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政錄

作者: 薛瑄

  [明]薛(左王右宣) 薛(左王右宣)(1389-1464),字德溫,號敬軒,明山西河津人。永樂十九年進士。宣德中授監察史,因忤宦官王振,下獄論死,尋得釋。景帝嗣位,召起大理寺丞,遷南京大理卿。英宗復辟,拜禮部右侍郎,兼翰林學士,入閣參預機務。致仕告終,居家講授理學。

  孔子曰:“不患無位,患所以立!蔽┯H歷者知其味。余忝清要,日夜思念,于職事萬無一盡,況敢恣肆于禮法之外乎?

  程子書“視民如傷”四字于座側,余每欲責人,嘗念此意而不敢忽。

  凡國家禮文制度法律條例之類,皆能熟視而深考之,則有以酬應世務而合乎時宜。

  作官者于愚夫愚婦,皆當敬以臨之,不可忽也。

  學者大病在行不著,習不察,故事理不能合一。處事即求合一,處事即求合理,則行著習察矣。

  處事最當熟思緩處。熟思則得其情,緩處則得其當。

  一字不可輕與人,一言不可輕許人,一笑不可輕假人。

  至誠以感人,猶有不服,況設詐以行之乎?

  防小人密于自修。

  事最不可輕忽,雖至微至易者,皆當以慎重處之。

  丙吉深厚不伐,張安世謹慎周密,皆可為人臣之法。

  論萬事皆當以三綱五常為本。學者之所講明踐履,仕者之所表倡推明,皆當以三綱五常為本。舍此則學非所學,仕非所仕也。

  按物太宜含弘,如行曠野,而有展布之地,不然太狹,而無以自容矣。

  左右之言不可輕信,必審是實。

  為政通下情為急。

  愛民而民不親者,皆愛之未至也!稌吩唬骸拔覄帐∈!眲t民不得其死者多矣,可不戒哉!

  作一事不可茍。

  必能忍人不能忍之觸忤,斯能為人不能主之事功。

  與人言宜和氣從容,氣忿則不平,色厲則取怨。

  處人之難處者,正不必厲聲色與之辨是非,較長短,惟謹于自修,愈謙愈約,彼將自服。不服者妄人也,又何較焉?

  為官最宜安重。下所瞻仰,一言不當,殊愧之。

  張文忠公曰:“左右非公故勿與語”。予深體此言,吏卒輩,不嚴而粟然也。

  待下固當謙和,謙和而無節,及納其悔,所謂重巽吝也。惟和而莊,則人自愛而畏。

  慎動當先慎其幾于心,次當慎言慎行慎作事,皆慎動也。

  聞人毀已而怒,則譽已者至矣。

  法立貴乎必行,立而不行,徒為虛文,適足以啟下人之玩而已,故論事當永終知弊。

  為人不能盡人道,為官不能盡官道,是吾所憂也。

  使民如承大祭,然則為政臨民,豈可視民為愚且賤,而加慢易之心哉?

  處事,不形之于言猶妙。

  嘗見人尋常處置得宜者,數數為人言之,陋亦甚矣。古人功滿天地,德冠人群,視之若無者,分定故也。

  如治小人,寬平自在,從容以處之,事已,絕口不言,則小人無所聞以發其怒矣。

  膽欲大,見義勇為;心欲小,文理密察;智欲圓,應物無滯;行欲方,截然有執。

  事事不放過,而皆欲合理,則積久而業廣矣。

  養民生,復民性,禁民非,治天下之三要。

  治獄有四要:公慈明剛。公則不偏,慈則不刻,明則能照,剛則能斷。

  大丈夫以正大立心,以光明行事,終不為邪小所惑而易其所守。

  疾惡之心固不可無,然當寬心緩思可去與否,審度時宜而處之,斯無悔。切不可聞惡遽怒,先自焚撓,縱使即能去惡,己亦病矣。況傷于急暴,而有過中失宜之弊乎?經曰:“忽忿疾于頑!

  孔子曰:“膚受之愬,不行焉!苯援斏钗。

  輕與必濫取,易信必易疑。

  韓魏公、范文正諸公,皆一片忠誠為國之心,故其事業顯著,而名望孚動于天下。后世之人,以私意小智自恃其身,而欲事業名譽比擬前賢,難矣哉!

  成王問史佚曰:“何德而民親上?”史佚曰:“使之以時,而敬順之,忠而愛之,布令領信而食言,如臨深淵,如履薄冰!贝嗣砸。

  以已之廉,病人之貪,取怨之道也。

  作事只是求心安而已,然理明則知其可安者安之,理未明則以不當安者為安矣。

  前人為治,純用德而以刑輔之,后人則純用法術而已。

  以其能治不能,以其賢治不賢,設官之本意不過如此,有官威剝民以自奉者,果何心哉?

  去弊當治其本。本未治而徒去其末,雖眾人之所暫快,亦賢知之所深慮矣。

  人皆妄意于名位之顯榮,而固有之善,則無一念之及,其不知類也甚矣。

  機事不密則害成,《易》之大戒也。

  為善勿怠,去惡勿疑。

  恭而不近于諛,和而不至于流,事上處眾之道。

  世之廉者有三:有見理明而不妄取者,有尚名節而不茍取者,有畏法律保祿位而不敢取者。見理明而不妄取,無所為而然,上也;尚名節而不茍取,狷介之士,其次也;畏法律保祿位而不敢取,則勉強而然,斯又為次。

  一毫省察不至,即處事失宜,而悔吝隨之,不可不慎。

  處事當沈重詳細堅正,不可輕忽忽略,故《易》多言“利艱貞!鄙w艱貞則不敢輕忽,而必以其正,所以吉也。

  天下大慮,惟下情不通為可慮。昔人所謂下有危亡之勢,而上不知是也。

  不欺君,不賣法,不害民,此作官持己之三要也。

  人遇拂亂之事,愈當動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所行有窒礙處,必思有以通之,則智益明。

  下民之冤抑不伸者,由長人者之非其人也。

  不虐無告,不廢困窮,圣人之仁也。

  一命之士,茍存心于愛物,必有所濟,蓋天下事莫非分所當為,凡事茍可用力者,無不盡心其間,則民之受惠者多矣。

  勿以小事而忽之,大小必求合義。

  臨屬官,公事外不可泛及他事。

  無輕民事,惟難,無安厥位,惟危,豈惟為人君當然哉?凡為人臣者,亦當守此,以為愛民保已之法也。

  王伯之分,正在不謀利、不計功與謀利計功之分。

  處事識為先,斷次之。

  作官常知不能盡其職,則過人遠矣。

  孔子曰:“死生有命,富貴在天!笔墙砸欢ㄖ。君子知之,故行義以俟命;小人不知,故行險以僥幸。

  法者輔治之具,當以教化為先。

  目末作,禁游民,所以敦財利之源;省妄費,去冗食,所以裕財利之用。

  《春秋》最重民力,凡有興作,小大必書,圣人仁民之意深矣。

  凡事分所當為,不可有一毫矜伐之意。

  伊傅周召,王佐事業大矣,自其心觀之,則若浮云之漠然,無所動其心。

  清心省事,為官切要,且有無限之樂。

  犯而不較最省事。

  人好靜而擾之不已,恐非為政之道。

  名節大事,不可妄交非類,以壞名節。

  守官最宜簡外事,少接人,謹言語。

  與人居官者言,當使有益于其身,有益及于人。

  天之道,公而已。圣人法天為治,一出于天道之公,此王道之所以為大也。

  霍光小心謹慎,沉靜詳審,可以為人臣之法。

  亦有小廉謹,而不能有為,于事終無益。

  凡事皆當推功讓能于人,不可有一毫自得自能之意。

  大臣行事,當遠慮后來之患,雖小事不可啟其端。

  雖細事亦當以難處之,不可忽,況大事乎?

  所謂王道者,真實愛民如子,孟子所謂“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鄙弦允鞘┲,則民愛之如父母者,有必然矣。

  民不習教化,但知有刑政,風俗難乎其淳矣。

  惠雖不能周于人,而心當常存于厚。

  孔子曰:“斯民也,三代直道而行也!笔莿t三代之治,后世必可復。

  唐郭子儀竭忠誠以事君,故君心無所疑。以厚德不露圭角處小人,故讒邪莫能害。

  處大事貴乎明而能斷,不明固無以知事之當斷,然明而不斷,亦不免于后艱矣。

  圣賢成大事業者,從戰戰兢兢之小心來。

  好善優于天下,若自用已能,惡聞人善,何以成事功?

  對人子民之心,無時而忘。

  于人之微賤,皆當以誠待之,不可勿慢。

  為治,捨王道,即是霸道之卑陋。圣賢寧終身不遇孔孟,不自貶以徇時者,為是故也。

  《書》言:“罰弗及嗣,賞延于世!贝耸ト酥市囊。故賞當過于厚,而刑不過于濫。

  出處去就,士君子之大節,不可不謹!抖Y》曰:“進以禮,退以義!笨鬃釉唬骸坝忻!泵献硬灰娭T侯,尤詳于進退之道。故出處去就之節不可不謹。

星力捕鱼游戏网址 股票行情实时查询000430大盘实时走势查询 安徽十选五最新开奖号 贵州快三开奖结果查询结果奖结果查询 旺彩双色球app老款 福彩安徽快3遗漏号码 云南快乐十分遗漏数据5 青海快3走势150期 河北11选5技巧稳赚 外围广东快乐10分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合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