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府指迷

作者: 沈義父

  余自幼好吟詩。壬寅秋,始識靜翁于澤濱。癸卯,識夢窗。暇日相與倡酬,率多填,因講論作詞之法。然后知詞之作難于詩。蓋音律欲其協,不協則成長短之詩。下字欲其雅,不雅則近乎纏令之體。用字不可太露,露則直突而無深長之味。發意不可太高,高則狂怪而失柔婉之意。思此,則知所以為難。子侄輩往往求其法于余,姑以得之所聞,條列下方。觀于此,則思過半矣。

  凡作詞,當以清真為主。蓋清真最為知音,且無一點市井氣。下字運意,皆有法度,往往自唐宋諸賢詩句中來,而不用經史中生硬字面,此所以為冠絕也。學者看詞,當以周詞集解為冠。

  康伯可、柳耆卿音律甚協,句法亦多有好處。然未免有鄙俗語。

  姜白石清勁知音,亦未免有生硬處。

  夢窗深得清真之妙。其失在用事下語太晦處,人不可曉。

  施梅川音律有源流,故其聲無舛誤。讀唐詩多,故語雅澹。間有些俗氣,蓋亦漸染教坊之習故也。亦有起句不緊切處。

  孫花翁有好詞,亦善運意。但雅正中忽有一兩句市井句,可惜。

  大抵起句便見所詠之意,不可泛入閑事,方入主意。詠物尤不可泛。

  過處多是自敘,若才高者方能發起別意。然不可太野,走了原意。

  結句須要放開,含有余不盡之意,以景結尾最好。如清真之“斷腸院落,一簾風絮”,又“掩重關,?城鐘鼓”之類是也;蛞郧榻Y尾亦好。往往輕而露,如清真之“天便教人,霎時廝見何妨”,又云:“萬魂凝想鴛侶”之類,便無意思,亦是詞家病,卻不可學也。

  如詠物,須時時提調,覺不可曉,須用一兩件事印證方可。如清真詠梨花《水龍吟》,第三第四句,引用“樊川”、“露關”事。又“深閉門”及“一枝帶雨”事。覺后段太寬,又用“玉容”事,方表得梨花。若全篇只說花之白,則是凡白花皆可用,如何見得是梨花。

  要求字面,當看溫飛卿、李長吉、李商隱及唐人諸家詩句中字面好而不俗者,采摘用之。即如《花間集》小詞,亦多好句。

  煉句下語,最是緊要,如說桃,不可直說破桃,須用“紅雨”、“劉郎”等字。如詠柳,不可直說破柳,須用“章臺”、“灞岸”等字。又詠書,如曰“銀鉤空滿”,便是書字了,不必更說書字!坝?雙垂”,便是淚了,不必更說淚。如“綠云繚繞”,隱然髻發,“困便湘竹”,分明是簟。正不必分曉,如教初學小兒,說破這是甚物事,方見妙處。往往淺學俗流,多不曉此妙用,指為不分曉,乃欲直捷說破,卻是賺人與耍矣。如說情,不可太露。

  遇兩句可作對,便須對。短句須翦裁齊整。遇長句須放婉曲,不可生硬。

  押韻不必盡有出處,但不可杜撰。若只用出處押韻,卻恐窒塞。

  腔律豈必人人皆能按簫填譜,但看句中用去聲字最為緊要。然后更將古知音人曲,一腔三兩只參訂,如都用去聲,亦必用去聲。其次如平聲,卻用得入聲字替。上聲字最不可用去聲字替。不可以上去入,盡道是側聲,便用得,更須調停參訂用之。古曲亦有拗音,蓋被句法中字面所拘牽,今歌者亦以為礙。如《尾犯》之用“金玉珠珍博”,金字當用去聲字。如《絳都》春之用“游人月下歸來”,游字合用去聲字之類是也。

  前輩好詞甚多,往往不協律腔,所以無人唱。如秦樓楚館所歌之詞,多是教坊樂工及市井做賺人所作,只緣音律不差,故多唱之。求其下語用字,全不可讀。甚至詠月卻說雨,詠春卻說秋。如《花心動》一詞,人目之為一年景。又一詞之中,顛倒重復,如《曲游春》云:“臉薄難藏淚!边^云:“哭得渾無氣力!苯Y又云:“滿袖啼紅!比绱松醵,乃大病也。

  作詞與詩不同,縱是花卉之類,亦須略用情意,或要入閨房之意。然多流淫艷之語,當自斟酌。如只直詠花卉,而不著些艷語,又不似詞家體例,所以為難。又有直為情賦曲者,尤宜宛轉回互可也。如怎字、恁字、奈字、這字、你字之類,雖是詞家語,亦不可多用,亦宜斟酌,不得已而用之。

  腔子多有句上合用虛字,如嗟字、奈字、況字、更字、又字、料字、想字、正字、甚字,用之不妨。如一詞中兩三次用之,便不好,謂之空頭字。不若徑用一靜字,頂上道下來,句法又健,然不可多用。

  近時詞人,多不詳看古曲下句命意處,但隨俗念過便了。如柳詞《木蘭花慢》云:“拆桐花爛漫!贝苏堑谝痪,不用空頭字在上,故用拆字,言開了桐花爛漫也。有人不曉此意,乃云:此花名為拆桐,于詞中云開到拆桐花,開了又拆,此何意也。

  近世作詞者,不曉音律,乃故為豪放不羈之語,遂借東坡、稼軒諸賢自諉。諸賢之詞,固豪放矣,不豪放處,未嘗不?律也。如東坡之《哨遍》、楊花《水龍吟》,稼軒之《摸魚兒》之類,則知諸賢非不能也。

  壽曲最難作,切宜戒壽酒、壽香、老人星、千春百歲之類。須打破舊曲規模,只形容當人事業才能,隱然有祝頌之意方好。

  詞中用事使人姓名,須委曲得不用出最好。清真詞多要兩人名對使,亦不可學也。如,彭澤歸來!堆缜宥肌吩疲骸扳仔懦疃,江淹恨極!薄段髌綐贰吩疲骸皷|陵晦酺!痹疲骸疤m成憔悴,衛玠清羸!薄哆^秦樓》云:“才減江淹,情傷荀倩!敝愂且。

  古曲譜多有異同,至一腔有兩三字多少者,或句法長短不等者,蓋被教師改換。亦有嘌唱一家,多添了字。吾輩只當以古雅為主,如有嘌唱之腔不必作。且必以清真及諸家目前好腔為先可也。

  詞中多有句中韻,人多不曉。不惟讀之可聽,而歌時最要?韻應拍,不可以為閑字而不押。如《木蘭花》云:“傾城。盡尋勝去!背亲质琼。又如《滿庭芳》過處“年年,如社燕”,年字是韻。不可不察也。其他皆可類曉。又如《西江月》起頭押平聲韻,第二第四就平聲切去,押側聲韻。如平聲押東字,側聲須押董字、凍字韻方可。有人隨意押入他韻,尤可笑。

  詞腔謂之均,均即韻也。

  作大詞,先須立間架,將事與意分定了。第一要起得好,中間只鋪敘,過處要清新。最緊是末句,須是有一好出場方妙。作小詞只要些新意,不可太高遠,卻易得古人句,同一要練句。

  初賦詞,且先將熟腔易唱者填了,卻逐一點勘,替去生硬及平側不順之字。久久自熟,便覺拗者少,全在推敲吟嚼之功也。

  詠物詞,最忌說出題字。如清真梨花及柳,何曾說出一個梨、柳字。梅川不免犯此戒,如“月上海棠詠月出”,兩個月字,便覺淺露。他如周草窗諸人,多有此病,宜戒之。

星力捕鱼游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