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詩品

作者: 袁枚

  余愛司空表圣《詩品》,而惜其祗標妙境,未寫苦心;為若干首續之。

  陸士龍云:“雖隨手之妙,良難以諭!币苎哉弑M于是耳。

  △崇意

  虞舜教夔,曰“詩言志”。何今之人,多辭寡意?意似主人,辭如奴婢。主弱奴強,呼之不至。穿貫無繩,散錢委地。開千枝花,一本所系。

  △精思

  疾行善步,兩不能全。暴長之物,其亡忽焉。文不加點,與到語耳。

  孔明天才,思十反矣。惟思之精,屆超邁。人居屋中,我來天外。

  △博習

  萬卷山積,一篇吟成。詩之與書,有情無情。鐘鼓并樂,舍之何鳴?

  易牙善烹,先羞百牲。不從糟粕,安得精英?曰“不關學”,終非正聲。

  △相題

  古人詩易,門戶獨開。今人詩難,群題紛來。專習一家,愁愁小哉!

  宜善相之,多師為佳。地殊景光,人各身分。天女量衣,不差尺寸。

  △選材

  用一僻典,如請生客。如何選材,而可不擇?古香時艷,各有攸宜。

  所宜之中,且爭毫厘。錦非不佳,不可為帽。金貂滿堂,狗來必笑。

  △用筆

  思苦而晦,絲不成繩。書多而壅,膏乃滅燈。焚香再拜,拜筆一枝。

  星月驅使,華岳奔馳。能剛能柔,忽斂忽縱。筆豈能然?惟悟所用。

  △理氣

  吹氣吹氣不同,油然浩然。要其盤旋,總在筆先。湯湯來潮,縷縷騰煙。有馀物於,物自浮焉。如其客氣,冉猛必顛。無萬里風,莫乘海船。

  △布格

  造屋先畫,點兵先派。詩雖百家,各有疆界。我用何格?如盤走丸。

  橫斜操縱,不出于盤。消息機關,按之甚細。一律未調,八風掃地。

  △擇韻

  醬百二甕,帝豈盡甘?韻八千字,人何亂探。次韻自系,疊韻無味,斗險貪多,偶然游戲。勿玉瓦缶撞,而銅山鳴。食雞取跖,烹魚去了。

  △尚識

  學如弓弩,才中箭鏃。識以領之,方能中鵠。善學邯鄲,莫失故步。

  善求仙方,不為藥誤。我有禪燈,獨照獨知。不取亦取,雖師勿師。

  △振采

  明珠非白,精金非黃。美人當前,爛如朝陽。雖抱仙骨,亦由嚴妝。

  匪沐何潔?非熏何香?西施蓬發,終竟不藏。若非華羽,曷別鳳凰。

  △結響

  金先於石,馀響較多。竹不如肉,為其音和。詩本樂章,按即當歌。

  將斷必績,如往復過。蕭來天霜,琴生海波。三百繞梁,我思韓娥。

  △取徑

  揉直使曲,疊單使復。山愛武夷,為游不足。擾擾圜,紛紛人行。一覽而竟,倦心齊生。幽徑蠶叢,是誰開創?千秋過者,猶祀其像。

  △知難

  趙括小兒,兵乃易用。充國晚年,愈加持重。問所由然,知與不知。

  知味難食,知脈難醫。如此千秋,萬手齊抗。談何容易?著墨紙上。

  △葆真

  貌有不足,敷粉施硃。才有不足,徵典求書。古人文章,俱非得已。

  偽笑佯哀,吾其優矣。畫美無寵,繪蘭無香。揆厥所由,君形者亡。

  △安雅

  雖真不雅,庸奴叱咤。悖矣會規,野哉孔罵。君子不然,芳花當齒。

  言必先王,左圖右史。沈夸徵栗,劉怯題糕。想見古人,射古為招。

  △空行

  鐘厚必啞,耳塞必聾。萬古不壞,其惟虛空。詩人之筆,列子之風。

  離之愈遠,即之彌工。儀神黜貌,借西搖東。不階尺水,斯名應龍。

  △固存

  酒薄易酸,棟撓易動。固而存之,骨欲其重。視民不佻,沈沈為王。

  八十萬人,九鼎始扛。重而能行,乘百斛舟。重而不行,猴騎土牛。

  △辨微

  是新非纖,是淡是枯。是樸非拙,是健非粗。急宜判分,毫厘千里。

  勿混淄澠,勿眩硃紫。戒之戒之!賢智之過。老手頹唐,才人瞻大。

  △澄滓

  描詩者多,作詩者少。其故云何?渣滓不少。糟去酒清,肉去洎饋。

  寧可不吟,不可附會。大官筵饌,何必橫陳?老生常談,嚼蠟難聞。

  △齊心

  詩如鼓琴,聲聲見心。心為人籟,誠中形外。我心清妥,語無煙火。

  我心纏綿,讀者泫然。禪偈非佛,理障非儒。心之孔嘉,其言藹如。

  △矜嚴

  貴人舉止,咳唾生風。優曇花開,半刻而終。我飲仙露,何必千鐘?

  寸鐵殺人,寧非英雄?博極而約,淡蘊於濃。若徒滎,非浮邱翁。

  △藏拙

  書贏宵縮,天不兩隆。如何弱手,好彎強弓。因謇徐言,因跛緩步。

  善藏其拙,巧乃益露。右師取敗,敵必當王;敉鯚o短,是以無長。

  △神悟

  鳥啼花落,皆與神通。人不能悟,付之飄風。惟我詩人,眾妙扶智。

  但見性情,不著交字。宣尼偶過,童歌滄浪。

  △即景

  混元運物,流而不注。迎之未來,攬之已去。詩如化工,即景成趣。

  逝者如斯,有新無故。因物賦形,隨景換步。彼膠柱者,將朝認暮。

  △勇改

  千招不來,倉猝忽至。十年矜寵,一朝捐棄。人貴知足,惟學不然。

  人功不竭,天巧不傳。知一重非,進一重境。亦有生金,一鑄而定。

  △著我

  不學古人,法無一可。竟似古人,何處著我?字字古有,言言古無。

  吐故吸新,其庶幾乎?孟學孔子,孔學周公。三人文章,頗不相同。

  △戒偏

  抱杜尊韓,托足權門?嗍靥枕f,貧賤驕人。偏則成魔,分唐界宋。

  霹歷一聲,鄒魯不開。江海雖大,豈無瀟湘?突夏自幽,亦須廟堂。

  △割忍

  葉多花蔽,詞多語費,割之為佳,非忍不濟。驪龍選珠,顆顆明麗。

  深夜九淵,一取萬棄。知熟必避,知生必避。人人意中,出人頭地。

  △求友

  游山先問,參禪貴印。閉門自高,吾斯未信。圣求童蒙,而況於我?

  低棋偶然,一著頗可。臨池正領,倚鏡裝花。笑倩傍人,是耶非耶?

  △拔萃

  同鏘玉佩,獨姣宋朝。同歌苕花,獨美孟姚。拔乎其萃,神理超超。

  布帛菽粟,終遜瓊瑤。折楊皇荂,敢望鈞韶。請披采衣,飛入丹霄。

  △滅跡

  織錦有跡,豈曰惠娘?修月無閬,乃號無剛。白傳改詩,不留一字。

  今讀其詩,平平無異。意深詞淺,思苦言甘。寥寥千年,此妙誰探?

  ○跋

  簡齋先生之詩,梨棗久登,傳布未廣。今讀三十二品而《小倉山房全集》可概矣。鴛鴦繡出,甘苦自知,直足補表圣所未及,續云乎哉?丙午夏五月,鮑君以文舟中舉手鈔本見示,及假歸校錄,用識欣賞。震澤楊復吉識。

詩品

星力捕鱼游戏网址 河北快3网上销售 股票配资平台正规 安徽快三开奖查 排列7走势图 股票涨跌是什么意思 广东十一选五加奖 盛泽娱乐软件彩票 连码是哪些数字 辽宁十一选五投注平台 幸运农场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