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史

作者: 李延壽

  南史八十卷,北史一百卷,唐李延壽撰。南史起公元四二○年(宋武帝永初元年),終公元五八九年(陳后主禎明三年),記述南朝宋、南齊、梁、陳四個封建政權共一百七十年的歷史。北史起公元三八六年(北魏道武帝登國元年),終公元六一八年(隋恭帝義寧二年),記述北朝魏、北齊(包括東魏)、周(包括西魏)、隋四個封建政權共二百三十三年的歷史。兩書合稱南北史。

  李延壽,唐初相州人,官至符璽郎。在唐太宗時代,他曾先后參加隋書紀傳、十志和晉書的編寫工作,還參預過編輯唐朝的「國史」,并著有太宗政典。

  南北史的撰著,是由李延壽的父親李大師開始的。隋末,李大師曾在農民起義軍領袖竇建德所建立的夏政權中做過尚書禮部侍郎。竇建德失敗后,他被唐朝流放到西會州(今甘肅境內),后遇赦放回,死于公元六二八年(唐太宗貞觀二年)。

  當李大師開始編纂南北史的時候,沈約的宋書、蕭子顯的齊書、魏收的魏書已經流傳很久,魏澹的魏書和王劭的齊志等也已成書。而當李延壽繼續編纂南北史的時候,梁、東、北齊、周、隋五代史的編纂工作也正在進行或定稿。既然關于南北朝的史書已有多種,那么,李氏父子為什么還要另外編寫這一時期的歷史著作呢?李延壽的自序回答了這個問題。他說他的父親「常以宋、齊、梁、陳、魏、齊、周、隋南北分隔,南書謂北為’索虜’,北書指南為’島夷’。又各以其本國周悉,書別國並不能備,亦往往失實。常欲改正」。顯然,在隋、唐全國統一的局面形成后,人們很需要綜合敘述南北各朝歷史的新著。同時,分裂的封建政權互相敵視的用語如「索虜」、「島夷」之類,已與全國統一后南北各民族大融合的形勢不相適應比李延壽時代稍后的劉知幾也強烈反對這種稱謂。所以李氏父子打破了朝代的斷限,通敘南北各朝歷史,又在書中刪改了一些不利于統一的提法,正是反映了當時歷史的要求。這也是南北史取得成功的一個重要原因。

  李大師本是仿照吳越春秋,採用編年體,沒有成書。李延壽在他的基礎上,改用史記紀傳的體裁,刪節宋、南齊、梁、陳、魏、北齊、周、隋八書,又補充了一些史料,寫成南史和北史。公元六五九年(唐高宗顯慶四年),這兩部書經唐朝政府批準流傳。唐高宗對它很重視,曾親自為之作序,但這篇序到宋代已經失傳。

  南北史的一個顯著特點是突出門閥士族的地位。它用家傳形式,按世系而不按時代先后編次列傳,一姓一族的人物,集中在一起。這種編纂方法並不開始于李延壽。劉宋時,何法盛著晉中興書,就有瑯邪王錄、陳郡謝錄等篇名,就是將東晉大族王、謝兩家的人物集中為傳。北齊魏收著魏書,也是參用家傳形式。但魏書對大族中的重要人物還是抽出來單獨立傳,南北史則凡是子孫都附于父祖傳下,因此家傳的特徵更為突出。這不僅是方法問題,而是南北朝時期社會現實的反映。

  南北朝是門閥士族統治的時代,世家大族倚仗祖先的政治地位和宗族姻親的黨援,享有政治特權,佔有大量部、佃客、奴婢、蔭戶和土地。高門子弟從青少年時期就在中央或地方任官,三四十歲便可飛黃騰達。大族之間以及大族與皇室之間由婚姻關系聯結起來,構成一個膠漆堅固的特權階層。他們也排斥著庶族地主!傅赝购汀富椤、「宦」,是門第高下的重要標幟,這些都記載在他們的譜牒里。所以南北朝的大族特別重視譜牒,講究譜學。但是,激烈的階級斗爭沖擊著高門大族,從南北朝到隋末的歷次大規模農民起義,沉重地打擊了門閥士族。許多大族地主被革命的農民所鎮壓,或被趕出他們原來盤據的地區。

  他們的譜牒連同他們的家業,也被革命的洪流沖刷得蕩然無存。他們的政治和經濟地位迅速下降,門閥士族的「盛世」已經江河日下。

  但是,「百足之蟲,死而不僵」,為了挽救自已的頹運,他們用盡了各種手法。在史書里塞進家譜,就是其中的一種。魏收就曾直言不諱地說:「往因中原喪亂,人士譜牒遺逸略盡,是以具書其枝派!惯@就是企圖通過修史來肯定門閥士族的世襲特權。唐朝初年編纂梁、陳、北齊、周、隋五代史,對「朝廷貴臣,必父祖有傳」,也是要把新貴和舊門閥聯系起來,從而恢復舊門閥的政治地位。出身隴西大族的李延壽就是在這種時代背景下寫成南北史的。

  南北史和宋、南齊、梁、陳、魏、北齊、周、隋八書相比較,從史料的角度來說是長短互見的。八書保存史料較多較詳,經過南北史的刪節,篇幅僅及原書總和的二分之一,自然不免缺略。它所刪掉的,在本紀中多屬冊文、詔令,在列傳中多屬奏議、文章。刪節以后,敘事部分相對突出,讀來比較醒目?墒,也有刪所不當刪的地方,例如北魏李安世關于均田的奏疏,梁朝范縝關于神滅的著名辯論,都是有關當時階級關系和思想斗爭的重要資料,南北史一則摒棄不録,一則刪存無幾。在刪節過程中,還有由於疏忽而造成的史實錯誤,甚至文氣不接,辭義晦澀。這些都是這兩史在編纂上的缺點。

  南北史并非單純節抄八書,它也根據當時所能見到的資料作了不少補充。例如南史補了王琳、張彪等人的專傳,在循吏、文學、隱逸、恩倖等類傳中也補了若干人的整篇傳記。北史因魏書不記西魏史事,所以它根據魏澹魏書補了西魏三帝紀,后妃傳中補了西魏諸帝后,宗室傳中對人關的元魏宗室都增補了資料,此外還補了梁覽、雷紹、毛遐、乙弗朗、魏長賢等人的專傳。至于增加附傳或在原來的紀傳中補充史實的地方也為數不少。有的原傳文字無幾,增補的部分超出數倍,如南史的恩倖傳就是例子。所補史料,也有些價值較高的。例如南史郭祖琛傳,通過他所上的封事,揭露了梁武帝殘民佞佛的弊政。茹法亮傳保存了唐禹之起義的部分史料。巴陵王子倫傳和呂文顯傳記錄了宋、齊兩代中書舍人和典籤權力膨脹的事例。范縝傳增加了他不肯「賣論取官」的一段對話,表現了這位唯物主義思想家的戰斗精神。北史李弼等人傳后,對西魏、北周的軍事制度有較詳細的記載。蘇威傳補充了江南人民反隋斗爭的史實。這些都是有關政治經濟和階級斗爭的重要史料,有助于我們了解和研究南北朝時期的歷史。

  李延壽自序說他補充的史料很多出于當時的「雜史」,即所謂「小說短書」,故事性較強,且多口語材料,增補入傳,常常能使人物形象更加生動,更能反映當時真實情況。這類資料在南史的何佟之傳,北史的東魏孝靜帝紀、高昂傳、斛律金傳、李稚廉傳、尒朱榮傳中都可以發現。但因此也摻入了大量神鬼故事、謠言讖語、戲謔笑料,這又是它的嚴重缺點?傊,南北史就史料的豐富完整來說,不加八書,但也不乏勝過八書的地方。作為研究南北朝歷史的資料,可以和八書互相補充,而不可以偏廢。

  本書點校,南史和北史都是採用百衲本(即商務印書舘影印元大德本)為工作本。南史以汲古閣本、武英殿本進行通校,以南、北監本和金陵書局本作為參校。北史以南監本、武英殿本進行通校,以北監本、汲古閣本作為參校,又查對了北京圖書舘所藏宋本殘卷。版本異同,一般擇善而從,不作校記;但遇有一本獨是或可能引起誤解的地方,則仍寫校記說明。

  除版本?蓖,還參校了宋書、南齊書、梁書、陳書、魏書、北齊書、周書、隋書和通志。因為南北史本是節刪八書,它的原則是「若文之所安,則因而不改」,這八部史書當然可以作為?钡闹饕鶕。而通志的南北朝部分,則基本上是鈔録南北史,文字上的異同,對于校正這兩部史書也有一定的參考價值。此外,還參考了通鑑、太平御覽、通典等書。前人成果利用最多的是錢大昕的二十二史考異和張元濟、張森楷的南北史?庇浉灞。其他如王鳴盛的十七史商榷,張熷的讀史舉正,洪頤煊的諸史考異,李慈銘的南史札記和北史札記等書,也都曾參考。

  各卷目錄基本上保持元大德本原目,只改正了其中若干錯誤。

南史 目錄

南史

星力捕鱼游戏网址 青海快三网上投注 天天理财 湖北快三下期预测号码 精准十码中特免费 北京快三一定牛推荐 宁夏11选五电子版走势图 内蒙古快三今日预测7月10 银行配资炒股 3d试机号走势图 广东快乐10分预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