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通鑒論

作者: 王夫之

  《讀通鑒論》是明末清初進步思想家、史學家王夫之晚年的歷史評論性著作。

  王夫之1619—1692,字西農,號姜齋,又因晚年長期居于湘西蒸左石船山,故稱船山,湖南衡陽人。王夫之自幼從學于父兄,聰敏好學,博覽群書,十四歲即考入衡陽縣學,成為秀才,但繼續科舉仕進的夢想在農民大起義的沖擊下破滅。王夫之目睹明末的腐朽統治和東北滿族貴族勢力的不斷擴張,與許多有識之士一樣感到危機日深,主張改革弊政。他十分關注國家社會政治時局,格外用心研究歷史。王夫之壯年時,明清兩朝交替,他曾積極參加抗清斗爭,經受過坎坷的政治流亡生活的考驗和鍛煉,同時有機會廣泛接觸社會,使他的進步思想趨于成熟。迫于抗清形勢逆轉,王夫之遁跡林泉,近四十幽居窮鄉僻壤,荒山野嶺,苦其心志,聯系社會現實,總結歷史經驗,以全部精力從事著述,力圖回答時代所提出的各種問題,尋找挽救危局的革新之路。王夫之的著作涉及哲學、政治、歷史、文學各方面,多達百余種。

  《讀通鑒論》是王夫之晚年系統的史論代表作之一。作者認真研讀了司馬光的《資治通鑒》,結合當時的社會政治現實,總結歷史經驗,有感而發,隨事闡述自己的見解、主張和思想認識。對歷史上的治亂興衰作了多方面的評論。全書約六十余萬字,按朝代分為三十卷,卷末又附有《敘論》,沒有篇題。

  全書內容豐富,集中表現了作者發展進化的歷史觀。他痕恨明王朝的腐敗政治,主張改革;反對分裂,主張國家統一,反對民族壓迫;還以樸素的唯物主義對宋明以來的唯心主義道學進行了批判。作者有意識地把評史與論政治結合起來。他認為“讀古人之書”必須“揣當今之爭”,才能“為治之資”。因此王夫之的史論著作不僅貫穿著他的史學思想理論,也滲透了他的政治思想理論。

  在對宋、明理學家厚古薄今,推崇“三代盛世”,妄稱三代以下“人欲橫流”、主張“法先王”的復古倒退思想進行批判時,王夫之在《讀通鑒論》中指出唐虞以前完全處于未開化的野蠻狀態,而三代則是“國少而君多……暴君橫取”,人民“秸面鳩刑,衣能結而食草木”,社會落后生活艱苦,根本也不是值得向往的盛世《讀通鑒論》卷二十!笆酪娼,物益備”《讀通鑒論》卷十九,隨著歷史的發展,物質生活才日益豐富起來,歷史是不斷發展進步的,古代的辦法是治理古代天下的,不一定能通用于今天,沒有一成不變的制度法令和治國之道,必須“趨時更新”,“事隨勢遷而法必變”。

  在對歷史發展的認識上,《讀通鑒論》指出“生有生之理,死有死之理,治有治之理,亂有亂之理,存有存之理,亡有亡之理。天者,理也,其命,理之流行者也……。違生之理,淺者以病,深者以死。人不自知而自取之,而自昧之……夫國家之治亂存亡,亦如此而己矣!本矶膰业闹蝸y存亡與人的生死壽夭一樣都有自己的規律,并且一定程度上是可以被人所認識和掌握的;谶@種思想認識,作者認為秦始皇廢除分封行郡縣,是歷史進步和歷史發展趨勢的必然結果,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秦代以下,郡縣制“垂二千年而弗能改矣,合古今上下皆安之,勢之所趨,豈非理而能然哉?”卷一,被分封行郡縣變革的成功是順應了“勢之所趨”,符合“理”——歷史發展客觀規律的結果。作者還進一步帶證地指出“秦以私天下之心而罷侯置守,而天假其私而行其大公”卷一,秦始皇是出于“私天下”的動機而實行郡縣制的,而歷史規律的必然性又恰恰是通過秦始皇主觀動機這一偶然性體現出來的。

  此外《讀通鑒論》一書在分析評論歷史人物、歷史事件時,多有獨到見解和中肯意見,又能一一例舉,但也有其局限,作者同情農民的疾苦,痛恨反動統治的腐敗,主張改革,但其認識還局限于對原有制度的改良,沒有認識到從根本上改變封建制度的必要。

  《讀通鑒論》一書可選讀中華書局1975年印行的單行本。該校本以1965年金陵刊刻的“船山遺書”為底本,又根據兩個抄書的校記作了校補改正,并將抄本多于刻本的五論及清人劉巍崧的?庇,對史實作的若干訂正都附于有關各論之后,供作參考。還可選讀岳麓書社新山版的《王船山全集》本。

讀通鑒論 目錄

星力捕鱼游戏网址 江西11选5开奖过程 山西快乐10分开奖官网 福建快三开奖结果查询爱彩乐 山东11选5分析 喜乐一购app 哪个彩票平台有青海快三 股票推荐王 北京11选5重复号 时时彩玩法中奖规则 河南快三大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