類。一是舊史,包括西魏史官柳虯所寫(可能周代史官曾經續寫)的官史和隋代牛弘沒有完成的周史;二是唐初為了修史而徵集的家狀之類。牛史是本書的蓋本。劉知幾曾經說過,周書只憑牛史,「重加潤色」,「不能別求他述,用廣異文」,可見周書根據的資料是很貧乏的。而且在很有限的資料范圍內,考核修訂的工作也是很草率的。我們曾將庾信為當時官僚貴族所作的碑志和本書有關列傳比對,年月歷官常有出入,其中有些可以確定是本傳錯了的。還有不少記事記年自相矛盾的地方。

  雖然周書作為資料也很不完備,而且有不少錯誤,但是這部書對于我們研究、瞭解這段歷史還有一定的資料價值。它基本上反映了宇文政權的建立,建立后三個對建政權間(特別是東西魏或齊周間)的戰爭,以及宇文政權上層內訌的有關情況。周書只有紀和傳,沒有志,一些有關土地、賦役以及所謂禮、樂、刑、政等制度的資料,寫入五代史志,和隋書合編。但從散見于紀傳的零星記載中,也保存了一些諸如奴婢、部曲、客女的地位,徵庸代役的開端,府兵制度的產生等,對于后來隋唐兩代有影響的社會關係、政治、軍事制度的片斷的資料。本書最后一篇異域傳混淆了當時國內少數民族和外國的界限,也有不少歪曲事實和侮辱性的記載。但其中也包含一些可供參考的歷史資料,特別是各少數民族的傳中反映了一些各族人民配合漢族人民反抗封建統治的頑強斗爭。另外,傳中第一次記載了突厥、稽胡的歷史。散見于本書紀傳的各地人民武裝起義,西起秦隴(李賢傳、史寧傳)巴蜀(陸騰傳、伊婁穆傳、崔謙傳、柳昂傳等),東至幽州(宇文神舉傳),南達襄陽(伊婁穆傳),北到太原(宇文神舉傳),以致迫近國都長安的蓮勺也是「數有群盜」(劉志傳)。這些都是當時各地人民反抗封建統治的歷史資料。唐以前記述這段歷史的史籍都沒有傳下來。稍后編寫的北史,其中西魏、北周部分基本上是刪節周書,很少補充改正。刪改之處,有些是對的,有些卻是刪節不當或是改錯了的。因此,就現存的有關這段歷史的資料來說,周書成書較早,保存的資料也比較原始。

  周書在宋初已經殘缺,后人以北史和唐人某種史鈔補上。公元一○○五年(宋景德二年)編輯冊府元龜,引用周書缺卷各條已是后人的補本。宋人曾在本書缺卷后附有校語,說明不是周書原文,清人錢大昕也曾加考證。我們重新檢查,殘缺情況是:卷一八、卷二四、卷二六、卷三一、卷三二共五卷全缺;卷三六可能全缺,可能半缺;卷二一大半缺。此外,也有宋初未缺而傳世各本脫去的大段文字,如卷六武帝紀下、卷三九杜杲傳都脫去幾百字,但冊府元龜引文卻沒有缺。周書最早刻印的確切年月我們還不清楚。舊本宋人安燾、王安國、林希的目録序,內有「今既鏤板以傳學官」的話。據序文和宋晁公武郡齋讀書志、李燾續通鑑長編,?媳背魇返墓ぷ魇枪弧鹆荒辏ㄋ渭蔚v六年)開始交給「館閣官」辦理的。今考王安國和林希都在熙寧初任職館閣,安國死于一○七四年(熙寧七年),則周書第一次刻板應在一○六八至一○七四年即熙寧元年至七年間。這個最早的本子早已不存。一一七四年(紹興十四年),周書和其他六史在眉山重刻,即所謂「宋蜀本」或「眉山七史本」。這個本子也沒有流傳下來,F在流傳的是南宋翻刻,并有元明兩代補板的所謂「三朝本」。

  用以互校的是下列七種本子:

  一、南宋刻元明遞修本與百衲本的底本同,校記中簡稱「宋本」。

  二、明萬曆間趙用賢刻南京國子監本校記中簡稱「南本」。

  三、明萬曆間蕭云舉刻北京國子監本校記中簡稱「北本」。南、北監本都曾據北史或以意改補一些文字,底本都是有元明補板的南宋本。

  四、明末毛氏汲古閣本校記中簡稱「汲本」。底本不詳,與宋本、南本異者多同北本。

  五、清乾隆四年(公元一七三九年)武英殿本校記中簡稱「殿本」。底本是北本。

  六、清同治十三年(公元一八七四年)金陵書局本校記中簡稱「局本」。底本是汲古閣本。

  七、一九三四年上海商務印書館影印「宋蜀刻元明遞修本」(實是南宋臨安刻本,非蜀本。)校記中簡稱「百衲本」。此本雖說影印,但多據他本改正錯字,也有改錯了的,實際上成為另外一種本子。

周書 目錄

周書

星力捕鱼游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