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歌

作者: 屈原

  九歌:《楚辭》篇名!熬鸥琛痹瓰閭髡f中的一種遠古歌的名稱!楚辭》的《九歌》,是戰國楚人屈原據民間祭神樂歌改作或加工而成。共十一篇:《東皇太一》、《云中君》、《湘君》、《湘夫人》、《大司命》、《少司命》、《東君》、《河伯》、《山鬼》、《國殤》、《禮魂》!秶鴼憽芬黄,悼念和頌贊為楚國而戰死的將士;多數篇章,則皆描寫神靈間的眷戀,表現出深切的思念或所求未遂的哀傷。王逸說是屈原放逐江南時所作,當時屈原“懷憂若苦,愁思沸郁”,故通過制作祭神樂歌,以寄托自己的這種思想感情。但現代研究者多認為作于放逐之前,僅供祭祀之用。(《辭!罚保梗福鼓臧妫

  九歌(一)

  東皇太一

  吉日兮辰良,穆將愉兮上皇;撫長劍兮玉珥,「謬」①鏘鳴兮琳瑯;

  瑤席兮玉「縝」②,盍將把兮瓊芳;蕙肴蒸兮蘭藉③,莫桂酒兮椒漿;揚「包」④兮拊鼓,疏緩節兮安歌;陳竽瑟兮浩倡;

  靈偃蹇兮姣服,芳菲菲兮滿堂;五音兮繁會,君欣欣兮樂康。

注釋:

 、伲鹤中螒獮椤巴酢迸,音“求”。

 、冢鹤中螒獮椤巴酢迸,音“陣”。

 、郏阂簟敖纭。

 、埽鹤中螒獛А澳尽迸,音“!。

注釋:

  題解:

  《星經》記載:“太一星在天一南半度,天帝神,主十六神!

  《莊子。天地篇》云:“主之以太一”,成玄英注:“太者,廣大之名。一以不二為稱,言大道曠蕩,無不制圍,囊括萬有,通而為一,故謂之太一也!蓖跻葑ⅲ骸疤,星名,天之尊神。祠在楚東,以配東帝,故云東皇!

  《漢書。郊祀志》曰:“天神貴者太一!薄盎省笔亲钭鹳F的神的通稱,“太一”在楚人中是東方最尊貴的天帝之神。

  九歌(二)

  云中君

  浴蘭湯兮沐芳,華采衣兮若英①;靈連蜷兮既留,爛昭昭兮未央;謇將「!耿谫鈮蹖m,與日月兮齊光;龍駕兮帝服,聊翱游兮周章;

  靈皇皇兮既降③,「飆」④遠舉兮云中;覽冀洲兮有余,橫四海兮焉窮;

  思夫⑤君兮太息,極勞心兮忡忡;

注釋:

 、伲阂簟把搿。

 、冢鹤中螒獮椤扳唷迸,音“但”。

 、郏阂簟昂椤。

 、埽鹤中螒獰o“風”旁,音“標”。

 、荩阂簟胺。

注釋:

  題解:

  本篇是一首祭云神的詩歌,云中之神為一男性,號“云中君”,在神話中云神名叫豐隆,又名屏翳。

  九歌(三)

  湘君

  君不行兮夷猶,蹇誰留兮中洲;美要①眇兮宜修,沛吾乘兮桂舟;令沅湘兮無波②,使江水兮安流;望夫君兮未來③,吹參差兮誰思;

  駕飛龍兮北征,「覃」④吾道兮洞庭;薜荔柏兮蕙綢,蓀「撓」⑤兮蘭旌;望涔陽兮極浦,橫大江兮揚靈;揚靈兮未極,女嬋媛兮為余太息;橫流涕兮潺「爰」⑥,隱思君兮「誹」⑦側;

注釋:

 、伲阂簟把。

 、冢阂簟芭。

 、郏阂簟袄濉。

 、埽鹤中螒獛А板痢迸,音“瞻”,轉。

 、荩鹤中螒獮椤澳尽迸,音“撓”,旗桿上的曲柄,用來懸掛作為裝飾旗幟的布條。

 、蓿鹤中螒獛А般摺迸,音“員”。

 、撸鹤中螒獮椤摆狻迸,音“匪”。

注釋:

  桂「擢」①兮蘭「世」②,「囗」③冰兮積雪;采薜荔兮水中,搴芙蓉兮木末;心不同兮媒勞,恩不甚兮輕絕;石瀨兮淺淺④,飛龍兮翩翩;交不忠兮怨長,期不信兮告余以不閑;

  朝騁騖兮江皋,夕弭節兮北渚;鳥次兮屋上,水周兮堂下⑤;捐余「決」⑥兮江中,遺余佩兮醴浦;采芳洲兮杜若,將以遺兮下女;時不可兮再得,聊逍遙兮容與。

注釋:

 、伲鹤中螒獮椤澳尽迸,音“照”,意通“棹”。

 、冢鹤中螒獛А澳尽迸,音“易”。

 、郏鹤中坞y以描述,音“酌”,意為“敲擊”。

 、埽阂簟伴g”。

 、荩阂簟白o”。

 、蓿鹤中螒獮椤巴酢迸,音“決”,玉佩。

注釋:

  題解:

  帝舜死于蒼梧,葬于九嶷山。他的兩個妃子,帝堯的女兒娥皇、女英聞訊,便去奔喪,亦死于湘江。帝舜死后,天帝封其為湘水之神,號湘君,封二妃為湘水女神,號湘夫人。在楚人心目中,他們是一對配偶神。

  本篇是祭湘君的詩歌,描寫了湘夫人思念湘君那種臨風企盼,因久候不見湘君依約聚會而產生怨慕神傷的感情。

  九歌(四)

  湘夫人

  帝子降兮北渚,目眇眇兮愁予①;「溺溺」③兮秋風,洞庭波兮木葉下③;登白「煩」④兮騁望,與佳期兮夕張;鳥何萃兮「頻」⑤中,「曾」⑥何為兮木上?

  沅有芷兮醴有蘭⑦,思公子兮未敢言;荒忽兮遠望,觀流水兮潺「媛」⑧;麋何食兮庭中,蛟何為兮水裔;朝馳余馬兮江皋,夕濟兮西「筮」⑨;聞佳人兮召余,將騰駕兮偕逝;

注釋:

 、伲阂簟坝凇。

 、冢鹤中螒獮椤芭迸,音“鳥”,微風吹拂的樣子。

 、郏汗乓簟白o”。

 、埽鹤中螒獛А捌H”頭,音“凡”,草名,似莎而大。

 、荩鹤中螒獛А捌H”頭,音“貧”,多年生水草。

 、蓿鹤中螒獛А八摹鳖^,音“增”,捕魚的網。

 、撸阂簟斑B”。

 、啵鹤中螒獮椤般摺迸,音“員”。

 、幔鹤中螒獛А般摺迸,音“式”,水涯。

注釋:

  筑室兮水中,葺之兮荷蓋①;蓀壁兮紫壇,播芳椒兮成堂;桂棟兮蘭「僚」②,辛夷楣兮藥房;罔薜荔兮為帷,「辟」③蕙「」④兮既張;白玉兮為鎮,疏石蘭兮為芳;芷葺兮荷屋,繚之兮杜衡⑤;

  合百草兮實庭,建芳馨兮廡門⑥;九嶷繽兮并迎,靈之來兮如云;捐余袂兮江中,遺余「諜」⑦兮醴浦;搴汀洲兮杜若,將以遺⑧兮遠者;時不可兮驟得,聊逍遙兮容與!

注釋:

 、伲阂簟坝洝。

 、冢鹤中螒獮椤澳尽迸,音“療”,屋椽。

 、郏鹤中螒獛А稗小,音“批”,剖開。

 、埽鹤中坞y以描述,音“棉”,隔扇。

 、荩阂簟昂健。

 、蓿阂簟懊瘛。

 、撸鹤中螒獮椤榜隆迸,音“諜”,《方言》:禪衣,江淮南楚之間謂之「諜」(如前注)。禪衣即女子內衣,是湘夫人送給湘君的信物。這是古時女子愛情生活的習慣。

 、啵阂簟拔础。

注釋:

  題解:

  本篇是祭湘水女神的詩歌,和《湘君》是姊妹篇。全篇以湘君思念湘夫人的語調去寫,描繪出那種馳神遙望,祈之不來,盼而不見的惆悵心情。

  九歌(五)

  大司命

  廣開兮天門,紛吾乘兮玄云;令飄風兮先驅,使「凍」①雨兮灑塵;君回翔兮以下②,「愉」③空桑兮從女④;紛總總兮九州,何壽夭兮在予⑤;

  高飛兮安翔,乘清氣兮御陰陽;吾與君兮齊速,導帝之兮九坑⑥;靈衣兮被被⑦,玉佩兮陸離;一陰兮一陽,眾莫知兮余所為⑻;

注釋:

 、伲鹤中螒獮椤般摺迸。

 、冢阂簟白o”。

 、郏鹤中螒獮椤白恪迸,音“于”,越過。

 、埽和ā叭辍。

 、荩阂簟坝凇。

 、蓿阂簟皩,意通“岡”,山脊,高地,九坑即九岡,九州的代稱。

 、撸和ā芭。

 、啵阂簟坝唷。

注釋:

  折疏麻兮瑤華①,將以遺②兮離居;老冉冉兮既極,不「浸」③近兮愈疏;

  乘龍兮轔轔,高馳兮沖天④;結桂枝兮延佇,羌愈思兮愁人;愁人兮奈何,愿若今兮無虧⑤;固人命兮有當,孰離合兮何為⑥?

注釋:

 、伲和ā盎ā,古音“敷”。

 、冢阂簟拔础。

 、郏鹤中螒獛А板病鳖^。

 、埽阂簟奥牎。

 、荩阂簟翱啤。

 、蓿阂簟昂酢。

注釋:

  題解:

  楚地風俗好祀鬼神,楚人以為人之壽夭必有神靈主宰,因而奉祀大司命。

  一說大司命是星名!史記。天官書》云:“北魁戴匡六星,曰文昌宮:一曰上將,二曰次將,三曰貴相,四曰司命,。。!

  古人以為大司命是管人之生死的壽命之神。本篇是祭大司命的祭歌。

  九歌(六)

  少司命

  秋蘭兮麋蕪,羅生兮堂下①;綠葉兮素華②,芳菲菲兮襲予③;夫④人兮自有美子,蓀何以兮愁苦;

  秋蘭兮青青,綠葉兮紫莖;滿堂兮美人,忽獨與余兮目成;入不言兮出不辭,乘回風兮載云旗;悲莫愁兮生別離,樂莫樂兮新相知;荷衣兮蕙帶⑤,「修」⑥而來兮忽而逝;夕宿兮帝郊,君誰須兮云之際;

  與女⑦沐兮咸池,「!耿嗯l兮陽之阿;望美人兮未來,臨風「!耿豳夂酶;

  孔蓋兮翠旌,登九天兮撫慧星;竦長劍兮擁幼艾,蓀獨宜兮為民正⑩。

注釋:

 、伲阂簟白o”。

 、冢阂蛔鳌爸Α。

 、郏阂簟坝唷。

 、埽阂簟胺。

 、荩阂簟暗亍。

 、蓿鹤中斡蚁聭獮椤昂凇,音“書”,忽,疾。

 、撸和ā叭辍。

 、啵鹤中螒獛А叭铡迸,音“!,曬干。

 、幔鹤中螒獮椤扳唷迸,音“晃”,失意貌。

 、猓阂簟罢鳌。

注釋:

  題解:

  少司命是主宰兒童命運的女神。因為她是一位年輕美貌的女神,所以其中一些章節也描述了人神愛戀的情節。本篇是祭者的歌。

  九歌(七)

  東君

  暾將出兮東方,照吾檻兮扶桑;撫余馬兮安驅,夜皎皎兮既明;駕龍「舟」①兮乘雷,載云旗兮委②蛇③;長太息兮將上,心低徊兮顧懷;羌聲色兮娛人,觀者「!耿苜馔鼩w;

  「恒」⑤瑟兮交鼓,蕭鐘兮瑤「囗」⑥;鳴篪兮吹竽,思靈保兮賢「夸」⑦;「宣」⑧飛兮翠曾,展詩兮會舞;應律兮合節⑧,靈之來兮敝日;

  青云衣兮白霓裳,舉長矢兮射天狼;操余弧兮反淪降,援北斗兮酌桂漿;撰余轡兮高駝翔,杳冥冥兮以東行⑨。

注釋:

 、伲鹤中螒獛А败嚒迸,音“舟”,本是車轅橫木,泛指車。

 、冢阂簟拔!。

 、郏阂簟耙恕。

 、埽鹤中螒獮椤柏椤迸,音“但”,安祥。

 、荩鹤中巫髱А版迸,音“庚”。

 、蓿鹤中坞y以描述,音“巨”,懸掛鐘磬的木架。

 、撸鹤中螒獛А芭迸,音“苦”。

 、啵鹤中巫蟛繛椤板尽毕,右部為“羽”,音“宣”。

 、幔阂簟昂健。

注釋:

  題解:

  本篇是楚人祭祀太陽的頌歌。

  九歌(八)

  河伯

  與女①游兮九河,沖風起兮水揚波;乘水車兮荷蓋,駕兩龍兮驂「離」②;登昆侖兮四望,心飛揚兮浩蕩;日將暮兮悵忘歸,惟極浦兮寤懷③;

  魚鱗屋兮龍堂,紫貝闕兮珠宮;靈何惟兮水中;乘白黿兮逐文魚,與女游兮河之渚;流澌紛兮將來下④;

  子交手兮東行,送美人兮南浦;波滔滔兮來迎,魚鱗鱗兮媵予⑤。

注釋:

 、伲和ā叭辍。

 、冢鹤中螒獛А跋x”旁,音“羅”。

 、郏阂簟盎亍。

 、埽阂簟白o”。

 、荩阂簟坝唷。

注釋:

  題解:

  本篇是祭祀河伯的祭歌。歌中沒有禮祀之詞,而是河伯與女神相戀的故事,大約是楚人淫祀的特色,以戀歌情歌作為娛神的祭詞。

  河伯本指黃河之神,至戰國時代人們把各水系的河神統稱河伯。當時楚國國境未達黃河,所祭的只是河神。

  據考本篇可能是記敘河伯與洛水女神前期相戀之事。一是因為洛水在黃河之南,不是遠離楚國的其它水系;二是因為洛水女神正是宓妃。宓妃性情放蕩,曾與后羿相戀,故有后羿“射夫河伯”,“眇其左目”,河伯上告于天帝請誅后羿之事。

  九歌(九)

  山鬼

  若有人兮山之阿,被①薛②荔兮帶女蘿;既含睇兮又宜笑,子慕予兮善窈窕;乘赤豹兮從文「貍」③,辛夷車兮結桂旗;被④石蘭兮帶杜衡,折芬馨兮遺所思;

  余處幽篁兮終不見天,路險難兮獨后來⑤;表獨立兮山之上,云容容兮而在下⑥;杳冥冥兮羌晝晦,東風飄兮神靈雨;留靈修兮「!耿咄鼩w,歲既晏兮孰華予⑧;

注釋:

 、伲和ā芭。

 、冢阂簟氨亍。

 、郏鹤中螒獮椤磅簟迸。

 、埽和ā芭。

 、荩阂簟半x”。

 、蓿阂簟盎ァ。

 、撸鹤中螒獮椤扳唷迸,音“但”。

 、啵阂簟坝唷。

注釋:

  采三秀兮于①山間,石磊磊兮兮葛蔓蔓;怨公子兮悵忘歸,君思我兮不得閑;山中人兮芳杜若,飲石泉兮蔭松柏②;君思我兮然疑作;雷填填兮雨冥冥,「爰」③啾啾兮「穴」④夜鳴;風颯颯兮木蕭蕭,思公子兮徒離憂。

注釋:

 、伲阂簟拔住。

 、冢阂簟安。

 、郏鹤中螒獛А搬搿迸,音“員”。

 、埽鹤中螒獛А搬搿迸,音“又”。

注釋:

  題解:

  山鬼即一般所說的山神,因為未獲天帝正式冊封在正神之列,故仍稱山鬼。

  本篇是祭祀山鬼的祭歌,敘述的是一位多情的女山鬼,在山中采靈芝及約會她的戀人。

  郭沫若根據于字古音讀“巫”推斷于山即巫山,認為山鬼即巫山神女。巫山是楚國境內的名山,巫山神女是楚民間最喜聞樂道的神話。

  九歌(十)

  國殤

  操吳戈兮被犀甲,車錯轂兮短兵接;旌蔽日兮敵若云,矢交墜兮士爭先;

  凌余陣兮躐余行①,左驂殪兮右刃傷;霾兩輪兮縶四馬②,援玉「包」③兮擊鳴鼓;天時懟兮威靈怒,嚴殺盡兮棄原野④;

  出不入兮往不反,平原忽兮路遙遠;帶長劍兮挾秦弓,首身離兮心不懲⑤;誠既勇兮又以武,終剛強兮不可凌⑥;身既死兮神以靈,子魂魄兮為鬼雄。

注釋:

 、伲阂簟昂健。

 、冢阂簟袄!

 、郏鹤中螒獛А澳尽迸,音“扶”。

 、埽阂簟笆。

 、荩阂簟皬摹。

 、蓿阂簟奥 。

注釋:

  題解:

  此篇是祭祀保衛國土戰死的將士的祭歌。

  九歌(十一)

  禮魂

  成禮兮會鼓,傳芭兮代舞;「夸」①女倡兮容與;春蘭兮秋菊,長無絕兮終古。

注釋:

 、伲鹤中螒獛А芭迸,音苦。

注釋:

  題解:

  此篇是通用于前面十篇祭祀各神之后的送神曲,由于所送的神中有天地神也有人鬼,所以不稱禮神而稱禮魂。

星力捕鱼游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