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春真人西游記

作者: 李志常

  長春真人西游記,二卷。丘處機弟子李志常著。講述金元之際道教全真派教長丘處機(1148-1227)成吉思汗的邀請,從黃海之濱到中亞大雪山(今阿富汗興都庫什山)覲見并傳授長生之術的經歷。

  《長春真人西游記》引起學術界的廣泛重視是近二百年來的事,盡管它的成書是在1228年。這部書寫成之后,流傳并不廣。直到1795年(清乾隆六十年),它才被著名學者錢大聽從蘇州元妙觀《正統道藏》[1]中發現并借抄出來,逐漸為人所知。當時與錢大昕同行的著名學者段玉裁這樣寫道:“憶昔與竹。ㄥX大昕)游元妙觀,閱《道藏》,竹汀借此抄訖!盵2]這之后,大學者阮元抄錄一部獻給清朝皇室。道光年間,著名學者徐松和程同文等曾對書中的地理、名物加以考訂[3]。本書較早的刊本是山西靈石楊尚文編輯的《連筠簃叢書》本[4]。后世涉及邊疆史地的叢書多收入此書,如《皇朝藩屬輿地叢書》[5]、《四部備要·史部·雜史》[6]、《叢書集成初編·史地類》[7]等等。本世紀以來,隨著西北輿地之學和蒙元史的興起,有越來越多的學者開始研究這部行記,如丁謙撰《〈長春真人西游記〉地理考證》[8],沈垚撰《西游記金山以東釋》[9],王國維作《〈長春真人西游記〉校注》[10]、王汝棠寫《〈長春真人西游記〉地理箋釋》[11]等,對此書進行了大量的注釋和考證。張星烺編《中西交通史料匯編》也收錄此書并做了考釋[12]。近三十年來,隨著研究的深入,又涌現出一些新的成果,如著名地理學家陳正祥博士的《〈長春真人西游記〉選注》[13]、楊建新主編的《古西行記選注》[14]、紀流的《成吉思汗封賞長春真人之謎》[15]等。

  本書發現不久,就有外國學者將其翻譯出版。最早的是俄國東正教北京傳教團教士帕拉丟斯(Arch.Palladius,俄文名為P.I.Kafarov)的俄文譯本[16],1867年法國人鮑狄埃(M.Pauthier)根據《海國圖志》的節要本將其譯為法文。1910年俄國人薄乃德(Emilii Bretschneider)把漢文本譯成英文,收入他的專著《中世紀研究》中[17]。1931年英國著名漢學家威禮(Arthur Waley)重新將此書英譯出版,題為《一個道士的行記:在成吉思汗召喚下長春真人從中國到興都庫什山的旅程》[18]。在日本則有巖村忍的日譯本 [19]。

  那么,《長春真人西游記》究竟是一部怎樣的著作呢,它何以能引起如此廣泛的關注呢?這部書講述的是金元之際道教全真派教長丘處機(1148-1227)受蒙古帝國皇帝成吉思汗的邀請,從黃海之濱到中亞大雪山(今阿富汗興都庫什山)傳授長生之術的經歷。

  丘處機,字通密,自號長春子,1148年生于山東登州棲霞縣濱都里。在他很小的時候,父母雙亡,由親戚撫養他長大。1166年,他十九歲,到寧海昆崳山(在今山東牟平東南)出家,用大約一年的時間在巖洞中自我修行。后來他聽說全真道的創立人王重陽(1112—1170)正在寧海,于是便拜王重陽為師。王重陽接納了他,給他起了名和字[20]。他追隨王重陽之初主要做一些文書性質的工作,這就促使他不斷提高自己的文化素養。他有著驚人的記憶力,悟性也很高,很快學會了作詩,并以此作為傳達教法的重要手段。在王重陽的教導下,丘處機和他的三個師兄馬鈺、譚處端、王處一等在昆崳山、登州等地修行了兩年。 1168年在那里建立了道教組織。1169年,王重陽帶領他的信徒回到寧海,然后去萊州和汴梁。在去汴梁的路上,五十八歲的王重陽病死,馬鈺成為全真教的領袖。王重陽的遺體被運回他的家鄉陜西終南縣劉蔣村安葬。丘處機等四位弟子也因此來到陜西。他們為王重陽舉哀一直到1174年。此后這幾位王重陽的大弟子分頭到各地傳法。丘處機則啟程到更西的地方,在磻溪(今陜西寶雞縣境內)隱居了十二年,人稱蓑衣先生。1180年他三十二歲。遷居龍門山(在今陜西隴縣西北)繼續修道,成為全真教龍門派的創始人。嚴格的清教徒般的苦修生活,使他的聲望日益提高。

  與此同時,馬鈺在陜西中部、山東萊州等地的傳教活動也獲得了很大成功。1183年馬鈺去世,譚處端(1123-1185)、王處一(1142-1217)相繼成為教主。在王處一的領導下,全真教的力量不斷壯大,其信徒從社會低層一直到金朝皇室。1187年王處一被金世宗請到中都傳授長生之術并做占醮、禱告等活動。從這一年開始,全真教得到金朝政府的大力支持,在各處建立道觀,高層道士得到加封。1186年,三十八歲的丘處機宣布自己修道成功,從龍門山移居終南山王重陽故里。1188年金世宗邀請他到中都主持萬春節大醮。他在中都住了幾個月之后重返終南山。1191年四十四歲的丘處機從終南山東歸棲霞縣太虛觀。除了1211年應金朝衛紹王的邀請到過一次中都以外,丘處機在棲霞一住二十七年。在這期間,山東地區成為金、南宋、蒙古、山東地方軍閥[21]的交兵之地,幾股政治力量此消彼漲,局勢錯綜復雜。長期的戰爭給人民的生產、生活造成了極大的破壞,人們不得不尋找新的現實依靠和心靈寄托。就在這種形勢下,全真教在山東、河北、山西等地有了巨大發展。

  1216年丘處機拒絕了金朝的邀請。1217年王處一死去,丘處機成為全真教的教主。1218年他由棲霞縣太虛觀轉到萊州昊天觀居住。這一年南宋的將領邀請丘處機去講道,丘處機也回絕了。

  大約在1218年前后,通過近侍劉仲祿和耶律楚材的介紹,蒙古帝國皇帝成吉思汗得知丘處機是神仙般的人物。劉仲祿曾向成吉思汗吹噓說,丘處機行年三百余歲,有保養長生之術。年近花甲的成吉思汗,這時已經感到精力日衰,老之將至。聽到這個消息,很快于1219年派遣劉仲祿攜帶他的詔書,率二十名蒙古騎兵去邀請丘處機來汗庭傳道。當時成吉思汗正統兵駐扎在也兒的石河流域(今新疆額爾齊斯河),準備攻打中亞花剌子模國。劉仲祿一行用了六個多月的時間才來到萊州昊天觀。丘處機欣然接受了成吉思汗的詔請,率領弟子趙道堅、尹志平、夏志誠、王志明、張志素、宋道安、孫志堅、宋德方、于志可、鞠志圓、李志常、張志遠、綦志清、楊志靜、鄭志修、孟志穩、何志清、潘德沖等十八人,行程萬余里,于1221年在阿富汗境內興都庫什山西北坡的八魯灣行宮謁見了成吉思汗。

  成吉思汗萬里迢迢詔請丘處機是為了求長生之術,因此丘處機剛一入見,成吉思汗就忙著問:“真人遠來,有何長生之藥以資朕乎?”丘處機如實回答說:“有衛生之道,而無長生之藥!盵22]這個回答很令成吉思汗失望,但同時丘處機的誠實坦率也深得成吉思汗的贊許。成吉思汗曾三次請丘處機講授衛生之道,不稱其名,惟曰“神仙”[23]。在丘處機告別回漢地時還賜以璽書,免除各地道人的差發負擔。

  丘處機西行的路線大致是:從山東登州(今山東蓬萊)出發至燕京(今北京),出居庸關,北上至克魯倫河畔。由此折向西行至鎮海城(在今蒙古人民共和國哈臘烏斯及哈臘湖南岸)。再向西南過阿爾泰山,越準噶爾盆地至賽里木湖東岸。南下穿經中亞到達興都庫什山西北坡之八魯灣。東歸時,丘處機一行至阿力麻里(今新疆霍城縣境內)后,直向東至昌八剌(今新疆昌吉),經由別失八里(今新疆吉木薩爾附近)東面北上,過烏倫古河重歸鎮海城。此后,向東南直奔豐州(今內蒙古呼和浩特附近),過云中(今山西大同),至宣德(今河北宣化),居朝元觀。1224年春,丘處機與其弟子們同回燕京,居太極宮(今北京白云觀),受命掌管天下道教。1227年去世,享年八十歲。

  丘處機死后,其弟子李志常編纂《長春真人西游記》,記述了這段不平凡的旅程。全書共二卷,上卷寫丘處機一行西行來到興都庫什山西北坡的成吉思汗行宮覲見,然后回到中亞名城撒馬爾罕(今烏茲別克斯坦首都撒馬爾干),在那里等候正式講道。下卷記載丘處機講道的經過、東歸的行程,對沿途居民生活習俗有很多詳細的記敘。當時的文士孫錫為《長春真人西游記》作序說:“門人李志常,從行者也,掇其所歷而為之記。凡山川道里之險易,水土風氣之差殊,與夫衣服飲食百果草木禽蟲之別,粲然靡不畢載,目之曰西游!

  李志常(1193—1256年),字浩然,號真常子,道號通玄大師,1193年生,觀城(今河南范縣)人。他少年時受過良好的儒家教育,有較高的文化素養。1218年人道拜丘處機為師,得到丘處機的賞識。1220年西行傳法,李志常是十八位隨行弟子中的一員。書中的很多描述都是他的親身見聞,讀來令人有身臨其境之感。王國維稱贊他“文采斐然。其為是記,文約事盡。求之外典,惟釋家《慈恩傳》[24]可與抗衡。三洞[25]之中,未當有是作也”。這一評價是相當公允的。

  長春真人去世后,門人宋道安、尹志平(1169—1251年)先后為道教全真派的教長。元太宗十年(1238年),尹志平七十歲。推舉李志常繼任。元憲宗即位后,任命李志常管理道教事務。后由于縱容道士毀壞佛像、占據寺廟、刊行《老子化胡經》、稱佛為道教弟子等事,引起佛教徒的強烈抗議。1255年在憲宗蒙哥面前進行的佛、道辯論中,李志常敗北,于次年憤恚而卒[26]。終年六十三歲,前后共主持全真教事務凡二十一年。

  二

  此次刊行《長春真人西游記》,我們選用的底本為目前所能見到的最原始的祖本《正統道藏》本[27],與王國維本、紀流本、《古西行記選注》本不同之處,若不說明,均以《正統道藏》本為準。原文中有幾處是李志常的雙行小字夾注,本書把這些內容放人圓括號中來表示,字體為五號仿宋。

  為了使讀者有一個比較清楚的歷史感和空間感,我們重點注釋書中的人名、地名、名物制度和歷史事件。文中的普通字一般不做注釋,但對于某些比較生僻的詞語,特別是宗教詞匯,我們也酌情注出。本書的注釋參考了上文提到的諸位學者的研究成果,特別是王國維的《〈長春真人西游記〉校注》、陳正祥的《〈長春真人西游記〉選注)、楊建新主編《古西行記選注》、紀流的《成吉思汗封賞長春真人之謎》等。由于注釋頗多,我們不一一俱引每條注釋的出處。但各家意見歧異或難成定論之處則分別加以注明。注釋中,我們將王國維校注本簡稱“王本”,陳正祥選注本簡稱“陳本”[28],楊建新主編《古西行記選注》本稱“《選注》本”、紀流《成吉思汗封賞長春真人之謎》稱“紀本”。本書對普通語詞的注釋主要參考《辭源》[29]、《辭!穂30]、《漢語大字典》[31]、《漢語大詞典》[32]、《中國大百科全書》[33]、《中國歷史大辭典》[34]等,恕不一一注明出處。為盡量保持此書的原有風格,在古籍白話的過程中,我們盡量直譯,一般不做改寫和增飾。凡是在注釋中已經詳細加以說明的地名、人名等專有名詞,在白話中仍使用原詞。

  對原書的序言和附錄不做翻譯,只加較詳細的注釋。

  “詩無達詁”,翻譯成白話就更難。與其強譯,不如留給讀者去自己體會詩中微妙的內涵。書中的詩歌、頌辭、偈子等,除加必要的注釋外,一概保留原貌。

  為了方便讀者,本書收入了幾篇附錄。

  本書作者李志常的傳記資料《玄門掌教大宗師真常真人道行碑銘》。本書主要人物丘處機和成吉思汗的傳記資料:《元史·釋老傳·丘處機》、《元史·太祖本紀》的有關部分。元人陶宗儀《南村輟耕錄》卷十《丘真人》,收入了成吉思汗邀請丘處機的詔書和丘處機上奏成吉思汗的奏文。

  大蒙古國重臣耶律楚材編錄的《玄風慶會錄》,比較詳細地記錄了丘處機向成吉思汗講道的內容。

  我們注釋并白話此書的目的是為了給普通的讀者提供一個便于閱讀的古行記讀本。這樣一部廣泛涉及十三世紀中國北方與中亞地區歷史地理、宗教信仰、風土人情的游記杰作,不應該只是學者書房的插架之物,也應是草原行旅背囊中的旅行指南。我們可以沿著長春真人的足跡去體會人類歷史的滄桑和大自然神秘的永恒,可以在北地或西域的山水叢林里、驛路古城邊,在駝馬長隊的鈴聲中感受當年西行者的憂傷、痛苦、驚異與歡欣。

  由于筆者臨時的訪學計劃,本書的譯注工作是在相當倉促中完成的。錯謬之處,敬請讀者批評指正。

  黨寶海

  2000年11月3日

西游記

星力捕鱼游戏网址 辽宁11选五每天开奖多少期 快乐10分胆拖 9号快乐双彩2009009期 白小姐官网 哪个网站可以买青海快三 安徽股票配资网 最优秀的十一运夺金 白小姐开奖官网 上海体彩十一选五攻略 彩票论坛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