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待制智賺生金閣

作者: 武漢臣

  楔子

 。_末扮孛老同卡兒、旦兒、正末郭成上)(孛老詩云)急急光陰似水流,等閑白了少年頭。月過十五光明少,人到中年萬事休。老漢是郭二,蒲州河中府人氏。嫡親的四口兒家屬。婆婆王氏,孩兒郭成,媳婦兒李幼奴。我孩兒幼習經史,學成滿腹文章。我可為甚么不著他應舉去?只因我家祖代不曾做官,恐沒的這福分,不如只守著農莊世業,倒也無榮無辱。不意孩兒偶然得了一個惡夢,去尋那賣卦先生,叫做“開口靈”,整整要一分一卦。他道:“此卦有一百日血光之災,只除千里之外,可以躲避”。因此連日面帶憂容,怎生是好?(卜兒云)孩兒,常言道:“陰陽不可信,信了一肚悶!蹦阈潘錾趺?(正末云)父親、母親,他叫做“開口靈”,占的無有不驗,無有不準。

  您孩兒想來,要帶了媳婦,同到京城去。一來進取功名,二來躲災避難。只望父親容許。(孛老云)孩兒,既然你要去,我與你一件寶物。若是得了官便罷,若不得官呵,有我這祖傳三輩留下的一個生金閣兒,你將的去,則憑著這生金閣上,也博換得一官半職回來也。(正末云)父親,與您孩兒試看咱。(孛老云)婆婆將來。(卜兒拿砌末科,云)老的,兀的不是?(孛老做接科,云)孩兒,這個便是生金閣兒。(正末云)

  父親,這生金閣兒,有甚么好處?(孛老云)孩兒,你不知道,把這生金閣兒,放在那有風處,仙音嘹亮。

  若無風呵,將扇子扇動他,也一般的聲響,豈不是件寶貝?(正末云)父親,您孩兒不信,須做與孩兒看咱。(孛老云)孩兒,你既不信,我把扇子扇動你聽。

 。ㄗ錾葎禹懣疲ㄕ┰疲┦呛脤毼镆。大嫂收了者,則今日好日辰,辭別了父親、母親,便索長行也(做拜辭科)(卜兒云)孩兒,一路上小心在意者。(正末唱)

  「仙呂」「賞花時」一來我應舉京師赴選場,二來我為遠去他鄉躲禍殃,(卜兒云)孩兒也,俺子母每今日別去,不知何日相見?到得京師,你則著志者。(正末唱)就拜辭了老爹娘。非是您孩兒自夸得這自獎,我若是不富貴,可兀的不還鄉。

 。ㄕ┩┫拢ㄘ美显疲┖喝チ艘,俺老兩口兒無甚事,只是關著門過日子便了。(詩云)離別苦難禁,平安望寄音。雖無千丈線,萬里系人心。(同下)

  第一折

 。▋舭琮嬔脙阮I隨從上,詩云)花花太歲為第一,浪子喪門世無對。聞著名兒腦也疼,只我有權有勢龐衙內。小官姓龐名績,官封衙內之職。我是權豪勢要之家,累代簪纓之子。我嫌官小不做,馬瘦不騎,打死人不償命。若打死一個人,如同捏殺個蒼繩相似。

  平生一世,我兩個眼里,再見不得這窮秀才。我若是在那街市上擺著頭踏,倘有秀才沖著我的馬頭,一頓就打死了。若到人家里,見了那好古玩好器皿,琴棋書畫,他家里倒有,我家里倒無,教那伴當每借將來,我則看三日,第四日便還他,我也不壞了他的。但若是他同僚官的好馬,他倒有,我倒無,著那伴當借將來,則騎三日,第四日便還他,我也不壞了他的。人家有好宅舍,我見了他家里倒有,我家里倒無,搬進去則住三日,第四日就搬了,我也不曾壞了他的。便好道未見其人,先觀使數。我這兩個小的,是我心腹人,一個叫做張龍,一個叫做趙虎。我心間的事,不曾說出來,他先知道了。這兩個小的,好生的聰明。

  只是我做著衙內,偏生一世里,不曾得個十分滿意的好夫人。今日紛紛揚揚,下著這一天瑞雪。坐在家里吃酒,可也悶倦,直至郊野外,一來打獵,二來就賞雪。下次小的每,安排些紅干臘肉,春盛擔子,兒小鷂,粘竿彈弓,花腿閑漢,多幾匹從馬,郊外打獵走一遭去。(下)(丑扮店小二上,詩云)律竿頭懸草,綠楊影里撥琵琶。高陽公子休空過,不比尋常賣酒家。自家是個賣酒的。今日風又大雪又緊,少不的也有要買酒蕩寒的。我開開這酒鋪,燒的這鏇鍋兒熱,看有甚么人來?(正末同旦兒上)(正末云)小生姓郭名成。自離了父母,與渾家進取功名,來到這半途中,染了一場凍天行的病證,方才較可。天那,怎又紛紛揚揚,下著這大雪。那里是國家祥瑞?偏生是我上路的對頭。大嫂,你且打起精神行動些。(旦兒云)好大雪也。(正末唱)

  「仙呂」「點絳唇」則我這口內嗟吁,腹中憂慮。離家去,可又早一月多余,則我這白發添無數。

 。ǖ﹥涸疲┬悴,想古來也有未遇的人,這般受苦么?(正末唱)

  「混江龍」想前賢不遇,我便似阮嗣宗慟哭在窮途。早知道這般的擔驚受恐,我可也圖甚么衣紫拖朱?每日慵將書去習,逐朝常把藥的那來扶。我這剛移足趾,強整身軀,滑七擦爭些跌倒,戰篤速直恁艱虞。天也,我如今整三十,可著我半路里學那步?(旦兒云)秀才,你掙些著。(正末唱)但只見黑漫漫同云黯淡,白茫茫瑞雪模糊。

 。ǖ﹥涸疲┬悴,似這般大雪,我和你尋個村房道店,買些酒食蕩寒也好那。(正末云)大嫂說的是。只此處沒有村店,且到前途去再看來。(唱)

  「油葫蘆」亂紛紛扯絮綿空內舞,疏剌剌風亂鼓,寒凜凜望長天一色粉妝鋪。遠迢迢遇不著個窮親故,急煎煎覓不見個荒村務。我身上衣又單,腹中食又無,可甚么“書中自有千鐘粟”?(旦兒云)秀才,似這般身上單寒,肚中饑餒,如之奈何?(正末唱)沒來由下這死工夫。

 。ǖ﹥涸疲┬悴,你到的帝都闕下,博得一官半職,改換家門,也不枉了受這場苦楚。(正末唱)

  「天下樂」想刺股懸頭去讀書,則我這當也波初,自付,怕不的滿胸中藏他萬卷余。又不曾上春官顯姓名,又不曾向皇家請俸祿,哎,也干著了忍三冬受盡苦。

 。ǖ﹥涸疲┬悴,遇著這等風雪,那里避一避咱?

 。ㄕ┰疲┐笊,咱到這里人生面不熟,投奔誰的是?

  遠遠望見一個酒務兒,且到那里避一避風雪,慢慢的入城去來。(做問科,云)小二哥,有酒么?(店小二云)官人,請里面坐,有酒。(正末同旦兒入店科)

 。ㄕ┰疲┐蚨匍L錢酒來。(店小二云)理會的。官人,酒在此。(正末云)大嫂,俺慢慢的飲一杯酒。(旦兒云)道一會兒風雪較小了些兒也。(正末飲酒科,云)大嫂,這一會才覺的有些兒暖和哩。(旦兒云)秀才,我和你離了家鄉,在這里吃酒,不知父母家中,怎生想念我和你也?(衙內領隨從上,云)小官龐衙內,來到這郊野外,是好眼界也呵。這雪越下的大了,遠遠的那雪影兒里,一個小酒店兒,就避一避雪。小的,喚那賣酒的來。(隨從云)賣酒的,衙內喚你哩。

 。ǖ晷《疲┯、有、有。(見科云)孩兒是賣酒的。

 。ㄑ脙仍疲┴D菑P,你認的我么?(店小二云)孩兒每不認的。(衙內云)則我便是權豪勢要的龐衙內。(店小二云)孩兒每知道了。(隨從云)你這廝,不早來迎接,討打吃。(衙內云)小的每休打,著他收拾下干凈閣子兒,等我喝幾杯酒去。(店小二云)理會的。(店小二向正末科,云)秀才,你且躲在一壁,這個爺不比別的,他是個衙內,打死人不償命。我打掃的這所在,干干凈凈了。(見科,云)爺,打掃的閣子干凈了也。(衙內云)我兒,你也有福。我一腳驀過你家來,你家里九祖都生天哩。我不吃你那酒。小的每,釃我的酒來與他吃。(隨從云)有酒。(店小二吃酒科)(衙內云)我這酒比你的酒如何?(店小二做嘴臉科,云)

  這酒比我家的越酸了。(隨從云)咄。ㄑ脙仍疲┠汜嚹蔷苼砦页。(店小二云)理會的。酒到。(做飲酒科)

 。ㄕ┰疲┐笊,你看這人是好受用也呵。(唱)

  「金盞兒」我則見他人馬鬧喧呼,這人物不尋俗。一群價飛鷹走犬相隨逐,都是些貂裘暖帽錦衣服。雖不見門排十二戟,戶列入椒圖,你覷那金牌上懸銅虎,玉帶上掛銀魚。

 。ㄔ疲┐笊,我想那壁是個大人的動靜。我將這寶物獻與他咱,愁甚么不得官做?(旦兒云)秀才,他不知是甚么人,則怕不中么。(正末云)不妨事,我問那小二哥咱。小二哥,那壁是個甚么人?(店小二云)你這個秀才,低說些。你還不知道哩,他是權豪勢要的龐衙內,打死人不償命。你問他怎的?(正末云)則他是龐衙內,我央及你咱。(店小二云)你有甚么話說?(正末云)你說去,這里一個秀才,有件稀奇寶貝,獻與大人。(店小二云)則怕不中么?(正末云)不妨事。

 。ǖ晷《娧脙裙蚩,云)爺,那壁有個秀才,要將著件寶貝來獻與爺。(衙內云)這廝敢不是我這里人么?

  他不知道我的性兒?躲也躲不迭哩。他要來見我,著他過來。(店小二向正末云)秀才,爺著你過去哩。

 。ㄕ┳鲆娍疲ㄑ脙仍疲┴D切悴,你那里人氏?姓甚名誰?(正末云)小生姓郭名成。(衙內云)你可家住在那里?(正末唱)

  「醉扶歸」小生呵,家住在河中府。(衙內云)曾學甚么武藝來?(正末唱)幼年間讀幾行圣賢書。(衙內云)這等,你可怎么不做官?(正末唱)則為我運拙時乖天不與,(衙內云)可知則是一個窮秀才。(正末唱)甘分守窮活路。

 。ㄑ脙仍疲┠慵依镉猩趺慈?(正末唱)拜辭了年高的父母,(衙內云)你如今往那里去?(正末云)我一徑的取應往梁園去。

 。ㄑ脙仍疲┻@廝要應舉去的。你要來見我,有甚么勾當?(正末云)大人,小生有一件寶貝,獻與大人。

 。ㄑ脙仍疲┠阌猩跸∑鎸毼?(正末云)是個生金閣兒。

 。ㄑ脙仍疲┡,則是個生金閣兒。兀那秀才,你不知道我那庫里的好玩器,有妝花八寶瓶,赤色珊瑚樹,東海蝦須簾,荊山無瑕玉,瞻天照星斗,沒價夜明珠,光燦燦玻璃盞,明丟丟水晶盤,那一件寶物是無有的?

  休說你這生金閣兒,便是純金蓋一間大房子也有哩。

  你那件兒有甚么奇異處,叫做寶貝?(正末云)大人,這生金閣兒不打緊,若放在有風處吹動,仙音嘹亮;若在無風處,將扇子扇動,也一般的聲響。豈不是個寶貝?(衙內云)我不信,你將的來,我試看咱。(正末云)大嫂,將那生金閣兒來。(旦兒云)秀才,則怕不中么?(正末云)不妨事。(旦兒云)這等,你將的去。(正末獻砌末科,云)大人,則這個便是生金閣兒。(衙內云)拿一把扇子來扇動者。(正末做扇,細樂響科)(衙內云)是好一件寶貝也。(正末云)大人,小生豈敢說謊?(唱)

  「金盞兒」聽小生說從初,(衙內云)可也端的少有。(正末唱)這寶貝世間無,(衙內云)你可那里得來?(正末唱)

  俺家里祖傳三輩牢收取。(衙內云)你可要多少錢鈔?(正末唱)我也不求厚賂,但遂意,便沽諸。(衙內云)我與你些綾羅段匹換的么?(正末唱)也不要綾羅段匹,(衙內云)

  與你些寶貝金珠可好?(正末唱)也不要寶貝共金珠。(衙內云)你都不要,可要些甚么?(正末唱)小生只博個小前程來帝里,便也好將名分入鄉閭。

 。ㄑ脙仍疲┝现@廝的文章,也不濟事,則憑著那件寶貝,要做個官。兀那秀才,你則要做官,這個也不打緊。我與今場貢主說了,大大的與你個官做。小的每,便寫個帖兒,寄與今場貢主去。說是我說來,就捎一個官兒與他做。(正末云)多謝了大人。小生有一個丑渾家,著他拜謝大人。(衙內云)你的渾家,要來見我,敢不中么?既是這等,看你的面皮,著他過來。(正末做向旦兒科,云)大嫂,我將那寶貝獻了,大人許我一個官也。你過去,把體面拜謝大人者。(旦兒云)既然這等,我和你謝去來。(相見科)大人,受取妾身幾拜咱。(做拜科)(衙內云)免禮、免禮。這渾家十分標致,便好道:巧妻常伴拙夫眠。兀那秀才,你有下處么?(正末云)小生無下處。則才到的這酒務兒里避雪哩。(衙內云)小的每,將兩匹馬來,與他騎著,跟著我私宅里去來。(正末云)既然衙內帶挈,俺一同去來。(同下)(店小二云)整整打攪了我一日,酒也賣不的,你看我這等造化?(詩云)今日買賣十分苦,可可撞見大官府。一個錢兒賺不的,不如關門學擂鼓。(下)

 。ㄑ脙韧S從再上,云)小的每,打掃前后廳堂,把那名人書畫,掛將起來,擺上那玩好器皿,著金壺里釃著熱酒,鋪開那錦繡褥,將好臺盞來,請過那秀才來者。(小廝云)理會的。(做喚科,云)秀才,爺請。(正末同旦兒上,云)大嫂,衙內有請,俺同過去見大人來。(做見科)(衙內云)兀那秀才,我是個小人家兒,你休笑話。(正末云)量小生有何德能,著衙內如此般張筵管待。(唱)

  「后庭花」我則見錦在床上鋪。(衙內云)小的每放下那氈簾來。(正末唱)兀那氈簾向門外簌。(衙內云)炭火上燒著羊肉者。(正末唱)我見他獸炭上燒羊肉。(衙內云)

  把酒釃熱者。(正末唱)金杯中泛醑。(衙內云)我見你是個讀書的人,因此上敬你。(正末唱)小生則是一寒儒。

 。ㄑ脙仍疲┪液湍阕鰝親屬。(正末唱)怎敢與衙內認為親屬?量小生有甚福,感衙內相盼顧。(衙內云)我說的話,你可依的我么?(正末唱)但道的都應付,(衙內云)你可不要推阻。(正末唱)并不敢推共阻。(衙內云)你的渾家,與我做個夫人,我替你另娶一個,你意下如何?(正末唱)

  他、他、他,從頭兒說事故,就、就、就,唬的我麻又酥,道、道、道,別求個女艷姝,待、待、待,打換我這丑媳婦,我、我、我,這面不搽頭不梳,那、那、那,有甚的中意處?

 。ㄑ脙仍疲┖霉泊,我務要換了你的。(正末唱)

  「青哥兒」哎,你怎生的喬為喬為胡做?可不道敗壞風俗?(衙內云)我要你渾家與我做個夫人,打甚么不緊?這等推三阻四的。(正末唱)你原來好模樣倒有這般心歹處,便待要拆散妻夫,鳳只鸞孤。(衙內扯正末科,云)你這廝不肯,我更待干罷那?(正末唱)他將我這衣領揪,(衙內云)你若不與我,我著你目下就死。(正末唱)就著我目下身殂,我則索禱告天乎,可憐我無辜,放聲啼哭。(衙內云)好歹將這媳婦與我做個夫人罷。(正末唱)哎,不爭將并頭蓮磣可可的帶根除,著誰人養活俺那生身父!

 。ㄑ脙仍疲┻@廝好生無禮。小的每,拿大鐵鎖鎖在馬房里,扶著他那渾家后堂中去。(隨從做拿科,云)

  理會的。郭成,你休言語,枉送了你性命。(正末哭科)(唱)

  「賺煞」罷、罷、罷,怎干休,難分訴,世做的馮河暴虎,赤緊的先要了我這希奇無價物,又生出百計虧圖。哎,你個潑無徒,膽大心粗。俺夫妻每負屈銜冤誰做主?你強奪了花枝媳婦,又將咱性命屠毒,(帶云)哎,早知今日,我不帶的渾家出來也罷。(唱)方知道“美女累其夫”。

 。ㄏ拢

 。S從云)爺,那郭成拿的去,鎖在后槽亭柱上哩。(衙內云)我那里郭成的渾家?這等生的風流,長的可喜,正好與我做個夫人。他來的路兒,可也遠了,多把些肥皂與他洗了臉,再搽些胭粉,換些錦繡衣服,在后堂中安排酒肴,慶賀新得的夫人。天阿,也是我一點好心,與我這條兒糖吃。(詩云)此生無分得嬌容,一床錦被半條空。今朝奪取良人婦,后堂慶喜吃三鐘。(隨從云)還要分付后槽,將這廝收的好者,不要等他溜了。(同下)

  第二折

 。ㄑ脙阮I隨從上,云)某龐衙內。歡歡喜喜,拾得一個郭成的渾家,待要做了夫人,誰想他不著趣,百般的不肯。就我看,我這嘴臉,盡也看的過。你道我臉上搽粉,你又不搽粉那?我家中有個嬤嬤,是我父親手里的人,他可也看生見長我的。如今著他去勸化,不怕不聽。小的每,與我喚將嬤嬤來者。(隨從做喚科,云)嬤嬤,爺喚哩。(正旦扮嬤嬤同兒上,云)

  老身是龐衙內家的嬤嬤。衙內呼喚,須索走一遭去。

  這個是老身的孩兒,喚做福童,他父親不幸早年亡過。

  福童,你要學里去,我與你這把鑰匙。你若尋我時,到花園里來尋我便是。(兒云)我孩兒,你道將著這把鑰匙,揣在袖兒里,要尋你時,只在后花園里。如今我學里去也。(下)(正旦云)老身自幼在龐府,看生見長這個衙內,非是一日也呵。(唱)

  「越調」「斗鵪鶉」則他這兔走烏飛,寒來暑往,春日花開,可又早秋天月朗,斷送了光陰,消磨了世況。我如今年紀老,發蒼,我做不的重難的生活,只管幾件輕省的勾當。

  「紫花兒序」早辰間放開倉庫,晌午里綽掃了花園,未傍晚我又索執料廚房。小丫鬟忙來呼喚,道衙內共我商量。

  豈敢行唐?大走向庭前去問當。(正旦做見衙內科)(唱)

  哥哥,你有何明降?對老身至尾從頭,說短論長。

 。ㄔ疲└绺绾魡纠仙韥,有何事干?(衙內云)嬤嬤,喚你來別無甚事。我大茶小禮,三媒六證,親自娶了個夫人,他百般的不肯隨順我。你勸他一勸。勸的他回心轉意,我自有重重的賞你。(正旦云)哥哥你放心者,老身到那里,不消三言兩句,管教他隨順哥哥便了。(衙內云)我這夫人,有些拗。嬤嬤,你須放出那蒯通般舌來才好。(正旦唱)

  「小桃紅」老身非敢自夸強,我不比那蒯通無名望。(衙內云)我禮拜磕頭,央及你波。(衙內做拜科)(正旦唱)

  呀、呀、呀,何須的禮拜磕頭把咱央?(衙內云)好奶奶,沒奈何,好生勸他一勸。(正旦唱)直恁般痛著忙,就待要安排共宿芙容帳。憑著我甜話兒廝搪,更將些美情兒相向。

  哥哥也,你穩情取金殿鎖鴛鴦。(同下)

 。ǖ﹥荷,詩云)天下人煩惱,盡在我心頭。渾如秋夜雨,一點一聲愁。妾身是郭成的渾家李幼奴。有龐衙內強要了我生金閣兒,又逼我為妻,將俺男兒郭成,鎖在馬房里。天那,好煩惱殺我也。(正旦上,云)此間是他臥房門首。(做入見旦兒科,云)姐姐,萬福。(旦兒云)嬤嬤萬福。(正旦云)姐姐,我問你咱:俺衙內,大財大禮,娶將你來,指望百年偕老。

  你只是不肯隨順,可是為何?(旦兒云)嬤嬤,你那里知道我心中的冤枉也?(正旦云)姐姐,你差了也。

 。ǔ

  「憑欄人」則這女聘男婚禮正當,你兩下和諧可著人贊揚。哎,你個女艷妝,你心中可怎不思想?

 。ǖ﹥涸疲⿱邒,你怎知道?我那里是大財大禮娶的?我本是郭成的渾家,有龐衙內強要了我生金閣兒,又逼我為妻,將俺丈夫鎖在馬房里。嬤嬤?你可知道我這等冤枉也。ㄕ┰疲┠闳舨徽f,我怎生得知?難道有這等事?(唱)

  「鬼三臺」聽的他言分朗,唬的我魂飄蕩。姐姐也,你怎生則撞入天羅地網?俺那廝驢狗兒一片家狠心腸,有誰人好來阻當?(旦兒云)嬤嬤,我今日不曾看見丈夫,多敢殺壞了。兀的不痛殺我也。(正旦唱)你道他昨來個那堝兒里殺壞了范杞梁,今日個這堝兒里沒亂殺你女孟姜。(旦兒云)嬤嬤,我待要尋一個大大的衙門,告他去哩。ㄕ┏┠愦星曉,姐姐也,誰敢便收接狀?

 。ㄑ脙韧S從打聽科)(旦兒做哭科,云)哎喲,天也。(正旦唱)

  「寨兒令」我見他痛感傷,淚汪汪,(旦兒云)當初只為我生的風流,長的可喜,將我男兒陷害了性命,撾了我這面皮罷。(正旦云)哎喲,可惜了也。(唱)水晶般指甲兒撾破面上。(衙內同隨從做聽科)(正旦唱)俺那廝少不的落馬身。不久淪亡,他可便遭賊盜值重喪。

  「幺篇」多不到半月時光,餐刀刃親赴云陽,高桿首吊脊梁,木驢上碎分張,渾身的害么娘碗大血疔瘡。

 。ㄑ脙茸隹人钥疲ㄕ┏

  「金蕉葉」是誰人村聲潑嗓?他壁聽在門兒外廂。(旦兒做驚科,云)嬤嬤,窗兒外有人咳嗽。(正旦唱)姐姐也,你且休慌心勞意攘,我可便自把那言詞說上。

 。ㄑ脙茸鲆娬┛,云)!我養著你個家生狗,倒向著里吠。直被你罵的我好也。(正旦唱)

  「調笑令」息怒波宰相,聽老身說行藏。(衙內云)你還說甚的?可敢再罵我么?(正旦云)哥哥,我不曾說甚來?

 。ǔ┪业朗浅逋跫恼Z巫山窈窕娘,也不須遮遮掩掩妝模樣,早共晚準備下雨席云床。(衙內云)你道不罵我,恰才我都聽的了也。(正旦唱)我道您哥哥也,在城中第一家財帛廣,還有那鴉飛不過的田地池塘。

 。ㄑ脙仍疲┬〉拿,這老賤才罵了我許多,還待賴哩。拿繩子來捆了,丟在八角琉璃井里去。(隨從云)

  理會的。(隨從做腰里取繩子捆科,云)嬤嬤,你也不要怨我,自家討死吃。(旦兒云)嬤嬤,兀的不痛殺我也。(正旦云)姐姐,等我那孩兒來時,著他與我報仇。天也,誰來搭救我咱?(唱)

  「收尾」罷、罷、罷,我倒做了耕牛為主遭鞭杖,啞婦傾杯反受殃。有一日包待制到朝堂,哥哥也,我則怕泄漏了天機白破你那謊。(同旦兒下)

 。S從做丟科,云)撲冬,丟下去了,再搬下井欄石往下壓著,省的那尸首浮起來。嬤嬤,你倒好了,也落的一個水葬哩。(做回話科,云)爺,小的每把嬤嬤著繩子捆了,丟在八角琉璃井里死了也。(衙內云)

  這嬤嬤便死了,還有郭成哩,一發拿來,就在他渾家根前,著銅鍘切了頭者。(隨從云)理會的。郭成,你的渾家送了我衙內便罷了,你百忙里不肯,如今著我來鍘了你頭哩。趙虎,你揪著頭發,我提起這銅鍘來。

  磕叉,(做跌倒科,云)哎喲,唬殺我也。(郭成做倒地復起來跑下)(隨從做驚科,見衙內云)爺,怪事!

  怪事!只見日月交食,不曾見轆軸退皮。爺著小廝每把郭成拿在那馬房里,對著他渾家面前,他便按著頭,我便提起銅鍘來?刹嬉幌,刀過頭落,那郭成提著墻,跳過頭去了。(衙內云)!怎么提著墻,倒跳過頭去了?(小廝云)呸!是提著頭,跳過墻去了。(衙內云)強魂、強魂,休要大驚小怪的。不妨事,明日是正月十五日,賞元宵,多著些伴當每,拿著些棍棒,跟著我賞元宵去來。(同下)

  第三折

 。ㄉ缁、鼓樂擺開科)(外扮老人里正同上,云)

  老漢王老人,這個是劉老人。時遇元宵節令,預賞豐年,城里城外,不論官家民戶,都要點放花燈,與民同樂。老的,咱每做火兒看燈,走一遭去來。(做看燈科)(衙內領隨從上,云)今日是元宵節令,小的每隨俺看燈耍子去。(魂子提頭沖上,打科)(衙內做慌,云)那里這個鬼魂打將來?好怕人也。走!走!走!

 。ㄏ拢ɑ曜幼汾s,老人、里正、社火、鼓樂同眾慌下)

 。ㄑ脙仍偕,云)小的每,這鬼魂好狠哩。我們這等跑,他倒越追上來。走!走!走。ɑ曜釉偕馅s科)

 。ㄑ脙仍疲┻@鬼魂又趕將來了;⑽乙,小的每,扶著我回去罷,這燈也看不成了。(下)(店小二上,詩云)買賣歸來汗未消,上床猶自想來朝。為甚當家頭先白?曉夜思量計萬條。自家是個賣酒的,在此處開著個酒店,但是那南來北往,做買做賣,推車打擔,都來我這店里買酒吃。今日早把這鏇鍋兒燒的熱些,等那買酒的人來,好蕩與他吃。(老人、里正謊上,云)走、走、走,如今那沒頭鬼不來了。老的,我們有了這些年紀,眼里并不曾見這怪異,險些兒被他嚇死。我們且到這酒店里吃幾杯酒,定一定膽。店小二,我們要買酒吃的,打二百長錢酒來。(店小二云)有、有、有,新的美酒。老的,請里面坐。(老人云)恰才漸漸喘息定了,慢慢的吃幾杯兒。(正末扮包拯便衣領張千上,云)老夫姓包名拯,字希仁,乃廬州金斗郡四望鄉老兒村人氏,官封龍圖閣待制,正授南衙開封府尹之職。奉圣人的命,著老夫西延邊賞軍回來。

  時遇上元節令,紛紛揚揚,下著國家祥瑞。張千,分付頭踏,遠遠的在前面自去,等我在后慢慢行者。(唱)

  「南呂」「一枝花」我可便上西延離汴京,押衣襖臨京兆。我也不辭年紀老,豈憚路途遙?想著宰相官僚,請受了這千鐘祿難虛耗,怎不的秉忠心佐圣朝。今日在鷺仙班,到后來圖寫上麒麟畫閣。

  「梁州第七」我也則為那萬般愁?M心上,兩條恨不去眉梢,急回身又遇著新春到。我只見寒梅晚謝,凍雪初消。傍幾家兒村雞啞啞,隔半程兒野犬。妝點來則恁的景物蕭條,可不道有丹青也便巧筆難描。我、我、我,看了些青滲滲峻嶺層巒,是、是、是,行了些黃穰穰沙堤得這古道,呀、呀、呀,兀良,早過了些碧澄澄野水橫橋。歸來路杳,裊絲鞭羨殺投林鳥。薄暮也,在荒郊,怎當這疲馬西風雪正飄,說不盡寂寥。

 。◤埱г疲┫喙,風又大,雪又緊,遠遠的有個酒務兒,略避一避風雪,就買些酒吃,可不好也?(正末云)張千,你說的是,兀的不是個酒務兒(唱)

  「牧羊關」草刷兒向墻頭挑,醉八仙壁上描,蓋造的瀟灑清標,寫著道:“酒勝西湖,店欺著東閣!保◣г疲┛茨氵@村野去處,有甚么整齊的?(唱)止不過瓦缽內斟村釀,那里有金盞內泛羊羔。你待寫著大樣兒留人醉,我道不飲呵,可便從他來酒價高。

 。ㄔ疲⿵埱,接了馬者。(張千云)牢墜鐙。(正末見店小二)(張千做打小二科,云)賣酒的,快打掃干凈閣子兒,釃熱酒來,把馬牽到后頭,與我細切草爛煮料,把馬喂著,不要塌了膘。你若著人偷了鞍子,剪了馬尾去,我兒也,你眼睫毛我都掃掉了你的。(店小二云)你看這廝,他也是個驢前馬后的人,怎么不由分說,便將我飛拳走踢只是打?我且忍著,教他著我的道兒。(張千云)店小二,將酒來,我與相公遞一杯酒。(做跪送科,云)相公,一路上風寒,孩兒每孝順的心,請滿飲一杯。(正末云)孩兒也,大風大雪,你兩只腳伴著我這四只馬蹄子走,你先吃這鐘兒酒者。

 。◤埱г疲┫喙怀,與孩兒每吃,孩兒就吃。(做接科)(正末云)孩兒也,你吃下這鐘酒去,可如何?(張千云)您孩兒吃下這鐘酒去,便是旋添綿。(正末云)怎么是旋添綿?(張千云)孩兒吃下這杯酒去,添了件綿團襖一般。(吃科)(做打店小二科,云)我打你這個弟子孩兒。你見我打了你幾下,拿這么冰也似的冷酒與我吃,把我牙都冰了,吃下去,肚里就似割得疼的。你還立著哩,快釃熱酒來。(店小二云)我知道。(做背科,云)我如今可釃滾熱的酒與他吃,我蕩這弟子孩兒。(張千云)快將熱酒來。(店小二云)酒熱,酒熱。(張千云)相公,天道寒冷,熱熱的酒兒,請滿飲一杯。(正末云)孩兒也,你一路上還辛苦似我,這鐘酒也是你吃。(張千云)這鐘酒又著孩兒每吃,謝了相公。(做叩頭吃酒科,云)哎喲,好熱酒,蕩了喉也。(正末云)孩兒吃下這杯酒去,又與你添了一件綿搭么。(做打店小二科,云)我打你個促掐的弟子孩兒!釃這么滾湯般熱酒來蕩我,把我的嘴唇都蕩起料漿泡來。我兒也,你討分曉,我筋都打斷了你的。再釃酒來。(店小二做背科,云)這才出了我的氣。我如今可釃些不冷不熱,兀兀禿禿的酒與他吃。

 。◤埱г疲⿲⒕苼。相公,孩兒每酒勾了,相公請飲一杯兒。(正末云)張千,可不道:“三杯和萬事,一醉解千愁!焙,我且不吃,一發等你吃了這鐘,湊個三杯,可不好那?(張千云)相公又不吃,又與孩兒每吃。孩兒只得吃了,湊個三杯。(做戰科)(正末云)

  孩兒也,你吃了這幾鐘酒,怎么打起戰來?(張千云)

  您孩兒多衣多寒。(正末云)孩兒,你連吃這幾鐘,身上可溫和了?老夫一路鞍馬勞倦,我有些腿疼,過來與我捶一捶背。(張千云)理會的。(做捶背科)(店小二云)你個弟子孩兒,吃了兩鐘酒,佯風詐冒,手之舞之的打我。你敢再來打我么?(張千云)我兒也,你還強嘴哩。你休往城里來,我若前街上撞見你,一無話說。我若后巷里撞見你,一只手揪住衣領,舉起我這五指闊無縫的拳頭,則一拳。(做打正末科)(正末云)張千,怎的?(張千慌科,云)恰才相公賞了孩兒每幾鐘酒,店小二這廝無理,他則道我醉了,他欺負我。他見我與相公捶背,他看著我揎拳捋袖,舒著拳頭要打我。我說你要打我,可是我沒有手的?我也少不的還你一拳。不想失錯了,可可打了相公背上。(正末云)假似你手里拿著把刀子,可怎了?(張千云)您孩兒須認的爹哩。(正末云)張千,看馬去。(張千云)

  理會的。(店小二云)我著這弟子孩兒打殺我也。我且后面執料去咱。(下)(正末云)隔壁閣子里有人吃酒,我是聽咱。(老人云)老的,今日是上元節令,家家玩賞。好便好,則多了這沒頭鬼。老的,你滿飲一杯。

 。ɡ镎疲├系南日。(老人云)也罷,我先飲。嗨,老弟子孩兒,可忘了澆奠。(做澆奠科,云)頭一鐘酒,愿天下太平,第二鐘酒,愿黎民樂業,做官的皆如卓魯,令史每盡壓蕭曹,輕徭薄稅,免受涂炭者。

 。ㄕ┰疲┠懵犇菑P,倒也說的好。(唱)

  「賀新郎」他那里擎杯舉酒對天澆,現如今五谷豐登,萬民安樂,賣弄他田蠶十倍收成了。說不盡莊家,莊家這好,還待要薄稅輕徭。他道官長每如卓魯,令史每壓蕭曹,高眠莫被閑愁攪。似這等人心無壓足厭則怕天也填不的許多凹。

 。ㄕ┳霭饫先丝,云)唱喏。(老人慌科,云)

  哎喲,沒頭鬼又來了。(做見正末科,云)呸!我道是沒頭鬼,原來是這個老弟子孩兒!則被你唬殺我也。

 。◤埱г疲┡!休胡說,是包、包、包,(正末云)包甚么?(張千云)眾老兒,我要買一包絲綿,可有么?

 。ㄕ┰疲⿵埱Э亢。(老人云)兀那老子,你要替我唱喏,你也叫一聲:“老人家,我唱喏哩”。我們便知道了?稍趺床蛔雎暡蛔鰵,猛可里從背后扳將我過來,唱上個喏。且是你這臉生的俊,把我們嚇這一跳。

  我把你個無分曉的老無知。◤埱г疲!是龍、龍、龍,(正末云)甚么龍?(張千云)我說你那兩個敢有些耳聾?(正末云)這廝靠后。(老人云)我把你個老不死的老賊。◤埱г疲!是圖、圖、圖,(正末云)

  甚么圖?(云)我問你,老人家,你卻才說有甚么沒頭鬼?(老人云)你不知,聽我說與你。俺每都是在城的老人、里正。今日是上元節令,俺往城里看燈去來,撞見個沒頭鬼,手里提著頭,趕著眾人打。俺們害慌,權躲在這酒務兒里吃杯酒。你恰才不做聲不做氣,扳將我過來,唱上個喏,我則道沒頭鬼又來了。故此說著這沒頭鬼。(正末云)老夫不知,休怪,休怪。(老人云)你去,你去,不怪你。我們也不吃酒了,各回家去也。(同里正下)(正末云)自從我離朝,誰想有這等蹺蹊事也?(唱)

  「牧羊關」他那里才言罷,唬的我魂暗消。離城中則半載其高,可怎么白日神嚎,到黃昏鬼鬧。我半生多正直,怎見這蹊蹺?只今的離村疃猶然早,(云)張千,將馬來。

 。◤埱г疲├頃。(正末唱)我和你到皇都赴晚朝。

 。ㄐ锌疲ɑ曜由献鲛D科)(正末云)呸!好大風也。別人不見,老夫便見。我馬頭前這個鬼魂,想就是老人們所說沒頭的鬼了。兀那鬼魂,你有甚么負屈銜冤的事?你且回城隍廟中去,到晚間我與你做主。

  速退。ɑ曜吁较拢ㄕ┰疲⿵埱,休回私宅,跟的我徑往開封府里去來。(行科)(張千云)喏!在衙人馬平安。抬書案。(正末云)張千孩兒,與你十日假限,到我私宅中,取的鋪蓋來,就問誰該當直?(張千云)今日誰該當直?(婁青上,云)小人婁青便是。

  哥,你回來了也,改日與你洗塵。恕罪、恕罪。(張千云)兄弟,我如今下班去也。(下)(婁青做見正末科,云)喏,該是孩兒每婁青當直。(正末云)婁青,該你當直,你敢勾人去么?(婁青做笑科,云)爺不問,您孩兒也不敢說。您孩兒怎么不敢勾人?有個混名兒,喚做“催動坑”哩。(正末云)怎生喚做“催動坑”?

 。▕淝嘣疲┊敵跻蝗,爺著您孩兒勾人去,聽的說您孩兒到,都逃竄的一個也沒了。我回頭一看,則有一個土坑。我將那勾頭文書,放在那土坑上,喝了一聲:“兀那土坑,你跟的我開封府里回話去來!蔽以谇懊孀,那土坑在后面速碌碌、速碌碌跟將您孩兒來了。

  因此上喚做“催動坑”。(正末云)好兒,我如今著你勾人去。(婁青云)您孩兒就去。(做忙走科)(正末云)婁青,你轉來,你勾誰去?(婁青云)知他勾誰?

 。ㄕ┰疲┠闩c我勾將那沒頭鬼來。(婁青做慌跪科,云)人便好勾,沒頭鬼怎生勾的他?(正末云)你可不道是“催動坑”哩?(婁青云)爺,這一會兒催不動了也。(正末唱)

  「哭皇天」則你那“催動坑”剛才道,可怎生這公事便妝幺?則你那口是禍之苗,(婁青做打臉科,云)你怎么多嘴?(正末唱)舌是斬身刀。(帶云)婁青,(唱)你與我去城隍根前祝禱,(婁青云)爺著孩兒祝禱甚的?(正末唱)你說與那銜冤的業鬼,屈死的冤魂,你著他今宵插狀,此夜呈詞。你道這包龍圖專在南衙里,南衙里等待著,(婁青云)您孩兒知道了,便勾去。(正末云)婁青你轉來,天色還早哩。(婁青云)這等多早晚去?(正末唱)直等的金烏向山墜,銀蟾出海角。

 。▕淝嘣疲┠罕阋乐鵂數难哉Z,對城隍神道祝禱了。他兩個耳朵是泥塑的,怕不聽見?(正末云)婁青,我與你一道牒文去。(唱)

  「烏夜啼」你與我速赴城隍廟,將牒文火內焚燒,早將那沒頭的業鬼提來到。(婁青做怕科,云)哎喲,這城隍廟是鬼窩兒里。三更半夜,只是婁青一個自去,怕人設設的,怎好?(正末唱)唬的他怯怯喬喬,絮絮叨叨,唬的他戰簌簌的把不定腿搖,可撲撲的按不住心頭跳。你這廝,若違拗,(帶云)你看我這劍者。(唱)我著劍分了你肢體,切了你脂膏。

 。ㄔ疲⿰淝啵。▕淝嘣疲┯校。ㄕ┰疲⿰淝,今夜晚間,將著這道牒文,直至城隍廟中,燒了這道牒文。

  你將那銜冤負屈的鬼魂,都著他開封府里來,老夫親自問這一樁公事。(婁青云)爺,這個正叫做“沒頭公事”,便要問時怕也難應心么?(正末唱)

  「黃鐘尾」我若是不應心,今夜便辭了宣詔,(婁青云)

  爺,應的口么?(正末唱)我若是不應口,今番不姓包。

 。▕淝嘣疲┠憾嘣缤頃r候去?(正末云)天色早哩。

 。ǔ┲钡鹊某醺鼩埗慕,把冤魂攝來到。審個真實,問個下落,殺人賊便拿捉,赴云陽向市曹,將那廝高桿上挑,把脊筋來吊。我著那橫亡人便得生天,眾百姓把咱來可兀的稱贊到老。(下)

 。▕淝嘣疲┪見淝囝I著包待制這一道牒文,到城隍廟勾那沒頭鬼去。你道活人好見鬼的,可不是死!我待不去來,他又要切了我的頭,也是個死。我想這銅鍘一鍘,鍘將下來,這脖子上好不疼哩,頭又切斷了,不如被鬼唬死倒不疼,又落得個完全尸首。只得捱到今夜晚間,三更時分,將著牒文,到城隍廟里勾鬼去,常拚著個死罷。(暫下)(拿燈籠再上,云)這早晚是三更也,我提了燈籠。怎么這一會兒越怕將起來?你聽那房上的瓦,各剌剌、各剌剌,墻上的土,速碌碌、速碌碌。有鬼也!有鬼也。ㄗ瞿脽粽湛,云)嗨,原來是風吹的這箬葉兒響。我白日里就與那道官說來,教他把廟門則半掩著。來到門外,果然還不曾上拴哩。

 。ㄗ鐾茝R門入廟科,云)待我推開這門來。(驚科)早是一個冷風陣,從里面吹將出來。哎喲,燈也滅了,敢這沒頭鬼預先在那里等我?(做進門科,云)呸!百忙里腿轉筋。這個是二門,這個是兩廊,這個是正殿。

 。ㄗ龇畔聼艋\跪科,云)城隍爺爺,包待制大人的言語,教我勾沒頭鬼來。爺爺可憐見,我有這牒文在此。

  可可的我的燈籠,剛到門就滅了,那里討火燒他?呸!

  這琉璃里不是燈?待我踏著凳,點這燈下來。(做上凳倒科,云)呸!百忙里又踹虛了,教我吃著一驚。待我先點在燈籠里了,便有風來,也不怕他。(做取燈籠罩兒,點上燈燒紙科,云)爺爺可憐見。(內響科)

 。ㄗ雠驴,云)有鬼!有鬼。ㄗ龅箍疲ɑ曜幼鎏犷^上,扶起婁青科)(婁青云)這扶我的是誰?(魂子云)

  我是沒頭鬼。(婁青看科,云)好怕人。當真是沒頭鬼?(魂子做應科,云)是。▕淝嘣疲┠氵@沒頭鬼,包待制勾你哩。你跟我去來。(魂子應科,同下)

  第四折

 。ㄕ╊I祗候張千排衙上)(張千幺喝科,云)左右伺候,大人坐堂,要問事哩。(正末云)今夜燈燭熒煌,如同白日,正好問這樁公事也呵。(唱)

  「雙調」「新水令」透襟懷一陣冷風吹,則他這閉長空暮云都退。顯出那碧澄澄天氣爽,明皎皎月光輝,廝和著燈焰相窺,照耀的似白日。

 。ㄔ疲⿰淝嗪貌桓墒,可怎生這早晚不見來也?

 。▕淝嗌,云)來到衙門首了。不知他有也是無?待我叫做一聲:沒頭鬼。(魂子隨上,做應科,云)哎!

 。▕淝嘣疲┠銊t在這里,我報復去。(魂子云)我知道。

 。▕淝嘁娬┳龉蚩,云)孩兒每婁青來了也。(正末云)婁青,曾見甚么人來?(婁青云)沒!我則見鬼來。(正末云)你勾的鬼如何?(婁青云)有、有、有,被我劈頭毛采將來了。(正末云)與我拿將過來。(婁青云)理會的。我出的這門來,我喚他一聲:沒頭鬼。

 。ɑ曜釉疲┌。(婁青云)大人喚你哩,你過去,有甚么冤枉事,你自說波。(婁青見正末科,云)當面。

 。ㄕ┰疲⿰淝,你著他說那詞因。(婁青云)大人分付,著你說那詞因。(婁青做聽扯祗候科,云)你聽見么?(祗候云)我不聽見。(婁青云)我也不聽見。(正末云)可怎生他不言語?將婁青搶出去。(張千做叉婁青科,云)出去。(婁青做跌出門科,云)悔氣。這沒頭鬼在門外叫聲應聲,怎么緊要去處,倒不做聲?莫不是他去了么?待我再叫他一聲:沒頭鬼。(魂子應科,云)哎。(婁青云)你在那里來?(魂子云)我害饑也,買個蒸餅吃哩。(婁青云)這廝還要打諢。你要去吃蒸餅,兀的你手里現拿著個饅頭哩。你快過去。

 。ㄗ鲆娬┛,云)沒頭鬼,你說。(正末云)你怎生又不言語?搶出去。(張千做叉出門科,婁青云)原來他不曾過去。待我再叫他一聲:沒頭鬼。(魂子應云)

  哎。(婁青云)你怎么又不過去?(魂子云)我過去不得。(婁青云)你為甚么過去不得?(魂子云)被那門神戶尉當住我,因此上過不去。(婁青云)你何不早說?(婁青見正末科,云)大人可憐見,這個沒頭鬼被門神戶尉當住,因此上不敢過來。(正末云)是阿,大家小家,各有個門神戶尉。(詩云)老夫心下自裁劃,你將銀錢金紙快安排。邪魔外道當攔住,只把屈死冤魂放入來。(唱)

  「沉醉東風」則我那開封府門神戶尉,你與我快傳示莫得延遲。你教他放過那屈死的魂,銜冤的鬼,只當住邪魔惡祟。(婁青云)燒了這紙錢,你看好冷風也。(正末唱)我則見黯黯的愁云慘霧迷,嗨,可早變的來天昏也那地黑。

 。ɑ曜右娬┕蚩疲ㄕ┰疲﹦e人不見,老夫便見。燈燭直下,跪著一個鬼魂。好是可憐人也。(唱)

  「慶東原」紙錢向身邊掛,人頭向手內提,向前來緊靠著燈前跪。我這里叮嚀的問你:你家住在那里?(魂子云)孩兒每河中府人氏。(正末唱)姓甚名誰?(魂子云)姓郭名成。(正末唱)你可也做財主、做經商?為黎庶、為官吏?

 。ɑ曜釉疲┖菏莻秀才。(正末云)兀那鬼魂,你將那屈死的詞因,備細訴來,老夫與你做主。(魂子云)孩兒每姓郭名成,本貫河中府人氏,嫡親的四口兒家屬,有一雙父母年高,渾家李氏。我因做了一個惡夢,去市上算卜,道我有一百日血光之災,千里之外,可以躲避。小生來到家中,辭別了父母,一來躲避災難,二來進取功名。行至中途,時遇冬天,風又大,雪又緊,在一個小酒務兒里飲酒。正撞著權豪勢要的龐衙內,強奪了我生金閣兒,又要我渾家為妻。

  見小生不從,將我銅鍘下,一命身亡。我一靈兒真性不散,投至的見爺爺呵?蓱z我這等冤枉,天來高,地來厚,海來深,道來長。(詞云)因此一點冤魂終不散,日夜飄枉死城。只等報得冤來消得恨,才好脫離陰司再托生。即今上元節令初更候,正遇龐姓無徒出看燈。被我繞著街頭追索命,吵的游人大小盡擔驚。

  也是千難萬難得見南衙包待制,你本上天一座殺人星。

  除了日間剖斷陽間事,到得晚間還要斷陰靈。只愿老爺懷中高揣軒轅鏡,照察我這悲悲痛痛,酸酸楚楚,說無休訴不盡的含冤負屈情。(正末云)兀那鬼魂,到明日我與你做主。你且退者。(魂子云)婁青哥哥,你還送我一送兒去,我有些怕鬼。(婁青云)。ɑ曜酉拢ㄕ┰疲┨煲衙髁艘。張千,抬出放告牌去。

 。◤埱г疲├頃。(旦兒領兒上,云)冤枉也。(正末云)張千,是甚么人聲冤?著他過來。(張千云)兀那婦人,你過去當面。(旦兒同兒見正末跪科,云)

 。ㄕ┰疲┴D菋D人,你為何聲冤?說你那詞因來。

 。ǖ﹥涸疲┬D人是河中人,喚做李幼奴。大人可憐見,我告著龐衙內,強要了我生金閣兒,又逼我為妻,將俺男兒郭成殺壞了。這個是嬤嬤的孩兒福童,將他母親推在八角琉璃井里死了。望青天老爺與小婦人做主咱。(正末唱)

  「雁兒落」昨宵個牒城隍將怨鬼提,到今日放南衙果有冤詞遞。元來是龐衙內使盡他狼虎威,生拆散你這鴛鴦對。

  「得勝令」呀,他敢將蕭何律做成衣,將罪犯滿身披。誰許他謀了財,又要謀人命?誰許他奪人妻逼做妻?直恁的無知。那嬤嬤擔何罪?死的個堪悲。我與你勾他來問到底。

 。ㄔ疲┴D菋D人,你兩個且在司房里住者。(旦兒同兒下)(正末云)婁青,你與我買羊去。(婁青云)

  理會的。買了羊也。(正末云)婁青,你與我掛畫者。

 。▕淝嘣疲┊嬕矑旌昧。(正末云)與我請人去。(婁青做應便走科)(正末云)婁青,你轉來,你請誰去?

 。▕淝嘣疲┲堈l去?(正末云)與我請將龐衙內來。

 。▕淝嘣疲├献右,怎么要請他?他是個不好惹的。官差吏差,來人不差,大著膽請他去。此間是龐府門首。

 。ㄗ隹人钥疲嬔脙壬,云)是甚么人在門首?(婁青做見跪科,云)孩兒每是衙門中的婁青。有包待制差我來請大人哩。(衙內云)包待制他請我怎的?他意思則是怕我。你說去,道我便來也。(婁青云)理會的。(見正末科,云)小人請的衙內來了。(正末云)道有請。(婁青云)爺有請。(衙內做見科,云)老宰輔,量小官有何德能,敢勞置酒相請?(正末云)老夫西延邊賞軍才回,專意請衙內飲一杯。衙內請坐,老夫年紀高大,多有不是處,衙內寬恕咱。從今已后,咱和衙內則一家一計。(衙內云)老宰輔說的是,和咱做一家一計。(正末云)衙內,老夫西延邊賞軍回來,得了一件稀奇的寶物,著衙內看咱。(衙內云)是何物?

 。ㄕ┰疲┦且粋生金塔兒。塔兒不稀罕,放在那桌兒上,有那虔心的人,拜三五拜,塔尖上有五色毫光真佛出現。(衙內云)這個不打緊。我有個生金閣兒,放在有風處,仙音嘹亮,無風處用扇子扇著,也一般的響動。(正末云)老夫不信。(衙內云)小的每,快去家中取來。(小廝云)生金閣兒取來了也。(衙內云)

  放在桌兒上,著扇子扇動咱。(婁青做扇細樂響科)

 。ㄕ┰疲┦且患脰|西,真是無價之寶。(婁青云)

  那里是生金閣響?死了我丈人回靈哩。(正末云)衙內,老夫難的見此寶物,怎生借與我老妻一看,可不好那?(衙內云)老宰輔將的看去,咱則是一家一計。

 。ㄕ┏

  「沽美酒」略使些小見識,智賺出殺人賊。這場事天教還報你,我可便有言語敢題,并不要你還席。

 。ㄑ脙仍疲├显纵o不要我還席,好快活也。咱則一家一計,吃個盡興方歸。(正末唱)

  「太平令」拚了個沉醉,直吃的盡興方歸。(衙內云)

  從今后一家一計。(正末唱)龐衙內有權有勢,更和俺包龍圖一家一計。你若是這里,等的,也不消半刻,我可便剮的你身軀粉碎。

 。ㄔ疲矍盁o樂,不成歡樂。婁青,與我喚將個歌者來。(旦兒領兒上跪科,云)冤屈也。(正末云)

  兀那婦人,你告誰?(旦兒云)我告龐衙內。(正末云)

  衙內,他告你哩。(衙內云)咱則一家一計。(正末云)

  衙內,那婦人說你強要了他生金閣兒,是也不是?(衙內云)恰才那個閣兒便是。(正末云)說你強要他為妻,又將他男兒郭成殺壞了,是也不是?(衙內云)是我斗他耍來。(正末云)又將嬤嬤推在井中身死,是也不是?(衙內云)也是,也是。(正末云)婁青,將紙墨筆硯來,著衙內畫個字者。(婁青云)理會的。爺依著畫個字,左右一家一計。(衙內云)是我來,是我來。我左右和老包是一家一計。(正末做努嘴科,云)

  婁青與我拿下去。(婁青做拿科,云)爺,請出席來,左右一家一計。(衙內云)老兒,你敢怎么?(正末云)

  婁青,將枷來,將龐衙內下在死囚牢里去。(婁青做拿枷套衙內科,云)衙內,請上枷。(衙內云)老兒,這個須不是一家一計?(正末云)一行人聽我下斷:龐衙內倚勢挾權,混賴生金閣兒,強逼良人婦李氏為妻,擅殺秀才郭成,又推嬤嬤井中身死,有傷風化,押赴市曹斬首示眾。嬤嬤孩兒福童,年雖幼小,能為母親報仇,到大量才擢用。將龐衙內家私,量給福童一分為養贍之資。郭成妻身遭凌辱,不改貞心,可稱節婦,封為賢德夫人。仍給龐衙內家私一分,護送還鄉,侍奉公婆。郭成特賜進士出身,亦被榮名,使光幽壤。

 。ǖ﹥、兒同拜謝科)(正末詞云)則為這龐衙內倚勢多狂狡,擾良民全不依公道。窮秀才獻寶到京師,遇賊徒見利心生惡。反將他一命喪黃泉,恣奸淫強把佳人要。老嬤嬤生推落井中,比虎狼更覺還兇暴。論王法斬首不為辜,將家緣分給諸原告。李幼奴賢德可褒稱,那福童待長加官爵。若不是包待制能將智量施,是誰人賺得出這個生金閣?

  題目李幼奴撾傷似玉顏正名包待制智賺生金閣

星力捕鱼游戏网址 上官婉儿的玩法和技巧 股票融资功能 福利彩票快乐双彩开奖 股票配资合法吗是什么 最好的股票配资平台电话 一定牛彩票网广西快3 个人小额理财产品排行 青海快3开奖结果图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直播 快乐十分技巧与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