滄浪詩話

作者: 嚴羽

  詩辯一夫學詩者以識為主:入門須正,立志須高;以漢、魏、晉、盛唐為師,不作開元、天寶以下人物。若自退屈,即有下劣詩魔入其肺腑之間;由立志之不高也。行有未至,可加工力;路頭一差,愈騖愈遠;由入門之不正也。故曰:學其上,僅得其中;學其中,斯為下矣。又曰:見過於師,僅堪傳授;見與師齊,減師半德也。工夫須從上做下,不可從下做上。先須熟讀《楚辭》,朝夕諷詠,以為之本;及讀《古詩十九首》,樂府四篇,李陵、蘇武、漢、魏五言皆須熟讀,即以李、杜二集枕藉觀之,如今人之治經,然后博取盛唐名家,醞釀胸中,久之自然悟入。雖學之不至,亦不失正路。此乃是從頂(寧頁)上做來,謂之向上一路,謂之直截根源,謂之頓門,謂之單刀直入也。

  二詩之法有五:曰體制,曰格力,曰興趣,曰音節。

  三詩之品有九:曰高,曰古,曰深,曰遠,曰長,曰雄渾,曰飄逸,曰悲壯,曰淒婉。其用工有三:曰起結,曰句法,曰字眼。其大概有二:曰優游不迫,曰沈著痛快。詩之極致有一,曰入神。詩而入神,至矣,盡矣,蔑以加矣!惟李、杜得之。他人得之蓋寡也。

  四禪家者流,乘有小大,宗有南北,道有邪正。學者須從最上乘、具正法眼,悟第一義,若小乘禪,聲聞辟支果,皆非正也。論詩如論禪,漢、魏、晉與盛唐之詩,則第一義也。大歷以還之詩,則小乘禪也,已落第二義矣;晚唐之詩,則聲聞辟支果也。學漢、魏、晉與盛唐詩者,臨濟下也。學大歷以還之詩者,曹洞下也。大抵禪道惟在妙悟,詩道亦在妙悟,且孟襄陽學力下韓退之遠甚、而其詩獨出退之之上者,一味妙悟而已。惟悟乃為當行,乃為本色。然悟有淺深、有分限、有透徹之悟,有但得一知半解之悟。漢、魏尚矣,不假悟也。謝靈運至盛唐諸公,透徹之悟也。他雖有悟者,皆非第一義也。吾評之非僭也,辯之非妄也。天下有可廢之人,無可廢之言。詩道如是也。若以為不然,則是見詩之不廣,參詩之不熟耳。試取漢、魏之詩而熟參之,次取晉、宋之詩而熟參之,次取南北朝之詩而熟參之,次取沈、宋、王、楊、盧、駱、陳拾遺之詩而熟參之,次取開元、天寶諸家之詩而熟參之,次獨取李、杜二公之詩而熟參之,又取大歷十才子之詩而熟參之,又取元和之詩而熟參之,又盡取晚唐諸家之詩而熟參之,又取本朝蘇、黃以下諸家之詩而熟參之,其真是非自有不能隱者。儻猶於此而無見焉,則是野狐外道,蒙蔽其真識,不可救藥,終不悟也。

  五夫詩有別材,非關書也;詩有別趣,非關理也。然非多讀書、多窮理,則不能極其至,所謂不涉理路、不落言筌者,上也。詩者,吟詠情性也。盛唐諸人惟在興趣,羚羊掛角,無跡可求。故其妙處,透徹玲瓏,不可湊泊,如空中之音,相中之色,水中之月,鏡中之象,言有盡而意無窮。近代諸公,乃作奇特解會,遂以文字為詩,以才學為詩,以議論為詩。夫豈不工?終非古人之詩也。蓋於一唱三歎之音,有所歉焉。且其作多務使事,不問興致,用字必有來歷,押韻必有出處,讀之反覆終篇,不知著到何在。其末流甚者,叫噪怒張,殊乖忠厚之風,殆以罵詈為詩。詩而至此,可謂一厄也。然則近代之詩無取乎?曰:有之。吾取其合於古人者而已。國初之詩尚沿襲唐人:王黃州學白樂天,楊文公、劉中山學李商隱,盛文肅學韋蘇州,歐陽公學韓退之古詩,梅圣俞學唐人平澹處,至東坡、山谷始自出己意以為詩,唐人之風變矣。山谷用工尤為深刻,其后法席盛行海內,稱為江西宗派。近世趙紫芝、翁靈舒輩,獨喜賈島、姚合之詩,稍稍復就清苦之風,江湖詩人多效其體,一時自謂之唐宗;不知止入聲聞辟支之果,豈盛唐諸公大乘正法眼者哉!嗟乎!正法眼之無傳久矣!唐詩之說未唱,唐詩之道或有時而明也。今既唱其體曰唐詩矣,則學者謂唐詩誠止於是耳,得非詩道之重不幸邪!故予不自量度,輒定詩之宗旨,且借禪以為喻,推原漢、魏以來,而截然謂當以盛唐為法,(后舍漢、魏而獨言盛唐者,謂古律之體備也)雖獲罪於世之君子,不辭也。

  詩體一《風》、《雅》、《頌》既亡,一變而為《離騷》,再變而為西漢五言,三變而為歌行雜體,四變而為沈、宋律詩。五言起於李陵、蘇武(或云枚乘),七言起於漢武《柏梁》,四言起於漢楚王傅韋孟,六言起於漢司農谷永,三言起於晉夏侯湛,九言起於高貴鄉公。

  二以時而論,則有建安體(漢末年號。曹子建父子及鄴中七子之詩)、黃初體(魏年號,與建安相接,其體一也)、正始體(魏年號,嵇、阮諸公之詩)、太康體(晉年號,左思、潘岳、二張、二陸諸公之詩)、元嘉體(宋年號,顏、鮑、謝諸公之詩)、永明體(齊年號,齊諸公之詩)、齊、梁體(通兩朝而言之)、南北朝體(通魏、周而言之,與齊、梁體一也)、唐初體(唐初猶襲陳、隋之體)、盛唐體(景云以后,開元、天寶諸公之詩)、大歷體(大歷十才子之詩)、元和體(元、白諸公)、晚唐體、本朝體(通前后而言之)、元祐體(蘇、黃、陳諸公)、江西宗派體(山谷為之宗)。

  三以人而論,則有蘇、李體(李陵、蘇武也)、曹、劉體(子建、公干也)、陶體(淵明也)、謝體(靈運也)、徐、庾體(徐陵、庾信也),沈、宋體(佺期、之問也—)、陳拾遺體(陳子昂也)、王楊、盧、駱體(王勃、楊炯、盧照鄰、駱賓王也)、張江體(始興文獻公九齡也)、少陵體、太白體、高達夫體(高常侍適也)、孟浩然體、岑嘉州體(岑參也)、王右丞體(王維也)、韋蘇州體(韋應物也)、韓昌黎體、柳子厚體、韋、柳體(蘇州與儀曹合言之)、李長吉體、李商隱體(即西昆體也)、盧仝體、白樂天體、元、白體(微之、樂天,其體一也)、杜牧之體、張藉、王建體(謂樂府之體同也)、賈浪仙體、孟東野體、杜荀鶴體、東坡體、山谷體、后山體(后山本學杜,其語似之者但數篇,他或似而不全,又其他則本其自體耳)、王荊公體(公絕句最高,其得意處,高出蘇、黃、陳之上,而與唐人尚隔一關)、邵康節體、陳簡齊體(陳去非與義也。亦江西之派而小異)、楊誠齋體(其初學半山、后山,最后亦學絕句於唐人。已而盡棄諸家之體,而別出機杼,蓋其自序如此也)。

  四又有所謂選體(選詩時代不同,體制隨異,今人例謂五言古詩為選體非,也)、柏梁體(漢武帝與群臣共賦七言,每句用韻,后人謂此體為柏梁體)、玉臺體(《玉臺集》乃徐陵所序,漢、魏、六朝之詩皆有之,或者但謂織艷者為玉臺體,其實則不然)、西昆體(即李商隱體,然兼溫庭筠及本朝楊、劉諸公而名之也)、香奩體(韓偓之詩,皆裾裙脂粉之語,有《香奩集》)、宮體(梁簡文傷於輕靡,時號宮體)。(其他體制尚或不一,然大概不出此耳)

  五又有古詩,有近體(即律詩也),有絕句,有雜言,有三五七言(自三言而終以七言,隋鄭世翼有此詩:“秋風清,秋月明。落葉聚還散,寒鴉樓復驚。相思相見知何日,此日此夜難為情!保,有半五六言(晉傅玄《鴻雁生塞北》之篇是也),有一字至七字(唐張南史《雪月花草》等篇是也。又隋人應詔有三十字詩,凡三句七言,一句九言,不足為法故,不列於此也),有三句之歌(高祖《大風歌》是也。古《華山畿》二十五首,多三句之,其他古詩多如此者),有兩句之歌(荊卿《易水歌》是也。又古詩有《青驄白馬》《共戲樂》《女兒子》之類,皆兩句之詞也),有一句之歌(《漢書》“枹鼓不鳴董少年”,一句之歌也。又漢童謠“千乘萬騎上北邙”,梁童謠“青絲白馬壽陽來”,皆一句也),有口號(或四句,或八句),有歌行(古有鞠歌行、放歌行、長歌行、短歌行。又有單以歌名者,單行名者,不可枚述),有樂府(漢成帝定郊祀立樂府,采齊、楚、趙、魏之聲以入樂府,以其音詞可被於弦歌也。樂府俱被諸體,兼統眾名也),有楚詞(屈原以下倣楚詞者,皆謂之楚詞),有琴操(古有《水仙操》,辛德源所作;《別鶴操》高陵牧子所作),有謠(沈炯有《獨酌謠》,王昌齡有《箜篌謠》,穆天子之傳有《白云謠》也),曰吟(古詞有《隴頭吟》,孔明有《梁父吟》,相如有《白頭吟》),曰詞(《選》有漢武《秋風詞》,樂府有《木蘭詞》),曰引(古曲有《霹靂引》《走馬引》《飛龍引》),曰詠(《選》有《五君詠》,唐儲光羲有《群鴻詠》),曰曲(古有《大堤曲》,梁簡文有《烏棲曲》),曰篇(《選》有《名都篇》《京洛篇》《白馬篇》),曰唱(魏武帝有《氣出唱》),曰弄(古樂府有《江南弄》),曰長調,曰短調,有四聲,有八。ㄋ穆曉O於周顒,八病嚴於沈約。八病謂平頭、上尾、蜂腰、鶴膝、大韻、小韻、旁紐、正紐之辨。作詩正不必拘此,蔽法不足據也),又有以歎名者(古詞有《楚妃歎》《明君歎》),以愁名者(《文選》有《四愁》,樂府有《獨處愁》),以哀名者(《選》有《七哀》,少陵有《八哀》),以怨名者(古詞有《寒夜怨》《玉階怨》),以思名者(太白有《靜夜思》),以樂名者(齊武帝有《估客樂》,宋臧質有《石城樂》),以別名者(子美有《無家別》《垂老別》《新婚別》)。有全篇雙聲疊韻者(東坡“經字韻詩”是也),有全篇字皆平聲者(天隨子《夏日詩》四十字皆是平。又有一句全平一句全仄者),有全篇字皆仄聲者(梅圣俞《酌酒與婦飲》之詩是也),有律詩上下句雙用韻者(第一句,第三五七句,押一仄韻;第二句,第四六八句,押一平韻。唐章碣有此體,不足為法,謾列於此,以備其體耳。又有四句平入之體,四句仄入之體,無關詩道今皆不。,有轆轤韻者(雙出雙入),有進退韻者(一進一退),有古詩一韻兩用者(《文選》曹子建《美女篇》有兩“難”字,謝康樂《述祖德詩》有兩“人”字,后多有之),有古詩一韻三用者(《文選》任彥升《哭范仆射》詩三用“情”字也),有古詩三韻六七用者(古《焦仲卿妻詩》是也),有古詩重用二十許韻者(《焦仲卿妻詩》是也),有古詩旁取六七許韻者(韓退之“此日足可惜”篇是也。凡雜用東、冬、江、陽、庚、青六韻。歐陽公謂:退之遇寬韻則故旁入他韻,非也。此乃用古韻耳,於集韻自見之),有古詩全不押韻者(古《採蓮曲》是也),有律詩至百五十韻者(少陵有古韻律詩,白樂天亦有之,而本朝王黃州有百五十韻五言律),有律詩止三韻者(唐人有六句五言律,如李益詩“漢家今上郡,秦塞古長城。有日云常慘,無風沙自驚。當今天子圣,不戰四方平”是也),有律詩徹首尾對者(少陵多此體,不可概舉),有律詩徹首尾不對者(盛唐諸公有此體,如孟浩然詩:“掛席東南望,青山水國遙。軸轤爭利涉,來往接風潮。問我今何適,天臺訪石橋。坐看霞色晚,疑是石城標!庇帧八畤鵁o邊際”之篇,又太白“牛渚西江夜”之篇。皆文從字順,音韻鏗鏘,八句皆無對偶),有后章字接前章者(曹子建《贈白馬王彪》之詩是也),有四句通義者(如少陵“神女峰娟妙,昭君宅有無,曲畱明怨惜,夢盡失歡娛”是也),有絕句折腰者,有八句折腰者,有擬古,有連句,有集句,有分題(古人分題,或各賦一物,如云送某人分題得某物也;蛟惶筋}),有分韻,有用韻,有和韻,有借韻(如押七之韻,可借入微或十二齊韻是也),有協韻(《楚詞》及《選》詩多用協韻),有今韻,有古韻(如退之《此日足可惜》詩用古韻也,蓋《選》詩多如此),有古律(陳子昂及盛唐諸公多此體),有今律。有頷聯,有頸聯,有發端,有落句(結句也),有十字對(劉昚虛“滄浪千萬里,日夜一孤舟”),有十字句(常建“曲徑通幽處,禪房花木深”等是也),有十四字對(劉長卿“江客不堪頻北望,塞鴻何事又南飛”是也),有十四字句(崔顥“黃鶴一去不復返,白云千載空悠悠”,又太白“鸚鵡西飛隴山去,芳洲之樹何青青”是也),有扇對(又謂之隔句對。如鄭都官“昔年其照松溪影,松折碑荒僧已無,今日還思錦城事,雪消花謝夢何如”是也。蓋以第一句對第三句,第二句對第四句),有借對(孟浩然“廚人具雞黍,稚子摘楊梅”,太白“水舂云母碓,風掃石楠花”,少陵“竹葉於人既無分,菊花從此不須開”是也),有就句對(又曰當句有對。如少陵“小院回廊春寂寂,浴鳧飛鷺晚悠悠”,李嘉祐“孤云獨鳥川光暮,萬里千山海氣秋”是也。前輩於文亦多此體,如王勃“龍光射斗牛之墟,徐孺下陳蕃之榻”,乃就對也)。

  六論雜體,則有風人(上句述其語,下句釋其義,如古《子夜歌》《續曲歌》之類,則多用此體),藁砧(古樂府“藁砧今何在,山上復安山;何當大刀頭,破鏡飛上天”,僻辭隱語也),五雜俎(見樂府),兩頭織織(亦見樂府),盤中(《玉臺集》有此詩,蘇伯玉妻作,寫之盤中,屈曲成文也),回文(起於寶滔之妻,織錦以寄其夫也),反覆(舉一字而誦,皆成句,無不押韻,反復成文也。李公《詩格》有此二十字詩),離合(字相折合成文,孔融“漁父屈節”之詩是也。)雖不關詩之重,輕其體制亦古,至於建除(鮑明遠有《建除詩》,每句首冠以“建除平定”等字。其詩雖佳,蓋鮑本工詩,非因建除之體而佳也),字謎,人名,卦名,數名,藥名,州名之詩,只成戲謔,不足法也。(又有六甲十屬之類,及藏頭、歇后等體,今皆削之。近世有李公《詩格》,泛而不備,惠洪《天廚禁臠》,最為誤人。今此卷有旁參二書者,蓋其是處不可易也)。

  詩法一學詩先除五俗:一曰俗體,二曰俗意,三曰俗句,四曰俗字,五曰俗韻。

  二有語忌,有語病,語病易除,語忌難除。語病古人亦有之,惟語忌則不可有。

  三須是本色,須是當行。

  四對句好可得,結句好難得,發句好尤難得。

  五發端忌作舉止,收拾貴在出場。

  六不必太著題,不必多使事。

  七押韻不必有出處,;用事不必拘來歷。

  八下字貴響,造語貴圓。

  九意貴透徹,不可隔靴搔癢;語貴脫灑,不可拖泥帶水。

  十最忌骨董,最忌趂貼。

  十一語忌直,意忌淺,脈忌露,味忌短,音韻忌散緩,亦忌迫促。

  十二詩難處在結裹,譬如番刀,須用北人結裹,若南人便非本色。

  十三須參活句,勿參死句。

  十四詞氣可頡頏,不可乖戾。

  十五律詩難於古詩,絕句難於八句,七言律詩難於五言律詩,五言絕句難於七言絕句。

  十六學詩有三節:其初不識好惡,連篇累牘,肆筆而成;既識羞愧,始生畏縮,成之極難;及其透徹,則七縱八橫,信手拈來,頭頭是道矣。

  十七看詩須著金剛眼睛,庶不呟於旁門小法。(禪家有金剛眼睛之說)。

  十八辨家數如辨蒼白,方可言詩。(荊公評文章先體制而后文之工拙)。

  十九詩之是非不必爭,試以已詩置之古人詩中,與識者觀之而不能辨,則真古人矣。

  詩評一大歷以前,分明別是一副言語;晚唐,分明別是一副言語;本朝諸公,分明別是一副言語。如此見,方許具一只眼。

  二盛唐人,有似粗而非粗處,有似拙而非拙處。

  三五言絕句:眾唐人是一樣,少陵是一樣,韓退之是一樣,王荊公是一樣,本朝諸公是一樣。

  四盛唐人詩,亦有一二濫觴晚唐者,晚唐人詩,亦有一二可入盛唐者,要當論其大概耳。

  五唐人與本朝人詩,未論工拙,直是氣象不同。

  六唐人命題,言語亦自不同。雜古人之集而觀之,不必見詩,望其題引而知其為唐人今人矣。

  七大歷之詩,高者尚未識盛唐,下者漸入晚唐矣。晚唐之下者,亦隨野孤外道鬼窟中。

  八或問:“唐詩何以勝我朝?”唐以詩取士,故多專門之學,我朝之詩所以不及也。

  九詩有詞理意興。南朝人尚詞而病於理;本朝人尚理而病於意興;唐人尚意興而理在其中;漢魏之詩,詞理意興,無跡可求。

  十漢魏古詩,氣象混沌,難以句摘。晉以還方有佳句,如淵明“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謝靈運“池塘生春草”之類,謝所以不及陶者,康樂之詩精工、淵明之詩質而自然耳。

  十一謝靈運之詩,無一篇不佳。

  十二黃初之后,惟阮籍《詠懷》之作,極為高古,有建安風骨。晉人舍陶淵明、阮籍嗣宗外,惟左太沖高出一時,陸士衡獨在諸公之下。

  十三顏不如鮑,鮑不如謝,文中子獨取顏,非也。

  十四建安之作全在氣象,不可尋枝摘葉。靈運之詩,已是徹首尾成對句矣,是以不及建安也。

  十五謝朓之詩,已有全篇似唐人者,當觀其集方知之。

  十六戎昱在盛唐為最下,已濫觴晚唐矣。戎昱之詩,有絕似晚唐者。權德輿之詩,卻有絕似盛唐者。權德輿或有似韋蘇州、劉長卿處。

  十七顧況詩多在元白之上,稍有盛唐風骨處。

  十八冷朝陽在大歷才子中為最下。馬戴在晚唐諸人之上。劉滄、呂溫亦勝諸人。李瀕不全是晚唐,間有似劉隨州處。陳陶之詩,在晚唐人中,最無可觀。薛逄最淺俗。

  十九大歷以后,吾所深取者,李長吉、柳子厚、劉言史、權德輿、李涉、李益耳。

  二十大歷后,劉夢得之絕句,張藉、王建之樂府,吾所深取耳。

  二一李、杜二公,正不當優劣。太白有一二妙處,子美不能道;子美有一二妙處,太白不能作。

  二二子美不能為太白之飄逸,太白不能為子美之沈郁。太白《夢游天姥吟》、《遠離別》等,子美不能道;子美《北征》、《兵車行》、《垂老別》等太白不能作。論詩以李、杜為準,挾天子以令諸侯也。

  二三少陵詩法如孫、吳,太白詩法如李廣。少陵如節制之師。

  二四少陵詩,憲章漢、魏,而取材於六朝;至其自得之妙,則前輩所謂集大成者也。

  二五觀太白詩者,要識真太白處。太白天才豪逸,語多卒然而成者。學者於每篇中,要識其安身立命處可也。

  二六太白發句,謂之開門見山。

  二七李、杜數公,如金鳷擘海,香象渡河,下視郊、島輩,直蟲吟草間耳。

  二八人言太白仙才,長吉鬼才,不然,太白天仙之詞,長吉鬼仙之詞耳。

  二九玉川之恠,長吉之瑰詭,天地間自欠此體不得。

  三十高岑之詩悲壯,讀之使人感慨;孟郊之詩刻苦,讀之使人不歡。

  三一《楚詞》,惟屈、宋諸篇當讀之外,惟賈誼《懷長沙》、淮南王《招隱》、嚴夫子《哀時命》宜熟讀,此外亦不必也。

  三二《九章》不如《九歌》,《九歌》《哀郢》尤妙。

  三十三前輩謂《大招》勝《招魂》。不然。

  三四讀《騷》之久,方識真味;須歌之抑揚,涕洟滿襟,然后為識《離騷》。否則如戛釜撞甕耳。

  三五唐人惟柳子厚深得騷學,退之、李觀,皆所不及。若皮日休《九諷》,不足為騷。

  三六韓退之《琴操》極高古,正是本色,非唐賢所及。

  三七釋皎然之詩,在唐諸僧之上,唐詩僧有法震、法照、無可、護國、靈一、清江、無本、齊己、貫休也。

  三八集句唯荊公最長,《胡笳十八拍》混然天成,絕無痕跡,如蔡文姬肺肝間流出。

  三九擬古惟江文通最長,擬淵明似淵明,擬康樂似康樂,擬左思似左思,擬郭璞似郭璞,獨擬李都尉一首,不似西漢耳。

  四十雖謝康樂擬鄴中諸子之詩,亦氣象不類。至於劉玄休《擬行行重行行》等篇,鮑明遠《代君子有所思》之作,仍是其自體耳。

  四一和韻最害人詩。古人酬唱不次韻,此風始盛於元白、皮陸,本朝諸賢,乃以此而闘工,遂至往復有八九和者。

  四二孟郊之詩,憔悴枯槁,其氣局促不伸,退之許之如此,何耶?詩道本正大,孟郊自為之艱阻耳。

  四三孟浩然之詩,諷詠之久,有金石宮商之聲。

  四四唐人七言律詩,當以崔灝《黃鶴樓》為第一。

  四五唐人好詩,多是征戍、遷謫、行旅、離別之作,往往能感動激發人意。

  四六蘇子卿詩:“幸有弦歌曲,可以喻中懷。請為游子吟,冷冷一何悲!絲竹厲清聲,慷慨有余哀。長歌正激烈,中心愴以摧。欲展清商曲,念子不能歸!苯袢擞^之,必以為一篇重複之甚,豈特如《蘭亭》“絲竹管弦”之語耶。古詩正不當以此論之也。

  四七《十九首》:“青青河畔草,郁郁園中柳。盈盈樓上女,皎皎當窗牖。娥娥紅粉粧,纖纖出素手!币贿B六句,皆用疊字,今人必以為句法重復之甚,古詩正不當以此論之也。

  四八任昉《哭范仆射詩》,一首中凡兩用生字韻,三用情字韻!胺蜃又悼裆,“千齡萬恨生”,猶是兩義!蔼q我故人情”,“生死一交情”,“欲以遣離情”,三情字皆用一意!短鞆N禁臠》謂:平韻可重押,若或平或仄,則不可。彼但以《八仙歌》言之耳。何見之陋邪?詩話謂:東坡兩“耳”韻,兩“耳”義不同,故可重押。要之亦非也。

  四九劉公干《贈五官中郎將》詩:“昔我從元后,整駕至南鄉。過彼豐沛都,與君共翱翔!痹,蓋指曹操也。至南鄉,謂伐劉表之時。豐沛都,喻操譙郡也。王仲宣《從軍詩》云:“籌策運帷幄,一由我圣君!笔ゾ嘀覆懿僖。又曰:“竊慕負鼎翁,愿厲朽鈍姿!笔怯б烈摱Ω蓽苑ヨ钜。是時,漢帝尚存,而二子之言如此,一曰元后,二曰圣君,正與荀彧比曹操為高光同科;蛞怨善揭暶廊藶椴磺,是未為知人之論!洞呵铩氛D心之法,二子其何逃?

  五十古人贈答,多相勉之詞。蘇子卿云:“愿君崇令德,隨時愛景光!崩钌偾湓疲骸芭Τ缑鞯,皓首以為期!眲⒐稍疲骸懊阍招蘖畹,北面自寵珍!倍抛用涝疲骸熬舻桥_輔,臨危莫愛身!蓖谴艘。有如高達夫贈王徹云:“吾知十年后,季子多黃金!苯鸲嗪巫愕,又甚於以名位期人者。此達夫偶然漏逗處也。

  考證一少陵與太白獨厚於諸公,詩中凡言太白十四處,至謂“世人皆欲殺,吾意獨憐才”;“醉眠秋共被,攜手日同行”;“三夜頻夢君,情親見君意”:其情好可想,《遁齋閑覽》謂二人名既相逼,不能無相忌,是以庸俗之見,而度賢哲之心也。予故不得不辨。

  二《古詩十九首》,非止一人之詩也!缎行兄匦行小,樂府以為枚乘之作,則其他可知矣。

  三《古詩十九首》,《行行重行行》,《玉臺》作兩首,自“越鳥巢南枝”以下,為一首,當以《選》為正。

  四《文選》長歌行,只有一首《青青園中葵》者。郭茂倩《樂府》有兩篇,次一首乃《仙人騎白鹿》者!断扇蓑T白鹿》之篇,予疑此詞“岧岧山上亭”以下,其義不同,當又別是一首,郭茂倩不能辨也。

  五《文選》《飲馬長城窟》古詞,無人名,《玉臺》以為蔡邕作。

  六古詞之不可讀者,莫如《巾舞歌》,文義漫不可解,又古《將進酒》《芳樹》《石留》《豫章行》等篇,皆使人讀之茫然。又《朱鷺》《稚子班》《艾如張》《思悲翁》《上之回》等,只二三句可解。豈非歲久文字舛訛而然耶?

  七《木蘭歌》“促織何唧唧”,《文苑英華》作“唧唧何切切”,又作“歷歷”;《樂府》作“唧唧復唧唧”,又作“促織何唧唧”。當從《樂府》也。

  八“愿馳千里足”,郭茂倩《樂府》作“愿借明駞千里足”,《酉陽雜俎》作“愿馳千里明駞足”!稘O隱》不考,妄為之辨。

  九《木蘭歌》最古,然“朔氣傳金柝,寒光照鐵衣”之類,已似太白,必非漢魏人詩也。

  十《木蘭歌》,《文苑英華》直作韋元甫名字,郭茂倩《樂府》有兩篇,其后篇乃元甫所作也。

  十一班婕妤《怨歌行》,文選直作班姬之名,《樂府》以為顏延年作。

  十二孔明《梁父吟》:“步出齊東門,遙望蕩陰里!薄稑犯忸}》作“遙望陰陽里”。青州有陰陽里!疤锝乓弊印,《解題》作“田疆固野子”。

  十三南北朝人,惟張正見詩最多,而最無足省發,所謂“雖多亦奚以為”。

  十四《西清詩話》載:晁文元家所藏陶詩,有《問來使》一篇,云:“爾從山中來,早晚發天目。我屋南山下,今生幾藂菊。薔薇葉已抽,秋蘭氣當馥。歸去來山中,山中酒應熟!庇柚^此篇誠佳,然其體制氣象,與淵明不類,得非太白逸詩,后人謾取以入陶集爾。

  十五《文苑英華》有太白《代寄翁參樞先輩》七言律一首,乃晚唐之下者。又有五言律三首:其一,《送客歸吳》;其二,《送友生游峽中》;其三,《送袁明甫任長江》,集本皆無之。其家數在大歷、貞元間,亦非太白之作。又有五言《雨后望月》一首,《對雨》一首,《望夫石》一首,《冬月歸舊山》一首,皆晚唐之語。又有“秦樓出佳麗”四句,亦不類太白,皆是后人假名也。

  十六《文苑英華》有送《史司馬赴崔相公幕》一首云:“崢嶸丞相府,清切鳳凰池。羨爾瑤臺鶴,高樓瓊樹枝。歸飛晴日好,吟弄惠風吹。正有乘軒樂,初當學舞時。珍禽在羅綱,微命若游絲。愿托周周羽,相銜漢水湄!贝嘶蛱字菰娨。不然,亦是盛唐人之作。

  十七《太白集》中《少年行》,只有數句類太白,其他皆淺近浮俗,決非太白所作,必誤入也。

  十八“酒渴愛江清”一詩,《文苑英華》作“暢當”,而黃伯思注《杜集》,編作少陵詩,非也。

  十九“迎旦東風騎蹇驢”絕句,決非盛唐人氣象,只似白樂天言語。今世俗圖畫以為少陵詩,漁隱亦辨其非矣;而黃伯思編入《杜集》,非也。

  二十少陵有《避地》逸詩一首云:“避地歲時晚,竄身筋骨勞。詩書遂墻壁,奴仆且旌旄。行在僅聞信,此生隨所遭。神堯舊天下,會見出腥臊!鳖}下公自注云:“至德三載丁酉作”,此則真少陵語也。今書市集本,并不見有。

  二一舊蜀本杜詩,并無注釋,雖編年而不分古近二體,其間略有公自注而已。今豫章庫本,以為翻鎮江蜀本,雖分雜注,又分古律,其編年亦且不同。近寶慶間,南海漕臺開杜集,亦以為蜀本,雖刪去假坡之注,亦有王原叔以下九家,而趙注比他本最詳,皆非舊蜀本也。

  二二《杜集》注中“坡曰”者,皆是托名假偽,漁隱雖嘗辨之,而人尚疑者,蓋無至當之說,以指其偽也。今舉一端,將不辨而自明矣。如“楚岫八峰翠”,註云:“景差《蘭亭春望》:‘千峰楚岫碧,萬木郢城陰!椅逖允检独盍、蘇武,或云枚乘。漢以前五言古詩尚未有之,寕有戰國時已有五言律句耶?觀此可以一笑而悟矣。雖然,亦幸而有此漏逗也。

  二三杜注中“師曰”者,亦“坡曰”之類,但其間半偽半真,尤為殽亂惑人。此深可歎,然具眼者自默識之耳。

  二四崔灝《渭城少年行》,《百家選》作兩首,自“秦川”已下別為一首。郭茂倩《樂府》止作一首,《文苑英華》亦止作一首,當從《樂府》、《英華》為是矣。

  二五玉川子“天下薄夫苦耽酒”之詩,荊公《百家詩選》止作一篇,本集自“天上白日悠悠懸”以下,別為一首,嘗從荊公為是。

  二十六太白詩:“斗酒渭城邊,壚頭耐醉眠!蹦酸瘏⒅,誤入。

  二七太白《塞上曲》“駵馬新跨紫玉鞍”者,乃王昌齡之詩,亦誤入。昌齡本有二篇,前篇乃“秦時明月漢時關”也。

  二八孟浩然有《贈孟郊》一首。按東野乃貞元、元和間人,而浩然終於開元二十八年,時代懸遠,其詩亦不似浩然,必誤入。

  二九杜詩:“五云高太甲,六月曠搏扶!碧字x殆不可曉,得非高太乙耶?乙與甲蓋亦相近,以星對風,亦從其類也。至於“杳杳東山攜漢妓”,亦無義理,疑是“攜妓去”。蓋子美每於絕句,喜對偶耳。臆度如此,更俟宏識。

  三十王荊公《百家詩選》,蓋本於唐人《英靈》、《間氣集》。其初,明皇、德宗、薛稷、劉希夷、韋述之詩,無少增損,次序亦同。,孟浩然止增其數。儲光羲后,方是荊公自去取。前卷讀之盡佳,非其選擇之精,蓋盛唐人詩無不可觀者。至於大歷已后,其去取深不滿人意。況唐人如沈、宋、王、楊、盧、駱、陳拾遺、張燕公,張曲江、賈至、王維、獨古及、韋應物、孫逖、祖詠、劉昚虛、綦毋潛、劉長卿、李長吉諸公,皆大名家,——李、杜、韓、柳以家有其集,故不載,——而此集無之。荊公當時所選,當據宋次道之所有耳。其序乃言“觀唐詩者觀此足矣”,豈不誣哉!今人但以荊公所選,斂袵而莫敢議,可歎也。

  三一荊公有一家但取一二首,而不可讀者。如曹唐二首,其一首云:“少年風流好丈夫,大家望拜漢金吾。閑眠曉日聽啼鴂,笑倚春風仗轆轤。深院吹笙從漢婢,靜街調馬任夷奴。牡丹花下鉤簾畔,獨倚紅肌捋虎鬚!贝瞬蛔阋詴琳,可以與閭巷小人文背之詞。又《買劍》一首云:“青天露拔云霓泣,黑地潛驚鬼魅愁!钡膳c師巫念誦耳。

  三十二予嘗見《方子通墓志》:“唐詩有八百家,子通所藏有五百家!苯駝t世不見有,惜哉!

  三三柳子厚“漁翁夜傍西巖宿”之詩,東坡刪去后二句,使子厚復生,亦必心服。謝朓“洞庭張樂地,瀟湘帝子游。云去蒼梧野,水還江漢流。停驂我悵望,輟棹子夷猶。廣平聽方籍,茂陵將見求。心事俱已矣,江上徒離憂!弊又^“廣平聽方籍,茂陵將見求”一聯刪去,只用八句,方為渾然,不知識者以為何如。

  附錄:答出繼叔臨安吳景仙書仆之《詩辨》,乃斷千百年公案,誠驚世絕俗之談,至當歸

星力捕鱼游戏网址 000725京东方股票行情 福彩山东11选5技巧 2019炒股软件哪个最好 河南快三的走势图和值 11月有百家乐连赢奖励的博彩公司 快中彩规则介绍 安徽11选五胆拖玩法 北京十一选五体彩一定牛 广西十一选五下载 北京pk苹果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