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名

作者: 劉熙

  “晰名物之殊,辨典禮之異”

  大千世界,萬物紛呈,其名各異。百姓大眾呼物品而欲究其得名之由。適應這種心理需要,我國東漢末年出現了一部專門探求事物名源的佳作,這就是《釋名》。

  《釋名》作者劉熙,字成國,北海(今山東省壽光、高密一帶)人,生活年代當在桓帝、靈帝之世,曾師從著名經學家鄭玄,獻帝建安中曾避亂至交州,《后漢書》無傳,事跡不詳。

  《釋名》共8卷。卷首自序云:自古以來,器物事類“名號雅俗,各方名殊,……夫名之于實各有義類,百姓日稱,而不知其所以之意,故撰天地、陰陽、四時、邦國、都鄙、車服、喪紀,下及民庶應用之器,論敘指歸,謂之《釋名》,凡二十七篇”。說明劉熙撰此書的目的是使百姓知曉日常事物得名的原由或含義。其27篇依次是:釋天,釋地,釋山,釋水,釋丘,釋道,釋州國,釋形體,釋姿容,釋長幼,釋親屬,釋言語,釋飲食,釋采帛,釋首飾,釋衣服,釋宮室,釋床帳,釋書契,釋典藝,釋用器,釋樂器,釋兵,釋車,釋船,釋疾病,釋喪制。所釋名物典禮共計1502條。雖不夠完備,但已可窺見當時名物典禮之大概。

  劉熙解釋名源,采用的是聲訓的方式。所謂聲訓,就是用聲音相同或相近的字來解釋義。聲訓在先秦典籍中已有采用。漢代《爾雅》、《方言》、《說文解字》等著作中,聲訓用得也很多。但全書的名物語詞都用聲訓來解釋,則《釋名》為第一書,是劉熙的獨創。

  《釋名》中的聲訓,從訓釋詞和被訓釋詞的關系來看,大致有幾種情況,即:或同音,如“貪,探也,探取入他分也!

  “勇,踴也,遇敵踴躍欲擊之也!必澟c探、勇與踴同音;或音近,如“罵,迫也,以惡言被迫人也!保R,魚部明紐上聲字;迫,鐸部幫紐入聲字);或雙聲,如“河,下也,隨地下處而通流也!保ê、下皆匣紐);或疊韻,如“月,闕也,滿則闕也!保ㄔ、闕皆在月部)《釋名》在用一個字做聲訓之后,還接著說明用該字釋義的理由。如“探取入他分”,說明了以“探”釋“貪”的原由;“滿則闕”,說明以“闕”釋“月”的原由。這樣也就從音義的結合上說明了一個名稱的來由。

  《釋名》用聲訓解釋名物典禮,有些講得較貼切,有些則為穿鑿杜撰之說。如“斧,甫也。甫,始也。凡將制器始用斧伐木已,乃制之也!保ā夺層闷鳌罚鞍l,拔也,拔擢而出也!保ā夺屝误w》)“雹,跑也,其所中物皆摧折,如人所蹴跑也!保ā夺屘臁罚┻@樣的解釋顯得十分牽強。其實世上事物得名的途徑很多,情況非常復雜。而通過聲音線索由一物名衍生出另一物名,只是起名的一種途徑而已。而且有的名稱由約定俗成而來,僅僅是記錄事物的一種代號,音與義之間并無聯系。所以對事物之名如果全通過聲訓來解釋,勢必出現悖誤。故《四庫全書總目提要》批評《釋名》“中間頗傷穿鑿”。不過,遠在1700多年以前,劉熙能寫出這么一部具有語源學性質的書,實在可貴。

  《釋名》與《爾雅》、《方言》、《說文解字》歷來被視為漢代4部重要的訓詁學著作,在訓詁學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具有較高的學術價值。其價值主要表現為:

  1!夺屆芬月曈柦忉屆,為因聲求義開辟了道路,促使了古代韻書的產生!夺屆酚旨瘽h代音訓之大成,為考見漢末語音,研究上古音提供了可靠的材料。特別可貴的是,《釋名》中記錄了當時一些語詞的方言讀法,如《釋天》:“天,豫、司、兗、冀以舌腹言之。天,顯也,在上高顯也,清、徐以舌頭言之!薄帮L,兗、豫、司、冀橫口合唇言之。風,氾也,其氣博氾而動物也。清、徐言‘風’踧口開唇推氣言之!

  這些記錄說明了漢代一些方言語詞的發音部位和發音方法,是揚雄《方言》所沒有的,因而十分寶貴。

  2!夺屆酚涗浟撕芏酀h代通用的語詞,可與《爾雅》、《說文》以及古代經典或傳注相參證。如《說文。禾部》:“秦,伯益之后所封國,地宜禾。從禾,舂省!薄夺屆。釋州國》:

  “秦,津也,其地沃衍有津潤也!贝苏f正是秦“地宜禾”之證。尤其是《釋名》中有許多與《爾雅》、《說文》及經傳不同或不盡相同的訓釋,是很有價值的訓詁材料。如《詩。邶風。泉水》:“我思肥泉!泵珎鳎骸八鐾,所歸異曰肥泉!

  出自同一源頭而流向異處的泉水為何稱為“肥泉”?《釋名。釋水》曰:“本同出時所浸潤少,所歸各枝散而多似肥者也!

  劉熙說明了原委,比毛傳更進了一步。又如《禮記。禮上》:“七十曰老而傳,八十、九十曰耄!薄夺屆。釋長幼》曰:

  “七十曰耄,頭發白耄耄然也。八十曰耋,耋,鐵也,皮膚黑色如鐵也。九十曰鮐背,背有鮐文也!边@一解釋有異于《曲禮》,內容也較豐富。又如《說文》:“瓦,土器也,已燒之總名!蓖弑局笩频奶掌!夺屆。釋宮室》:“瓦,踝也,踝,堅確貌也!边@里所說的瓦是指蓋房頂的瓦(古瓦有當,向外。

  瓦與當連,猶如人足與踝相連,故以“踝”釋“瓦”)。這說明至少在漢末“瓦”的詞義已發生了轉移。這類材料對我們探討詞義學和漢語史都很有價值。

  3!夺屆愤保留了漢代的一些古語。如《釋天》:“露,慮也,覆慮物也!薄案矐]”是古語,亦謂之“覆露”,在《漢書。晁錯傳》、《嚴助傳》、《淮南子。時則篇》中都曾出現,是“蔭庇”、“霑潤”之義!夺屘臁罚骸昂,又曰美人!边@是古代俗稱。傳說古時有一對夫妻,荒年菜食而死,俱化成青虹,故俗呼為美人虹!夺寙手啤罚骸皾h以來謂死為物故!薄蔼z死曰考竟!边@些古語,傳達了上古時代語言的信息,可以作為考察古今語言發展軌跡的憑據。

  4!夺屆匪栣尩膶ο蟛粋戎赜谖墨I語言,而重于日常名物事類,因此它涉及社會生活面廣,從天文、地理到人事、習俗都有所反映,加上《釋名》成書去古未遠,所以可以因所釋名物推求古代制度。如《釋書契》:“漢制,約敕封侯曰冊。冊,賾也,敕使整賾不犯之也!闭f明漢代冊封侯王時立有整敕其不得犯法的文書。又如《釋典藝》:“碑,被也。

  此本葬時所設也,施鹿盧(轆轤)以繩被其上,引以下棺也。

  臣子追述君父之功,美以書其上。后人因焉,無故(即物故)建于道陌之頭、顯見之處,名其文就,謂之碑也!北墓τ玫难葑冇纱丝梢。原來,古時喪葬,在墓坑兩端各樹一石碑,碑間架轆轤,以紼繞轆轤上,挽棺緩緩下放。后來碑用來追述先人功業!夺寱酢罚骸绑,忽也。君有教命及所啟白,則書其上,備忽忘也!庇纱宋覀兛闪私夤糯瘯䲡r大臣所執手板的用途!夺屢路罚骸把o襠,其一當胸,其一當背也!

  漢代的裲襠,相當于后代的背心!班,披也,披之肩背,不及下也!编磁。前人認為始于晉,由此可見漢末就有了。

  《釋首飾》:“髲,被也,發少者得以被助其發也!痹瓉砑侔l早在漢代就作為頭飾了!按┒┲樵猾。此本出于蠻夷所為也。蠻夷婦女輕浮好走,故以此珰錘之也。今中國人效之也!

  珰的產生及其流傳情況由此可見!夺層闷鳌罚骸凹,加也,加杖于柄頭,以撾穗而出其谷也!笨梢娊裉煲恍┑貐^脫粒用的農具連枷的歷史相當悠久。閱讀這些記載,可以獲得百科知識,了解我國古代社會的文明史,考究事物緣始和漢代生產生活情況。

  從上所述可見《釋名》對研究訓詁學、語言學、社會學來說,都是極為重要的著作。清人畢沅說:“其書參校方俗,考合古今,晰名物之殊,辨典禮之異,洵為《爾雅》、《說文》以后不可少之書!保ā夺屆枳C。序》)這一評價是很中肯的。

  《釋名》產生后長期無人整理,到明代,郎奎金將它與《爾雅》、《小爾雅》、《廣雅》、《埤雅》合刻,稱《五雅全書》。

  因其他四書皆以“雅”名,于是改《釋名》為《逸雅》。從此《釋名》又別稱《逸雅》!夺屆返拿骺瘫救闭`較多,清人對它進行補證疏解,其中最重要的著作是畢沅的《釋名疏證》,王先謙的《釋名疏證補》,后者為清人研究整理《釋名》的集大成之作。

星力捕鱼游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