彥周詩話

作者: 許顗

  詩話者,辨句法,備古今,紀圣德,錄異事,正訛誤也。若含譏諷,著過惡,誚紕繆,皆所不取。仆少孤苦而嗜書,家有魏、晉文章及唐詩人集,僅三百家。又數得奉教,聞前輩長者之余論。今書籍散落,舊學廢忘,其能記憶者,因筆識之,不忍棄也。嗟乎,仆豈足言哉!人之于詩,嗜好去取,未始同也,強人使同己則不可,以己所見以俟后之人,烏乎而不可哉!

  詩壯語易,苦語難,深思自知,不可以口舌辯。

  “燕燕于飛,差池其羽。之子于歸,遠送于野。瞻望弗及,泣涕如雨!”此真可泣鬼神矣。張子野長短句云:“眼力不知人,遠上溪橋去!睎|坡《送子由詩》云:“登高回首坡隴隔,惟見烏帽出復沒!苯赃h紹其意。

  李太白作《草創大還詩》云:“仿佛明窗塵,死灰同至寂!背醪粫源苏Z,后得《李氏煉丹法》云:“明窗塵,丹砂妙藥也!

  老杜《北征詩》曰:“微爾人盡非,于今國猶活!豹氁浴盎睢、“國”許陳玄禮,何也?蓋禍亂既作,惟賞罰當則再振,否則不可支持矣。玄禮首議太真、國忠輩,近乎一言興邦,宜得此語。倘無此舉,唯有李、郭,不能展用。

  淮陰勝而不驕,乃能師李左車,最奇特事。荊公詩云:“將軍北面師降虜,此事人間久寂寥!崩顝V誅霸陵尉,薄于德矣,東坡詩云:“今年定起故將軍,未肯說誅霸陵尉!庇檬庐斎绱讼虮。

  箜篌狀如張箕,探手摘弦出聲。盧玉川詩云“卷卻羅袖彈箜篌”,此語亦未可譏誚。司馬溫公嘗語程正叔云:“辯證古人誤處,當兩存之,勿加詆訾也!

  韓退之詩云:“銀燭未銷窗送曙,金釵半醉座添香!笔獠活惼錇槿。乃知能賦梅花,不獨宋廣平。退之見神仙亦不伏云:“我能屈自世間,安能從汝巢神山?”賦謝自然詩曰:“童騃無所識!弊鳌墩l氏子詩》曰:“不從而誅未晚耳!蔽度A山女詩》頗假借,不知何以得此?

  凡作詩若正爾填實,謂之“點鬼簿”,亦謂之“堆垛死尸”。能如《猩猩毛筆詩》曰,“平生幾兩屐?身后五車書”。又如“管城子無食肉相,孔方兄有絕交書!本蠲髅,不可加矣,當以此語反三隅也。

  詩人寫人物態度,至不可移易。元微之《李娃行》云:“髻鬟峨峨高一尺,門前立地看春風”,此定是娼婦;退之《華山女詩》云:“洗妝拭面著冠帔,白咽紅頰長眉青”,此定是女道士;東坡作《芙蓉城詩》亦用“長眉青”三字,云“中有一人長眉青,炯如微云淡疏星”,便有神仙風度。

  季父仲山,先大夫同祖弟也。讀書精苦,作詩有源流。昔嘗上書,晚以特奏名得一官。政和間,御制宮三百首,嘗和進,今錄一絕于此,染指可以知鼎味也。其詞曰:“輕寒慘慘透衾羅,玉箭銅壺漏水多。常是未明供御服,夢回頻問夜如何!睍r道君皇帝在睿思殿,宣進甚急,意謂得美官。翼日,臺章論列,作詩害經旨,遂報罷,調南劍州順昌縣尉,后卒于揚州云。

  先伯父治平四年舉進士第一,少從丁寶臣,以文字為歐陽文忠公、王岐公所稱重。其試《公生明賦》曰:“依違牽制者既已去矣,則明白洞達者乃其自然!贝瞬豢Z也。嘗作《詠史詩》曰:“天下有誅賞,固非君所私。太宗泣君集,意恐勞臣疑。至公一以廢,智術相維持。哀哉功名士,汲汲尚趨時!蓖扑怪疽,雖蹈滄海餓西山可也。在熙寧間,為荊公薦,竟不委曲得貴達,然亦為司馬溫公、呂獻可、呂微仲、范堯夫諸公所知。元豐七年,自都官外郎奔祖父喪,卒于黃州,東坡解衣賻之。

  有李氏女者,字少云,本士族。嘗適人,夫死無子,棄家著道士服,往來江淮間。仆頃年見之金陵。其詩有云:“幾多柳絮風翻雪,無數桃花水浸霞!笔鉄o脂澤氣。又喜煉丹砂,仆亦得其方,大抵類魏伯陽法,而有銖兩加精詳者也。嘗語仆曰:“我命薄,政恐不能成此藥耳!焙蠖暝僖娭,其瘦骨立,蓋丹未成而少云已病。仆問曰:“子丹成欲仙乎?惟甚瘦則鶴背能勝也!毙υ唬骸叭滔鄳蛞!”病中作《梅花詩》云:“素艷明寒雪,清香任曉風?蓱z渾似我,零落此山中!”尋卒。后檢方書,見丹法及此詩,錄之。

  晦堂心禪師初退黃龍院,作詩云:“不住唐朝寺,閑為宋地僧。生涯三事衲,故舊一枝藤。乞食隨緣過,逢山任意登。相逢莫相笑,不是嶺南能!贝嗽娚铎o平實,道眼所了,非世間文士詩僧所能仿佛也。

  僧義了,字廓然,本士族鐘離氏,事佛慈璣禪師為侍者。仆頃年迨見佛慈老人,廓然與仆在嵩山游甚久,頗能詩。仆愛其兩句云:“百年休問幾時好,萬事不勞明日看!辈华毾财湔Z,蓋取其學道休歇灑落自在如此。

  東坡作《妙善師寫御容詩》,美則美矣,然不若《丹青引》云“將軍下筆開生面”,又云“褒公、鄂公毛發動,英姿颯爽來酣戰”。后說畫玉花驄馬,而曰“至尊含笑催賜金,圉人太仆皆惆悵”。此語微而顯,《春秋》法也。

  李太白詩云:“玉窗青青下落花!被ㄒ崖,又曰下,增之不贅,語益奇。

  請紫姑神,大抵能作詩,然不甚過人。舊傳一士人家請之,既降,偶書院中子弟作雨詩,因率爾請賦,頃刻書滿紙,其警句云:“簾卷滕王閣,盆翻白帝城!笨上惨。

  近時僧洪覺范頗能詩,其《題李訴畫像》云:“淮陰北面師廣武,其氣豈止吞項羽。公得李佑不肯誅,便知元濟在掌股!贝嗽姰斉c黔安并驅也。頃年仆在長沙,相從彌年。其它詩亦甚佳,如云:“含風廣殿聞棋響,度日長廊轉柳陰!

  頗似文章巨公所作,殊不類衲子。又善作小詞,情思婉約,似少游。至如仲殊、參寥,雖名世,皆不能及。

  東坡《贈陳季常詩》,戒其殺生,末云:“君勿棄此篇,嚴詩編杜集!敝^嚴武也!豆げ考分杏形涑蛿凳。又《梅花》詩云:“憑仗幽人收艾□,國香和雨入莓苔!卑,香名,正松上莓苔也,出《本草》及《沉氏香譜》。又《紅梅詩》云:“玉人頩頰固多姿!鳖Z,怒色,普更切,見《神女賦》,婦人怒則面赤。

  杜詩:“飯抄云子白!痹谱,雨也,言如雨點爾,出荀子《云賦》。又,葛洪《丹經》用“云子”,碎云母也。今蜀中有碎礫,狀如米粒圓白,云子石也。又杜詩云:“萬里戎王子,何年別月支?異花開絕域,幽蔓匝清池。漢使慚空到,神農竟不知。露翻兼雨打,開坼漸離披!辈粫源嗽娭负挝。張騫慚空到,又《本草》不收,定非蒲萄也。

  齊、梁間樂府詞云:“護惜加窮褲,防閑托守宮!薄敖袢张Q蛏锨痣],當時近前面發紅!崩隙抛鳌尔惾诵小吩疲骸百n名大國虢與秦!逼渥湓唬骸吧魑鸾柏┫噜!”虢國、秦國何預國忠事,而近前即嗔耶?東坡言老杜似司馬遷,蓋深知之。

  司空圖,唐末竟能全節自守,其詩有“綠樹連村暗,黃花入麥稀”,誠可貴重。又曰:“四座賓朋兵亂后,一川風月笛聲中!本浞m可及,而意甚委曲。

  鮑明遠《松柏篇》悲哀曲折,其末不以道自釋,仆竊恨之。

  明遠《行路難》,壯麗豪放,若決江、河,詩中不可比擬,大似賈誼《過秦論》。

  老杜作《曹將軍丹青引》云:“一洗萬古凡馬空!睎|坡《觀吳道子畫壁詩》云:“筆所未到氣已吞!蔽岵坏靡娖洚嬕,此兩句,二公之詩,各可以當之。

  李長吉詩云:“楊花撲帳春云熱!辈帕^人遠甚。如“柳塘春水漫,花塢夕陽遲”,雖為歐陽文忠所稱,然不迨長吉之語。

  古人文章,不可輕易,反復熟讀,加意思索,庶幾其見之。東坡《送安惇落第詩》云:“故書不厭百回讀,熟讀深思子自知!逼蛧L以此語銘座右而書諸紳也。東坡在海外,方盛稱柳柳州詩。后嘗有人得罪過海,見黎子云秀才,說海外絕無書,適渠家有柳文,東坡日夕玩味。嗟乎,雖東坡觀書,亦須著意研窮,方見用心處耶!

  柳柳州詩,東坡云在陶彭澤下,韋蘇州上,若《晨詣超師院讀佛經詩》,即此語是公論也。

  六朝詩人之詩,不可不熟讀。如“芙蓉露下落,楊柳月中疏”。鍛煉至此,自唐以來,無人能及也。退之云:“齊、梁及陳、隋,眾作等蟬噪!贝苏Z我不敢議,亦不敢從。

  陶彭澤詩,顏、謝、潘、陸皆不及者,以其平昔所行之事,賦之于詩,無一點愧詞,所以能爾。

  東坡《海南詩》、荊公《鐘山詩》,超然邁倫,能追逐李、杜、陶、謝。

  荊公愛看水中影,此亦性所好,如“秋水寫明河,迢迢藕花底”。又《桃花詩》云:“晴溝漲春淥周遭,俯視紅影移魚舠!苯杂^其影也。其后云:“攀條弄芳畏晼晚,已見黍雪盤中毛!笔乱姟都艺Z》。

  李邯鄲公作《詩格》,句自三字至九字、十一字,有五句成篇者,盡古今詩之格律,足以資詳博,不可不知也。

  伯父娶邯鄲孫女,嘗聞邯鄲公與小宋飲酒,舉一物隸僻事,以多者為勝,飲不勝者,他人莫敢造席。

  梅圣俞詩,句句精煉,如“焚香露蓮泣,聞磬清鷗邁”之類,宜乎為歐陽文忠公所稱。其它古體,若朱弦疏越,一倡三嘆,讀者當以意求之。寵嬖曹氏,作《一日曲》,為曹氏也。

  孟浩然、王摩詰詩,自李、杜而下,當為第一。老杜詩云:“不見高人王右丞”,又云“吾憐孟浩然”,皆公論也。

  東坡祭柳子玉文:“郊寒島瘦,元輕白俗!贝苏Z具眼?鸵娫懺唬骸白邮⒎Q白樂天、孟東野詩,又愛元微之詩,而取此語,何也?”仆曰:“論道當嚴,取人當恕,此八字,東坡論道之語也!

  歐陽文忠公《重讀岨崍集詩》,英辯超然,能破萬古毀譽;《食糟民詩》,忠厚愛人,可為世訓。

  作詩壓韻是一巧,《中秋夜月詩》,押尖字數首之后,一婦人詩云:“蚌胎光透殼,犀角暈盈尖!庇钟浫俗鳌镀呦υ姟,押潘、尼字,眾人竟和無成詩者。仆時不曾賦,后因讀《藏經》,呼喜鵲為芻尼,乃知讀書不厭多。

  寫生之句,取其形似,故詞多迂弱。趙昌畫黃蜀葵,東坡作詩云:“檀心紫成暈,翠葉森有芒!贝坦,造語壯麗,后世莫及。

  杜牧之《題桃花夫人廟詩》云:“細腰宮里露桃新,脈脈無言度幾春。畢竟息亡緣底事?可憐金谷墜樓人!”仆謂此詩為二十八字史論。

  宣和之初,何栗文縝丞相為中書舍人,道君皇帝以御畫雙鵲賜之。諸公賦詩,韓駒子蒼待制時為校書郎,賦詩二章曰:“君王妙畫出神機,弱羽爭巢并占時。想見春風鳷鵲觀,一雙飛上萬年枝!薄吧崛唆⒐P上蓬山,輦路春風從駕還。天上飛來兩烏鵲,為傳喜色到人間!

  韋蘇州詩云:“落葉滿空山,何處尋行跡?”?|坡用其韻曰:“寄語庵中人,飛空本無跡!贝朔遣挪淮,蓋絕唱不當和也。如東坡《羅漢贊》云“空山無人,水流花開”八字,還許人再道否?

  張籍、王建,樂府宮詞皆杰出,所不能追逐李、杜者,氣不勝耳。

  孟東野詩苦思深遠,可愛不可學。仆尤嗜愛者,“長安無緩步”一詩。

  蘇大監文饒作《鴻溝詩》云:“置俎均牢彘,峨冠信沐猴。方矜幾上肉,以墮幄中籌。海岳歸三尺,衣冠閟一丘。路人猶指似,山下是鴻溝!

  陳無己《賦宗室畫詩》云:“滕王蛺蝶江都馬,一紙千金不當價!庇肿鳌对庸掏煸~》云:“丘園無起日,江、漢有東流!苯涝娙四。

  外祖父邵安簡公,布衣時上《平元昊策》,又嘗勸仁廟早立太子。晚年自樞府出知越州,又移知鄆州。其薨也,岐公作《挽詞》云:“被褐曾陳定羌策,汗青猶著立儲書。春風澤國吟箋落,夜雨溪堂燕豆疏!鼻拜呍姴华氄Z句精煉,且是著題。

  鄭周卿,仆鄉人也,公肅右丞之孫,能詩。一日,鄭之他郡,而愛妾死,作詩云:“鶴歸空有恨,云散本無心!庇谇槟钪歇q稍自在也。后娶熊氏,晉如之女。丙午、丁未年,知鄆州中都縣,連年與盜賊鏖戰,巋然獨存,權朝美曾錄其功上之,后不報。今不知消息,可憐哉!

  曹景宗探韻得“競病”字詩云:“去時兒女啼,歸來笳鼓競。借問路傍人,何如霍去?”沈約詩人嗟賞之。

  李衛公作《步虛詞》云:“先家一本無“家”字。女侍董雙成,桂殿夜寒吹玉笙。曲終卻從仙官去,萬戶千門空月明!薄昂訚h女主能煉顏,一本作“河漢玉女能煉顏”。云軿往往到人間。九宵有路去無跡,裊裊天風吹佩環!眴韬,人杰也哉!

  季父仲山在揚州時,事東坡先生。聞其教人作詩曰:“熟讀《毛詩。國風》與《離騷》,曲折盡在是矣!逼蛧L以謂此語太高,后年齒益長,乃知東坡先生之善誘也。

  韓退之詩云:“酩酊馬上知為誰?”此七字用意哀怨,過于痛哭。

  阮步兵醉六十日而;,雖似智矣,然禮法之士,憎之如仇,幾至于死,幸武帝保護之耳。而老杜詩云:“遂令阮籍輩,熟醉為身謀!贝斯げ可瓶词窌,當有解此意者。

  “《春秋》三傳束高閣,獨抱遺經究終始”,此詩退之稱盧玉川也。玉川子《春秋傳》,仆家舊有之,今亡矣。詞簡而遠,得圣人之意為多,后世有深于經而見盧《傳》者,當知退之之不妄許人也。

  夢中賦詩,往往有之。宣和己亥,仆在洪州,宿城北鄭和叔家。夜夢行大路中,寒沙沒足,其旁皆田苗丘隴。一婦人皂衣素裳行田間,曰:“此中無沙易行!逼蛷闹荒艿,婦人援仆手登焉。月明如晝,彌望皆野田麥苗。婦人求詩,引仆藉草坐。有矮磚臺一,上有紙筆,仆題詩四句云:“閑花亂草春春有,秋鴻社燕年年歸。青天露下麥苗濕,古道月寒人跡稀!迸墓P磚上有聲,驚覺宛然記憶,是歲大病,后亦無他故。

  聯句之盛,退之、東野、李正封也!冻悄下摼洹吩疲骸凹t皺曬檐瓦,黃團掛門衡!笔钦f干棗與瓜蔞,讀之猶想見西北村落間氣象!墩魇衤摼洹吩疲骸靶躺裨岅箪,陰焰飐犀札!北M雕刻之功,而語仍壯。李正封善押韻,如《從軍聯句》“押水沙囊涸”,皆不可及。

  畫山水詩,少陵數首后,無人可繼者。惟荊公《觀燕公山水詩》前六句差近之,東坡《煙江疊嶂圖》一詩,亦差近之。

  退之《桃源行》云:“種桃處處皆開花,川原遠近蒸紅霞!睜罨ɑ苤,古今無人道此語。

  本朝王元之詩可重,大抵語迫切而意雍容,如“身后聲名文集草,眼前衣食簿書堆”。又云:“澤畔騷人正憔悴,道旁山鬼謾揶揄!贝箢悩诽煲。

  玉川子《送伯齡詩》云:“努力事干謁,我心終不平!庇翊ㄗ釉谕跹臅褐,會食,不能自別,枉陷于禍,哀哉!

  《柏舟》,仁人之詩也,“憂心悄悄,慍于群小!薄逗嗁狻,賢者之詩也,“碩人俁俁,公庭萬舞。赫如渥赭,公言錫爵!蹦苋萑倘绱,宜乎賢矣。

  鐘山有一詩云:“當年睥睨此山阿,欲著紅樓貯綺羅。今日重來無一事,卻騎羸馬下坡陀!贝送蹼動撝,不為荊公所喜,然此詩實可傳也。

  詩有力量,

星力捕鱼游戏网址 福建快三今日开奖结果查询 上海11选五5开奖结果3D 快乐10分app下载 海南环岛自行车赛彩票 舟山体彩飞鱼中奖技巧 淘股吧股票论坛 2012上证指数最低点 河北快3开奖直播现场 在线炒股杠杆厶杨方配资平台 正规彩票合买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