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魂記

作者: 陳玄祐

  天授三年,清河張鎰,因官家于衡州。性簡靜,寡知友。無子,有女二人。其長早亡,幼女倩娘,端妍絕倫。鎰外甥太原王宙,幼聰悟,美容范,鎰常器重,每曰:“他時當以倩娘妻之!焙蟾鏖L成。宙與倩娘常私感想于寤寐,家人莫知其狀。后有賓察之選者求之,鎰許焉。女聞而郁抑;宙亦深恚恨。托以當調,請赴京,止之不可,遂厚遣之。宙陰恨悲慟,訣別上船。日暮,至山郭數里。夜方半,宙不寐,忽聞岸上有一人,行聲甚速,須臾至船。問之,乃倩娘步行跣足而至。宙驚喜發狂,執手問其從來。泣曰:“君厚意如此,寢食相感,今將奪我此志,又知君深情不易,思將殺身奉報,是以亡命來奔!敝娣且馑,欣躍特甚。遂匿情倩于船,連夜遁去。倍道兼行,數月至蜀。

  凡五年,生兩子,與鎰絕信。其妻常思父母,涕泣言曰:“吾曩日不能相負,棄大義而來奔君。向今五年,恩慈間阻。覆載之下,胡顏獨存也?”宙哀之,曰:“將歸,無苦!彼炀銡w衡州。

  既至,宙獨身先至鎰家,首謝其事。鎰大驚曰:“倩娘疾在閨中數年,何其詭說也!”宙曰:“見在舟中!”鐵大驚,促使人驗之。果見情娘在船中,顏色怡暢,訊使者曰:“大人安否?”家人異之,疾走報鎰。室中女聞,喜而起,飾妝更衣,笑可不語,出與相迎,翕然而合為一體,其衣裳皆重。其家以事不常,秘之。惟親戚間有潛知之者。后四十年間,夫妻皆喪。二男并孝廉,擢第至丞尉。

  玄祐少常聞此說,而多異同,或謂其虛。大歷末,遇萊蕪縣令張仲規,因備述其本末。鎰則仲規堂叔,而說極備悉,故記之。

星力捕鱼游戏网址 急速赛车彩票 app 河南省快三走势图 幸运28规则是什么 2019股票配资平台排行榜 广西快三遗漏 青海11选5最大遗漏 20070904上证指数 多乐彩江西 大盘的股票指数怎么看 群英会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