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待制智勘后庭花

作者: 鄭廷玉

  《后庭花》 元·鄭廷玉作。寫包拯明察秋毫,破獲兩樁命案的故事。全劇共四折。劇情是:廉訪趙忠得皇上所賜一女王翠鸞,趙妻擔心日后自己失寵,命手下王慶殺死王翠鸞及其母親。王慶與酒徒李順之妻張氏有奸情,二人設計謀害李順,讓李順殺人。李順放走翠鸞母女二人,王慶乘機以此要挾他休掉張氏,李順知道中計,憤然揚言要去告狀,王慶索性殺了李順,藏尸井里。翠鸞母女途中走散,翠鸞投宿獅子店時,店小二欲迫她為妻,以斧恐嚇,見翠鸞被嚇死,在她發間插一桃符,也藏尸一井底。翠鸞鬼魂夜間來到書生劉天義房中,與他作《后庭花》相和,恰好翠鸞之母也投宿此店,聞女兒聲又不見人,懷疑天義私藏其女,便拉他見官。趙忠此時也疑心翠鸞母女遇害,便請開封府尹包待制調查。包待制將王慶、劉天義及翠鸞之母一干人帶到開封府,審問不得結果,便命劉天義回店里,向翠鸞索一信物。翠鸞將發間桃符送給劉天義,包待制見后,令手下人找出另一配對之桃符,終于查到店小二是殺害翠鸞的兇手。在這當中,因查找線索又在李順家中井底發現其尸體,王慶也得到懲處。兩件案子均被查獲!逗笸セā啡包待制智勘后庭花》或《包龍圖智勘后庭花》,現存版本有:明脈望館!豆琶译s劇》本、《元選》己集本、《元曲大觀》本、《元人雜劇全集》本。

  第一折

 。_末扮趙廉訪引祗從上,詩云)一片忠勤抱國憂,漸看白發已蒙頭?蓱z恩賜如花女,非我初心不敢留。

  老夫汴梁人氏,姓趙名忠,字德方。嫡親的三口兒,夫人張氏,有一個家生的孩兒,是王慶。為某居官頗有政聲,加老夫廉訪使之職。今日早間圣人賜老夫一女,小字翠鸞,著他母親隨來,近身伏侍老夫。尚不知夫人意下如何,未敢便收留他。我今著王慶領的去見夫人,看道有何話說。左右那里,與我喚將王慶來。(祗候云)理會的。王慶那里,老爺呼喚。(凈扮王慶上,云)更無半點慈悲意,全憑一片殺人心。自家王慶,在這趙廉訪老相公府內做著個堂候官,家私里外,都是我執掌,一應人等,誰不懼怕我?今日老相公呼喚,不知有甚事,須索走一遭去。不必報復,徑自過去。(做見科,云)老相公呼喚王慶,那廂使用?(趙廉訪云)王慶,你近前來,我問你。圣人賜我的那娘兒兩個,在于何處?(王慶云)在于府中。(趙廉訪云)你與我喚將來。(王慶云)翠鸞子母二人安在?(旦扮翠鸞同卜兒上,詩云)數日府門下,無緣得自通。承恩不在貌,教妾若為容。妾身姓王名翠鸞,這是俺母親。圣人將俺子母二人,賜與趙廉訪大人。

  到此數日,不蒙呼喚。哥哥,你喚俺做甚么?(王慶云)

  你見相公去。(見科)(趙廉訪云)王慶,這是那子母兩個么?你如今領的他去見夫人,若說甚么,便來回老夫的話者。(下)(王慶云)你子母二人,跟我見老夫人去來。

 。ㄍ拢ǖ┌绶蛉松,詩云)夫主為官在汴京,祿享千鐘爵上卿。一生不得閨中力,若個相扶立此名。妾身是趙廉訪的夫人。嫡親的三口兒,有個家生的孩兒王慶。我平昔性不容人,家中內外事務,都來問我。這兩日怎么不見王慶來?(王引旦、卜上,云)奉老相公言語,教我領他二人見夫人去。您兩個只在門首,待我先見過了夫人,出來喚你。(旦云)理會的。(王見夫人科,云)今有圣人御賜翠鸞女子母二人,伏侍老相公。老相公不敢收留,教王慶領來見夫人。(夫人云)你喚來我看。(王慶云)您子母二人見夫人去。(旦、卜見科)(夫人云)這年紀小的女孩兒是生的好,教他伏侍老相公,假若得一男半女,那里顯我?則除是這般。王慶,你來,你如今將他子母二人,或是勒死,或是殺死,我只要死的不要活的。

  只在你身上干得停當,待死了呵,回我話來。(下)(王慶云)可有甚么難處,將他兩個所算了便是。您子母且去這耳房中安下者。(旦、卜下)(王慶云)且住。我欲待害了他兩個,奈我下不的手。如今有一人,乃是李順,他是個酒徒。他渾家與我有些不伶俐的勾當。我如今到他家去,若不在時,和他渾家說句話,我自有個主意。(下)

 。ú氲┌鐝埵仙,云)巧髻云鬟美樣妝,心毒性狠不非常。

  腹中一點思春事,敗壞風俗豈有雙。妾身姓張,夫主李順,有個孩兒喚做福童,是個啞子,不會說話。我不幸嫁了這個漢子,他每日只是吃酒,家私不顧,在這衙門中做著個祗候人。又有個王慶管著俺李順,我與他有些不伶俐的勾當。這兩日怎生不見王慶來?(王慶上,云)來到門首也。李順在家么?(搽旦云)家里來,李順不在。

 。ㄒ娡蹩疲ú氲┰疲┩鯌c,怎生這幾日不見你?(王慶云)

  這幾日家里事忙。(搽旦云)有甚么事?(王慶云)如今圣人賜與俺廉訪相公翠鸞子母兩個,伏侍相公,教我領去見夫人。夫人教我所算了他,我可不下的手,我如今待著李順所算他去。(搽旦云)王慶你來。欲要咱兩個長久做夫妻呵,我有一計:你如今見了李順,則道夫人著你所算他子母二人,則要死的不要活的,則三日便要回話。他必定領來家中所算他。我見了呵,便道休要害了他。我將他兩個的首飾頭面都拿了,我著他將子母二人放了。到第三日你可來問李順,那子母二人安在。他必然說所算了也。你便說,兀那廝說你要了他首飾頭面,放的他走了,他必然支吾。你便道你渾家必定知情,你便將著大棍子嚇我,我便道休打我,俺丈夫要了他首飾頭面,放的他二人走了。你便道是實呵,拖你見夫人去來。那廝害慌,你便道李順你要饒么?他道可知在饒哩。你道要饒呵,休了你那媳婦。他道休呵誰要?你道我要。若是他休了我呵,咱兩口永遠做夫妻如何?(王慶云)此計大妙。ú氲┰疲┪一胤恐腥,李順敢待來也。

 。ㄕ┌缋铐樕,云)自家李順的便是。衙門中回來到俺家門首也。(王慶云)兀那李順,說什么哩?你又醉了也。(正末云)是王慶哥。喚我做甚么?(王打科,云)這廝不辦公事,則是吃酒。(正末云)哥,休打我,我不曾吃酒,我若吃酒吃血。(王慶云)你看這廝,現醉了只賭咒。

 。ㄓ执蚩,云)你這廝則吃酒,不干公事。(正末云)哥也。

 。ǔ

  「仙呂」「點絳唇」你但來絮的頭昏、不嫌口困,施呈盡。抖擻精神,做一個9煎滾。

 。ㄍ鯌c云)你這廝每日家在那里來?(正末唱)

  「混江龍」我從撞鐘時分,(王慶云)撞鐘時,你在那里做甚么?(正末唱)我立欽欽,誰敢離衙門?常懷著心驚膽戰,滴溜著腳踢拳墩。哎!你個身著紫衣堂候官,欺俺這面雕金印射糧軍。(王慶云)你這廝緊使著緊不去,慢使著慢不來。(正末唱)哥也把小人緊使緊去,慢喚慢來,誰敢道違了方寸,何須發怒,不索生嗔。

 。ㄍ鯌c云)兀那廝,我如今分付你一件事,便與我所算了兩個人去。(正末云)哥也,小人不敢去,教別人去罷。(王慶打科,云)我使著你,怎生不去?(正末唱)

  「油葫蘆」你直恁的倚勢挾權無事狠,(王慶打科,云)好打這弟子孩兒。ㄕ┏┘沽荷洗虻接形辶,似這等潑差使誰敢道賺分文?(王慶云)你這廝有酒肉吃處,便去的緊也。(正末唱)我只道:酒吃肉央的人困,原來是殺生害命揣的咱緊。(王慶云)你每日將錢鈔則是吃酒。(正末唱)誰有閑錢補笊籬,(王慶云)你這廝貪酒溺腳跟,世兒不得長俊。(正末唱)誰貪酒溺腳跟,若是你那殺人也一地里將咱尋趁,(帶云)若是殺人處,不教別人去,則教李順去。(唱)哥也偏怎生我手里有握刀紋!

 。ㄍ鯌c云)你看這糟頭,則是強嘴。(正末唱)

  「天下樂」哥也你可甚自己貪杯惜醉人,(王慶云)兀那廝,你跟的來。(正末跟走科)(唱)我罵你個遭瘟。(王慶回頭科,云)兀那廝做甚么?(正末唱)哥也你可也喚甚么村?我將這快刀兒,把你來挑斷那脊筋。有一日掂折你腿,,打碎你腦門,(王慶云)兀那廝,你罵誰哩?(正末唱)我覷你直我甚腳后跟!

 。ㄍ鯌c云)兀那廝,我將你罵我的罪過且饒了,如今有老夫人的言語。(正末做驚科,云)呀,聽的老夫人呵,唬的我一點酒也無了。敢問哥哥有甚么事?(王慶云)

  如今有子母二人,在這耳房里安下,老夫人吩咐,著你領去所算了他;蚴抢账,或是殺死,則要死的,不要活的,限三日后便來回話。我去也。(下)(正末云)似此怎生區處?天色將晚了也。(唱)

  「醉中天」可又早日落殘霞隱,天色恰黃昏。(云)我開開這門。那子母兩個在那里?(旦、卜見科)(旦云)哥哥做甚么?

 。ㄕ┰疲└襾,快行動些。(唱)咱三個直臨汴水濱,(旦云)哥哥,可憐見咱。ㄕ┏┠憧梢餐鞣终f難逃遁。(帶云)這非是我私下來。(唱)我奉著廉訪夫人處分,留不到一更將盡,則登時將你來送了三魂。

 。ㄔ疲┠闱腋壹抑腥。(做行到科,云)這是我家門首也,你則在這里。(做叫科)(搽旦引俫兒上,云)李順,你又醉了也。(正末云)如今唬的我一點酒也無了。

 。ú氲┰疲樯趺?(正末云)如今廉訪夫人吩咐,教我將那子母兩個所算了,限三日便要回話。我來取一條繩子,將他勒死,也留個完全尸首。(搽旦云)李順,你領過來我看咱。(旦、卜見科)(旦云)姐姐萬福。(搽旦云)一個好女子也。(正末云)孩兒,取繩子來。(俫兒遞繩子)

 。ㄕ┳隼,旦推科)(搽旦云)好個女孩兒!李順,我和你說。那里不是積福處?咱如今把他首飾頭面都拿了,放的他走了,有誰知道?這些東西咱一世兒盤纏不了。(正末云)噤聲。ǔ

  「金盞兒」你口快便施恩,則除是膽大自包身,我其實精皮膚捱不過那批頭棍。你大古里言而有信,你休惱犯那女魔君?芍厘X是人之膽,則你那口是禍之門。(搽旦云)便有誰知道?(正末唱)豈不聞隔墻還有耳,窗外豈無人?

 。ú氲┰疲┠銊t依我,不妨事。(正末云)大嫂也,中也不中,我則依著你。(搽旦向旦兒云)兀那小娘子,我對丈夫說饒了你性命,你把那首飾頭面都拿下來與我,放你兩個走罷,你心下如何?(旦兒云)若肯饒了俺性命呵,這個打甚么不緊,久后犬馬相報。(做與首飾科)(搽旦云)李順,你看這釵環頭面咱。(正末云)將來我看。

  「一半兒」這釵釧委的是金子委的是銀?(搽旦云)是金子的。(正末云)兀那婆子,我問你咱。(唱)你兩個端的是家奴端的是民?(卜兒云)哥哥,俺是好百姓。(正末唱)似這般俺夫妻不忍。(帶云)大嫂,(唱)若有那拿粗挾細踏狗尾的但風聞,這東西一半兒停將一半兒分。

 。ㄔ疲┴D瞧牌,俺兩個饒了你性命,你可休忘了俺這恩念,你則牢記在心者。(旦兒云)哥哥的恩念,俺死生難忘。(正末唱)

  「后庭花」俺渾家心意真,你母子性命存。那壁廂歡喜殺三貞婦,這壁廂鑊鐸殺五臟神,你可也莫因循。天色兒初更時分,你安心宿休怨恨,我今宵怎睡穩。俺夫妻同議論,敢教你免禍釁。等來朝到早晨,快離了此郡門。向他州尋遠親,往鄉中投近鄰,向山中影占身。但有日逢帝恩,卻離了一庶民。小娘子為縣君,老婆婆做太郡。食珍羞臥錦襜,列金釵使數人,似這般有福運。

 。ǖ﹥涸疲┰醺蚁胪@個福分,但留得性命,便死生難忘也。(正末唱)

  「青歌兒」呀!是必常思、常思危困,我則怕有人、有人盤問。夫人意教咱算你二人,我教你遠害全身,放你私奔。若是你發跡時分,我使盡金銀,無處安存,一徑的投奔你宅門,說起原因,有活命之恩。那時節你休道不因親者強來親,是必將咱認。

 。ǖ﹥涸疲┌衬飪簝蓚,想哥哥恩念,死生難忘也。

 。ㄕ┰疲┠銊t今日便索逃走。(旦兒云)多謝哥哥。(正末唱)

  「賺煞」你兩個快離了汴梁城,你與我速出了夷門郡。人問你則推道是探親,你可休淹淚眼新痕壓舊痕,你且妝些古4溫淳。有一日遂風云,顯耀精神,將你那綠慘紅愁證了本。俺夫妻口穩,你子母休心困,你若運通時,休忘了大恩人。

 。ㄏ拢

 。ǖ、卜走,被巡卒沖散科,下)(卜兒上,云)俺子母兩個正行中間,被巡城卒沖散,不見了我女兒翠鸞,我不問那里尋將去。(下)(旦慌上,云)正和俺母親走著,被巡城卒沖散,不見了俺母親。(做悲科,云)我今不揀那里尋母親去來。(詩云)子母私奔若斷蓬,半途驚散各西東。我今拚死尋將去,便是黃泉路上要相逢。(做叫科,云)母親!母親!兀的不苦殺我也。(下)

  第二折

 。ú氲┥,云)早間李順拿金釵兒賣去了,還不見回來,我這里等著,敢待來也。(正末帶酒上,云)眾兄弟少罪,少罪,改日回席。恰才多吃了幾杯,天色將晚了也,我索還家去來。(唱)

  「南呂」「一枝花」不覺的日西沉,不覺的天將暮,不覺的身趔趄,不覺的醉模糊。則我這眼展眉舒,蓋因是一由命二由做。我則要千事足百事足,常言道:馬無夜草不肥,人不得外財不富。

  「梁州第七」他兩個忙忙如喪家之狗,急急似漏網之魚。他兩個無明夜海角天涯去。單注他合有命,俺合妝孤。兀的不歡喜殺俺子父,快活殺俺妻夫。我則道盡今生久困窮途,永世兒陋巷貧居。他、他、他,天也有晝夜陰睛,是、是、是,人也有吉兇禍福,來、來、來,我也有成敗榮枯。(帶云)我來到后巷里舞一回咱。(唱)自歌,自舞。那些兒教我心寬處,依仗著花朵般好媳婦。說甚么九烈三貞孟姜女,他可也不比其余。

 。ㄗ龅揭姴氲┛,云)大嫂,我來家了也。(搽旦云)

  你賣的那金釵呢?(正末背云)我是逗他耍咱。(回云)

  我掉了也。(搽旦云)你看這廝波!我家吃的穿的,都靠著他,你怎生掉了那?(正末云)我逗你耍來,我賣了也。

 。ú氲┰疲┠慊N乙惶。你賣了呵,那金釵重幾錢?賣了多少鈔?你說來我聽。(正末唱)

  「牧羊關」那金釵兒重六錢半,三折來該九貫五,你從明朝打扮你兒夫。你與我置一頂紗皂頭巾,截一幅大紅裹肚;與孩兒做一個單絹褲遮了身命,做一個布上衣蓋了皮膚。(搽旦云)你爺兒兩個都有了也,怎么樣打扮我咱?(正末云)大嫂,(唱)你買取一副蠟打成的銅釵子,更和那金描來的棗木梳。

 。ú氲┰疲├铐,你有酒了,你歇息咱。(正末睡科)

 。ú氲┰疲┻@些時怎么得王慶來才好?(王慶上,云)我教李順勒死翠鸞子母二人,今日三日光景,不見來回話,我問那廝去。原來這廝關著門哩。李順,開門來。(搽旦云)好了,好了,這是王慶來了。(做叫正末科,云)李順,有人叫門哩。(正末醒科,云)甚么人打門?住了你那驢蹄,是你家里?我來也。(王慶云)這廝又醉了。開門來,開門來。ㄕ┏

  「賀新郎」這門前喚的語音熟,莫不是李萬、張千?(搽旦云)我去開門。(正末扳搽旦科)(唱)和大嫂你來我去。(帶云)好渾家也!常言道家有賢妻,(唱)如今有日頭卻又早關了門戶,他不道的教別人說言道語。(云)我開這門。是誰?好打這廝。ㄍ鯌c云)咄,兀那廝,你打誰?(正末見王怕科)(唱)哥哥你有甚事誰敢道是支吾,教把誰所伏便所伏,教把誰虧圖便虧圖,有甚惡差使情愿替哥哥做。(正末跪倒科)(王慶云)你看這廝又醉了也。你待要那里去?(正末唱)遮莫去大蟲口中奪脆骨,驪龍頷下取明珠。

 。ㄍ鯌c云)這廝又醉了。你怎敢罵我?(正末云)哥到小人家吃鐘茶,怕做甚么?(王慶云)兀那廝,你教我去你家吃茶,我這等人可往你家里去?(正末云)若哥哥到小人家里吃一杯茶兒呵,外人道管李順的官人來他家吃茶,教人也好看波。(王慶云)這廝醉則醉,倒說的好。

  我去你家吃茶,與你家長些節概,我去吃茶怕甚么?(王入門坐科)(正末云)哥,小人有個丑媳婦,教來拜哥哥咱。(王慶云)不中。你的渾家教來拜我,外觀不雅,休教來罷。(正末云)哥,不妨事。(王慶云)既然你好心,教他來見。(正末向搽旦云)大嫂,有管我的那王慶哥來咱家吃茶,你拜他一拜。(搽旦云)李順,敢不中么?(正末云)大嫂,不妨事。(搽旦出見拜科,云)哥哥萬福。

 。ㄍ鯌c云)李順,我吩咐你的翠鸞子母二人呢?(正末云)

  哥哥吩咐我的那子母兩個,我怎敢推辭?將兩條繩子勒死他,丟在汴河里,這其間流三千里遠也。(王慶云)兀那廝,有人看見,說你要了他錢鈔,放的他走了。(正末慌科,云)小人不曾。(唱)

  「牧羊關」并無一人知道,可端的誰告與?你則一聲問的我似沒嘴的葫蘆。(王慶云)你怎敢違誤了官司,放了他去?(正末唱)小人怎敢違誤了官司,放縱了他子母。(王慶云)有人說你受了他買告也。(正末唱)若是受了他買告咱當罪,若是有證見便招伏。我可也甘愿餐刀刃,我可也無詞因上木驢。

 。ㄔ疲┬∪瞬⑷徊桓,若有證見,小人便當罪。(王慶云)你不肯招認,他渾家必然知情,叫他渾家過來。(搽旦上跪科,云)不干我事。(王慶云)兀那婦人,你丈夫賣放了人,你必然知情。你若實說呵,萬事罷論;你若不實說,我不道的饒了你哩。(做打科)(搽旦云)住、住、住,你休打我,我與你說:俺丈夫拿了他首飾頭面,放的他子母走了也。(王慶云)好也,你道不曾放了他么?(正末唱)

  「哭皇天」好不忍事桑新婦,好不藏情也魯義姑。又不曾麻;下腦箍,你怎么口聲的就招伏。(王慶怒采正末頭發科)(正末唱)他把我頭稍、頭稍攥住,(帶云)哥也,小人出于無奈。(唱)小人也則為家私窮暴,妻子熬煎,因此上愛他錢物,釋放了囚徒。待要你十拷九棒,萬死千生,打殺這個射糧軍,哥也你可甚么那得甚福?(王慶云)兀那廝,你要饒你么?(正末云)可知要饒哩。(王慶云)你要饒呵,你把你那渾家休了者。(正末云)一個丑媳婦子,便休呵誰要?(王慶云)你休了呵我要。(正末唱)哥也你何須致怒,小人怎敢做主?

 。ㄔ疲└缫,小人怕不肯,未知俺那婦人心里如何?

 。ㄍ鯌c云)你和你那婦人商量去。(正末唱)

  「烏夜啼」我向前體問俺那渾家去,(向搽旦云)大嫂,王慶哥哥道:要我饒你,休了你那媳婦者,我便道休了呵誰要,他便道我要,我不知你心里肯也不肯?(搽旦云)你休顧我,只顧你的性命。(正末唱)好也+,枉做了二十年兒女妻夫。這孩兒又不會人言語,他可又性癡愚,不識親疏。你不尋思撇下的我孤獨,天也生《支的割斷這娘腸肚。這壁廂爺受苦,那壁廂兒啼哭。哥也你可憐見同衙共府,你休要運計鋪謀。

 。ㄍ鯌c云)兀那廝,快休了者。(正本云)小人要寫休書,爭奈無筆。(搽旦云)我這里有描花兒的筆。(正末云)無紙。(搽旦云)有剪鞋樣兒的紙。(正末云)無硯瓦。(搽旦云)便碟兒也磨得墨。(正末云)他可早準備下了也。罷、罷、罷。ǔ

  「斗蝦蟆」我這里書名字,畫手模,便有你待何如?想著、想著做出,真然、真然淫欲,瞞著、瞞著丈夫,窩盤、窩盤人物,說著、說著起初,今日、今日羞辱。不由我滴羞跌屑怕怖,乞留兀良口絮,他剔抽禿刷廝覷,迷留沒亂躊躇。想起來、想起來殺人可恕,將咱欺侮,并不糊涂,早則招取,(云)丑弟子,你將去波?(唱)這一紙絕恩斷義的休書。ú氲┘倏蘅疲ㄕ┏┠阈菽抢镉隃I如珠,可不道鳳凰飛上梧桐樹。見放著開封府執法的包龍圖,必有個目前見血,劍下遭誅。

 。ㄔ疲┠惴判,我直開封府里告他去。(搽旦云)不中,王慶,你可不聽見?(王慶云)那廝說出米,必然做出來,我如今不先下手,倒著他道兒。(回云)李順,我不要你這媳婦,我則要你一件東西。(正末云)哥也,你要甚么?(王慶云)只要你那顆頭。(正末云)可連著筋哩。

  兀的不有人來也。(王慶看科)(正末走)(王慶拿住科)

 。ㄕ┰疲┝T、罷、罷。ǔ

  「黃鐘尾」早則這沒情腸的兇漢7跋扈,更打著有智量的婆娘更狠毒。難分說,怎分訴,做納下,廝欺負,要行處,便行去,由得你,愛的做,似這般,依官府,生有地,死有處。奪了俺妻兒,送了俺子父。揉碎胸腑,磕破頭顱。我把那不會雪恨的孩兒覷一覷,我見他手=著巨毒,把我這三思臺攥住。

 。◣г疲┪液迷┣。(唱)兀的不沒亂殺我這喉嚨,我其實叫不出這屈。(王慶殺正末科下)

 。ㄍ鯌c云)殺了他也。將一個口袋來裝了,丟在井里。大嫂,我和你永遠做夫妻。憑著我這一片好心,天也與我半碗兒飯吃。(搽旦云)休說閑話,咱和你后房中快快活活的做生活去來。(同下)

  第三折

 。▋舭绲晷《,詩云)酒店門前七尺布,過來過往尋主顧。昨日做了十甕酒,倒有九缸似頭醋。自家是汴梁城中獅子店小二哥的便是。開著這一座店,南來北往,經商旅客,都在俺這店中安下。今日天晚,看門前有甚么人來。(旦上,云)正走間被巡城卒沖散了俺母親,不知所在。天色晚了,我去這店里尋一個宵宿處。(做見店小二科,云)哥哥,我來投宿。(小二云)小娘子,頭間房兒干凈。(旦云)你與我一個燈咱。(小二云)我與你點上這燈。(做看科,背云)好個女子也。天又晚了,人又靜了,他又獨自一個,我要他做個渾家,豈不是好?

 。ɑ卦疲┬〈蠼,這里也無人,我和你做一對夫妻如何?

 。ǖ┰疲┭,你說那里話。ㄐ《疲┠闳缃衤湓谌μ,飛也飛不出去,我不怕你不與我做夫妻。(旦云)我至死也不肯。(小二云)你真個不肯?(旦云)我不肯。(小二背云)他說不肯。我取出這斧頭來嚇他,他是個女孩兒家,必然害怕,我好歹要了他。(做拿斧子科,云)你真個不肯,我一斧打死了你。(旦做倒科)(小二云)怎么半晌不言語?(看科云)原來唬死了。怎生是好?這暴死的必定作怪,我門首定的桃符,拿一片來插在他鬢角頭,將一個口袋裝了,丟在這井里。(扶旦下,云)把一塊石頭壓在上面,省得他浮起來。(卜兒上,云)誰想翠鸞孩兒到處尋覓不見。天色晚了,我且去獅子店里覓個宵宿去。

 。ㄒ娍,云)小二哥,我來投宿。(小二云)后面那間房兒干凈,婆婆你歇息去。(卜兒云)我到后面歇息去也。

 。ㄏ拢ㄐ《疲┼,做這等勾當!我且再坐一坐,怕還有人來。(外扮劉天義上,詩云)埋頭聚雪窗,文史三冬足。

  今日一寒儒,明朝食天祿。小生姓劉名天義,洛陽人氏。學成滿腹文章,未曾進取功名。目今春榜動,選場開,收拾琴劍書箱,上朝取應。來到汴京,天色晚了,且去那獅子店中覓一宵宿。(見凈科,云)小二哥,我來求宿。(小二云)頭里房安歇去。(劉天義云)小二哥,與我點一個燈來。(小二與燈科,云)燈在此。(劉天義云)小二哥,安排些酒肴來,等我自己酌一杯,明日連房錢一并還你。

 。ㄐ《䦟⒕粕,云)酒肴都有了,我自去睡也。(下)(劉天義云)我關上門自飲幾杯咱。(旦魂子上,云)我乃王婆婆的女兒翠鸞。去那店房中點個燈咱。秀才,開門來!

 。▌⑻炝x云)更深夜靜,有人喚門,好是奇怪。兀那喚門的是誰?(旦云)我是王婆婆的女兒,我來點個燈咱。

 。▌⑻炝x云)兀那女子,我點與你。門縫較寬,小娘子接燈。(旦吹滅科,云)秀才,風大刮殺了。(劉天義云)我再點與你。(旦又吹滅科,云)又滅了。(劉天義云)我與他燈,三番兩次刮殺了,既然如此,我開門你自己點。

 。ㄩ_門旦入科)(劉天義云)小娘子點燈。我開了門,他可去了,只是逗小生耍來。我還關上這門。(回身見旦拜科,云)秀才萬福。(劉天義云)好一個女子也!小娘子誰氏之家?姓甚名誰?(旦云)我是王婆婆的女兒,聞知秀才在此,特來探望。(劉天義云)小生有何德能,敢勞小娘子垂顧!若不棄嫌,同席共飲數杯,未審雅意如何?

 。ǖ┰疲┰笍淖鹈。(坐科)(劉把盞科,云)小娘子滿飲此杯。(旦飲科,云)敢問秀才姓甚名誰?那里人氏?因何至此?(劉天義云)小生姓劉名天義,洛陽人氏。因上朝取應,天色已晚,到此店中投宿,不期相遇小娘子,實小生之幸也。(旦云)敢問秀才告珠玉咱?(劉天義云)小生不才,怎敢在小娘子根前獻丑?聊作〔后庭花〕一闋,小生表白一道。小娘子試聽。(詞云)云鬟堆綠鴉,羅裙簌降紗。巧鎖眉顰柳,輕勻臉襯霞。小妝》,凌波羅襪,洞天何處家?詞寄〔后庭花〕。劉天義作。(旦云)好高才也!我依韻也和一首。(寫科,云)寫就了也。我表白一遍,與秀才聽咱。(詞云)無心度歲華,夢魂常到家。

  不見天邊雁,相侵井底蛙。碧桃花,鬢邊斜插,伴人憔悴殺。詞寄〔后庭花)。翠鸞作。(劉天義云)妙哉!妙哉!小娘子再飲一杯。(卜兒上,云)我心中悶倦,再睡不著,起來閑走一閑走。(做聽科)(旦云)秀才,你則休負心。

 。▌⑻炝x云)小生豈敢負心?(卜兒云)兀的不是我翠鸞孩兒說話哩?(做叫科,云)翠鸞!翠鸞。ǖ⿷,走下)(卜兒云)我推開這門。(見劉科,云)我孩兒在那里?

 。▌⑻炝x云)無有人,小生獨自在此。(卜見詞科,云)你道無有,這兩篇詞是誰做的?有我女孩兒的名字在上,你藏了我女兒,更待干罷!明有王法,我和你見官去來。

 。▌⑻炝x云)你看我這命波。ㄍ拢ㄚw廉訪引祗從上,云)老夫趙忠。前者圣人賜與我翠鸞母子二人。我著王慶領去見夫人,數日光景,不見來回話。左右的,喚王慶來者。(祗從云)王慶安在?老爺呼喚。(王慶上云)老相公呼喚,不知有甚事,須索見去咱。(見科)(趙廉訪云)王慶,日前那子母二人,我教你領去見夫人。至今不曾回話。如今那子母二人在那里?(王慶云)王慶領的與了夫人也。(趙廉訪云)既然如此,請的夫人來。(王慶云)老夫人,相公有請。(夫人上見科,云)老相公喚妾身,不知為何?(趙廉訪云)夫人,我教王慶領的那翠鸞子母二人見你去,如今在那里?(夫人云)王慶領的那子母二人來見了我,我吩咐王慶就領去了。(趙廉訪云)王慶,夫人說道吩咐與你了,如今可在那里?(王慶云)是相公教小人領去見夫人,夫人交付與我,我可交付與李順也。(趙廉訪云)他說交付與李順,這樁事其中必有暗昧。夫人,且回后堂中去。(夫人詩云)一點妒心生,斷送女娉婷。任他沒亂殺,只做不知情。(下)(趙廉訪云)

  老夫待親自問來,有些難問,則除是開封府尹包待制。

  此人清廉正直,可問這樁事。左右的,請包府尹來者。

 。蠛蛟疲├頃。府尹大人,老相公有請。(正末扮包龍圖引張千上,云)老夫姓包名拯,字希文,廬州金斗郡四望鄉老兒村人氏,官拜龍圖閣待制,正授開封府尹。

  有趙廉訪著人相請,不知甚事,須索去見咱。(唱)

  「雙調」「新水令」欽承圣敕坐南衙,掌刑名糾察奸詐。衣輕裘乘駿馬,祗候擺頭踏。憑著我4劣村沙,誰敢道僥幸奸猾。莫道百姓人家,便是官宦賢達,綽見了包龍圖影兒也怕。

 。ㄔ疲┳笥覉髲腿,道包拯來了也。(祗從報科,云)

  報的老爺得知,有包待制在于門首。(趙廉訪云)請他進來。(祗從云)請進。(見科)(正末云)相公喚包拯,有何吩咐?(趙廉訪云)待制,我煩你一件事。數日前,圣人賜我王翠鸞子母二人,我教王慶領去見我夫人,不見回話。我問夫人,夫人道吩咐與了王慶,王慶又道吩咐與了李順。這樁事其中必有暗昧,你與我仔細究問。多因是我夫人做下違條犯法也。(正末唱)

  「沉醉東風」相公道老夫人違條犯法,怎敢就教他帶鎖披枷?(帶云)相公,(唱)你侯門似海深,利害有天來大。則這包龍圖怕也不怕,老夫怎敢共夫人做兩事家?(帶云)若是被論人睜起眼來,(唱)枉把村老子就公廳上唬殺。

 。ㄔ疲┫喙,小官職小斷不的。(趙廉訪云)你也說的是。與你勢劍銅鍘,限三日便與我問成這樁事。若問成了呵,老夫自有個主意。(詩云)這樁事莫得消停,三日里便要完成。若問出子母下落,我與你寫表箋申奏朝廷。(下)(正末云)是好一口劍也呵。ǔ

  「風入松」這劍冷颼颼取次不離匣,這惡頭兒揣與咱家。我若出公門小民把我胡撲搭,莫不是這老子賣弄這勢劍銅鍘?(帶云)我出的這門來,(唱)覷了王慶呵慌張勢煞,這漢就里決謅札。

 。ㄔ疲┩鯌c,這樁事都在你身上。(王慶云)你看這大人,干我甚么事?(正末云)噤聲。ǔ

  「胡十八」這話兒你休對答,莫虛詐。(云)張千,牽馬來。(張千做牽馬科,云)請大人上馬。(正末上馬科)(唱)我將這寶蹬來。,把韁?來拿,我扭回頭見他左右眼觀咱。(云)張千,與我拿下王慶者。(張千云)理會的。(做拿王慶科)(王慶打張千科,云)你敢拿誰?(正末唱)你如今直恁般怕,(帶云)三品官尚拽到開封府里,量你到的那里,(唱)你一伙祗從人,將王慶快拿下!

 。ㄔ疲⿵埱,回衙門去來。(旦魂子上,旋風科)(正末云)一陣好大旋風也。ǔ

  「雁兒落」見一個旋風隨定馬,不由我展轉生疑訝。(帶云)兀那鬼魂聽者,(唱)你去到黃昏插狀來,咱兩個白日難說話。

 。ㄔ疲┴D枪砘,到晚間開封府里來。速走,速走!

 。ㄐL下)(卜兒扯劉天義上,云)冤屈,相公與老婆子做主咱。ㄕ┏

  「掛玉鉤」則聽的唱叫揚疾鬧怎么,我與你觀絕罷。(帶云)張千,(唱)你教他近向前來,我問咱,你休喝掇休驚詫,便膽寒心驚怕。你與我盡說緣由,細訴根芽。

 。ㄔ疲┴D瞧抛,你告甚么?(卜兒云)這個秀才藏了我的女孩兒翠鸞,告相公與老婆子做主咱。(正末云)誰是翠鸞女的母親?(卜兒云)則我便是。(正末云)慚愧,一樁問做兩樁事!張千,將這一行人都拿到開封府里去。(做到,排衙科)(正末云)張千,將那一行人拿過來者。(張千云)理會的。(眾跪科)(正末云)王慶,兀那廝你怎么不跪?(王慶云)我無罪過。(正末云)你無罪過。

  來俺這開封府里做甚么?(王慶云)我跪下便了也。(王跪科)(正末云)兀那婆子,說你那詞因。(卜兒說)(王攙科,云)老相公教我領見夫人,夫人吩咐與王慶,王慶可吩咐了李順也。(正末云)兀那廝,誰問你來?兀那婆子,說你詞因來。(卜說,王又攙科,云)老相公教我領見夫人,夫人吩咐與王慶,王慶可吩咐了李順也。(正末云)張千,將王慶拿下,與我打著者。◤埱Т蚩疲ㄕ┏

  「川撥棹」我敢搠碎你口中牙,不剌這是你家里說話?那恰便似一部鳴蛙,絮絮答答,叫叫吖吖。覷了他精神口抹,再言語還重打。

 。ㄔ疲⿵埱,著那廝咬著棍子者。(張千云)理會的。

 。ㄍ跻Ч髯涌疲┴D瞧抛,說你那詞因。(王丟棍子攙說科,云)老相公教我領見夫人,夫人吩咐與王慶,王慶可吩咐了李順也。(正末云)這廝直恁般好說話。ú穬涸疲├掀抛右箒硗黹g在獅子店里安下,只聽的這秀才和我翠鸞孩兒說話,我踏開門不見我女孩兒,明明是他藏了,相公與我做主咱。(正末云)兀那廝,可說你那詞因。

 。ㄍ鯌c云)老相公教我領見夫人,夫人吩咐與王慶,王慶可吩咐了李順也。(正末云)再呢?(王慶云)無了也。

 。ㄕ┰疲┧七@般怎生是好?(唱)

  「夜行船」三下里葫蘆提把我來@幸殺,(帶云)這公事少呵。ǔ┻B累著七八十家。兀的是人命爭差,恰便似金剛廝打,佛也理會不下。

 。ㄔ疲⿵埱,將王慶監下者。(張千云)理會的。(押王慶下)(正末云)兀那婆子,你說他藏了你女兒,有何見證?(卜兒云)有這兩首詞在這里。(正末云)將來我看。

 。ú穬撼鲈~,正末念科,云)“云鬟堆綠鴉,羅裙簌絳紗。巧鎖眉顰柳,輕勻臉襯霞。小妝》,凌波羅襪,洞天何處家?”詞寄〔后庭花〕。劉天義作。(唱)

  「殿前歡」你道是不曾見他女嬌娃,這的是誰人題下這首〔后庭花〕?須不把你來胡遮剌,莫不我雙眼昏花?(云)再看這首詞咱!盁o心度歲華,夢魂常在家。不見天邊雁,相侵井底蛙。碧桃花,鬢邊斜插,伴人憔悴殺!痹~寄〔后庭花〕。翠鸞女作。(正末再念科)(唱)我從頭兒再念咱,(帶云)“不見天邊雁,相侵井底蛙”?(唱)我這里A詳罷,(云)“不見天邊雁,相侵井底蛙”!嗨,這女孩兒那得活的人也!可憐,可憐!

 。ǔ┻@孩兒敢死在黃泉下。這官司無頭無尾,那賊人難捉難拿。

 。ㄔ疲﹦t除是這般。張千,把這婆子監下者。(張千云)理會的。(押卜兒下)(正末云)兀那劉天義,你休驚莫怕。我放了你,你今夜還去那店里宿歇。若是那女子來呢,你問他那里人氏?姓甚名誰?有甚信物?要些來我便饒了你。(劉天義云)知道。我這一去好歹要些信物來。(正末唱)

  「沽美酒」為甚么將原告倒監押?哎!你這個被論人莫驚唬,你與我還似昨宵臨臥榻。你可也若還得見他,用心地問那嬌娃。

  「太平令」我見他扭身子十分希詫,須是我賞發與一夜歡洽。咱欲要兩家都罷,赤緊的我領得三朝嚴假。若事發,教咱救拔,你穩情取功名科甲。

 。ㄔ疲┴D切悴,他不是人,是個鬼魂。(劉天義怕科)(正末唱)

  「鴛鴦煞」我說破陰魂莫更潛身怕,只要你秀才肯做迷心耍。不須今夜遭囚,免了每日隨衙。暢道殺人賊不在海角天涯,我先知一個七八。(帶云)張千,(唱)你與我傳語他家,將冤恨都銷化。到明朝管取擒拿,看那鬧市云陽木驢上剮。

 。ㄏ拢

 。◤埱瑒⑻炝x行科,云)來到這獅子店里。兀那秀才,那間房兒是?(劉天義云)是這一間。(張千云)你自在這里宿,我明早來討回話。(下)(劉天義云)天那,兀的不唬殺我也!我則道他是人,誰想他是個鬼!可早三更了,你聽那墻上土撲簌簌的,房上瓦廝瑯瑯的,兀的不唬殺我也。ㄗ鏊疲ǖ┗曜由,云)我今夜再望那秀才走一遭去。(見科)(旦云)秀才,秀才。(劉天義驚走)

 。ǖ┏蹲】疲▌⑻炝x云)你靠后說,你是個鬼。(旦云)我不是鬼。(劉天義云)如今包龍圖大人問你那里人氏?

  姓甚名誰?(旦云)我是那家。(劉天義云)那家可是那里?(旦云)在那家井里。(劉天義云)你有甚么信物與我些?(旦云)我鬢邊有一朵嬌滴滴碧桃花,你自取咱。

 。▌⑷』,旦閃下)(劉天義云)兀的不唬殺我也!當真是個鬼。既然有個信物,等不到天明,便回包大人話去。

 。ㄔ娫疲┓置饕娮蛞箣赏,取與我鬢上桃花。且休提上朝取應,先唬得膽戰身麻。ㄏ拢

  第四折

 。ㄕ┥,云)老夫包拯,為這件事用盡心力也呵!

 。ǔ

  「中呂」「粉蝶兒」這些時廢寢忘食,眼睜睜一宵無寐,坐早衙事事休題。喚張千,刑案里,喚該房司吏。別公事且勿行提,只那樁最耽干系。

  「迎仙客」不由我心似癡,意如迷,那樁事不分個虛共實。

  好著我怎參詳,難整理。準備下六問三推,快與我喚過來劉天義。

 。◤埱瑒⑻炝x上,跪科)(正末云)兀那秀才,你昨夜看見女子來么?(劉天義不語科)(正末云)他怎生不言語?張千,你著他說。(張千云)他還昏迷著哩。ㄕ┏

  「快活三」偏前夜笑吟吟的似魚水,今日個戰兢兢的怕做夫妻。正是得了便宜翻做了落便宜,教你試探那佳人的意。

  「朝天子」你可也盡知就里,昨夜個正使著鴛鴦會。(帶云)兀那秀才,(唱)你從頭至尾說真實,可怎生只恁的難分細。我問在當廳無言抵對,他和你可曾說來歷?你明知是鬼怕他來纏你,常言道愛他的著他的。

 。ㄔ疲┴D切悴,那女子誰氏之家,姓甚名誰?(劉天義云)他是那家。(正末云)那家可是誰家?好/幸殺人也。ǔ

  「紅繡鞋」那家居住在東村西地,那家委實的姓甚名誰?似這般幾時得個分明日!你休得要硬抵諱,休得要假疑惑,我索合從頭推勘你。

 。ㄔ疲⿵埱,把這廝監下者,等他省時問他。(張押下)(正末云)張千,拿過王慶來者。(張千云)理會的。

 。猛鯌c上見科)(正末云)兀那廝,將翠鸞女吩咐與誰了也?(王慶云)老相公教我領見夫人,夫人吩咐與王慶,王慶吩咐了李順也。(正末云)既然吩咐了李順,張千,拿將李順來者。(張千)李順在逃了。(正末云)李順在逃,似此可怎了?張千,且將王慶拿在一邊者。(押王下)(正末云)張千,李順在逃,須有他家里人,你去他家看去;蛴袦锨,或有池沼,若是有井呵,你就下去打撈?墒菫楹?他道李順在逃,不在井里,卻那里尋他?

 。◤埱г疲├頃。我出的這衙門來,轉過隅頭,抹過裹角,來到李順家。也無一個人,我自進去看來。到這院后,怎么靜悄悄的?好怕人也。我開開這后門。(做撞倒科,云)有鬼,有鬼。ㄗ銎鹕砜,云)原來是這曬衣服的繩子,倒唬我一跳。我試再看咱,這是一眼井。好包待制通神,真個一眼井!我試看咱,怎么這般臭氣?待我下去看,怎生下的去?可有這曬衣服的繩子,我解下來,一頭拴在井欄上,一頭料下去,我拽著繩子,下去井里試看咱。(做下井看科,云)這是一個口袋,不知是甚么東西?我將繩子拴住,等我出到井口上,我再拽上這繩子來。(做出井挖科,云)拽上這口袋來了。不知是甚么物件,須索將著見老爺去。(做背走)(俫上扯住科)

 。◤埱г疲┦钦l扯住我?(做回頭看科,云)原來是個小弟子孩兒。(做打俫兒下)(行科,云)可早來到府中也。

 。▉G下口袋科,云)稟爺,真個通神,是有一眼井。小的下去,打撈出這個口袋來,不知是甚么物件,老爺試看咱。

 。ㄕ┰疲┖,好。這廝能干事,你打開口袋我看。(張千解開科)(正末云)原來是個尸首!張千,喚那婆子來教他認。(張千喚科)(卜兒上認,云)大人,這尸首不是俺女兒,是一個有髭須的。(正末云)你怎生撈將一個有髭須的尸首來?(張千云)老爺,這是井里的,小的怎生知道。ㄕ┏

  「剔銀燈」聽說道荊棘列半日,猛覷了呆打頦一會。兀那婆婆,不是你女孩兒身軀殼,且別尋覓。這一個尸首可是誰的?兀那婆婆你休瞞我,我問你這尸首如何不識?(卜兒云)相公,這尸首不是俺女兒的。(正末云)張千,你在誰家井里撈出這尸首來?(張千云)我在李順家井里打撈出來的。(正末唱)「蔓菁菜」可則去李順家里訪蹤跡,(帶云)張千,我再問你,(唱)你下井去井根底,那時節有誰人見你?(張千云)小的不曾見甚么人。去到李順家后院內,見一眼井,下的井去,撈出這尸首來,我背著便走。哦,小的想起來了,我見個小廝來。(正末云)張千,兀的不有了也。ǔ﹦t去那小廝跟前取個真實,十共九知詳細。

 。ㄔ疲⿵埱,你去尋將那小廝來。(張千云)理會的。

  那小廝走了呵,怎生是好?我出這衙門來,走了一會。

  我依舊到李順家后院看咱。這是口井。(見俫兒云)兀的不是那小廝?你還在這里,我背著你見老爺去來。

 。ㄗ霰硞g行科,云)早到了也。稟爺,這便是那小廝。(正末云)張千,休驚唬著他。你看這小廝到這開封府里,唬的他眼腦剔抽禿刷的。兀那小廝,你近前來,我問你咱。

  你是誰家的?(俫打手勢科)(正末云)這小廝是個啞子。張千,你怎生尋了個啞子來?(張千云)這便是李順家里住的小的,怎生知道他是個啞子?(正末云)那小的,你雖然啞,你心里須明白,你認那尸首咱。(俫兒見尸,哭科)(正末云)好可憐人也。(唱)

  「干荷葉」他猛見了痛傷悲,兀的不有蹺蹊?(云)兀那小的,我問你咱:這個是你甚么人。▊g打手勢科)(正末云)似這般可怎生是好?(唱)好教我不解其中意。起初道眼迷奚,他如今則把手支持。真個是啞子做夢說不的,落可便悶的人心碎。

 。ㄔ疲┠切〉,我如今問你,若問的是,你便點頭;若不是,你便擺手,你記著。(俫做聽科)(正末問云)這個敢是你叔叔?(俫擺手科)(正未云)是你伯伯?(俫擺手科)(正末云)是你父親?(俫點頭就拜科)(正末云)原來是你父親。兀那小的,誰殺了你那父親來?(俫打手勢科)(正末云)是一條大漢,拽起衣服,扯出刀來殺了你父親,丟在井里。好可憐人也!兀那小的,我再問你咱。

 。ǔ

  「上小樓」兒也,你親娘如今在那里?(俫指科)(正末唱)他可又不知端的。似這般殺壞平人,怎生干休?他待至死無對。(俫拖住張千科)(張千慌科)(正末云)兀那小的,莫不是張千殺了你父親來?(俫擺手科)(正末云)哦,我知道了。兀那小的,(唱)你待要,共張千,相尋相覓,(張千云)我和你同出去尋你娘來。(俫點頭科)(張千云)則被你唬殺我也。ㄕ┏┮彩悄銥闋斈镄斀吡。

 。ㄔ疲⿵埱,你和他尋去。(張千云)理會的。兀那小的,我和你尋去。出的這門來,往那里尋他去?(搽旦帶酒上,云)我吃了幾杯酒,醉了也。(俫扯科)(張千云)這正是那婦人。(張千打科)(搽旦云)哥哥,你為甚么打我?(張千云)開封府里勾喚你哩。ú氲┰疲┪矣譄o罪過,我去見便了。(同見正末科)(搽旦云)相公,我又無罪過,喚我來做甚么?(正末云)這婆娘,兀的不醉了也?

  兀那婦人,你認的那尸首么?(搽旦認,假哭科,云)兀的不是我丈夫李順,怎生死了來?(正末云)兀那婦人,你丈夫死了,你須知道。(搽旦云)不知怎生死了俺丈夫來。ㄕ┏

  「滿庭芳」你休推東主西,可甚么三從四德?那些個家有賢妻。若是拋一塊瓦兒須要著田地,你與我快說真實。(云)兀那婦人,我向你咱。你在家呵,(唱)決有些嗔忿忿眉南面北?

 。ú氲┰疲┌硟煽诓⒉辉。(正末唱)你莫不氣沖沖話不投機?

 。ú氲┰疲┌撤蚱拮钫f的著,(正末唱)你休則管里胡支對,我當廳問你,(帶云)我不問你別的,(唱)則問你誰是殺人賊?

 。ㄔ疲┴D切〉,誰殺了你父親來?(俫依前比手勢科)(正末云)你認的那個人么?(俫點頭科)(正末云)張千,將這一行人提在一壁,押過那秀才來。(張押到劉天義上,見科)(正末云)兀那劉天義,我教你夜來問那女子個詳細,要他一件信物,你又不將來,這官司都打在你身上。(劉天義云)大人,我劉天義問他要一件信物來了。

 。ㄕ┰疲┦巧跷锛?(劉天義云)是一朵嬌滴滴碧桃花。

 。ㄕ┰疲⿲砦铱。(劉懷中取出,正末接看科)原來是一根桃符,上寫著“長命富貴”。這殺人賊有了也。ǔ

  「倘秀才」我則道殺人賊不知在那壁,則他這翠鸞女卻原來在這里。他門定桃符辟邪祟,增福祿,畫鐘馗,知他甚娘報門神戶尉。

  「呆骨朵」兀的是自作自受身當罪,(云)張千,(唱)你把殺人賊快與我勾追。(張千元)著小的去勾喚誰?(正末唱)你排門則尋那“宜入新年”,我手里現放著“長命富貴”。這言語表出人兇吉,這桃符泄漏春消息。怎瞞那掌東岳速報司,和這判南衙包待制!

 。ㄔ疲⿵埱,你將這一根桃符,與我尋對那一根兒去。

 。◤埱г疲├頃。我出的這門來,轉過隅頭,抹過裹角,來到這飯店門首,桃符都有。來到獅子店門首,我試看咱?稍跎鷦t有“宜入新年”一個,無那“長命富貴”?我將這一根比咱。(做比科,云)正是一對兒,我都拿著見老爺咱。(做見科,云)稟爺,桃符有了也。(正末云)是那里的?(張千云)在獅子店門首。(正末云)你與我到獅子店左右看去,若有井,便下去打撈,必有下落。(張千云)我出的這衙門來,早到店中也。呀,后面真個一眼井!我下去打撈咱。(做撈尸首上科,云)又一個尸首,我將的見老爺去。(見科,云)稟爺,又一個尸首。(正末云)教那婆子來認。(卜兒上)(正末云)兀那婆婆,你認那尸首。(唱)

  「倘秀才」這潑官司連累著我哩,敢是這尸首又不是你的?(卜兒認科,云)大人,這尸首正是我女孩兒的。(正末云)既是呵,張千,你去將那店小二,一步一棍打將來者。(張千云)理會的。(做拿店小二,打上,見科)(正末云)兀那廝,從實說,你怎生所算了這女孩兒來?你若說的是,萬事罷論;若說的不實呵,張千,準備下大棍子者。ㄐ《疲┦俏覛⒘藖。(正末云)這殺人賊既有了。(唱)那王慶如何肯招罪?(云)

  張千,(唱)你去喚王慶,至階基,試聽我省會。

 。ㄔ疲⿵埱,與我拿過王慶來。(王慶上,云)喚我做甚么?(正末云)王慶,你歡喜么?這殺人賊有了也,不干你事。你回去罷。(王慶云)可道不是我,我回家去來。(王走,俫上扯住科)(正末云)兀那小的,莫不是他殺你父親來?(俫打手勢科,云)正是。他與俺母親如此如彼,做出來的。(正末云)這廝可不啞了!張千,與我拿下王慶者。ǔ

  「滾繡球」我則道連累著我,便教放了你,你可在這壁廂不伶不俐。常言道天網恢恢,你則待廝摘離暗歡喜,對清官磕牙料嘴。自古道無憂愁無是無非,怎想這金風未動蟬先覺,暗送無常死不知,準備著拷打凌遲。

 。ㄔ疲⿵埱,你領著這一行人,跟著我見廉訪大人去來。(同下)(趙廉訪引祗從上,云)事不關心,關心者亂。

  我教包府尹問那件事,今三日光景,怎生不見來回話?

 。ㄕ┮娚,見科)(趙廉訪云)包府尹,那事體如何?

 。ㄕ┰疲┬」賳柍闪艘,誰想一樁事問做兩樁事。(趙廉訪云)你說我聽。(正末唱)

  「伴讀書」告相公自知會,這都是王慶把詞因起。他共李順渾家奸情密,教平人正中拖刀計。把兒夫殺在黃泉內,強嚇了休離。

 。ㄚw廉訪云)這一件可是怎么?(正末唱)

  「笑和尚」是、是、是,這一個開店的,他、他、他,強要人妻室,嗨、嗨、嗨,想這廝狠情理。我、我、我,論到底,休、休、休,待推辭,來、來、來,索請夫人敢與這招伏罪。

 。ㄚw廉訪云)這樁事原來如此,我盡知了也。一行人聽老夫下斷:(詞云)果然是包待制剖決精明,便奏請加原職三級高升。王婆婆可憐見賞銀千兩,劉天義準免罪進取功名。翠鸞女收骸骨建墳營葬,還給與黃B醮超度陰靈。這福童著開封府富民恩養,店小二發市曹明正典刑。因王慶平日間奸淫張氏,假官差謀李順致喪幽冥。

  這兩個都不待秋后取決,才見的官府內王法無情。便著寫榜文去四門張掛,諭知我軍民共如右施行。(正末謝科)(唱)

  「煞尾」他則待明明將計策施,不承望暗暗的天地知。今日個勘成了因奸致命一兇賊,還報了這負屈銜冤兩怨鬼。

  題目老廉訪恩賜翠鸞女正名包待制智勘后庭花

星力捕鱼游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