竇娥冤

作者: 關漢卿

  《竇娥冤》 元·關漢卿作。寫竇娥被無賴誣陷,又被官府錯判斬刑的冤屈故事。全劇四折一楔子。劇情是:楚州貧儒竇天章因無錢進京趕考,無奈之下將幼女竇娥賣給蔡婆家為童養媳。竇娥婚后丈夫去世,婆媳相依為命。蔡婆外出討債時遇到流氓張驢兒父子,被其脅迫。張驢兒企圖霸占竇娥,見她不從便想毒死蔡婆以要挾竇娥,不料誤斃其父。張驢兒誣告竇娥殺人,官府嚴刑逼訊婆媳二人,竇娥為救蔡婆自認殺人,被判斬刑。竇娥在臨刑之時指天為誓,死后將血濺白練、六月降雪、大旱三年,以明己冤,后來果然都應驗。三年后竇天章任廉訪使至楚州,見竇娥鬼魂出現,于是重審此案,為竇娥申冤!陡]娥冤》全名《感天動地竇娥冤》,此劇現存版本有:明脈望館藏《古今名家雜劇》本、《元選》壬集本、《酹江集》本、《元雜劇二種》本、《元人雜劇全集》本。

  ●楔子[卜兒蔡婆上,詩云]花有重開日,人無再少年。不須長富貴,安樂是神仙。老身蔡婆婆是也,楚州人氏,嫡親三口兒家屬。不幸夫主亡逝已過,止有一個孩兒,年長八歲,俺娘兒兩個,過其日月,家中頗有些錢財。這里一個竇秀才,從去年問我借了二十兩銀子,如今本利該銀四十兩。我數次索取,那秀才只說貧難,沒得還我。他有一個女兒,今年七歲,生得可喜,長得可愛,我有心看上他,與我家做個媳婦,就準了這四十兩銀子,豈不兩得其便。他說今日好日辰,親送女兒到我家來,老身且不索錢去,專在家中等候,這早晚竇秀才敢待來也。

 。蹧_末扮竇天章引正旦扮端云上,詩云]讀盡縹緗萬卷書,可憐貧殺馬相如,漢庭一日承恩召,不說當壚說子虛。小生姓竇名天章,祖貫長安京兆人也。幼習儒業,飽有文章;爭奈時運不通,功名未遂。

  不幸渾家亡化已過,撇下這個女孩兒,小字端云,從三歲上亡了他母親,如今孩兒七歲了也。小生一貧如洗,流落在這楚州居住。此間一個蔡婆婆,他家廣有錢財,小生因無盤纏,曾借了他二十兩銀子,到今本利該對還他四十兩。他數次問小生索取,教我把甚么還他,誰想蔡婆婆常常著人來說,要小生女孩兒做他兒媳婦。況如今春榜動,選場開,正待上朝取應,又苦盤纏缺少。小生出于無奈,只得將女孩兒端云送于蔡婆婆做兒媳婦去。

 。圩鰢@科,云]嗨!這個那里是做媳婦?分明是賣與他一般。就準了他那先借的四十兩銀子,分外但得些少東西,勾小生應舉之費,便也過望了。說話之間,早來到他家門首。

  婆婆在家么?

 。鄄穬荷,云]秀才請家里坐,老身等候多時也。

 。圩鱿嘁娍,竇天章云]小生今日一徑的將女孩兒送來與婆婆,怎敢說做媳婦,只與婆婆早晚使用。小生目下就要上朝進取功名去,留下女孩兒在此,只望婆婆看覷則個。

 。鄄穬涸疲葸@等,你是我親家了。你本利少我四十兩銀子,兀的是借錢的文書,還了你;再送你十兩銀子做盤纏。親家,你休嫌輕少。

 。鄹]天章做謝科,云]多謝了婆婆,先少你許多銀子都不要我還了,今又送我盤纏,此恩異日必當重報。

  婆婆,女孩兒早晚呆癡,看小生薄面,看覷女孩兒咱。

 。鄄穬涸疲萦H家,這不消你囑付,令愛到我家,就做到親女兒一般看承他,你只管放心的去。

 。鄹]天章云]婆婆,端云孩兒該打呵,看小生面則罵幾句;當罵呵,則處分幾句。孩兒,你也不比在我跟前,我是你親爺,將就的你;你如今在這里,早晚若頑劣呵,你只討那打罵吃。兒(口樂),我也是出于無奈。

 。圩霰疲荩鄢荨赶蓞。賞花時」我也只為無計營生四壁貧,因此上割舍得親兒在兩處分。從今日遠踐洛陽塵,又不知歸期定準,則落的無語暗消魂。

 。巯拢荩鄄穬涸疲莞]秀才留下他這女孩兒與我做媳婦兒,他一徑上朝應舉去了。

 。壅┳霰,云]爹爹,你直下的撇了我孩兒去也!

 。鄄穬涸疲菹眿D兒,你在我家,我是親婆,你是親媳婦,只當自家骨肉一般。你不要啼哭,跟著老身前后執料去來。

 。弁拢荨竦谝徽郏蹆舭缳惐R醫上,詩云]行醫有斟酌,下藥依本草;死的醫不活,活的醫死了。自家姓盧,人道我一手好醫,都叫做賽盧醫。在這山陽縣南門開著生藥局。在城有個蔡婆婆,我問他借了十兩銀子,本利該還他二十兩,數次來討這銀子,我又無的還他。若不來便罷,若來呵,我自有個主意。我且在這藥鋪中坐下,看有甚么人來?

 。鄄穬荷,云]老身蔡婆婆。我一向搬在山陽縣居住,盡也靜辦。自十三年前竇天章秀才留下端云孩兒與我做兒媳婦,改了他小名,喚做竇娥。自成親之后,不上二年,不想我這孩兒害弱證死了。媳婦兒守寡,又早三個年頭,服孝將除了也。我和媳婦兒說知,我往城外賽盧醫家索錢去也。

 。圩鲂锌,云]驀過隅頭,轉過屋角,早來到他家門首。賽盧醫在家么?

 。郾R醫云]婆婆,家里來。

 。鄄穬涸疲菸疫@兩個銀子長遠了,你還了我罷。

 。郾R醫云]婆婆,我家里無銀子,你跟我莊上去取銀子還你。

 。鄄穬涸疲菸腋闳。

 。圩鲂锌疲荩郾R醫云]來到此處,東也無人,西也無人,這里不下手,等甚么?我隨身帶的有繩子。

  兀那婆婆,誰喚你哩?

 。鄄穬涸疲菰谀抢?

 。圩隼詹穬嚎。孛老同副凈張驢兒沖上,賽盧醫慌走下。孛老救卜兒科。張驢兒云]爹,是個婆婆,爭些勒殺了。

 。圬美显疲葚D瞧牌,你是那里人氏?姓甚名誰?因甚著這個人將你勒死?

 。鄄穬涸疲堇仙硇詹,在城人氏,止有個寡媳婦兒,相守過日。因為賽盧醫少我二十兩銀子,今日與他取討;誰想他賺我到無人去處,要勒死我,賴這銀子。若不是遇著老的和哥哥呵,那得老身性命來。

 。蹚報H兒云]爹,你聽的他說么?他家還有個媳婦哩。救了他性命,他少不得要謝我,不若你要這婆子,我要他媳婦兒,何等兩便?你和他說去。

 。圬美显疲葚D瞧牌,你無丈夫,我無渾家,你肯與我做個老婆,意下如何?

 。鄄穬涸疲菔呛窝哉Z!待我回家多備些錢鈔相謝。

 。蹚報H兒云]你敢是不肯,故意將錢鈔哄我?賽盧醫的繩子還在,我仍舊勒死了你吧。

 。圩瞿美K科][卜兒云]哥哥,待我慢慢地尋思咱。

 。蹚報H二云]你尋思些甚么?你隨我老子,我便要你媳婦兒。

 。鄄穬罕吃疲菸也灰浪,他又勒殺我。罷罷罷,你爺兒兩個隨我到家中去來。

 。弁拢荩壅┥,云]妾身姓竇,小字端云,祖居楚州人氏。我三歲上亡了母親,七歲上離了父親,俺父親將我嫁與蔡婆婆為兒媳婦,改名竇娥。至十七歲與夫成親,不幸丈夫亡化,可早三年光景,我今二十歲也。這南門外有個賽盧醫,他少俺婆婆銀子,本利該二十兩,數次索取不還,今日俺婆婆親自索取去了。竇娥也,你這命好苦也呵!

 。鄢荨赶蓞。點絳唇」滿腹閑愁,數年禁受,天知否?天若是知我情由,怕不待和天瘦!富旖垺箘t問那黃昏白晝,兩般兒忘餐廢寢幾時休?大都來昨宵夢里,和著這今日心頭。地久天長難過遣,舊愁新悵幾時休?則這業艱苦,雙眉皺,越覺的情懷冗冗,心緒悠悠。

 。墼疲菟七@等憂愁,不知幾時是了也呵!

 。鄢荨赣秃J」莫不是八字該載著一世憂,誰似我無盡頭。須知道人心不似水長流。我從三歲母親身亡后,到七歲與父分離久,嫁的個同住人,他可又拔著短籌;撇的俺婆婦每都把空房守,端的個有誰問,有誰(亻秋)?「天下樂」莫不是前世里燒香不到頭,今也波生招禍尤,勸今人早將來世修。我將這婆伺養,我將這服孝守,我言須應口。

 。墼疲萜牌潘麇X去了,怎生這早晚不見回來?

 。鄄穬和美蠌報H兒上][卜兒云]你爺兒兩個且在門首,等我先進去。

 。蹚報H兒云]奶奶,你先進去,就說女婿在門首哩。

 。鄄穬阂娬┛疲荩壅┰疲菽棠袒貋砹,你吃飯么?

 。鄄穬鹤隹蘅,云]孩兒,你教我怎生說波!

 。壅┏荨敢话雰骸篂樯趺礈I漫漫不住點兒流?莫不是為索債與人家惹爭斗?我這里連忙迎接慌問候,他那里要說緣由。

 。鄄穬涸疲菪呷舜鸫鸬,教我怎生說波!

 。壅┏輨t見他一半兒徘徊一半兒丑。

 。墼疲萜牌,你為甚么煩惱啼哭那?

 。鄄穬涸疲菸覇栙惐R醫討銀子去,他賺我到無人去處,行起兇來,要勒死我。虧了一個張老并他兒子張驢兒,救得我性命。那張老就要我招他做丈夫,因這等煩惱。

 。壅┰疲萜牌,這個怕不中么?你再尋思咱:俺家里又不是沒有飯吃,沒有衣穿,又不是少欠錢債,被人催逼不過;況你年紀高大,六十以外的人,怎生又招丈夫那?

 。鄄穬涸疲莺阂,你說的豈不是?但是我的性命全虧他這爺兒兩個救的,我也曾說道:待我到家,多將些錢物酬謝你救命之恩。不知他怎生知道我家里有個媳婦兒,道我婆媳婦又沒老公,他爺兒兩個又沒老婆,正是天緣天對。若不隨順他,依舊要勒死我。那時節我就慌張了,莫說自己許了他,連你也許了他。兒也,這也是出于無奈。

 。壅┰疲萜牌,你聽我說波。

 。鄢荨负笸セā褂鰰r辰我替你憂,拜家堂我替你愁;梳著個霜雪般白(“髟”下“狄”)髻,怎將這云霞般錦帕兜?怪不的女大不中留。你如今六旬左右,可不道到中年萬事休!舊恩愛一筆勾,新夫妻兩意投,枉教人笑破口。

 。鄄穬涸疲菸业男悦际撬麪攦簝蓚救的,事到如今,也顧不得別人笑話了。

 。壅┏荨盖喔鐑骸鼓汶m然是得他得他營救,須不是筍條筍條年幼,(戔刂)的便巧畫蛾眉成配偶。想當初你夫主遺留,替你圖謀,置下田疇,早晚羹粥,寒暑衣裘,滿望你鰥寡孤獨,無捱無靠,母子每到白頭。公公也,則落得干生受。

 。鄄穬涸疲莺阂,他如今只待過門,喜事匆匆的,教我怎生回得他去?

 。壅┏荨讣纳荨鼓愕浪掖蚁,我替你倒細細愁:愁則愁興闌刪咽不下交歡酒,愁則愁眼昏騰扭不上同心扣,愁則愁意朦朧睡不穩芙蓉褥。你待要笙歌引至畫堂前,我道這姻緣敢落在他人后。

 。鄄穬涸疲莺阂,再不要說我了,他爺兒兩個都在門首等候,事以至此,不若連你也招了女婿罷。

 。壅┰疲萜牌,你要招你自招,我并然不要女婿。

 。鄄穬涸疲菽莻是要女婿的?爭奈他爺兒兩個自家捱過門來,教我如何是好?

 。蹚報H兒云]我們今日招過門去也。帽兒光光,今日做個新郎;袖兒窄窄,今日做個嬌客。好女婿,好女婿,不枉了,不枉了。

 。弁美先氚菘疲荩壅┳霾焕砜,云]兀那廝,靠后!

 。鄢荨纲嵣贰刮蚁脒@婦人每休信那男兒口,婆婆也,怕沒的貞心兒自守,到今日招著個村老子,領著個半死囚。

 。蹚報H兒做嘴臉科,云]你看我爺兒兩個這等身段,盡也選得女婿過。你不要錯過了好時辰,我和你早些兒拜堂罷。

 。壅┎焕砜,唱]則被你坑殺人燕侶鶯儔。婆婆也,你豈不知羞!俺公公撞府沖州,(門內爭)(門內坐)的銅斗兒家緣百事有。想著俺公公置就,怎忍教張驢兒情受?

 。蹚報H兒做扯正旦拜科,正旦推跌科,唱]兀的不是俺沒丈夫的婦女下場頭。

 。巯拢荩鄄穬涸疲菽憷先思也灰獝溃ㄢ啵也伲,難道你有活命之恩,我豈不思量報你?只是我那媳婦兒氣性最不好惹的,既是他不肯招你兒子,教我怎好招你老人家?我如今拚的好酒好飯養你爺兒兩個在家,待我慢慢的勸化俺媳婦兒;待他有個回心轉意,再做區處。

 。蹚報H兒云]這歪剌骨便是黃花女兒,剛剛扯的一把,也不消這等使性,平空的推了我一交,我肯干罷!就當面賭個誓與你:我今生今世不要他做老婆,我也不算好男子。

 。墼~云]美婦人我見過萬千向外,不似這小妮子生得十分憊賴;我救了你老性命死里重生,怎割舍得不肯把肉身陪待?

 。弁拢荨竦诙郏圪惐R醫上,詩云]小子太醫出身,也不知道醫死多人,何嘗怕人告發,關了一日店門?在城有個蔡家婆子,剛少他二十兩花銀,屢屢親來索取,爭些捻斷脊筋。也是我一時智短,將他賺到荒村,撞見兩個不識姓名男子,一聲嚷道:「浪蕩乾坤,怎敢行兇撒潑,擅自勒死平民!」嚇得我丟了繩索,放開腳步飛奔。雖然一夜無事,終覺失精落魂;方知人命關天關地,如何看做壁上灰塵。從今改過行業,要得滅罪修因,將以前醫死的性命,一個個都與他一卷超度的經文。小子賽盧醫的便是。只為要賴蔡婆婆二十兩銀子,賺他到荒僻去處,正待勒死他,誰想遇見兩個漢子,救了他去。若是再來討債時節,教我怎生見他?常言道的好:「三十六計,走為上計」。

  喜得我是孤身,又無家小連累,不若收拾了細軟行李,打個包兒,悄悄的躲到別處,另做營生,豈不干凈?

 。蹚報H兒上,云]自家張驢兒,可奈那竇娥百般的不肯隨順我;如今那老婆子害病,我討服毒藥與他吃了,藥死那老婆子,這小妮子好歹做我的老婆。

 。圩鲂锌,云]且住,城里人耳目廣,口舌多,倘見我討毒藥,可不嚷出事來?我前日看見南門外有個藥鋪,此處冷靜,正好討藥。

 。圩龅娇,叫云]太醫哥哥,我來討藥的。

 。圪惐R醫云]你討甚么藥?

 。蹚報H兒云]我討服毒藥。

 。圪惐R醫云]誰敢合毒藥與你?這廝好大膽也。

 。蹚報H兒云]你真個不肯與我藥么?

 。圪惐R醫云]我不與你,你就怎地我?

 。蹚報H兒做拖盧云]好呀,前日謀死蔡婆婆的,不是你來?你說我不認的你哩?我拖你見官去。

 。圪惐R醫做慌科,云]大哥,你放我,有藥有藥。

 。圩雠c藥科,張驢兒云]既然有了藥,且饒你罷。正是:得放手時須放手,得饒人處且饒人。

 。巯拢荩圪惐R醫云]可不悔氣!剛剛討藥的這人,就是救那婆子的。我今日與了他這服毒藥去了,以后事發,越越要連累我;趁早兒關上藥鋪,到涿州賣老鼠藥去也。

 。巯拢荩鄄穬荷,做病伏幾科][孛老同張驢兒上,云]老漢自到蔡婆婆家來,本望做個接腳,卻被他媳婦堅執不從。那婆婆一向收留俺爺兒兩個在家同住,只說好事不在忙,等慢慢里勸轉他媳婦,誰想他婆婆又害起病來。孩兒,你可曾算我兩個的八字,紅鸞天喜幾時到命哩?

 。蹚報H兒云]要看什么天喜到命!只賭本事,做得去自去做。

 。圬美显疲莺阂,蔡婆婆害病好幾日了,我與你去問病波。

 。圩鲆姴穬簡柨,云]婆婆,你今日病體如何?

 。鄄穬涸疲菸疑碜邮植豢炝。

 。圬美显疲菽憧上胄┥趺闯?

 。鄄穬涸疲菸宜剂啃┭蚨莾簻。

 。圬美显疲莺,你對竇娥說,做些羊肚兒湯與婆婆吃。

 。蹚報H兒向古門云]竇娥,婆婆想羊肚兒湯吃,快安排將來。

 。壅┏譁,云]妾身竇娥是也。有俺婆婆不快,想羊肚湯吃,我親自安排了與婆婆吃去。婆婆也,我這寡婦人家,凡事要避些嫌疑,怎好收留那張驢兒父子兩個?非親非眷的,一家兒同住,豈不惹外人談議?婆婆也,你莫要背地里許了他親事,連我也累做不清不潔的。我想這婦人心好難保也呵。

 。鄢荨改蠀。一枝花」他則待一生鴛帳眠,那里肯半夜空房睡;他本是張郎婦,又做了李郎妻。有一等婦女每相隨,并不說家克計,則打聽些閑是非;說一會不明白打鳳的機關,使了些調虛囂撈龍的見識!噶褐莸谄摺惯@一個似卓氏般當壚滌器,這一個似孟光般舉案齊眉;說的來藏頭蓋腳多伶俐,道著難曉,做出才知。舊恩忘卻,新愛偏宜;墳頭上土脈猶濕,架兒上又換新衣。那里有奔喪處哭倒長城?那里有浣紗時甘投大水?那里有上山來便化頑石?可悲可恥,婦人家直恁的無仁義,多淫奔,少志氣;虧殺前人在那里,更休說本性難移。

 。墼疲萜牌,羊肚兒湯做成了,你吃些兒波。

 。蹚報H兒云]等我拿去。

 。圩鼋訃L科,云]這里面少些鹽醋,你去取來。

 。壅┫拢荩蹚報H兒放藥科][正旦上,云]這不是鹽醋?

 。蹚報H兒云]你傾下些。

 。壅┏荨父粑病鼓阏f道少鹽欠醋無滋味,加料添椒才脆美。但愿娘親早痊濟,飲羹湯一杯,勝甘露灌體,得一個身子平安倒大來喜。

 。圬美显疲莺,羊肚湯有了不曾?

 。蹚報H兒云]湯有了,你拿過去。

 。圬美蠈疲萜牌,你吃些湯兒。

 。鄄穬涸疲萦欣勰。

 。圩鰢I科,云]我如今打嘔,不要這湯吃了,你老人家吃罷。

 。圬美显疲葸@湯特地做來與你吃的,便不要吃,也吃一口兒。

 。鄄穬涸疲菸也怀粤,你老人家請吃。

 。圬美铣钥疲荩壅┏荨纲R新郎」一個道你請吃,一個道婆先吃,這言語聽也難聽,我可是氣也不氣!想他家與咱家有甚的親和戚?怎不記舊日夫妻情意,也曾有百縱千隨?婆婆也,你莫不為黃金浮世寶,白發故人稀,因此上把舊恩情全不比新知契。則待要百年同墓穴,那里肯千里送寒衣。

 。圬美显疲菸页韵逻@湯去,怎覺昏昏沉沉的起來?

 。圩龅箍疲荩鄄穬夯趴,云]你老人家放精神著,你扎掙著些兒。

 。圩隹蘅,云]兀的不是死了也!

 。壅┏荨付肺r(蟲麻)」空悲戚,沒理會,人生死是輪回。感著這般病疾,值著這般時勢;可是風寒暑濕,或是饑飽勞役;各人證候自知,人命關天關地;別人怎生替得,壽數非干今世。相守三朝五夕,說甚一家一計。又無羊酒段匹,又無花紅財禮;把手為活過日,撒手如同休棄。不是竇娥忤逆,生怕旁人議論。不如聽咱勸你,認個自家悔氣,割舍的一具棺材停置,幾件布帛收拾,出了咱家門里,送入他家墳地。這不是你那從小兒年紀指腳的夫妻,我其實不關親無半點(忄西)惶淚。休得要心如醉,意似癡,便這等嗟嗟怨怨,哭哭啼啼。

 。蹚報H兒云]好也羅!你把我老子藥死了,更待干罷!

 。鄄穬涸疲莺,這事怎了也?

 。壅┰疲菸矣惺裁此幵谀抢?都是他要鹽醋時,自家傾在湯兒里的。

 。鄢荨父粑病惯@廝搬調咱老母收留你,自藥死親爺待要唬嚇誰?

 。蹚報H兒云]我家的老子,倒說是我做兒子的藥死了,人也不信。

 。圩鼋锌,云]四鄰八舍聽著:竇娥藥殺我家老子哩。

 。鄄穬涸疲萘T么,你不要大驚小怪的,嚇殺我也。

 。蹚報H兒云]你可怕么?

 。鄄穬涸疲菘芍铝。

 。蹚報H兒云]你要饒么?

 。鄄穬涸疲菘芍埩。

 。蹚報H兒云]你教竇娥隨順了我,叫我三聲嫡嫡親親的丈夫,我便饒了他。

 。鄄穬涸疲莺阂,你隨順了他罷。

 。壅┰疲萜牌,你怎說這般言語?

 。鄢菸乙获R難將兩鞍鞴。想男兒在日,曾兩年匹配,卻教我改嫁別人,其實做不得。

 。蹚報H兒云]竇娥,你藥殺了俺老子,你要官休?要私休?

 。壅┰疲菰跎枪傩?怎生是私休?

 。蹚報H兒云]你要官休呵,拖你到官司,把你三推六問,你這等瘦弱身子,當不過拷打,怕你不招認藥死我老子的罪犯!你要私休呵,你早些與我做了老婆,倒也便宜了你。

 。壅┰疲菸矣植辉幩滥憷献,情愿和你見官去來。

 。蹚報H兒拖正旦、卜兒下][凈扮孤引祗候上,詩云]我做官人勝別人,告狀來的要金銀;若是上司當刷卷,在家推病不出門。下官楚州太守桃杌是也。今早升廳坐衙,左右,喝攛廂。

 。垤蠛蜻汉瓤疲荩蹚報H兒拖正旦、卜兒上,云]告狀,告狀。

 。垤蠛蛟疲菽眠^來。

 。圩龉蛞,孤亦跪科,云]請起。

 。垤蠛蛟疲菹喙,他是告狀的,怎生跪著他?

 。酃略疲菽悴恢,但來告狀的,就是我的衣食父母。

 。垤蠛蜻汉瓤,孤云]那個是原告?那個是被告?從實說來。

 。蹚報H兒云]小人是原告張驢兒,告這媳婦兒,喚做竇娥,合毒藥下在羊肚湯兒里,藥死了俺的老子。這個喚做蔡婆婆,就是俺的后母。望大人與小人做主咱。

 。酃略疲菔悄且粋下的毒藥?

 。壅┰疲莶桓尚D人事。

 。鄄穬涸疲菀膊桓衫蠇D人事。

 。蹚報H兒云]也不干我事。

 。酃略疲荻疾皇,敢是我下的毒藥來?

 。壅┰疲菸移牌乓膊皇撬竽,他自姓張,我家姓蔡。我婆婆因為與賽盧醫索錢,被他賺到郊外勒死;我婆婆卻得他爺兒兩個救了性命,因此我婆婆收留他爺兒兩個在家,養膳終身,報他的恩德。誰知他兩個倒起不良之心,冒認婆婆做了接腳,要逼勒小婦人作他媳婦。小婦人元是有丈夫的,服孝未滿,堅執不從。適值我婆婆患病,著小婦人安排羊肚湯兒吃。不知張驢兒那里討得毒藥在身,接過湯來,只說少些鹽醋,支轉小婦人,暗地傾下毒藥。也是天幸,我婆婆忽然嘔吐,不要湯吃,讓與他老子吃,才吃的幾口,便死了。與小婦人并無干涉,只望大人高抬明鏡,替小婦人做主咱。

 。鄢荨改裂蛉勾笕四忝魅珑R,清似水,照妾身肝膽虛實。那羹本五味俱全,除了此百事不知。他推道嘗滋味,吃下去便昏迷。不是妾訟庭上胡支對,大人也,卻教我平白地說甚的?

 。蹚報H兒云]大人詳情:他自姓蔡,我自姓張,他婆婆不招俺父親接腳,他養我父子兩個在家做甚么?這媳婦年紀兒雖小,極是個賴骨頑皮,不怕打的。

 。酃略疲萑耸琴v蟲,不打不招。左右,與我選大棍子打著。

 。垤蠛虼蛘,三次噴水科][正旦唱]「罵玉郎」這無情棍棒教我捱不的。婆婆也,須是你自做下,怨他誰?勸普天下前婚后嫁婆娘每,都看取我這般傍州例!父谢识鳌寡!是誰人唱叫揚疾,不由我不魄散魂飛。恰消停,才蘇醒,又昏迷。捱千般打拷,萬種凌逼,一杖下,一道血,一層皮!覆刹韪琛勾虻奈胰舛硷w,血淋漓,腹中冤枉有誰知!則我這小婦人毒藥來從何處也?天哪!怎么的覆盆不照太陽暉!

 。酃略疲菽阏幸膊徽?

 。壅┰疲菸牟皇切D人下毒藥來。

 。酃略疲菁热徊皇悄,與我打那婆子。

 。壅┟υ疲葑∽∽,休打我婆婆,情愿我招了罷。是我藥死公公來。

 。酃略疲菁热徽辛,著他畫了伏狀,將枷來枷上,下在死囚牢里去。到來日判個斬字,押付市曹典刑。

 。鄄穬嚎蘅,云]竇娥孩兒,這都是我送了你性命,兀的不痛殺我也!

 。壅┏荨更S鐘尾」我做了個銜冤負屈沒頭鬼,怎肯便放了你好色荒淫漏面賊!想人心不可欺,冤枉事天地知,爭到頭,競到底,到如今待怎的?情愿認藥殺公公,與了招罪。婆婆也,我怕把你來便打的,打的來恁的。我若是不死呵,如何救得你?

 。垭S祗候押下][張驢兒做叩頭科,云]謝青天老爺做主!明日殺了竇娥,才與小人的老子報的冤。

 。鄄穬嚎蘅,云]明日市曹中殺竇娥孩兒也,兀的不痛殺我也!

 。酃略疲輳報H兒,蔡婆婆,都取保狀,著隨衙聽候。左右,打散堂鼓,將馬來,回私宅去也。

 。弁拢荨竦谌郏弁獍绫O斬官上,云]下官監斬官是也。今日處決犯人,著做公的把住巷口,休放往來人閑走。

 。蹆舭绻,鼓三通,鑼三下科,劊子磨旗、提刀、押正旦帶枷上,劊子云]行動些,行動些,監斬官去法場上多時了。

 。壅┏荨刚龑m。端正好」沒來由犯王法,不提防遭刑憲,叫聲屈動地驚天。頃刻間游魂先赴森羅殿,怎不將天地也生埋怨!笣L繡球」有日月朝暮懸,有鬼神掌著生死權。天地也只合把清濁分辨,可怎生糊突了盜跖顏淵:為善的受貧窮更命短,造惡的享富貴又壽延。天地也,做得個怕硬欺軟,卻元來也這般順水推船。地也,你不分好歹何為地。天也,你錯勘賢愚枉做天!哎,只落得兩淚漣漣。

 。蹌W釉疲菘煨袆有,誤了時辰也。

 。壅┏荨柑刃悴拧箘t被這枷紐的我左側右偏,人擁的我前合后偃。我竇娥向哥哥行有句言。

 。蹌W釉疲菽阌猩趺丛捳f?

 。壅┏萸敖掷锶バ膽押,后街里去死無冤,休推辭路遠。

 。蹌W釉疲菽闳缃竦椒▓錾厦,有甚么親眷要見的,可教他過來見你一面也好。

 。壅┏荨高哆读睢箍蓱z我孤身只影無親眷,則落的吞聲忍氣空嗟怨。

 。蹌W釉疲蓦y道你爺娘家也沒的?

 。壅┰疲葜褂袀爹爹,十三年前上朝取應去了,至今杳無音信。

 。鄢菰缫咽鞘甓嗖欢玫。

 。蹌W釉疲菽氵m才要我往后街里去,是什么主意?

 。壅┏菖聞t怕前街里被我婆婆見。

 。蹌W釉疲菽愕男悦差櫜坏,怕他見怎的?

 。壅┰疲莅称牌湃粢娢遗蠋фi赴法場餐刀去呵,

 。鄢萃鲗⑺麣鈿⒁裁锤,枉將他氣殺也么哥。告哥哥,臨危好與人行方便。

 。鄄穬嚎奚峡,云]天哪,兀的不是我媳婦兒!

 。蹌W釉疲萜抛涌亢。

 。壅┰疲菁仁前称牌艁砹,叫他來,待我囑付他幾句話咱。

 。蹌W釉疲菽瞧抛,近前來,你媳婦要囑付你話哩。

 。鄄穬涸疲莺,痛殺我也。

 。壅┰疲萜牌,那張驢兒把毒藥放在羊肚兒湯里,實指望藥死了你,要霸占我為妻。不想婆婆讓與他老子吃,倒把他老子藥死了。我怕連累婆婆,屈招了藥死公公,今日赴法場典刑。婆婆,此后遇著冬時年節,月一十五,有(氵蹇)不了的漿水飯,(氵蹇)半碗兒與我吃;燒不了的紙錢,與竇娥燒一陌兒。則是看你死的孩兒面上。

 。鄢荨缚旎钊鼓罡]娥葫蘆提當罪愆,念竇娥身首不完全,念竇娥從前已往干家緣;婆婆也,你只看竇娥少爺無娘面!铬U老兒」念竇娥服侍婆婆這幾年,遇時節將碗涼漿奠;你去那受刑法尸骸上烈些紙錢,只當把你亡化的孩兒薦。

 。鄄穬嚎蘅,云]孩兒放心,這個老身都記得。天哪,兀的不痛殺我也。

 。壅┏萜牌乓,再也不要啼啼哭哭,煩煩惱惱,怨氣沖天。這都是我做竇娥的沒時沒運,不明不暗,負屈銜冤。

 。蹌W幼龊瓤,云]兀那婆子靠后,時辰到了也。

 。壅┕蚩疲荩蹌W娱_枷科][正旦云]竇娥告監斬大人,有一事肯依竇娥,便死而無怨。

 。郾O斬官云]你有什么事?你說。

 。壅┰疲菀活I凈席,等我竇娥站立,又要丈二白練,掛在旗槍上。若是我竇娥委實冤枉,刀過處頭落,一腔熱血休半點兒沾在地下,都飛在白練上者。

 。郾O斬官云]這個就依你,打甚么不緊。

 。蹌W幼鋈∠,站科,又取白練掛旗上科][正旦唱]「耍孩兒」不是我竇娥罰下這等無頭愿,委實的冤情不淺。若沒些兒靈圣與世人傳,也不見得湛湛青天。我不要半星熱血紅塵灑,都只在八尺旗槍素練懸。等他四下里皆瞧見,這就是咱萇弘化碧,望帝啼鵑。

 。蹌W釉疲菽氵有甚的說話,此時不對監斬大人說,幾時說那?

 。壅┰俟蚩,云]大人,如今是三伏天道,若竇娥委實冤枉,身死之后,天降三尺瑞雪,遮掩了竇娥尸首。

 。郾O斬官云]這等三伏天道,你便有沖天的怨氣,也召不得一片雪來,可不胡說!

 。壅┏荨付贰鼓愕朗鞘顨怅,不是那下雪天;豈不聞飛霜六月因鄒衍?若果有一腔怨氣噴如火,定要感得六出冰花滾似錦,免著我尸骸現;要什么素車白馬,斷送出古陌荒阡?

 。壅┰俟蚩,云]大人,我竇娥死的委實冤枉,從今以后,著這楚州亢旱三年。

 。郾O斬官云]打嘴!那有這等說話!

 。壅┏荨敢簧贰鼓愕朗翘旃豢善,人心不可憐,不知皇天也肯從人愿。做甚么三年不見甘霖降?也只為東海曾經孝婦冤。如今輪到你山陽縣。這都是官吏每無心正法,使百姓有口難言。

 。蹌W幼瞿テ炜,云]怎么這一會兒天色陰了也?

 。蹆茸鲲L科,劊子云]好冷風也!

 。壅┏荨干肺病垢≡茷槲谊,悲風為我旋,三樁兒誓愿明題遍。

 。圩隹蘅,云]婆婆也,直等待雪飛六月,亢旱三年呵,

 。鄢菽瞧溟g才把你個屈死的冤魂這竇娥顯。

 。蹌W幼鲩_刀,正旦倒科][監斬官驚云]呀,真個下雪了,有這等異事!

 。蹌W釉疲菸乙驳榔饺諝⑷,滿地都是鮮血,這個竇娥的血,都飛在那丈二白練上,并無半點落地,委實奇怪。

 。郾O斬官云]這死罪必有冤枉,早兩樁兒應驗了,不知亢旱三年的說話,準也不準?且看后來如何。左右,也不必等待雪晴,便與我抬他尸首,還了那蔡婆婆去罷。

 。郾姂,抬尸下]●第四折[竇天章冠帶引丑張千祗從上,詩云]獨立空堂思黯然,高峰月出滿林煙,非關有事人難睡,自是驚魂夜不眠。老夫竇天章是也。自離了我那端云孩兒,可早十六年光景。老夫自到京師,一舉及第,官拜參知政事。只因老夫廉能清正,節操堅剛,謝圣恩可憐,加老夫兩淮提刑肅政廉訪使之職,隨處審囚刷卷,體察濫官污吏,容老夫先斬后奏。老夫一喜一悲,喜呵,老夫身居臺省,職掌刑名,勢劍金牌,威權萬里;悲呵,有端云孩兒,七歲上與了蔡婆婆為兒媳婦,老夫自得官之后,使人往楚州問蔡婆婆家,他鄰里街坊道,自當年蔡婆婆不知搬在那里去了,至今音信皆無。老夫為端云孩兒,啼哭的眼目昏花,憂愁得須發斑白。今日來到這淮南地面,不知這楚州為何三年不雨?

  老夫今在這州廳安歇。張千,說與那州中大小屬官,今日免參,明日早見。

 。蹚埱蚬砰T云]一應大小屬官,今日免參,明日早見。

 。鄹]天章云]張千,說與那六房吏典,但有合刷照文卷,都將來,待老夫燈下看幾宗波。

 。蹚埱臀木砜,竇天章云]張千,你與我掌上燈,你每都辛苦了,自去歇息罷。我喚你便來,不喚你休來。

 。蹚埱c燈,同祗從下。竇天章云]我將這文卷看幾宗咱。一起犯人竇娥,將毒藥致死公公。我才看頭一宗文卷,就與老夫同姓,這藥死公公的罪名,犯在十惡不赦,俺同姓之人,也有不畏法度的。

  這是問結了的文書,不看他罷。我將這文卷壓在底下,別看一宗咱。

 。圩龃蚝乔房,云]不覺的一陣昏沉上來,皆因老夫年紀高大,鞍馬勞困之故,待我搭伏定書案,歇息些兒咱。

 。圩鏊,魂旦上,唱]「雙調。新水令」我每日哭啼啼守住望鄉臺,急煎煎把仇人等待,慢騰騰昏地里走,足律律旋風中來,則被這霧鎖云埋,攛掇的鬼魂快。

 。刍甑┩,云]門神戶尉不放我進去。我是廉訪使竇天章女孩兒,因我屈死,父親不知,特來托一夢與他咱。

 。鄢荨赋磷頄|風」我是那提刑的女孩,須不比現世的妖怪。怎不容我到燈影前,卻攔截在門(木呈)外?

 。圩鼋锌,云]我那爺爺呵,

 。鄢萃髯杂袆輨鹋,把俺這屈死三年的腐骨骸,怎脫離無邊苦海!

 。圩鋈胍娍蘅,竇天章亦哭科,云]端云孩兒,你在那里來?

 。刍甑┨撓拢荩鄹]天章做醒科,云]好是奇怪也,老夫才合眼去,夢見端云孩兒恰便似來我跟前一般,如今在那里?

  我且再看這文卷咱。

 。刍甑┥,做弄燈科][竇天章云]奇怪,我正要看文卷,怎生這燈忽明忽滅的!張千也睡著了,我自己剔燈咱。

 。圩鎏逕,魂旦翻文卷科,竇天章云]我剔的這燈明了也。再看幾宗文卷。一起犯人竇娥藥死公公。

 。圩鲆晒挚,云]這一宗文卷,我為頭看過,壓在文卷底下,怎生又在這上頭?這幾時問結了的,還壓在底下,我別看一宗文卷波。

 。刍甑┰倥獰艨,竇天章云]怎么,這燈又是半明半暗的,我再剔這燈咱。

 。圩鎏逕,魂旦再翻文卷科,竇天章云]我剔的這燈明了,我另拿一宗文卷看咱。一起犯人竇娥藥死公公。呸!好是奇怪!

  我才將這文書分明壓在底下,剛剔了這燈,怎生又翻在面上?莫不是楚州后廳里有鬼么?便無鬼呵,這樁事必有冤枉。將這文卷再壓在底下,待我另看一宗如何?

 。刍甑┯峙獰艨,竇天章云]怎生這燈又不明了?敢有鬼弄這燈?我再剔一剔去。

 。圩鎏逕艨,魂旦上,做撞見科,竇天章舉劍擊桌科,云]呸!我說有鬼!兀那鬼魂,老夫是朝廷欽差帶牌走馬肅政廉訪使,你向前來,一劍揮之兩段。張千,虧你也睡的著,快起來,有鬼有鬼。兀的不嚇殺老夫也。

 。刍甑┏荨竼膛苾骸箘t見他疑心兒胡亂猜,聽了我這哭聲兒轉驚駭。哎,你個竇天章恁的威風大,且受你孩兒竇娥這一拜。

 。鄹]天章云]兀那鬼魂,你道竇天章是你父親,受你孩兒竇娥拜,你敢錯認了也!我的女兒叫做端云,七歲上與了蔡婆婆為兒媳婦。你是竇娥,名字差了,怎生是我女孩兒?

 。刍甑┰疲莞赣H,你將我與了蔡婆婆家,改名做竇娥了也。

 。鄹]天章云]你便是端云孩兒,我不問你別的,這藥死公公,是你不是?

 。刍甑┰疲菔悄愫簛。

 。鄹]天章云]噤聲,你這小妮子,老夫為你啼哭的眼也花了,憂愁的頭也白了,你(戔刂)地犯了十惡大罪,受了典刑。我今日官居臺省,職掌刑名,來此兩淮審囚刷卷,體察濫官污吏,你是我親生之女,老夫將你治不的,怎治他人?我當初將你嫁與他家呵,要你三從四德:三從者,在家從父,出嫁從夫,夫死從子。四德者,事公姑,敬夫主,和妯娌,睦街坊。今三從四德全無,(戔刂)地犯了十惡大罪。我竇家三輩無犯法之男,五世無再婚之女,到今日被你辱沒祖宗世德,又連累我的清名。你快與其我細吐真情,不要虛言支對,若說的有半厘差錯,牒發你城隍祠內,著你永世不得人身,罰在陰山,永為餓鬼。

 。刍甑┰疲莞赣H停嗔息怒,暫罷狼虎之威,聽你孩兒慢慢的說一遍咱。我三歲上亡了母親,七歲上離了父親,你將我送與蔡婆婆做兒媳婦。至十七歲與夫配合,才得兩年,不幸兒夫亡化,和俺婆婆守寡。這山陽縣南門外有個賽盧醫,他少俺婆婆二十兩銀子。俺婆婆去取討,被他賺到郊外,要將婆婆勒死,不想撞見張驢兒父子兩個,救了俺婆婆性命。那張驢兒知道我家有個守寡的媳婦,便道:「你婆兒媳婦既無丈夫,不若招我父子兩個!拱称牌懦跻膊豢,那張驢兒道:「你若不肯,我依舊勒死你!拱称牌艖峙,不得已含糊許了。只得將他父子兩個領到家中,養他過世。有張驢兒數次調戲你女孩兒,我堅執不從。那一日俺婆婆身子不快,想羊肚兒湯吃,你孩兒安排了湯。適值張驢兒父子兩個問病,道:「將湯來我嘗一嘗!

  說:「湯便好,只少些鹽醋!官嵉奈胰ト←}醋,他就暗地里下了毒藥,實指望藥殺俺婆婆,要強逼我成親。不想俺婆婆偶然發嘔,不要湯吃,卻讓與老張吃,隨即七竅流血藥死了。張驢兒便道:「竇娥藥死了俺老子,你要官休要私休?」

  我便道:「怎生是官休?怎生是私休?」他道:「要官休,告到官司,你與俺老子償命。若私休,你便與我做老婆!鼓愫罕愕溃骸负民R不備雙鞍,烈女不更二夫,我至死不與你做媳婦,我請愿和你見官去!顾麑⒛愫和系焦僦,受盡三推六問,吊拷繃扒,便打死孩兒也不肯認。怎當州官見你孩兒不認,便要拷打俺婆婆;我怕婆婆年老,受刑不起,只得屈認了。因此押赴法場。將我典刑。你孩兒對天發下三樁誓愿:第一樁要丈二白練掛在旗槍上,若系冤枉,刀過頭落,一腔熱血休滴在地下,都飛在白練上;第二樁,現今三伏天道,下三尺瑞雪,遮掩你孩兒尸首;第三樁,著他楚州大旱三年。果然血飛上白練,六月下雪,三年不雨,都是為你孩兒來。

 。墼娫疲莶桓婀偎局桓嫣,心中怨氣口難言,防他老母遭刑憲,情愿無辭認罪愆。三尺瓊花骸骨掩,一腔熱血練旗懸,豈獨霜飛鄒衍屈,今朝方表竇娥冤。

 。鄢荨秆銉郝洹鼓憧催@文卷曾道來不道來,則我這冤枉要忍耐如何耐?我不肯順他人,倒著我赴法場;我不肯辱祖上,倒把我殘生壞!傅脛倭睢寡,今日個搭伏定攝魂臺,一靈兒怨哀哀。父親也,你現掌著刑名事,親蒙圣主差。端詳這文冊,那廝亂綱常當合敗。便萬剮了喬才,還道報冤仇不暢快。

 。鄹]天章做泣科,云]哎,我屈死的兒夜,則被你痛殺我也!我且問你:這楚州三年不雨,可真個是為你來?

 。刍甑┰疲菔菫槟愫簛。

 。鄹]天章云]有這等事!到來朝我與你做主。

 。墼娫疲莅最^親苦痛哀哉,屈殺了你個青春女孩,只恐怕天明了你且回去,到來日我將文卷改正明白。

 。刍甑⿻合拢荩鄹]天章云]呀,天色明了也。張千,我昨日看幾宗文卷,中間有一鬼魂來訴冤枉。我喚你好幾次,你再也不應,直恁的好睡那。

 。蹚埱г疲菸倚∪藘蓚鼻子孔一夜不曾閉,并不聽見女鬼訴什么冤狀,也不曾聽見相公呼喚。

 。鄹]天章做叱科,云](口退),今早升廳坐衙,張千,喝攛廂者。

 。蹚埱ё鲞汉瓤,云]在衙人馬平安,抬書案。

 。鄯A云]州官見。

 。弁獍缰莨偃雲⒖疲荩蹚埱г疲菰摲坷舻湟。

 。鄢蟀缋羧雲⒁娍疲荩鄹]天章云]你這楚州一郡,三年不雨,是為著何來?

 。壑莨僭疲葸@個是天道亢旱,楚州百姓之災,小官等不知其罪。

 。鄹]天章做怒科,云]你等不知罪么!那山陽縣有用毒藥謀死公公犯婦竇娥,他問斬之時,曾發愿道:

  「若是果有冤枉,著你楚州三年不雨,寸草不生!箍捎羞@件事?

 。壑莨僭疲葸@罪是前升任桃州守問成的,現有文卷。

 。鄹]天章云]這等糊突的官,也著他升去!你是繼他任的,三年之中,可曾祭這冤婦么?

 。壑莨僭疲荽朔赶凳異捍笞,元不曾有祠,所以不曾祭得。

 。鄹]天章云]昔日漢朝有一孝婦守寡,其姑自縊身死,其姑女告孝婦殺姑。東海太守將孝婦斬了。只為一婦含冤,致令三年不雨。后于公治獄,仿佛見孝婦抱卷哭于廳前,于公將文卷改正,親祭孝婦之墓,天乃大雨。今日你楚州大旱,豈不正與此事相類?

  張千,分付該房僉牌下山陽縣,著拘張驢兒、賽盧醫、蔡婆婆一起人犯,火速解審,毋得違(忄吳)片刻者。

 。蹚埱г疲堇頃。

 。巯拢荩鄢蟀缃庾友簭報H兒、蔡婆婆,同張千上,稟云]山陽縣解到審犯聽點。

 。鄹]天章云]張驢兒。

 。蹚報H兒云]有。

 。鄹]天章云]蔡婆婆。

 。鄄唐牌旁疲萦。

 。鄹]天章云]怎么賽盧醫是緊要人犯不到?

 。劢庾釉疲葙惐R醫三年前在逃,一面著廣捕批緝拿去了,待獲日解審。

 。鄹]天章云]張驢兒,那蔡婆婆是你的后母么?

 。蹚報H兒云]母親好冒認的?委實是。

 。鄹]天章云]這藥死你父親的毒藥,卷上不見有合藥的人,是那個的毒藥?

 。蹚報H兒云]是竇娥自合就的毒藥。

 。鄹]天章云]這毒藥必有一個賣藥的醫鋪,想竇娥是個少年寡婦,那里討這藥來?張驢兒,敢是你合的毒藥么?

 。蹚報H兒云]若是小人合的毒藥,不藥別人,倒藥死自家老子?

 。鄹]天章云]我那屈死的兒(口樂),這一節是緊要公案,你不自來折辯,怎得一個明白,你如今冤魂卻在那里?

 。刍甑┥,云]張驢兒,這藥不是你合的,是那個合的?

 。蹚報H兒做怕科,云]有鬼有鬼,撮鹽入水,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敕。

 。刍甑┰疲輳報H兒,你當日下毒藥在羊肚兒湯里,本意藥死俺婆婆,要逼勒我做渾家,不想俺婆婆不吃,讓與你父親吃,被藥死了,你今日還敢賴哩!

 。鄢荨复〒埽咀浚姑鸵娏四氵@吃敲材,我只問你這毒藥從何處來?你本意待暗里栽排,要逼勒我和諧,倒把你親爺毒害,怎教咱替你耽罪責?

 。刍甑┳龃驈報H兒科][張驢兒做避科,云]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敕。大人說這毒藥必有個賣藥的醫鋪,若尋得這賣藥的人來,和小人折對,死也無詞。

 。鄢蟀缃庾咏赓惐R醫上,云]山陽縣續解到犯人一名賽盧醫。

 。蹚埱Ш仍疲莓斆。

 。鄹]天章云]你三年前要勒死蔡婆婆,賴他銀子,這事怎么說?

 。圪惐R醫叩頭科,云]小的要賴蔡婆婆銀子的情是有的,當被兩個漢子救了,那婆婆并不曾死。

 。鄹]天章云]這兩個漢子你認的他叫做什么名姓?

 。圪惐R醫云]小的認便認的,慌忙之際,可不曾問他名姓。

 。鄹]天章云]現有一個在階下,你去認來。

 。圪惐R醫做下認科,云]這個是蔡婆婆。

 。壑笍報H兒云]想必這毒藥事發了。

 。凵显疲菔沁@一個,容小的訴稟:當日要勒死蔡婆婆時,正遇見他爺兒兩個,救了那婆婆去。過得幾日,他到小的鋪中討服毒藥,小的是念佛吃齋人,不敢做昧心的事,說道:「鋪中只有官料藥,并無什么毒藥!顾捅犞鄣溃骸改阕蛉赵诮纪庖账啦唐牌,我拖你見官去!剐〉囊簧钆碌氖且姽,只得將一服毒藥與了他去。小的見他生相是個惡的,一定拿這藥去藥死了人,久后敗露,必然連累,小的一向逃在涿州地方,賣些老鼠藥。剛剛是老鼠被藥殺了好幾個,藥死人的藥,其實再也不曾合。

 。刍甑┏荨钙叩苄帧鼓阒粸橘囏,放乖,要當災。

 。蹘г疲葸@毒藥呵,

 。鄢菰瓉硎悄阗惐R醫出賣張驢兒買,沒來由填做我犯由牌,到今日官去衙門在。

 。鄹]天章云]帶那蔡婆婆上來。我看你也六十外人了,家中又是有錢鈔的,如何又嫁了老張,做出這等事來?

 。鄄唐牌旁疲堇蠇D人因為他爺兒兩個救了我的性命,收留他在家養膳過世;那張驢兒常說要將他老子接腳進來,老婦人并不曾許他。

 。鄹]天章云]這等說,你那媳婦就不該認做藥死公公了。

 。刍甑┰疲莓斎諉柟僖虬称牌,我怕他年老受刑不起,因此(口昝)認做藥死公公,委實是屈招個!

 。鄢荨该坊ň啤鼓愕朗窃鄄辉,這招狀供寫的明白。本一點孝順的心懷,倒做了惹禍的胚胎。我只道官吏每還復勘,怎將咱屈斬首在長街!第一要素旗槍鮮血灑,第二要三尺雪將死尸埋,第三要三年旱示天災,咱誓愿委實大!甘战稀寡,這的是衙門從古向南開,就中無個不冤哉。痛殺我嬌姿弱體閉泉臺,早三年以外,則落的悠悠流恨似長淮。

 。鄹]天章云]端云兒也,你這冤枉我已盡知,你且回去。待我將這一起人犯,并原問官吏,另行定罪,改日做個水陸道場,超度你生天便了。

 。刍甑┌菘,唱]「鴛鴦煞尾」從今后把金牌勢劍從頭擺,將濫官污吏都殺壞,與天子分憂,萬民除害。

 。墼疲菸铱赏艘患,爹爹,俺婆婆年紀高大,無人侍養,你可收恤家中,替你孩兒盡養生送死之禮,我便九泉之下,可也瞑目。

 。鄹]天章云]好孝順的兒也。

 。刍甑┏輫诟赌愕,收養我奶奶,可憐他無婦無兒誰管顧年衰邁。再將那文卷舒開,

 。蹘г疲莸,也把我竇娥名下,

 。鄢萸赖挠诜锩麅焊。

 。巯拢荩鄹]天章云]喚那蔡婆婆上來。你可認得我么?

 。鄄唐牌旁疲堇蠇D人眼花了,不認的。

 。鄹]天章云]我便是竇天章。適才的鬼魂,便是我屈死的女孩兒端云。你這一行人,聽我下斷:

  張驢兒毒殺親爺,奸占寡婦,合擬凌遲,押赴市曹中,釘上木驢,剮一百二十刀處死。升任州守桃杌,并該房吏典,刑名違錯,各杖一百,永不敘用。賽盧醫不合賴錢勒死平民,又不合修合毒藥,致傷人命,發煙瘴地面,永遠充軍。蔡婆婆我家收養,竇娥罪改正明白。

 。墼~云]莫道我念亡女與他滅罪消愆,也只可憐見楚州郡大旱三年。昔于公曾表白東海孝婦,果然是感召得靈雨如泉。豈可便推諉道天災代有,竟不想人之意感應通天。今日個將文卷重行改正,方顯的王家法不使民冤。

  題目秉鑒持衡廉訪法正名感天動地竇娥冤

星力捕鱼游戏网址 灵菲配资 北京11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体彩十一选五陕西 050期莲花3d博彩 配资网上上盈官网 601877股票行情 福利彩票预测官方网 股票配资是赚的什么钱 我国股票涨跌颜色 快乐12必中5码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