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山伯與祝英臺

作者: 暫無考究

  寫祝英臺女扮男裝往杭城求學,路遇梁山伯結為兄弟,同窗三載,情誼深厚。祝父催女歸家,英臺行前向師母吐露真情,托媒許婚山伯,又在送別時,假托為妹作媒,囑山伯早去迎娶。山伯趕往祝家,不料祝父已將英臺許婚馬太守之子馬文才,兩人在樓臺相敘,見姻緣無望,不勝悲憤。山伯歸家病故,英臺聞耗,誓以身殉,馬家迎娶之日,英臺花轎繞道至山伯墳前祭奠,霎時風雷大作,墳墓爆裂,英臺縱身躍入,梁山伯與祝英臺化作蝴蝶,雙雙飛舞!读荷讲c祝英臺》發源于浙江寧波鄞縣,是中國四大民間故事之一,是世界文體的瑰寶。這個優美動人的故事和由此改編的戲劇,經歷了千百年,久演不衰。

 。ù蠛铣┌ 屎缛f里百花開,蝴蝶雙雙對對來,天荒地老心不變,梁山伯與祝英臺!盖髮W受阻」

 。ù蠛铣┳S⑴_在閨房,無情無緒意彷徨,眼看學子求師去,面對詩書暗自傷。

  祝英臺(以下簡稱“!保焊銈冋f我吃不下,你們又拿來干什么?

  奴1:小姐,自從進香回來已經幾天了,你一點東西都不吃怎么行呢。

  奴2:是啊,身子骨要緊,書要念,飯也得要吃啊。

  奴1:不念書餓不死,不吃飯。。

  祝:夠了夠了!你們懂什么。

  奴1:小姐,你就少吃點吧!

  祝:不吃不吃,說不吃就不吃。

  奴1:好好。。。。不吃不吃。

  祝:唉!拿走拿走。

  祝:干什么?

  奴:夫人叫我送來的蓮子羹。

  奴:還有夫人自個兒燉的銀耳。

  祝:拿走拿走。。。聽見了沒有,拿走。

  銀心:小姐、小姐、小姐,不好了。

  祝:什么事啊,大驚小怪的。

  銀:夫人又親自上樓來了。

  銀心:夫人,小姐剛睡著。

  祝夫人:小姐的病怎么樣?

  奴:唉!更重了。

  祝夫人:唉!這孩子,銀心呀,趕快請個郎中給小姐看看。

  「偽裝郎中」

 。ù蠛铣┟T閨秀千金女!拋頭露面事可羞!

  祝老爺:怎么樣?祝夫人:這怎么得了呀,成天茶不思,飯不想的,我看你就答應她吧!唉!萬一有個三長兩短的……

  祝老爺:都是你把她慣壞了。

  祝夫人:郎中來了。

  祝老爺:郎中?

  銀心:見過我家員外夫人。

  祝老爺:請坐請坐。

  祝:謝坐。

  銀心:先生請坐。

  祝老爺:這個郎中有點面善。

  祝夫人:是啊,有點像英臺的表哥。

  祝:請問員外夫人,府上哪位玉體違和?

  祝老爺:是小女身體不適。

  祝:這個,醫家之道嘛,在乎“望聞問切”,望者觀氣色也,聞者聽聲音也,問者問病情也,切者切六脈也,但不知令嬡的貴恙因何而起?

  祝老爺:因為小女想去杭城讀書,是我不允,故而抑郁終日,病倒在床,請先生替她醫治醫治。

  祝:哦!得的是這種怪病。

  祝夫人:!怪病。

  祝:這種病,藥方倒有,只是藥引難求。

  祝老爺:只要能治好小女的病,不論任何珍貴藥品,我都不惜金錢。

  祝:可是這幾味藥引子,實在太難找了。

  祝老爺:哦,先生你不妨妨看。

  祝:員外,聽了--

 。ㄗ#┮灰獤|海龍王角,二要蝦子頭上漿,三要萬年陳壁土,四要千年瓦上霜,五要陽雀蛋一對,六要螞蝗肚內腸,七要仙山靈芝草,八要王母身上香,九要觀音凈瓶水,十要蟠桃酒一缸。倘若有了藥十樣,你小姐病體得安康。

  祝老爺:先生,你這十味藥簡直是開玩笑嘛!

  祝夫人:先生,這些個藥上哪去找?

  祝:所以,我說你們小姐的病是心病,這心病嘛—還得心藥醫。

  祝老爺:心藥?

  祝:這個既然是小姐心想到杭城去讀書,員外就答應她吧!員外要是答應了她,我想小姐的病一定就會好的。

  祝老爺:因為一個女孩子家,混在男子群中很不方便,所以我不讓她去。

  祝:小人倒有一個辦法,?蔁o慮。

  祝夫人:什么辦法?

  祝:不如讓她改扮男裝。據小姐的性情看來,不讓須眉,如果改扮男裝,一定與男子一般無二,就是父母也看不出來。

  祝夫人:先生的話未免過份,我的女兒是我一手帶大的,怎么會看不出呢?

  祝老爺:是啊,一定看得出。

  祝:一定看不出。

  祝老爺:要是真的看不出來,我就讓她去。

  祝:員外的話是真的?

  祝老爺:當然是真的。

  祝:多謝爹爹。

  祝老爺:是你?

  祝:女兒英臺。

  銀心:員外,夫人,連小姐都看不出來?

  祝老爺:胡鬧,這簡真是胡鬧!

  祝夫人:剛才你親口答應的,就讓她去吧!

  祝老爺:你看,都是你把她慣壞的,唉!

  祝:孩兒叩別爹爹、母親。

  祝夫人:好了,爹爹已經答應了,快起來吧!

  祝:謝爹爹。

  「草亭結義」

 。荷讲哼h山含笑,春水綠波映小橋,行人來往陽關道,酒簾兒高掛紅杏梢,綠蔭深處聞啼鳥,柳絲兒不住隨風飄。

 。ㄋ木牛嚎创说仫L景甚妙,歇歇腿來伸伸腰。

  四九:好熱,相公,這兒離那尼山到底還有多遠。

  梁:還有十八里,歇會兒吧!

  四九:看人家三五成群的,多熱鬧!咱們,就兩人,要是有個伴多好。

  四九:這個人八成是聾子--喂!你們到哪兒去呀?

  銀心:你干什么呀!動手動腳的。

  四九:啊呀!你不啞巴?

  銀心:你才是啞巴呢!

  四九:那可恕我冒失了,對不起……

  銀心:好說,好說。

  四九:我們是從會稽白沙崗來的,到杭城尼山念書去的。

  銀心:!你去念書。

  四九:不,是我們相公。

  銀心:那好極了,我們也是到尼山去念書的。小姐--

  祝:小姐明明在家,你提她干嘛!

  銀心:我是想小姐如果能跟我們一塊兒出來念書,那多好!

  祝:是!

  梁:這位仁兄請了。

  祝:請。

  梁:敢問兄臺也是到尼山去讀書嗎?

  祝:是的,仁兄也是?

  梁:是的,請問尊姓大名。

  祝:小弟姓祝,草字英臺。

  梁:喔!祝兄。

  祝:不敢。還沒請教……

  梁:在下梁山伯,我們中途相逢,真是三生有幸。

  祝:仁兄多指教。

  梁:那里那里,喔!剛才聽這住小哥說,府上還有住小姐也想念書。

  祝:仁兄有所不知--

 。ㄗ#┘抑行∶弥靖邚,要與男兒爭短長,脂粉不需濡筆墨,釵鈿不愛愛文章,一心隨我杭城去,兄妹雙雙共學堂,無奈爹爹頭腦舊,女兒不許出閨房。

  梁:高論。

 。海禾焐信竟,人世荒唐不近情。

 。ㄗ#何抑坏捞煜履凶右话銟,難得他為女子抱不平。

 。海合襁@般良明益友世間少,我有心與他結為兄弟盟。

  梁:祝兄。

  祝:梁兄。

  梁:小弟有話就是不便啟齒。

  祝:有何見教但說不妨。

  梁:如此直言了--

 。海簾o兄無弟感孤單,水遠山長行路難,如蒙兄長不嫌棄,與君結義訂金蘭。

 。ㄗ#呵髱熗莿e家園,萍水相逢信有緣,從此書窗得良友,如兄如弟共鉆研來。

  祝:旅途之中。就是未帶香燭。

  梁:不妨我們插柳為香。敢問仁兄……

  祝:我十六,你呢?

  梁:十七。

  祝:我敬你為兄。

  梁:我愛你如弟。來。

 。、祝):相逢好,柳蔭樹下同拜倒,蒙你不棄來結交。

 。ㄋ木、銀心):結金蘭,勝過同胞,做一個生死之交。

  梁:你們這是干什么?

  四九:我們這兒也八塊年糕呀。

  梁:什么八塊年糕?

  銀心:他是說八拜之交。

  四九:對啦!八拜之交。

  「英臺鬧學」

 。ù蠛铣鹤釉辉娫评世收b唉,磨穿鐵硯用工夫,從今了卻英臺愿哪,良師益友共一廬!共一廬!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知之而後有定,定而後能靜,靜而後能安,安而後能慮,慮而後能得。

 。ㄏ壬汗胖髅鞯掠谔煜抡,

 。ù蠛铣合戎纹鋰。

 。ㄏ壬河纹鋰,

 。ù蠛铣合三R其家。

 。ㄏ壬河R其家者,

 。ù蠛铣合刃奁渖。

 。ㄏ壬鹤釉唬骸皩W而時習之,不亦悅乎!

 。▽W生):“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

 。ㄏ壬骸拔ㄅ优c小人為難養也,”

 。海骸敖畡t不遜,遠之則怨!

  先生:子曰:“飽食終日,”

 。R文才):飽食終日……飽食終日……

  先生:下一句。

 。R):飽食終日。

  先生:飽食終日的下一句。

 。R):下一句。

  先生:飽食終日以後呢?

  馬:飽食終日以後就不餓了!

  先生:哼!真是朽木不可雕也!

  馬:糞土之墻不可污也!

  梁:英臺,英臺……你看見英臺沒有。我到處找你,原來你躲在這兒用功呢。

  祝:用功,哼!不如改為我躲在這兒生氣!

  梁:生氣,生什么氣?

  祝:剛才老師問你什么來著?

  梁:唯女子與小人為難養也,近之則不遜,遠之則怨。

  祝:不對,不對,太不對了。

  梁:我答得不對?

  祝:不是說你答得不對,是書上說的不對,男子是人,女子也是人,怎么……

  梁:自古道女人是禍水,難道賢弟你沒聽說過?

  祝:女人是禍水,怎么呀?

  梁:自古以來為女人而亡國的不少,賢弟聽了--

 。海合蔫钔鯙槊孟舶呀綌,殷紂王為妲己黎民受災,周幽王寵褒姒犬戎犯界,戲諸侯一笑烽火臺,圣人之言傳後代,仔細想再思裁,為兄之言該不該?

  祝:梁兄聽了……

 。ㄗ#汗艁矶嗌倥t才,細聽小弟說明白,女媧煉石把天蓋,嫘祖養蠶把桑栽,把桑栽,慈母教子有記載,請問兄,孟母三遷為何來呀?那些昏君自把朝綱敗,亡國反怪女裙釵,兄讀書不求甚解,是非黑白分不開,小弟之言休見怪,堪笑你是小書呆。

 。海好┤D開,賢弟胸中有大才,愚兄我一知半解,論文章不及賢弟臺,從今後苦琢磨不懈怠,書中之言應分解。

  四九:公子,公子。

  梁:什么事,你看你,慢慢說吧!

  四九:我聽銀心說,祝公子病了,病得很厲害。

  梁:那一定是剛才受了風寒,我看看去。

  梁:英臺,英臺,英臺怎么樣?

  銀心:梁相公,等一等。

  梁:怎么啦,是不是很厲害呀?

  銀心:不,不是,我們相公剛睡著。

  祝:誰呀?

  梁:是我呀。

  祝:梁兄。

  梁:賢弟,怎么了?

  祝:沒有什么,只不過受了點風寒,有點發燒。

  梁:唉呀!好燙!

  梁:今天晚了,明天一定請個郎中看看,現在我來給你看看脈。

  祝:不用了,我家里帶來幾服成藥,已經叫銀心替我煎了。

  銀心:梁相公,這兒有我服侍,您還是回房休息去吧!

  梁:不不不,今天晚上我睡在這里,你放心好了,有我陪伴你家相公。

  祝:怎敢勞動梁兄呢,梁兄還是請回吧!

  梁:還客氣什么呢,我是住定了,今晚我要與賢弟抵足而眠,賢弟夜里要茶要水,我好隨時照顧,銀心你到外廳去睡吧。

  銀心:梁相公,虧你還是讀書明理的人,怎么說出這種話來?

  梁:怎么?

  祝:男女授受不親,何況是同榻而眠呢?

  梁:你怎么把愚兄比起女人來啦?

  祝:梁兄既不是女人,怎敢勞動梁兄侍候茶水呢?

  梁:為了賢弟有病,慢說是侍候茶水,就是做牛做馬,我也甘心情愿的。銀心,你去吧!今天晚上一切就有我了。

  銀心:有你就糟了。

  祝:她是說小弟不慣與人同眠,如梁兄一定要住在這兒,那么就請梁兄另一條被吧!

  梁:好,既然這么說,愚兄就依你,銀心啊,你去叫四九把我的被拿來。

  祝:銀心啊,既然這樣,就依梁相公吧。

  同學:喂,洗澡去,去不去?

  梁:咱們也去呀?

  祝:干嘛?

  梁:洗澡呀。

  祝:洗澡,我不去。

  梁:怎么了?

  祝:我,我有點不舒服。

  梁:你不去,我也不去了。唉!咱們說到什么地方呀,咱們說到什么地方呀,唉!你看你。

  四九:走,洗澡去。

  銀心:你干什么呀,我不去,我不去嘛!

  四九:咱們走吧!

  梁:是你呀。

  祝:怎么了,自己補衣服呀?

  梁:謝謝,謝謝。不行啊。

  祝:來來來,我來吧!

  梁:你又不是女人,還不是跟我一樣笨手笨腳的。

  祝:試試看么!

  祝:好了。

  梁:唉呀,不錯嘛,比女人縫得還好嘛。

  祝:幫你做事情,還占便宜。

  梁:對不起,對不起。

 。ù蠛铣喊  怅幦缂扑畞,匆匆過了三長載,梁山伯、祝英臺,情重如山深如海。一個是說古論今言不斷,一個是噓寒問暖口常開,轉眼三年容易過,匆匆春去春又來。

  祝:怎么啦?

  梁:賢弟。

 。海河⑴_不是女兒身,因何耳上有環痕?

 。ㄗ#憾h痕有原因,梁兄何必起疑云,村里酬神多廟會,年年由我扮觀音,梁兄做文章要專心,你前程不想想釵裙。

 。海何覐拇瞬桓铱从^音。

  銀心:相公,梁相公,老師叫你。

  梁:幸虧我的文章做好了,賢弟你等會啊,我去去就來。

  銀心:小姐,員外有信來了。怎么了,是不是又來催我們回去的啊,是不是呀!

  祝:說夫人病得很厲害,真難死人了。

  銀心:難什么,那我們就回去好了。

  祝:說倒挺容易的。

  銀心:怎么,舍不得梁相公。

  祝:死丫頭。

  銀心:我看不如找找師母。

  祝:找師母干什么?

  銀心:跟她實話實說,有一句說一句,請她做個大媒。

  祝:怪難為情的。

  銀心:看什么呀,有什么好看?

  同學:那多難為情呀……

  同學:誰說不是呢……

  同學:活像個大姑娘,真像個大姑娘。

  祝:我看不走也得走了。

  祝:多謝師母。

  師母:請坐。

  祝:謝坐。

  師母:既然是你母親病了,是應該回去看看的。

  師母:你老師回來,我替你跟他說說。

  祝:多謝師母。

  祝:師母。

  師母:還有什么事嗎?

  祝:沒有什么。

  師母:英臺有什么話,你盡管說好了。

  祝:師母。

 。ㄗ#豪蠋熃陶d恩如海,師母栽培德似山,自與梁兄同受業,春花秋月已三年,三年整,整三年,我有滿腹心事口難言。

  師母:當師母的面還有什么難為情的呢,說嘛!

 。ㄗ#河⑴_原是—原是喬裝扮。

 。◣熌福⿴熌秆壑性缈创。

 。ㄗ#杭仁菐熌冈缈创,英臺不復顧羞慚,千言萬語說不盡,取出懷中白玉環,交與梁兄為信物,萬望成全好姻緣。

 。◣熌福河⑴_貌與花相似,山伯才同錦一般,如此良緣誰不愿,師母更心歡,定會替你成全好姻緣。

  祝:多謝師母。

  「十八相送」

 。ù蠛铣喝d同窗情如海,相依結伴下山來。

 。海合氘敵跷野褧^上,桃紅柳綠好風光,相逢結拜敘鄉黨,猶如手足一般樣,伯父嚴命難違抗,賢弟接信歸心忙,但愿你一路平安轉回鄉。

 。ㄗ#毫盒智橐鈱嶋y忘,親身送弟下山崗,兄攻書伯母在家誰奉養?為何不娶一妻房?

 。海阂恍墓⒅鞠,書中自有美嬌娘,你本書香門弟有名望,想必早已訂妻房!

 。ㄗ#阂痪湓拞柕梦覠o言講,他怎知我是女紅妝,本該把終身事兒對他講,猛想起臨行時父命有三樁,事要三思休魯莽,話到舌尖暫隱藏。

  梁:剛才我們說……

  祝:想小弟年紀還小,要什么妻房!梁兄,你看,今日天氣晴和,不辜負大好時光,你我弟兄二人沿途吟詩以話衷腸如何?

  梁:愚兄才疏學淺,不如賢弟滿腹文章,只怕對不上啊。

  祝:梁兄忒謙了。

 。ù蠛铣簾o題文章不好想,且將風景詠詩章。

 。海阂娨婚苑蜃弑济,汗流夾背意慌慌!

 。ㄗ#核麨楹稳税巡翊,梁兄你為何人下山崗?

 。海核麨槠拮影巡翊,我為你賢弟下山崗。

  祝:不對。

  梁:怎么不對。

 。ㄗ#核麨樾值馨巡翊,梁兄哥!你為妻子下山崗。

 。海簽樾稚形闯苫榕,胡言亂語你太荒唐。

 。海盒炙唾t弟到池塘,金色鯉魚一雙雙。

 。ㄗ#汉盟比目魚兒相依傍,弟兄分別誠感傷。

  梁:賢弟,你為什么長嘆呢?

  祝:梁兄,你看魚兒在塘里游來游去,他們總也不肯分開。

  梁:只要沒有人垂釣,他們是永遠不分開的。

  祝:這么說,我們是魚就好了。

  梁:唉!你看。

 。海何L吹動水湯漾,漂來一對美鴛鴦。

 。ㄗ#盒斡安浑x同來往,兩兩相依情意長,梁兄啊,英臺若是女紅妝,梁兄愿不愿配鴛鴦?

 。海号澍x鴦,配鴛鴛,可惜你英臺不是女紅妝。

 。ù蠛铣哼^了一山又一山,前行到了鳳凰山。

 。ㄗ#壶P凰山上花開遍。

 。海嚎上е虚g缺牡丹。

 。ㄗ#耗档せ,你愛它,我家園里牡丹好,要摘牡丹上我家呀。

 。海耗档せ,我愛它,山重水復路遙遠,怎能為花到你家呀。

 。ㄗ#毫盒指!有花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惹心煩。

 。ㄣy心):你看前面一條河。

 。ㄋ木牛浩瘉砹艘粚Υ蟀座Z。

 。海汗木驮谇懊孀。

 。ㄗ#耗傅尼徇吔懈绺。

 。海何丛匆婛Z開口,那有母鵝叫公鵝。

 。ㄗ#耗悴灰娔根Z對你微微笑,他笑你梁兄真像呆頭鵝。

 。海杭热晃沂谴纛^鵝,從此莫叫我梁哥哥。

 。ㄣy心):眼前一座獨木橋。

 。ㄗ#盒挠只艁砟懹中。

 。海河扌址瞿氵^橋去。

 。ㄗ#耗阄液帽扰@煽椗声o橋。

 。海核妥佑^音堂中坐,金童玉女列兩旁。

 。ㄗ#核朔置鞣蚱迾,誰來撮合一爐香?

  梁:這金童玉女怎么能成為夫妻呢?

  祝:哦,不能成為夫妻的呀!你看,那是誰。?

  梁:那是月下老人,專門管男女婚姻之事的。

  祝:既是月下老人,為什么不把紅線把他們二人系在一起呢?

 。海涸吕想m把婚姻掌,有情人才能配成雙,泥塑木雕是偶像,不解人間鳳求凰。

 。ㄗ#毫盒盅!他二人有情又意,只因為泥塑木雕難把口兒張,觀音大士把媒來做,來來來,我們替他來拜堂!

 。海嘿t弟愈說愈荒唐,兩個男子怎拜堂?

 。海盒炙唾t弟到塘中。

 。ㄗ#禾林姓找姾妙伻。

 。海河芯壡Ю飦硐鄷。

 。ㄗ#簾o緣對面不相逢。

 。海耗憧此飪蓚影。

 。ㄗ#阂荒幸慌τ。

 。海河扌置髅魇莻男子漢,你不該比來比去偏把我比女人。

 。ù蠛铣哼^了一灘又一莊!莊內黃狗叫汪汪!

 。ㄗ#翰灰懊婺凶訚h,偏咬後面女紅妝!

 。海嘿t弟說話太荒唐,此地哪有女紅妝,放大膽量莫驚慌,兄打狗你過莊。

 。ㄣy心):前面過來一頭牛。

 。ㄋ木牛耗镣T在那個牛背頭。

 。ㄗ#撼鹕礁杞鈶n愁,只可惜對牛彈琴牛不懂,可嘆梁兄!是個大笨牛。

 。海悍鞘怯扌謩恿伺,我明明是人你比做牛,還是個大笨牛。

 。ㄗ#毫盒职!你別動肝火別生氣!小弟作揖賠罪你且把怒休。

 。ㄗ#簞诰h送感情深,到此分離欲斷魂,一事在心臨別問,問梁兄可有意中人?

 。海河扌稚L在貧門,無勢無財怎訂婚?學業未成名未就,一時那有意中人?

 。ㄗ#郝務f梁兄未訂婚,英臺有妹守閨門,梁兄如有求凰意,有我為媒事可成。

 。海郝愤h無緣見玉人,青春美貌定無倫。

 。ㄗ#簡柸伺c我無差異,問貌叫人兩不分,我與她是同年同月同胞生哪!

 。海荷锨耙话葜x媒人,賢弟情深意更深,不怪出言多比喻,原來一味想聯婚,可笑我冬烘頭腦太昏昏哪!

 。ㄗ#捍诵泻稳赵傧喾,珍重春寒客里身,萬恨千愁言不盡,臨行一語意重深,莫忘了求親早到祝家村。

  四九:祝相公。

 。ù蠛铣号R別依依難分開,含悲忍淚祝英臺,心中想說千句話,萬望梁兄早點來。

 。ù蠛铣撼剂,暮思量,一別長亭歲月長,臥病在床君知否,滿天星斗夜初涼。

  梁:師母,多謝師母。

  師母:你這幾天心神不定、悶悶不樂的,為了什么?

  梁:我有點想……想家。

  師母:想家,想家就請幾天假回去看看吧!

  梁:不要了,不要了。

  師母:睡吧--山伯我有件事情想告訴你。

  梁:師母,什么事!

 。◣熌福荷锨昂枙,一事離奇你試猜,到底是男還是女?

  梁:師母說的是誰?

 。◣熌福耗闳d同窗的祝英臺。

 。海┠信置骱斡貌,英臺怎會是裙釵,明明師母開玩笑,山伯書呆并不呆。

 。◣熌福核R行告別到□臺,幾度含羞口不開,取出玉環為信物,請求師母做媒來。

 。海河⑴_有妹似英臺,自愿為媒配不才,臨行已經當面說,又勞師母到書齋。

 。◣熌福河⑴_確是女裙釵,師母跟前自認來,兒女私情誰肯說,你書呆畢竟是書呆。

  梁:!英臺是個女的。

  師母:是!

  梁:!英臺--英臺是個女的,這么說英臺就是九妹,九妹就是英臺,唉呀!我跟她同學三載,三載同窗,怎么會!唉呀!這么說,她自己做媒配給我,她自己做媒配給我。

  師母:你們兩個既有婚約,你就應該早去求親,明天早上稟明老師,下山訪英臺去吧!

  梁:多謝師母!

 。ù蠛铣毫荷讲恍囊延⑴_訪啊,英臺訪!離了書房下山崗,下山崗。

 。海涸L英臺上祝家莊,眼前全見舊時樣,回憶往事喜又狂,竟不知她是女紅妝。出了城,過了關,她說我為妻子把山下,她說那比目魚兒兄弟一般樣。下了山,到了塘,她說鴛鴦兩個兩成雙,她心中早想配鸞鳳。鳳凰山,鳳凰山,家有牡丹等我攀,河中鵝,河中鵝,我山伯真是個呆頭鵝。

 。ù蠛铣嚎椗畷@,廟里鳳求凰,塘中分男女呀,黃狗咬紅妝。

 。海阂粯稑,一件件,樁樁件件猜不透,唉!我是個大笨牛,大笨牛。

 。ㄋ木牛何沂莻小笨牛。

 。ù蠛铣貉矍耙咽橇a在,長亭內她曾經親口許九妹,許九妹,想不到九妹就是祝英臺。

 。海河⑴_呀!你這個媒呀做得對呀!做得真對!袖中取出信物來,歡歡喜喜又藏在懷,早到祝家早相會,我梁家花轎早呀早去抬。急急忙忙把路趕,恨不得插翅飛到她□臺。

  銀心:小姐,梁相公家派人提親來了。

  祝:你怎么知道呀?

  銀心:我怎么不知道,剛才我在門口看見老婆子打咱們家門口出去,說她是向咱們家員外給你提親來的,不用說準是梁相公家派來的。

  祝:不許你胡說!

  銀心:真的!

  銀心:小姐,怪不得昨晚燭花結了雙蕊,燭花雙蕊必有喜事。

  祝老爺:喜事喜事,這真是天大的喜事。

  祝:爹、媽。

  銀心:參見員外夫人。

  祝老爺:英臺,為父正惦記著我兒的親事呢!偏偏今天就有人來為我兒提親,這豈非不是一喜,男大當婚,女大當嫁,這門親事真是天湊良緣,我已應允了,你看如何!

  祝夫人:英臺,你可知將你許配那一家嘛?

  祝:不知爹爹將女兒許配何人?

  祝老爺:這門親事非比尋常,提將起來我兒是知道的,是本郡太守之子馬文才。

  祝夫人:你看如何?

  祝老爺:怎么?

  祝英臺:女兒不嫁。

  祝老爺:門當戶對,為什么不嫁?

  祝:誰不知道馬文才是不學無術的紈褲子弟!

  祝老爺:傳說之言,怎么可以深信呢?

  祝:女兒不能從命!

  祝老爺:不聽父命就是不孝!

  祝:女兒愿意侍候爹爹終老一生。

  祝老爺:這是什麼話,焉有終生不嫁之理!

  祝:女兒就是要嫁也不嫁給馬文才!

  祝老爺:我明白了,你在杭城讀書的時候,莫非……銀心,你陪小姐讀書三載,做了些什么?講!

  祝:銀心,你說好了!

  銀心:小姐在杭城讀書的時候,與梁山伯相公義結金蘭,形影不離,臨行之時,小姐還……祝老爺:講!

 。ㄣy心):小姐還親口許九妹。

  祝老爺:英臺,你……

 。ㄗ@蠣敚汗植坏煤醚韵鄤駝癫恍,卻原來在外有了兒女情,美滿姻緣你不愿,辜負老父一片心,自從盤古開天地,那有閨女自訂親,馬家有財有勢有媒聘,梁山伯他與我祝家難聯姻!

  祝:爹爹,女兒與山伯三載同窗,情投意合,馬家婚事女兒萬萬不能從命!

  祝老爺:我已將你許配馬家,擇日下聘,萬難更改。

  祝:女兒心愿已定,但憑爹爹……

  祝老爺:你,好奴才。

  銀心:小姐。

  祝夫人:你何必發這么大的脾氣待會我慢慢勸勸她,也就是了。

  祝老爺:從也要從,不從也要從。

  祝:媽……

  祝夫人:英臺,你爹的脾氣你是知道的,事到如今,你還是答應了吧!

 。ㄗ#簨尅裨沟鍪虏,不該將女兒許馬家,自從女兒回家下,曾將衷情稟告媽,兒的娘!

  祝夫人:他們馬家有財有勢,你爹爹既已許了親,怎么能再反悔呢!再說你自己許的親,傳說出去了總不大好聽,我看你就委了吧!

 。ㄗ#何液坟M怕風雪壓,鳳凰怎肯配烏鴉,無論他馬家權勢有多大,要成親除非是日出西山,鐵樹開花!

  祝夫人:英臺。

  銀心:夫人,您看這可怎么辦呢?

  祝夫人:偏偏那梁山伯又不早點來。

  銀心:小姐,梁相公來了。

 。ù蠛铣毫荷讲、祝英臺樓臺相會訴離懷,訴離懷。一個是滿心歡喜情難禁,一個是滿腹心事口難開,口難開。

  梁:四九,下去。

  四九:是。

  祝:銀心,給梁相公沖茶。

  銀心:是。

  梁:小姐。

  祝:梁兄。

  梁:小弟與令兄有八拜之交,今日特來拜訪,請問令兄何在!

  祝:梁兄,你仔細地看看。

  梁:你……

  祝:我就是英臺。三年前我想出外求學,故而改扮男裝,不期與梁兄相遇,三載同窗多蒙照顧,英臺感激不盡。

  梁:賢弟,哦,念書的時候,咱們是兄弟相稱,如今你這樣的打扮,我該稱你賢弟呢,還是……

  祝:讀書時節我是女扮男裝,理該兄弟相稱,如今不妨改稱兄妹。

  梁:如此,賢妹。

  祝:梁兄,梁兄請坐。

  梁:有坐,賢妹請坐。

  銀心:梁相公請用茶。

  祝:梁兄,你我長亭分手,別來可好。

  梁:好,賢妹家居想必安適。

  祝:托梁兄之福,也還好。梁兄此來是路過,還是特地光臨。

  梁:愚兄特地到此,一來與仁伯大人問安,二來想看看你家九妹。

  祝:九妹?

  梁:賢妹!

 。海耗且蝗斟X塘道上送君歸,柳蔭之下做大媒,九妹的婚姻你親口許,求親我特為上門來。

 。ㄗ#毫盒职!你道九妹是哪一個,就是小妹祝英臺。

  梁:噢,就是你呀!

 。海毫荷讲c祝英臺,天公有意巧安排,美滿姻緣償夙愿,今生今世不分開。

 。ㄗ#簾o奈是爹爹已將我終身……

 。ù蠛铣喊 K身二字方離口,含悲忍淚進繡闈。既是有心悔舊約,

 。海号R行又何必自為媒!

  梁:銀心,我問你--

 。海旱降姿K身許配了誰?

 。ㄣy心):就是那花花公子馬文才!

 。海耗闩c我海誓山盟情義在,我心中只有你祝英臺,你爹爹作主許馬家,你就該快把親事退。

  祝:我也曾千方百計把親退,拒絕馬家聘和媒,無奈是爹爹絕了父女情,他不肯把馬家親事退。

  梁:!不肯退親。

 。海耗愕豢习延H退,我家花轎先來抬,杭城請來老師母,祝家廳上坐起來,你我有媒也有聘,白玉環與蝴蝶墜,為何不能夫妻配。

 。ㄗ#喊子癍h蝴蝶墜,蝴蝶本應成雙對,豈知你我自作主,無人當它是聘媒!

 。海嚎v然是無人當它是聘媒,我也要與你生死兩相隨。

 。ㄗ#毫盒志渚浒V心話,英臺點點淚雙垂,梁兄!梁門唯有你單丁子,白發娘親指望誰?只怪我,英臺無福份,梁兄你還是另婚配。

 。海耗桥率蔷盘煜膳叶疾粣。

  梁:愚兄先辭了。

 。ㄗ#毫盒帧盒痔氐氐胶,小妹無言可慰,親斟薄酒敬梁兄。

 。海合氩坏轿姨氐貋磉稊_酒一杯!

 。ㄗ#毫盒职,草橋相遇便相親,同學三載更有情,留下玉環為信物,相煩師母說婚姻,臨行送我錢塘路,幾度忘羞露本心,我與你水面成雙留儷影,我與你堂前作對拜觀音,豈知好事成虛話,棒打鴛鴦兩離分,爹爹許了馬家婚,心已碎,意難伸;尚有何言對故人?尚有何言對故?

 。海何抑坏纼尚南嗾粘杉雅,又誰知并蒂蓮被狂風吹!我滿懷悲憤向誰訴?我滿眶熱淚流與誰?一場好夢匆匆醒,萬丈情絲寸寸灰,從今不到錢塘路,怕見鴛鴦作對飛。

 。ㄗ#毫盒!梁兄!這都是我把梁兄累!

  祝:梁兄!不是英臺無情無義,只是父命難違,梁兄!

 。ㄗ#何覟槟銣I盈盈,終宵痛苦到天明!

 。海何覟槟愫沽芰,匆匆趕路未曾停。

 。ㄗ#何覟槟銡怆y平,幾次傷了父女情。

 。海何覟槟闼榱诵,那有良藥醫心病。

 。ㄗ#盒烹y守,物難憑,枉費當時一片心。

 。海盒娜缁,手如冰,玉環原物面還君。

 。海和搪暼虦I別卿去。

 。ㄗ#耗惚Р『钤跄苄!

 。海翰荒苄,也得行,我死在你家總不成!

 。ㄗ#毫盒智心珎,珍重年輕有用身,放下婚姻談友愛,何時你再上我家門?

 。海簩碛忻K相見,無命今生不相逄,只有向草橋鎮上認新墳。

 。ㄗ#赫J新墳,認新墳,碑上留名刻兩人,梁山伯與祝英臺,生不成雙死不分。

 。ù蠛铣毫荷讲c祝英臺,生不成雙死不分,生不成雙死不分。

 。海何遗c她,生不成雙死不分。

  梁:英臺,英臺,英臺……

  梁母:山伯,山伯,吃藥了。

  梁:四九,四九!

  梁母:他還沒有回來呢!

  梁:媽,你看英臺會來嗎?

  梁母:我想她會來的,快吃藥吧!

  梁:孩兒的病不是藥石可以醫得好的,我恐怕不行了。

  梁母:不會的。

  梁:媽,你是空疼了我一場了。

  梁母:山伯,年紀輕輕的,不要說這種話。

  梁:想不到要你白發人反送我這黑發人,母親的養育之恩,孩兒只有來生圖報。

  梁:小姐,小姐沒來?

  四九:相公,如今小姐已經是馬家的人了,她叫你保重身體,別在以她為念。

  梁母:是啊,要以身體為重。

  梁:她看了我的信怎么說?

  四九:她哭了半天,就叫我把這個交給相公。

 。海常言道,結發夫妻到白頭,看來你我今世無緣結鸞儔。

  梁母:山伯!

  四九:相公,相公。

  梁:媽,孩兒死後,請將孩兒埋葬在南山路旁。

  梁母:山伯,不要說傻話了。

  梁:這是我隨身之物,你去送給小姐,她看了這個,就跟看見我一樣。

 。海捍盒Q到死絲方盡,英臺呀,我不到黃河不甘心!

  梁母:山伯,山伯。ㄋ木牛合喙!相公。

  梁:英臺!

  梁母:山伯,山伯。ㄋ木牛合喙!相公。

  奴:小姐,花轎快到了,您快點梳妝吧!

  銀心:小姐不好了,梁相公他……

  祝:他,他怎么樣?

  四九:他死了。

  銀心、四九、奴:小姐,小姐……

 。ㄗ#毫盒职!我哭,哭一聲山伯!我叫,叫一聲梁兄啊,實指望與兄諧鸞鳳,又誰知棒打鴛鴦各西東,樓臺一別成永訣,小妹害你把命送,爹爹之命如羅網,馬家好比虎狼兇,梁兄!梁兄!雖然空做陽臺夢,就是十八層地獄我也要跟從。

  祝:你家相公在臨終的時候,說過什么話嗎?

  四九:我們相公叫我帶來這幅羅帕,他說小姐見到這一個,就好像見到他一樣。

  祝:這上面……

  四九:是相公吐的血……他還叫了幾聲小姐的名字就死了。

  祝:梁兄你死得好苦呀!四九,你家相公下葬了沒有?

  四九:已經埋在南山路旁了。

  祝:南山路旁,南山路旁,四九,你回去吧,到家之後,即刻準備香蠟紙馬,在南山墳前等我。

  四九:小姐你……

  祝:不必多問,快去吧!銀心,送他下去。

  銀心:是。

  銀心:員外,夫人。

  奴:拜見員外夫人。

  祝老爺:花轎已經上門了,你們怎么還不替小姐打扮起來!

  祝:人都叫你逼死了,還有什么好打扮的。

  祝爺:什么?

  奴:員外,小姐的同學的梁相公死了。

  祝老爺:你怎么總是勸不醒呢,生死有命,富貴在天,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最好把這些閑事擱在一邊。

  祝:閑事!爹爹說得可真容易!

  祝夫人:英臺啊,馬家的花轎到門口已經半天了,事到如今,難到還退親不成!

  祝:退親倒用不著,我根本就沒有答應這門親事。

  祝老爺:英臺你……

  祝夫人:你看你,有話慢慢說嘛!英臺啊,婚姻大事總是要父母作主的,你爹爹已經答應了馬家,怎么能再更改呢?再說馬家財大勢大……

  祝:他財大勢大是他馬家的事,我的心早許給了梁家了,我與山伯生不同衾死同墳,寧死不上馬家門。

  祝老爺:豈有此理,為父替你攀了這門高親,難道委曲了你不成。

  祝:爹爹一定要女兒上轎?

  祝老爺:花轎已經上門了,還有什么一定不一定?

  祝:也好,女兒就依從爹爹。

  祝夫人:這才對了!

  祝:不過,求爹爹也依我一件事。

  祝老爺:說吧!

 。ㄗ#恨I前兩盞白紗燈,轎後三千銀紙錠,花轎先往南山旁,英臺要草橋鎮上祭兄墳!

  祝老爺:今日馬家來迎親,怎可去拜山伯墳!

  祝老爺:太不成話,那有新娘上轎去祭墳的道理,一派胡言,簡直是一派胡言。

 。ㄗ#旱羰遣淮饝,要我上轎萬不能。

  祝夫人:員外,時候不早了,你就暫時依了她吧!

  祝老爺:這怎么可以呢!

  祝夫人:等她祭墳之後,再到馬家拜天地也不算遲呀!

  祝老爺:也只好如此了,你這個冤家真把我氣死了!

  祝夫人:好了,好了。

 。ㄗ#毫盒职!樓臺一別成永訣,人世無緣同到老。原以為天從人愿成佳偶,誰知曉姻緣薄上名不標。實指望你喚月老來做媒,誰知曉喜鵲未報烏鴉叫,實指望笙管笛簫來迎娶,誰知曉未報銀河斷鵲橋,實指望大紅花轎到你家,誰知曉白衣素服來節孝。

 。ù蠛铣毫盒职!

 。ㄗ#毫盒职!不見梁兄見墳臺,呼天喚地喚不歸,英臺立志難更改,我豈能嫁與馬文才。

 。ù蠛铣毫盒职!

 。ㄗ#翰荒芡笸腊!

 。ù蠛铣翰屎缛f里百花開,蝴蝶雙雙對對來,地老天荒心不變,梁山伯與祝英臺。

  〔開頭加括號者為歌唱部分,穿插于說白部分中的歌唱,以此方式區隔!

星力捕鱼游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