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籍目錄及其功用

作者: 暫無考究

  我們的目錄學歷史悠久。漢代劉向、劉歆編制《七略》、《別錄》,奠定了基礎,此后,目錄學不斷發展,各個時期都有不同的特點。我國古代目錄學家留下的許多目錄以及目錄學專著,是一筆寶貴的財富,可以視為引導我們打開我國古代文化遺產寶庫的一把金鑰匙,是逐步了解、利用、掌握這一寶庫不可缺少的向導。所以古人稱目錄學為讀書治學的門徑,這無疑是恰當的。

  我國古籍目錄數量多、種類多,內容極其豐富。如果從目錄編制的體例看,大致可分如下三種:

  第一種,部類前后有小序,書名之下有解題。解題又叫敘錄或提要。它的作用是敘述作者生平,概括全書大旨,品題得失,考辨訛謬。這種既有序又有解題的目錄,不僅剖析學術流別,而且提要鉤玄、舉其大旨、“故雖書有亡失,而后之學者覽其目錄,猶可想見全書之本末”(朱彝尊《曝書亭全集》卷四十四),因此在學術上有很高的價值,歷來被學者們所推重。流傳至今的有宋代晁公武《郡齋讀書志》、陳振孫《直齋書錄解題》、元代馬端臨《文獻通考。經籍考》、清代官修《四庫全書總目提要》等。這種解題目錄始于劉向的《別錄》和劉歆的《七略》,到宋代時已趨于成熟,《郡齋讀書志》與《直齋書錄解題》就是標志;而清代所修《四庫全書總目提要》更加完善,成為解題目錄的集大成者。

  第二種,部類前后有小序,書名之下無解題。這種目錄,價值在于小序。小序條辨流別,申明大道,敘列九流百家之學,使人得以由委溯源,考辨學術源流。流傳至今者,有《漢書。藝文志》、《隋書。經籍志》。

  第三種,只記書名,無小序、解題。如宋代鄭樵《通志。藝文略》,清代張之洞《書目答問》,唐以下各史《經籍志》、《藝文志》,以及一些私人藏書目。鄭樵《通志。藝文略》的宗旨是:“類例分,則百家九流各有條理,雖亡而不能亡也!薄邦惱确,學術自明,以其先后本末具在”(鄭樵《通志。校讎略》)。鄭樵反對每書之下必有解題,認為這是“泛釋無義”、“文繁無用”,主張從目錄的分類來體現學術源流的本末先后。他排斥目錄中的解題,未免失之偏頗,但他所編《藝文略》,分類之間剖析流別,秩然有序,確實體現了“類例既分,學術自明”這一原則。張之洞的《書目答問》“分別條流,慎擇約舉。視其性之所近,各就其部求之!钇溟T徑秩然”(《書目答問》略例),其編排之法與鄭樵的原則相吻合。因而在只記書名的目錄當中,《通志。藝文略》和《書目答問》為人們所重視,具有一定的價值。

  由此可見,考辨學術源流是我國目錄學的正宗及優良傳統。

  此外,從目錄的形成及目錄的體制看,又可分為官修目錄、史志目錄、私人藏書目錄等三種。

  第一種官修目錄,這種目錄是在國家藏書的基礎上編制成的。歷代封建統治者,在政權趨于鞏固、國家安定的情況下,往往著手整理文化典籍,當然也為了對人民實行思想統治。從漢代至清代,歷代王朝大都搜集天下遺書、編制全國性的綜合目錄。這種目錄由于是政府組織編修,因而無論人員的配備,還是書籍資料的搜集,都雄厚而充實,特點是書籍著錄完備,包羅宏富。如《群書四部錄》(唐開元初修)、《四庫全書總目提要》等。但由于成于眾手,往往失于疏漏,這是一個缺點。

  第二種史志目錄,這種目錄是歷代史官在修史時,根據同時期的國家藏書修成的。目的是記一代藏書之盛,把一個時代的學術文化情況作為歷史的一個方面記錄下來,和正史一同流傳。自從班固首創《漢書。藝文志》,開了正史中記載目錄的先例,歷代修史者相沿不絕。如《隋書。經籍志》、《舊唐書。經籍志》、《新唐書。藝文志》、《宋史。藝文志》、《明史。藝文志》等。從漢代到清代,史志目錄一直是我國目錄學發展史中一支重要的流派?蓳钥家娨淮鷮W術源流及典籍的存亡,在歷代官修目錄大部分佚失的情況下,同史書一同流傳下來的歷代史志目錄就更顯得珍貴了。

  第三種私人藏書目錄,這種書目是以私人藏書為基礎編制的。限于各方面的力量,它不如官修目錄的完備、宏富,但它可以補官修目錄及史志目錄之闕,特別是私人所著的解題目錄,在補闕這一點上尤其重要,如《郡齋讀書志》、《直齋書錄解題》這兩部目錄著錄的書籍,后來大多佚失;但由于這兩部目錄都有解題,因而“古書之不傳于今者,得藉是以求其崖略;其傳于今者,得藉是以辨其真偽,考核異同”(《四庫全書總目提要》),成為“考證之所必資”的重要目錄。

  我國古代目錄的種類,如果從它的性質上看,也可以分為三種,即綜合目錄、?颇夸、特種目錄。

  第一種綜合目錄最為常見,一般都按經史子集四部分類法分類。歷代官修目錄、史志目錄、私人藏書目錄、通常都屬于綜合目錄。

  第二種?颇夸浭前殡S著科學文化的逐步發展,適應人們對某一學科進行不斷深入的研究的要求而產生的專業性目錄。我國最早的?颇夸浭菨h武帝時楊仆的《兵錄》。后來,與歷代學術的興盛相適應,產生了各種不同的?颇夸。漢魏以來,文學開始繁榮。晉初產生了荀勗的《雜撰文章家集敘》、摯虞的《文章志》。魏晉南北朝時期,佛教開始盛行,由于我國有儒家獨尊的傳統,佛教仍被視為異端,佛經在目錄中沒有地位,這反而促使佛經目錄向專門化發展。晉代釋道安的《綜理眾經目錄》、齊梁間釋僧祐的《出三藏記集》,都有一定的價值。史籍目錄興起于唐代,金石學目錄源于宋代,時代愈晚,?颇夸浻,也愈加專精。如清代朱彝尊的《經義考》、謝啟昆《小學考》,都是質量較高的好目錄。

  第三種特種目錄是性質特別而又不限于一科的目錄。如叢書目錄,目前最完善而使用又方便的是上海圖書館一九五九年出版的《中國叢書綜錄》。禁書目錄,有陳乃乾所編《索引式的禁書總錄》。版本目錄,有清代錢曾《讀書敏求記》、邵懿辰《(增訂)四庫簡明目錄標注》等。敦煌寫本目錄,有商務印書館編的《敦煌遺書總目索引》,是目前最好的敦煌遺書目錄。另外還有地方志目錄、善本目錄、目錄、辨偽目錄等等。

  如果我們熟悉并且掌握各種目錄的不同性質及其特點,在學習、研究、整理古代典籍的過程中,將會心中有數,目標明確,馳騁自如。

  目錄的種類如此之多,它的功用有哪些呢?概括起來大致有六點:

  一、檢尋圖書的鑰匙。我國歷史悠久,文化遺產豐富。面對書籍的海洋,從何下手?這就要借助于古籍目錄。

  二、研究學問的向導。清代學者王鳴盛說:“目錄之學,學中第一緊要事,必從此問途,方能得其門而入”(王鳴盛《十七史商榷》)。目錄學之所以被視為學中第一緊要,就因為它是引導治學的門徑。目錄學家著錄了前人的研究成果,為后來人提供了寶貴的啟示和借鑒,使后人明確自己在什么樣的基礎上向哪一方面繼續探索,以免走彎路。

  三、指示讀書的門徑。讀書必須利用目錄。我國古代目錄學家的優良傳統之一,是在編寫目錄的同時寫序和提要。這些序和提要為我們今天閱讀古籍提供了極大的方便。它告訴我們每部書的大致內容、性質、特點、優劣得失,使我們能夠根據自己的需要,決定哪些只需稍稍涉獵,哪些書中的精華值得吸取,哪些書中的糟粕應當揚棄。當然,古人衡量書籍優劣的標準不能和我們同日而語,但古人在彼時彼地的見解,對我們無疑是重要的參考和借鑒。

  四、考證學術源流。古籍目錄通過小序、提要以及分類,表現一家一派之學,師承授受關系,使學術源流的發展脈絡清晰可見,有助于讀者由委溯源。通過目錄還可以了解古代各種學術興衰發展的歷史演變過程。

  五、鑒別書籍的真偽。歷代的目錄都是根據當時的藏書情況著錄的。這就提供了鑒別書籍真偽的依據。

  六、考證書籍的存亡。某些書籍大約在什么時代佚失,歷代目錄提供了考證的線索。

  粗知一些目錄學方面的常識,了解一些常見古籍目錄的特點及用法,對于深入學習和研究古代文化遺產是十分必要的。

星力捕鱼游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