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山子詩集

作者: 寒山子

  寒山

  寒山子,不知何許人。居天臺唐興縣寒巖,時往還國清寺。以樺皮為冠,布裘弊履;蜷L廊唱詠,或村墅歌嘯,人莫識之。閭丘胤宦丹丘,臨行,遇豐干師,言從天臺來。閭丘問彼地有何賢堪師,師曰:“寒山文殊,拾得普賢。在國清寺庫院廚中著火!遍偳鸬焦偃,親往寺中。見二人,便禮拜。二人大笑曰:“豐干饒舌,饒舌。阿彌不識,禮我何為?”即走出寺,歸寒巖。寒山子入穴而去,其穴自合。嘗于竹木石壁書詩,并村墅屋壁所寫文句三百馀首。今編詩一卷。

  凡讀我詩者,心中須護凈。慳貪繼日廉,諂登時正。

  驅遣除惡業,歸依受真性。今日得佛身,急急如律令。

  重巖我卜居,鳥道絕人跡。庭際何所有,白云抱幽石。

  住茲凡幾年,屢見春冬易。寄語鐘鼎家,虛名定無益。

  可笑寒山道,而無車馬蹤。聯谿難記曲,疊嶂不知重。

  泣露千般草,吟風一樣松。此時迷徑處,形問影何從。

  吾家好隱淪,居處絕囂塵。踐草成三徑,瞻云作四鄰。

  助歌聲有鳥,問法語無人。今日娑婆樹,幾年為一春。

  琴書須自隨,祿位用何為。投輦從賢婦,巾車有孝兒。

  風吹曝麥地,水溢沃魚池。常念鷦鷯鳥,安身在一枝。

  弟兄同五郡,父子本三州。欲驗飛鳧集,須征白兔游。

  靈瓜夢里受,神橘座中收。鄉國何迢遞,同魚寄水流。

  一為書劍客,二遇圣明君。東守文不賞,西征武不勛。

  學文兼學武,學武兼學文。今日既老矣,馀生不足云。

  莊子說送終,天地為棺槨。吾歸此有時,唯須一番箔。

  死將喂青蠅,吊不勞白鶴。餓著首陽山,生廉死亦樂。

  人問寒山道,寒山路不通。夏天冰未釋,日出霧朦朧。

  似我何由屆,與君心不同。君心若似我,還得到其中。

  天生百尺樹,剪作長條木?上澚翰,拋之在幽谷。

  年多心尚勁,日久皮漸禿。識者取將來,猶堪柱馬屋。

  驅馬度荒城,荒城動客情。高低舊雉堞,大小古墳塋。

  自振孤蓬影,長凝拱木聲。所嗟皆俗骨,仙史更無名。

  鸚鵡宅西國,虞羅捕得歸。美人朝夕弄,出入在庭幃。

  賜以金籠貯,扃哉損羽衣。不如鴻與鶴,飖飏入云飛。

  玉堂掛珠簾,中有嬋娟子。其貌勝神仙,容華若桃李。

  東家春霧合,西舍秋風起。更過三十年,還成苷蔗滓。

  城中娥眉女,珠珮珂珊珊。鸚鵡花前弄,琵琶月下彈。

  長歌三月響,短舞萬人看。未必長如此,芙蓉不耐寒。

  父母續經多,田園不羨他。婦搖機軋軋,兒弄口ex々。

  拍手摧花舞,支頤聽鳥歌。誰當來嘆賞,樵客屢經過。

  家住綠巖下,庭蕪更不芟。新藤垂繚繞,古石豎巉巖。

  山果獼猴摘,池魚白鷺銜。仙書一兩卷,樹下讀喃喃。

  四時無止息,年去又年來。萬物有代謝,九天無朽摧。

  東明又西暗,花落復花開。唯有黃泉客,冥冥去不回。

  歲去換愁年,春來物色鮮。山花笑淥水,巖岫舞青煙。

  蜂蝶自云樂,禽魚更可憐。朋游情未已,徹曉不能眠。

  手筆太縱橫,身材極瑰瑋。生為有限身,死作無名鬼。

  自古如此多,君今爭奈何?蓙戆自评,教爾紫芝歌。

  欲得安身處,寒山可長保。微風吹幽松,近聽聲逾好。

  下有斑白人,喃喃讀黃老。十年歸不得,忘卻來時道。

  俊杰馬上郎,揮鞭指綠楊。謂言無死日,終不作梯航。

  四運花自好,一朝成萎黃。醍醐與石蜜,至死不能嘗。

  有一餐霞子,其居諱俗游。論時實蕭爽,在夏亦如秋。

  幽澗常瀝瀝,高松風颼颼。其中半日坐,忘卻百年愁。

  妾在邯鄲住,歌聲亦抑揚。賴我安居處,此曲舊來長。

  既醉莫言歸,留連日未央。兒家寢宿處,繡被滿銀床。

  快搒三翼舟,善乘千里馬。莫能造我家,謂言最幽野。

  巖岫深嶂中,云雷竟日下。自非孔丘公,無能相救者。

  智者君拋我,愚者我拋君。非愚亦非智,從此斷相聞。

  入夜歌明月,侵晨舞白云。焉能拱口手,端坐鬢紛紛。

  有鳥五色彣,棲桐食竹實。徐動合禮儀,和鳴中音律。

  昨來何以至,為吾暫時出。儻聞弦歌聲,作舞欣今日。

  茅棟野人居,門前車馬疏。林幽偏聚鳥,溪闊本藏魚。

  山果攜兒摘,皋田共婦鋤。家中何所有,唯有一床書。

  登陟寒山道,寒山路不窮。谿長石磊磊,澗闊草濛濛。

  苔滑非關雨,松鳴不假風。誰能超世累,共坐白云中。

  六極常嬰困,九維徒自論。有才遺草澤,無藝閉蓬門。

  日上巖猶暗,煙消谷尚昏。其中長者子,個個總無裈。

  白云高嵯峨,淥水蕩潭波。此處聞漁父,時時鼓棹歌。

  聲聲不可聽,令我愁思多。誰謂雀無角,其如穿屋何。

  杳杳寒山道,落落冷澗濱。啾啾常有鳥,寂寂更無人。

  磧磧風吹面,紛紛雪積身。朝朝不見日,歲歲不知春。

  少年何所愁,愁見鬢毛白。白更何所愁,愁見日逼迫。

  移向東岱居,配守北邙宅。何忍出此言,此言傷老客。

  聞道愁難遣,斯言謂不真。昨朝曾趁卻,今日又纏身。

  月盡愁難盡,年新愁更新。誰知席帽下,元是昔愁人。

  兩龜乘犢車,驀出路頭戲。一蠱從傍來,苦死欲求寄。

  不載爽人情,始載被沈累。彈指不可論,行恩卻遭刺。

  三月蠶猶小,女人來采花。隈墻弄蝴蝶,臨水擲蝦蟆。

  羅袖盛梅子,金鎞挑筍芽。斗論多物色,此地勝余家。

  東家一老婆,富來三五年。昔日貧于我,今笑我無錢。

  渠笑我在后,我笑渠在前。相笑儻不止,東邊復西邊。

  富兒多鞅掌,觸事難祇承。倉米已赫赤,不貸人斗升。

  轉懷鉤距意,買絹先揀綾。若至臨終日,吊客有蒼蠅。

  余曾昔睹聰明士,博達英靈無比倫。一選嘉名喧宇宙,五言詩句越諸人。為官治化超先輩,直為無能繼后塵。忽然富貴貪財色,瓦解冰消不可陳。

  白鶴銜苦桃,千里作一息。欲往蓬萊山,將此充糧食。

  未達毛摧落,離群心慘惻。卻歸舊來巢,妻子不相識。

  慣居幽隱處,乍向國清中。時訪豐干道,仍來看拾公。

  獨回上寒巖,無人話合同。尋究無源水,源窮水不窮。

  生前大愚癡,不為今日悟。今日如許貧,總是前生作。

  今生又不修,來生還如故。兩岸各無船,渺渺難濟渡。

  璨璨盧家女,舊來名莫愁。貪乘摘花馬,樂搒采蓮舟。

  膝坐綠熊席,身披青鳳裘。哀傷百年內,不免歸山丘。

  低眼鄒公妻,邯鄲杜生母。二人同老少,一種好面首。

  昨日會客場,惡衣排在后。只為著破裙,吃他殘czwW。

  獨臥重巖下,蒸云晝不消。室中雖暡叆,心里絕喧囂。

  夢去游金闕,魂歸度石橋。拋除鬧我者,歷歷樹間瓢。

  夫物有所用,用之各有宜。用之若失所,一缺復一虧。

  圓鑿而方枘,悲哉空爾為。驊騮將捕鼠,不及跛貓兒。

  誰家長不死,死事舊來均。始憶八尺漢,俄成一聚塵。

  黃泉無曉日,青草有時春。行到傷心處,松風愁殺人。

  騮馬珊瑚鞭,驅馳洛陽道。自矜美少年,不信有衰老。

  白發會應生,紅顏豈長保。但看北邙山,個是蓬萊島。

  竟日常如醉,流年不暫停。埋著蓬蒿下,曉月何冥冥。

  骨肉消散盡,魂魄幾凋零。遮莫咬鐵口,無因讀老經。

  一向寒山坐,淹留三十年。昨來訪親友,太半入黃泉。

  漸減如殘燭,長流似逝川。今朝對孤影,不覺淚雙懸。

  相喚采芙蓉,可憐清江里。游戲不覺暮,屢見狂風起。

  浪捧鴛鴦兒,波搖鸂鶒子。此時居舟楫,浩蕩情無已。

  吾心似秋月,碧潭清皎潔。無物堪比倫,教我如何說。

  垂柳暗如煙,飛花飄似霰。夫居離婦州,婦住思夫縣。

  各在天一涯,何時得相見。寄語明月樓,莫貯雙飛燕。

  有酒相招飲,有肉相呼吃。黃泉前后人,少壯須努力。

  玉帶暫時華,金釵非久飾。張翁與鄭婆,一去無消息。

  可憐好丈夫,身體極棱棱。春秋未三十,才藝百般能。

  金羈逐俠客,玉饌集良朋。唯有一般惡,不傳無盡燈。

  桃花欲經夏,風月催不待。訪覓漢時人,能無一個在。

  朝朝花遷落,歲歲人移改。今日揚塵處,昔時為大海。

  我見東家女,年可有十八。西舍競來問,愿姻夫妻活。

  烹羊煮眾命,聚頭作淫殺。含笑樂呵呵,啼哭受殃抉。

  田舍多桑園,牛犢滿廄轍?闲庞幸蚬,頑皮早晚裂。

  眼看消磨盡,當頭各自活。紙袴瓦作裈,到頭凍餓殺。

  我見百十狗,個個毛猙獰。臥者渠自臥,行者渠自行。

  投之一塊骨,相與啀喍爭。良由為骨少,狗多分不平。

  極目兮長望,白云四茫茫。鴟鴉飽腲腇,鸞鳳饑彷徨。

  駿馬放石磧,蹇驢能至堂。天高不可問,鷦鵊在滄浪。

  洛陽多女兒,春日逞華麗。共折路邊花,各持插高髻。

  髻高花匼匝,人見皆睥睨。別求醦醦憐,將歸見夫婿。

  春女衒容儀,相將南陌陲?椿ǔ钊胀,隱樹怕風吹。

  年少從傍來,白馬黃金羈。何須久相弄,兒家夫婿知。

  群女戲夕陽,風來滿路香。綴裙金蛺蝶,插髻玉鴛鴦。

  角婢紅羅縝,閹奴紫錦裳。為觀失道者,鬢白心惶惶。

  若人逢鬼魅,第一莫驚懅。捺硬莫采渠,呼名自當去。

  燒香請佛力,禮拜求僧助。蚊子叮鐵牛,無渠下觜處。

  浩浩黃河水,東流長不息。悠悠不見清,人人壽有極。

  茍欲乘白云,曷由生羽翼。唯當鬒發時,行住須努力。

  乘茲朽木船,采彼纴婆子。行至大海中,波濤復不止。

  唯赍一宿糧,去岸三千里。煩惱從何生,愁哉緣苦起。

  默默永無言,后生何所述。隱居在林藪,智日何由出。

  枯槁非堅衛,風霜成夭疾。土牛耕石田,未有得稻日。

  山中何太冷,自古非今年。沓嶂恒凝雪,幽林每吐煙。

  草生芒種后,葉落立秋前。此有沈迷客,窺窺不見天。

  山客心悄悄,常嗟歲序遷。辛勤采芝朮,搜斥詎成仙。

  庭廓云初卷,林明月正圓。不歸何所為,桂樹相留連。

  有人兮山楹,云卷兮霞纓。秉芳兮欲寄,路漫漫兮難征。

  心惆悵兮狐疑,年老已無成。眾喔咿斯,蹇獨立兮忠貞。

  豬吃死人肉,人吃死豬腸。豬不嫌人臭,人反道豬香。

  豬死拋水內,人死掘土藏。彼此莫相啖,蓮花生沸湯。

  快哉混沌身,不飯復不尿。遭得誰鉆鑿,因茲立九竅。

  朝朝為衣食,歲歲愁租調。千個爭一錢,聚頭亡命叫。

  啼哭緣何事,淚如珠子顆。應當有別離,復是遭喪禍。

  所為在貧窮,未能了因果。冢間瞻死尸,六道不干我。

  婦女慵經織,男夫懶耨田。輕浮耽挾彈,跕躧拈抹弦。

  凍骨衣應急,充腸食在先。今誰念于汝,苦痛哭蒼天。

  不行真正道,隨邪號行婆?趹M神佛少,心懷嫉妒多。

  背后噇魚肉,人前念佛陀。如此修身處,難應避奈何。

  世有一等愚,茫茫恰似驢。還解人言語,貪淫狀若豬。

  險巇難可測,實語卻成虛。誰能共伊語,令教莫此居。

  有漢姓傲慢,名貪字不廉。一身無所解,百事被他嫌。

  死惡黃連苦,生憐白蜜甜。吃魚猶未止,食肉更無厭。

  縱你居犀角,饒君帶虎睛。桃枝將辟穢,蒜殼取為瓔。

  暖腹茱萸酒,空心枸杞羹。終歸不免死,浪自覓長生。

  卜擇幽居地,天臺更莫言。猿啼谿霧冷,岳色草門連。

  折葉覆松室,開池引澗泉。已甘休萬事,采蕨度殘年。

  益者益其精,可名為有益。易者易其形,是名之有易。

  能益復能易,當得上仙籍。無益復無易,終不免死厄。

  徒勞說三史,浪自看五經。洎老檢黃籍,依前住白丁。

  筮遭連蹇卦,生主虛危星。不及河邊樹,年年一度青。

  碧澗泉水清,寒山月華白。默知神自明,觀空境逾寂。

  我今有一襦,非羅復非綺。借問作何色,不紅亦不紫。

  夏天將作衫,冬天將作被。冬夏遞互用,長年只這是。

  白拂栴檀柄,馨香竟日聞。柔和如卷霧,搖拽似行云。

  禮奉宜當暑,高提復去塵。時時方丈內,將用指迷人。

  貪愛有人求快活,不知禍在百年身。但看陽焰浮漚水,便覺無常敗壞人。丈夫志氣直如鐵,無曲心中道自真。行密節高霜下竹,方知不枉用心神。

  多少般數人,百計求名利。心貪覓榮華,經營圖富貴。

  心未片時歇,奔突如煙氣。家眷實團圓,一呼百諾至。

  不過七十年,冰消瓦解置。死了萬事休,誰人承后嗣。

  水浸泥彈丸,方知無意智。

  貪人好聚財,恰如梟愛子。子大而食母,財多還害己。

  散之即福生,聚之即禍起。無財亦無禍,鼓翼青云里。

  去家一萬里,提劍擊匈奴。得利渠即死,失利汝即殂。

  渠命既不惜,汝命亦何辜。教汝百勝術,不貪為上謨。

  瞋是心中火,能燒功德林。欲行菩薩道,忍辱護真心。

  汝為埋頭癡兀兀,愛向無明羅剎窟。再三勸你早修行,是你頑癡心恍惚。不肯信受寒山語,轉轉倍加業汩汩。直待斬首作兩段,方知自身奴賊物。

  惡趣甚茫茫,冥冥無日光。人間八百歲,未抵半宵長。

  此等諸癡子,論情甚可傷。勸君求出離,認取法中王。

  世有多解人,愚癡徒苦辛。不求當來善,唯知造惡因。

  五逆十惡輩,三毒以為親。一死入地獄,長如鎮庫銀。

  天高高不窮,地厚厚無極。動物在其中,憑茲造化力。

  爭頭覓飽暖,作計相啖食。因果都未詳,盲兒問乳色。

  天下幾種人,論時色數有。賈婆如許夫,黃老元無婦。

  衛氏兒可憐,鐘家女極丑。渠若向西行,我便東邊走。

  賢士不貪婪,癡人好爐冶。麥地占他家,竹園皆我者。

  努膊覓錢財,切齒驅奴馬。須看郭門外,壘壘松柏下。

  唝唝買魚肉,擔歸喂妻子。何須殺他命,將來活汝己。

  此非天堂緣,純是地獄滓。徐六語破堆,始知沒道理。

  有人把椿樹,喚作白栴檀。學道多沙數,幾個得泥丸。

  棄金卻擔草,謾他亦自謾。似聚砂一處,成團也大難。

  蒸砂擬作飯,臨渴始掘井。用力磨碌磚,那堪將作鏡。

  佛說元平等,總有真如性。但自審思量,不用閑爭競。

  推尋世間事,子細總皆知。凡事莫容易,盡愛討便宜。

  護即弊成好,毀即是成非。故知雜濫口,背面總由伊。

  冷暖我自量,不信奴唇皮。

  蹭蹬諸貧士,饑寒成至極。閑居好作詩,札札用心力。

  賤他言孰采,勸君休嘆息。題安糊餅上,乞狗也不吃。

  欲識生死譬,且將冰水比。水結即成冰,冰消返成水。

  已死必應生,出生還復死。冰水不相傷,生死還雙美。

  尋思少年日,游獵向平陵。國使職非愿,神仙未足稱。

  聯翩騎白馬,喝兔放蒼鷹。不覺大流落,皤皤誰見矜。

  偃息深林下,從生是農夫。立身既質直,出語無諂諛。

  保我不鑒璧,信君方得珠。焉能同泛滟,極目波上鳧。

  不須攻人惡,何用伐己善。行之則可行,卷之則可卷。

  祿厚憂積大,言深慮交淺。聞茲若念茲,小子當自見。

  富兒會高堂,華燈何煒煌。此時無燭者,心愿處其傍。

  不意遭排遣,還歸暗處藏。益人明詎損,頓訝惜馀光。

  世有聰明士,勤苦探幽文。三端自孤立,六藝越諸君。

  神氣卓然異,精彩超眾群。不識個中意,逐境亂紛紛。

  層層山水秀,煙霞鎖翠微。嵐拂紗巾濕,露沾蓑草衣。

  足躡游方履,手執古藤枝。更觀塵世外,夢境復何為。

  滿卷才子詩,溢壺圣人酒。行愛觀牛犢,坐不離左右。

  霜露入茅檐,月華明甕牖。此時吸兩甌,吟詩五百首。

  施家有兩兒,以藝干齊楚。文武各自備,托身為得所。

  孟公問其術,我子親教汝。秦衛兩不成,失時成齟齬。

  止宿鴛鴦鳥,一雄兼一雌。銜花相共食,刷羽每相隨。

  戲入煙霄里,宿歸沙岸湄。自憐生處樂,不奪鳳凰池。

  或有衒行人,才藝過周孔。見罷頭兀兀,看時身侗侗。

  繩牽未肯行,錐刺猶不動。恰似羊公鶴,可憐生氃氋。

  少小帶經鋤,本將兄共居。緣遭他輩責,剩被自妻疏。

  拋絕紅塵境,常游好閱書。誰能借斗水,活取轍中魚。

  變化計無窮,生死竟不止。三途鳥雀身,五岳龍魚已。

  世濁作fh羺時清為騄耳。前回是富兒,今度成貧士。

  書判全非弱,嫌身不得官。銓曹被拗折,洗垢覓瘡瘢。

  必也關天命,今冬更試看。盲兒射雀目,偶中亦非難。

  貧驢欠一尺,富狗剩三寸。若分貧不平,中半富與困。

  始取驢飽足,卻令狗饑頓。為汝熟思量,令我也愁悶。

  柳郎八十二,藍嫂一十八。夫妻共百年,相憐情狡猾。

  弄璋字烏cY,擲瓦名婠妠。屢見枯楊荑,常遭青女殺。

  大有饑寒客,生將獸魚殊。長存磨石下,時哭路邊隅。

  累日空思飯,經冬不識襦。唯赍一束草,并帶五升麩。

  赫赫誰壚肆,其酒甚濃厚?蓱z高幡幟,極目平升斗。

  何意訝不售,其家多猛狗。童子欲來沽,狗咬便是走。

  吁嗟濁濫處,羅剎共賢人。謂是等流類,焉知道不親。

  狐假師子勢,詐妄卻稱珍。鉛礦入爐冶,方知金不知。

  田家避暑月,斗酒共誰歡。雜雜排山果,疏疏圍酒樽。

  蘆莦將代席,蕉葉且充盤。醉后支頤坐,須彌小彈丸。

  個是何措大,時來省南院。年可三十馀,曾經四五選。

  囊里無青蚨,篋中有黃絹。行到食店前,不敢暫回面。

  為人常吃用,愛意須慳惜。老去不自由,漸被他推斥。

  送向荒山頭,一生愿虛擲。亡羊罷補牢,失意終無極。

  浪造凌霄閣,虛登百尺樓。養生仍夭命,誘讀詎封侯。

  不用從黃口,何須厭白頭。未能端似箭,且莫曲如鉤。

  云山疊疊連天碧,路僻林深無客游。遠望孤蟾明皎皎,近聞群鳥語啾啾。老夫獨坐棲青嶂,少室閑居任白頭?蓢@往年與今日,無心還似水東流。

  富貴疏親聚,只為多錢米。貧賤骨肉離,非關少兄弟。

  急須歸去來,招賢閣未啟。浪行朱雀街,踏破皮鞋底。

  我見一癡漢,仍居三兩婦。養得八九兒,總是隨宜手。

  丁防是新差,資財非舊有。黃蘗作驢鞦,始知苦在后。

  新谷尚未熟,舊谷今已無。就貸一斗許,門外立踟躕。

  夫出教問婦,婦出遣問夫。慳惜不救乏,財多為累愚。

  大有好笑事,略陳三五個。張公富奢華,孟子貧轗軻。

  只取侏儒飽,不憐方朔餓。巴歌唱者多,白雪無人和。

  老翁娶少婦,發白婦不耐。老婆嫁少夫,面黃夫不愛。

  老翁娶老婆,一一無棄背。少婦嫁少夫,兩兩相憐態。

  雍容美少年,博覽諸經史。盡號曰先生,皆稱為學士。

  未能得官職,不解秉耒耜。冬披破布衫,蓋是書誤己。

  鳥語情不堪,其時臥草庵。櫻桃紅爍爍,楊柳正毿毿。

  旭日銜青嶂,晴云洗淥潭。誰知出塵俗,馭上寒山南。

  昨日何悠悠,場中可憐許。上為桃李徑,下作蘭蓀渚。

  復有綺羅人,舍中翠毛羽。相逢欲相喚,脈脈不能語。

  丈夫莫守困,無錢須經紀。養得一牸牛,生得五犢子。

  犢子又生兒,積數無窮已。寄語陶朱公,富與君相似。

  之子何惶惶,卜居須自審。南方瘴癘多,北地風霜甚。

  荒陬不可居,毒川難可飲;曩鈿w去來,食我家園葚。

  昨夜夢還家,見婦機中織。駐梭如有思,擎梭似無力。

  呼之回面視,況復不相識。應是別多年,鬢毛非舊色。

  人生不滿百,常懷千載憂。自身病始可,又為子孫愁。

  下視禾根土,上看桑樹頭。秤錘落東海,到底始知休。

  世有一等流,悠悠似木頭。出語無知解,云我百不憂。

  問道道不會,問佛佛不求。子細推尋著,茫然一場愁。

  董郎年少時,出入帝京里。衫作嫩鵝黃,容儀畫相似。

  常騎踏雪馬,拂拂紅塵起。觀者滿路傍,個是誰家子。

  個是誰家子,為人大被憎。癡心常憤憤,肉眼醉瞢瞢。

  見佛不禮佛,逢僧不施僧。唯知打大臠,除此百無能。

  人以身為本,本以心為柄。本在心莫邪,心邪喪本命。

  未能免此殃,何言懶照鏡。不念金剛經,卻令菩薩病。

  城北仲家翁,渠家多酒肉。仲翁婦死時,吊客滿堂屋。

  仲翁自身亡,能無一人哭。吃他杯臠者,何太冷心腹。

  下愚讀我詩,不解卻嗤誚。中庸讀我詩,思量云甚要。

  上賢讀我詩,把著滿面笑。楊修見幼婦,一覽便知妙。

  自有慳惜人,我非慳惜輩。衣單為舞穿,酒盡緣歌啐。

  當取一腹飽,莫令兩腳儽。蓬蒿鉆髑髏,此日君應悔。

  我行經古墳,淚盡嗟存沒。冢破壓黃腸,棺穿露白骨。

  欹斜有甕瓶,掁撥無簪笏。風至攬其中,灰塵亂ej々。

  夕陽赫西山,草木光曄曄。復有朦朧處,松蘿相連接。

  此中多伏虎,見我奮迅鬣。手中無寸刃,爭不懼懾懾。

  出身既擾擾,世事非一狀。未能舍流俗,所以相追訪。

  昨吊徐五死,今送劉三葬。終日不得閑,為此心凄愴。

  有樂且須樂,時哉不可失。雖云一百年,豈滿三萬日。

  寄世是須臾,論錢莫啾唧。孝經末后章,委曲陳情畢。

  獨坐常忽忽,情懷何悠悠。山腰云縵縵,谷口風颼颼。

  猿來樹裊裊,鳥入林啾啾。時催鬢颯颯,歲盡老惆惆。

  一人好頭肚,六藝盡皆通。南見驅歸北,西風趁向東。

  長漂如泛萍,不息似飛蓬。問是何等色,姓貧名曰窮。

  他賢君即受,不賢君莫與。君賢他見容,不賢他亦拒。

  嘉善矜不能,仁徒方得所。勸逐子張言,拋卻卜商語。

  俗薄真成薄,人心個不同。殷翁笑柳老,柳老笑殷翁。

  何故兩相笑,俱行譣诐中。裝車競嵽嵲,翻載各瀧涷。

  是我有錢日,恒為汝貸將。汝今既飽暖,見我不分張。

  須憶汝欲得,似我今承望。有無更代事,勸汝熟思量。

  人生一百年,佛說十二部。慈悲如野鹿,瞋忿似家狗。

  家狗趁不去,野鹿常好走。欲伏獼猴心,須聽獅子吼。

  教汝數般事,思量知我賢。極貧忍賣屋,才富須買田。

  空腹不得走,枕頭須莫眠。此言期眾見,掛在日東邊。

  寒山多幽奇,登者皆恒懾。月照水澄澄,風吹草獵獵。

  凋梅雪作花,杌木云充葉。觸雨轉鮮靈,非晴不可涉。

  有樹先林生,計年逾一倍。根遭陵谷變,葉被風霜改。

  咸笑外凋零,不憐內文采。皮膚脫落盡,唯有貞實在。

  寒山有裸蟲,身白而頭黑。手把兩卷書,一道將一德。

  住不安釜灶,行不赍衣裓。常持智慧劍,擬破煩惱賊。

  有人畏白首,不肯舍朱紱。采藥空求仙,根苗亂挑掘。

  數年無效驗,癡意瞋怫郁。獵師披袈裟,元非汝使物。

  昔時可可貧,今朝最貧凍。作事不諧和,觸途成倥傯。

  行泥屢腳屈,坐社頻腹痛。失卻斑貓兒,老鼠圍飯甕。

  我見世間人,堂堂好儀相。不報父母恩,方寸底模樣。

  欠負他人錢,蹄穿始惆悵。個個惜妻兒,爺娘不供養。

  兄弟似冤家,心中長悵怏,憶昔少年時,求神愿成長。

  今為不孝子,世間多此樣。買肉自家噇,抹觜道我暢。自逞說嘍羅,聰明無益當。牛頭努目瞋,出去始時晌。擇佛燒好香,揀僧歸供養。羅漢門前乞,趁卻閑和尚。不悟無為人,從來無相狀。封疏請名僧,儭錢兩三樣。

  云光好法師,安角在頭上。汝無平等心,圣賢俱不降。

  凡圣皆混然,勸君休取相。我法妙難思,天龍盡回向。

  我今稽首禮,無上法中王。慈悲大喜舍,名稱滿十方。

  眾生作依怙,智慧身金剛。頂禮無所著,我師大法王。

  可貴天然物,獨一無伴侶。覓他不可見,出入無門戶。

  促之在方寸,延之一切處。你若不信愛,相逢不相遇。

  余家有一窟,窟中無一物。凈潔空堂堂,光華明日日。

  蔬食養微軀,布裘遮幻質。任你千圣現,我有天真佛。

  男兒大丈夫,作事莫莽鹵。勁挺鐵石心,直取菩提路。

  邪路不用行,行之枉辛苦。不要求佛果,識取心王主。

  粵自居寒山,曾經幾萬載。任運遁林泉,棲遲觀自在。

  寒巖人不到,白云常叆叇。細草作臥褥,青天為被蓋。

  快活枕石頭,天地任變改。

  可重是寒山,白云常自閑。猿啼暢道內,虎嘯出人間。

  獨步石可履,孤吟藤好攀。松風清颯颯,鳥語聲eX々。

  閑自訪高僧,煙山萬萬層。師親指歸路,月掛一輪燈。

  閑游華頂上,日朗晝光輝。四顧晴空里,白云同鶴飛。

  世有多事人,廣學諸知見。不識本真性,與道轉懸遠。

  若能明實相,豈用陳虛愿。一念了自心,開佛之知見。

  寒山有一宅,宅中無闌隔。六門左右通,堂中見天碧。

  房房虛索索,東壁打西壁。其中一物無,免被人來惜。

  寒到燒軟火,饑來煮菜吃。不學田舍翁,廣置牛莊宅。

  盡作地獄業,一入何曾極。好好善思量,思量知軌則。

  儂家暫下山,入到城隍里。逢見一群女,端正容貌美。

  頭戴蜀樣花,燕脂涂粉膩。金釧鏤銀朵,羅衣緋紅紫。

  朱顏類神仙,香帶氛氳氣。時人皆顧盼,癡愛染心意。

  謂言世無雙,魂影隨他去。狗咬枯骨頭,虛自舐唇齒。

  不解返思量,與畜何曾異。今成白發婆,老陋若精魅。

  無始由狗心,不超解脫地。

  一自遁寒山,養命餐山果。平生何所憂,此世隨緣過。

  日月如逝川,光陰石中火。任你天地移,我暢巖中坐。

  我見世間人,茫茫走路塵。不知此中事,將何為去津。

  榮華能幾日,眷屬片時親?v有千斤金,不如林下貧。

  自聞梁朝日,四依諸賢士。寶志萬回師,四仙傅大士。

  顯揚一代教,作時如來使。造建僧伽藍,信心歸佛理。

  雖乃得如斯,有為多患累。與道殊懸遠,折西補東爾。

  不達無為功,損多益少利。有聲而無形,至今何處去。

  吁嗟貧復病,為人絕友親。甕里長無飯,甑中屢生塵。

  蓬庵不免雨,漏榻劣容身。莫怪今憔悴,多愁定損人。

  養女畏太多,已生須訓誘。捺頭遣小心,鞭背令緘口。

  未解乘機杼,那堪事箕帚。張婆語驢駒,汝大不如母。

  秉志不可卷,須知我匪席。浪造山林中,獨臥盤陀石。

  辯士來勸余,速令受金璧。鑿墻植蓬蒿,若此非有益。

  以我棲遲處,幽深難可論。無風蘿自動,不霧竹長昏。

  澗水緣誰咽,山云忽自屯。午時庵內坐,始覺日頭暾。

  憶昔遇逢處,人間逐勝游。樂山登萬仞,愛水泛千舟。

  送客琵琶谷,攜琴鸚鵡洲。焉知松樹下,抱膝冷颼颼。

  報汝修道者,進求虛勞神。人有精靈物,無字復無文。

  呼時歷歷應,隱處不居存。叮嚀善保護,勿令有點痕。

  去年春鳥鳴,此時思弟兄。今年秋菊爛,此時思發生。

  綠水千腸咽,黃云四面平。哀哉百年內,腸斷憶咸京。

  多少天臺人,不識寒山子。莫知真意度,喚作閑言語。

  一住寒山萬事休,更無雜念掛心頭。

  閑于石壁題詩句,任運還同不系舟。

  可惜百年屋,左倒右復傾。墻壁分散盡,木植亂差橫。

  磚瓦片片落,朽爛不堪停?耧L吹驀榻,再豎卒難成。

  精神殊爽爽,形貌極堂堂。能射穿七札,讀書覽五行。

  經眠虎頭枕,昔坐象牙床。若無一堵物,不啻冷如霜。

  笑我田舍兒,頭頰底縶澀。巾子未曾高,腰帶長時急。

  非是不及時,無錢趁不及。一日有錢財,浮圖頂上立。

  買肉血dj々,買魚跳鱍鱍。君身招罪累,妻子成快活。

  才死渠便嫁,他人誰敢遏。一朝如破床,兩個當頭脫。

  客難寒山子,君詩無道理。吾觀乎古人,貧賤不為恥。

  應之笑此言,談何疏闊矣。愿君似今日,錢是急事爾。

  從生不往來,至死無仁義。言既有枝葉,心懷便險诐。

  若其開小道,緣此生大偽。詐說造云梯,削之成棘刺。

  一瓶鑄金成,一瓶埏泥出。二瓶任君看,那個瓶牢實。

  欲知瓶有二,須知業非一。將此驗生因,修行在今日。

  摧殘荒草廬,其中煙火蔚。借問群小兒,生來凡幾日。

  門外有三車,迎之不肯出。飽食腹膨脝,個是癡頑物。

  有身與無身,是我復非我。如此審思量,遷延倚巖坐。

  足間青草生,頂上紅塵墮。已見俗中人,靈床施酒果。

  昨見河邊樹,摧殘不可論。二三馀干在,千萬斧刀痕。

  霜凋萎疏葉,波沖枯朽根。生處當如此,何用怨乾坤。

  余見僧繇性希奇,巧妙間生梁朝時。道子飄然為殊特,二公善繪手毫揮。逞畫圖真意氣異,龍行鬼走神巍巍。饒邈虛空寫塵跡,無因畫得志公師。

  久住寒山凡幾秋,獨吟歌曲絕無憂。蓬扉不掩常幽寂,泉涌甘漿長自流。石室地爐砂鼎沸,松黃柏茗乳香甌。饑餐一粒伽陀藥,心地調和倚石頭。

  丹丘迥聳與云齊,空里五峰遙望低。雁塔高排出青嶂,禪林古殿入虹蜺。風搖松葉赤城秀,霧吐中巖仙路迷。碧落千山萬仞現,藤蘿相接次連谿。

  千生萬死凡幾生,生死來去轉迷情。

  不識心中無價寶,猶似盲驢信腳行。

  老病殘年百有馀,面黃頭白好山居。布裘擁質隨緣過,豈羨人間巧樣模。心神用盡為名利,百種貪婪進己軀。浮生幻化如燈燼,冢內埋身是有無。

  世間何事最堪嗟,盡是三途造罪楂。不學白云巖下客,一條寒衲是生涯。秋到任他林落葉,春來從你樹開花。三界橫眠閑無事,明月清風是我家。

  昔年曾到大海游,為采摩尼誓懇求。直到龍宮深密處,金關鎖斷主神愁。龍王守護安耳里,劍客星揮無處搜。賈客卻歸門內去,明珠元在我心頭。

  眾星羅列夜明深,巖點孤燈月未沈。

  圓滿光華不磨瑩,掛在青天是我心。

  千年石上古人蹤,萬丈巖前一點空。

  明月照時常皎潔,不勞尋討問西東。

  寒山頂上月輪孤,照見晴空一物無。

  可貴天然無價寶,埋在五陰溺身軀。

  我向前溪照碧流,或向巖邊坐盤石。

  心似孤云無所依,悠悠世事何須覓。

  我家本住在寒山,石巖棲息離煩緣。泯時萬象無痕跡,舒處周流遍大千。光影騰輝照心地,無有一法當現前。方知摩尼一顆珠,解用無方處處圓。

  世人何事可吁嗟,苦樂交煎勿底涯。生死往來多少劫,東西南北是誰家。張王李趙權時姓,六道三途事似麻。只為主人不了絕,遂招遷謝逐迷邪。

  余家本住在天臺,云路煙深絕客來。千仞巖巒深可遁,萬重谿澗石樓臺。樺巾木屐沿流步,布裘藜杖繞山回。自覺浮生幻化事,逍遙快樂實善哉。

  憐底眾生病,餐嘗略不厭。蒸豚搵蒜醬,炙鴨點椒鹽。

  去骨鮮魚膾,兼皮熟肉臉。不知他命苦,只取自家甜。

  讀書豈免死,讀書豈免貧。何以好識字,識字勝他人。

  丈夫不識字,無處可安身。黃連搵蒜醬,忘計是苦辛。

  我見瞞人漢,如籃盛水走。一氣將歸家,籃里何曾有。

  我見被人瞞,一似園中韭。日日被刀傷,天生還自有。

  不見朝垂露,日爍自消除。人身亦如此,閻浮是寄居。

  切莫因循過,且令三毒祛。菩提即煩惱,盡令無有馀。

  水清澄澄瑩,徹底自然見。心中無一事,水清眾獸現。

  心若不妄起,永劫無改變。若能如是知,是知無背面。

  自從到此天臺境,經今早度幾冬春。

  山水不移人自老,見卻多少后生人。

  說食終不飽,說衣不免寒。飽吃須是飯,著衣方免寒。

  不解審思量,只道求佛難;匦募词欠,莫向外頭看。

  可畏輪回苦,往復似翻塵。蟻巡環未息,六道亂紛紛。

  改頭換面孔,不離舊時人。速了黑暗獄,無令心性昏。

  可畏三界輪,念念未曾息。才始似出頭,又卻遭沈溺。

  假使非非想,蓋緣多福力。爭似識真源,一得即永得。

  昨日游峰頂,下窺千尺崖。臨危一株樹,風擺兩枝開。

  雨漂即零落,日曬作塵埃。嗟見此茂秀,今為一聚灰。

  自古多少圣,叮嚀教自信。人根性不等,高下有利鈍。

  真佛不肯認,置功枉受困。不知清凈心,便是法王印。

  我聞天臺山,山中有琪樹。永言欲攀之,莫曉石橋路。

  緣此生悲嘆,幸居將已慕。今日觀鏡中,颯颯鬢垂素。

  養子不經師,不及都亭鼠。何曾見好人,豈聞長者語。

  為染在薰蕕,應須擇朋侶。五月販鮮魚,莫教人笑汝。

  徒閉蓬門坐,頻經石火遷。唯聞人作鬼,不見鶴成仙。

  念此那堪說,隨緣須自憐;卣敖脊,古墓犁為田。

  時人見寒山,各謂是風顛。貌不起人目,身唯布裘纏。

  我語他不會,他語我不言。為報往來者,可來向寒山。

  自在白云間,從來非買山。下危須策杖,上險捉藤攀。

  澗底松常翠,谿邊石自斑。友朋雖阻絕,春至鳥eX々。

  我在村中住,眾推無比方。昨日到城下,卻被狗形相。

  或嫌袴太窄,或說衫少長。攣卻鷂子眼,雀兒舞堂堂。

  死生元有命,富貴本由天。此是古人語,吾今非謬傳。

  聰明好短命,癡騃卻長年。鈍物豐財寶,醒醒漢無錢。

  國以人為本,猶如樹因地。地厚樹扶疏,地薄樹憔悴。

  不得露其根,枝枯子先墜。決陂以取魚,是取一期利。

  眾生不可說,何意許顛邪。面上兩惡鳥,心中三毒蛇。

  是渠作障礙,使你事煩拏。舉手高彈指,南無佛陀耶。

  自樂平生道,煙蘿石洞間。野情多放曠,長伴白云間。

  有路不通世,無心孰可攀。石床孤夜坐,圓月上寒山。

  大海水無邊,魚龍萬萬千。遞互相食啖,冗冗癡肉團。

  為心不了絕,妄想起如煙。性月澄澄朗,廓爾照無邊。

  自見天臺頂,孤高出眾群。風搖松竹韻,月現海潮頻。

  下望青山際,談玄有白云。野情便山水,本志慕道倫。

  三五癡后生,作事不真實。未讀十卷書,強把雌黃筆。

  將他儒行篇,喚作賊盜律。脫體似蟫蟲,咬破他書帙。

  心高如山岳,人我不伏人。解講圍陀典,能談三教文。

  心中無慚愧,破戒違律文。自言上人法,稱為第一人。

  愚者皆贊嘆,智者撫掌笑。陽焰虛空花,豈得免生老。

  不如百不解,靜坐絕憂惱。

  如許多寶貝,海中乘壞舸。前頭失卻桅,后頭又無柁。

  宛轉任風吹,高低隨浪簸。如何得到岸,努力莫端坐。

  我見凡愚人,多畜資財谷。飲酒食生命,謂言我富足。

  莫知地獄深,唯求上天福。罪業如毗富,豈得免災毒。

  財主忽然死,爭共當頭哭。供僧讀文疏,空是鬼神祿。

  福田一個無,虛設一群禿。不如早覺悟,莫作黑暗獄。

  狂風不動樹,心真無罪福。寄語冗冗人,叮嚀再三讀。

  勸你三界子,莫作勿道理。理短被他欺,理長不奈你。

  世間濁濫人,恰似黍粘子。不見無事人,獨脫無能比。

  早須返本源,三界任緣起。清凈入如流,莫飲無明水。

  三界人蠢蠢,六道人茫茫。貪財愛淫欲,心惡若豺狼。

  地獄如箭射,極苦若為當。兀兀過朝夕,都不別賢良。

  好惡總不識,猶如豬及羊。共語如木石,嫉妒似顛狂。

  不自見己過,如豬在圈臥。不知自償債,卻笑牛牽磨。

  人生在塵蒙,恰似盆中蟲。終日行繞繞,不離其盆中。

  神仙不可得,煩惱計無窮。歲月如流水,須臾作老翁。

  寒山出此語,復似顛狂漢。有事對面說,所以足人怨。

  心真出語直,直心無背面。臨死度奈河,誰是嘍羅漢。

  冥冥泉臺路,被業相拘絆。

  我見多知漢,終日用心神。岐路逞嘍羅,欺謾一切人。

  唯作地獄滓,不修正直因。忽然無常至,定知亂紛紛。

  寄語諸仁者,復以何為懷。達道見自性,自性即如來。

  天真元具足,修證轉差回。棄本卻逐末,只守一場呆。

  世有一般人,不惡又不善。不識主人公,隨客處處轉。

  因循過時光,渾是癡肉臠。雖有一靈臺,如同客作漢。

  常聞釋迦佛,先受然燈記。然燈與釋迦,只論前后智。

  前后體非殊,異中無有異。一佛一切佛,心是如來地。

  常聞國大臣,朱紫簪纓祿。富貴百千般,貪榮不知辱。

  奴馬滿宅舍,金銀盈帑屋。癡福暫時扶,埋頭作地獄。

  忽死萬事休,男女當頭哭。不知有禍殃,前路何疾速。

  家破冷颼颼,食無一粒粟。凍餓苦凄凄,良由不覺觸。

  上人心猛利,一聞便知妙。中流心清凈,審思云甚要。

  下士鈍暗癡,頑皮最難裂。直待血淋頭,始知自摧滅。

  看取開眼賊,鬧市集人決。死尸棄如塵,此時向誰說。

  男兒大丈夫,一刀兩段截。人面禽獸心,造作何時歇。

  我有六兄弟,就中一個惡。打伊又不得,罵伊又不著。

  處處無奈何,耽財好淫殺。見好埋頭愛,貪心過羅剎。

  阿爺惡見伊,阿娘嫌不悅。昨被我捉得,惡罵恣情掣。

  趁向無人處,一一向伊說。汝今須改行,覆車須改轍。

  若也不信受,共汝惡合殺。汝受我調伏,我共汝覓活。

  從此盡和同,如今過菩薩。學業攻爐冶,煉盡三山鐵。

  至今靜恬恬,眾人皆贊說。

  昔日極貧苦,夜夜數他寶。今日審思量,自家須營造。

  掘得一寶藏,純是水精珠。大有碧眼胡,密擬買將去。

  余即報渠言,此珠無價數。

  一生慵懶作,憎重只便輕。他家學事業,余持一卷經。

  無心裝褾軸,來去省人擎。應病則說藥,方便度眾生。

  但自心無事,何處不惺惺。

  我見出家人,不入出家學。欲知真出家,心凈無繩索。

  澄澄孤玄妙,如如無倚托。三界任縱橫,四生不可泊。

  無為無事人,逍遙實快樂。

  昨到云霞觀,忽見仙尊士。星冠月帔橫,盡云居山水。

  余問神仙術,云道若為比。謂言靈無上,妙藥心神秘。

  守死待鶴來,皆道乘魚去。余乃返窮之,推尋勿道理。

  但看箭射空,須臾還墜地。饒你得仙人,恰似守尸鬼。

  心月自精明,萬象何能比。欲知仙丹術,身內元神是。

  莫學黃巾公,握愚自守擬。

  余家有一宅,其宅無正主。地生一寸草,水垂一滴露。

  火燒六個賊,風吹黑云雨。子細尋本人,布裹真珠爾。

  傳語諸公子,聽說石齊奴。僮仆八百人,水碓三十區。

  舍下養魚鳥,樓上吹笙竽。伸頭臨白刃,癡心為綠珠。

  何以長惆悵,人生似朝菌。那堪數十年,親舊凋落盡。

  以此思自哀,哀情不可忍。奈何當奈何,托體歸山隱。

  襤縷關前業,莫訶今日身。若言由冢墓,個是極癡人。

  到頭君作鬼,豈令男女貧。皎然易解事,作么無精神。

  我見黃河水,凡經幾度清。水流如急箭,人世若浮萍。

  癡屬根本業,無明煩惱坑。輪回幾許劫,只為造迷盲。

  二儀既開辟,人乃居其中。迷汝即吐霧,醒汝即吹風。

  惜汝即富貴,奪汝即貧窮。碌碌群漢子,萬事由天公。

  余勸諸稚子,急離火宅中。三車在門外,載你免飄蓬。

  露地四衢坐,當天萬事空。十方無上下,來去任西東。

  若得個中意,縱橫處處通。

  可嘆浮生人,悠悠何日了。朝朝無閑時,年年不覺老。

  總為求衣食,令心生煩惱。擾擾百千年,去來三惡道。

  時人尋云路,云路杳無蹤。山高多險峻,澗闊少玲瓏。

  碧嶂前兼后,白云西復東。欲知云路處,云路在虛空。

  寒山棲隱處,絕得雜人過。時逢林內鳥,相共唱山歌。

  瑞草聯谿谷,老松枕嵯峨?捎^無事客,憩歇在巖阿。

  五岳俱成粉,須彌一寸山。大海一滴水,吸入在心田。

  生長菩提子,遍蓋天中天。語汝慕道者,慎莫繞十纏。

  無衣自訪覓,莫共狐謀裘。無食自采取,莫共羊謀羞。

  借皮兼借肉,懷嘆復懷愁。皆緣義失所,衣食常不周。

  自羨山間樂,逍遙無倚托。逐日養殘軀,閑思無所作。

  時披古佛書,往往登石閣。下窺千尺崖,上有云盤泊。

  寒月冷颼颼,身似孤飛鶴。

  我見轉輪王,千子常圍繞。十善化四天,莊嚴多七寶。

  七寶鎮隨身,莊嚴甚妙好。一朝福報盡,猶若棲蘆鳥。

  還作牛領蟲,六趣受業道。況復諸凡夫,無常豈長保。

  生死如旋火,輪回似麻稻。不解早覺悟,為人枉虛老。

  平野水寬闊,丹丘連四明。仙都最高秀,群峰聳翠屏。

  遠遠望何極,矹矹勢相迎。獨標海隅外,處處播嘉名。

  可貴一名山,七寶何能比。松月颼颼冷,云霞片片起。

  匼匝幾重山,回還多少里。谿澗靜澄澄,快活無窮已。

  我見世間人,生而還復死。昨朝猶二八,壯氣胸襟士。

  如今七十過,力困形憔悴。恰似春日花,朝開夜落爾。

  迥聳霄漢外,云里路岧峣。瀑布千丈流,如鋪練一條。

  下有棲心窟,橫安定命橋。雄雄鎮世界,天臺名獨超。

  盤陀石上坐,谿澗冷凄凄。靜玩偏嘉麗,虛巖蒙霧迷。

  怡然憩歇處,日斜樹影低。我自觀心地,蓮花出淤泥。

  隱士遁人間,多向山中眠。青蘿疏麓麓,碧澗響聯聯。

  騰騰且安樂,悠悠自清閑。免有染世事,心靜如白蓮。

  寄語食肉漢,食時無逗遛。今生過去種,未來今日修。

  只取今日美,不畏來生憂。老鼠入飯甕,雖飽難出頭。

  自從出家后,漸得養生趣。伸縮四肢全,勤聽六根具。

  褐衣隨春冬,糲食供朝暮。今日懇懇修,愿與佛相遇。

  五言五百篇,七字七十九。三字二十一,都來六百首。

  一例書巖石,自夸云好手。若能會我詩,真是如來母。

  世事繞悠悠,貪生早晚休。研盡大地石,何時得歇頭。

  四時周變易,八節急如流。為報火宅主,露地騎白牛。

  可笑五陰窟,四蛇共同居。黑暗無明燭,三毒遞相驅。

  伴黨六個賊,劫掠法財珠。斬卻魔軍輩,安泰湛如蘇。

  常聞漢武帝,爰及秦始皇。俱好神仙術,延年竟不長。

  金臺既摧折,沙丘遂滅亡。茂陵與驪岳,今日草茫茫。

  憶得二十年,徐步國清歸。國清寺中人,盡道寒山癡。

  癡人何用疑,疑不解尋思。我尚自不識,是伊爭得知。

  低頭不用問,問得復何為。有人來罵我,分明了了知。

  雖然不應對,卻是得便宜。

  語你出家輩,何名為出家。奢華求養活,繼綴族姓家。

  美舌甜唇觜,諂曲心鉤加。終日禮道場,持經置功課。

  爐燒神佛香,打鐘高聲和。六時學客舂,晝夜不得臥。

  只為愛錢財,心中不脫灑。見他高道人,卻嫌誹謗罵。

  驢屎比麝香,苦哉佛陀耶。又見出家兒,有力及無力。

  上上高節者,鬼神欽道德。君王分輦坐,諸侯拜迎逆。

  堪為世福田,世人須保惜。下下低愚者,詐現多求覓。

  濁濫即可知,愚癡愛財色。著卻福田衣,種田討衣食。

  作債稅牛犁,為事不忠直。朝朝行弊惡,往往痛臀脊。

  不解善思量,地獄苦無極。一朝著病纏,三年臥床席。

  亦有真佛性,翻作無明賊。南無佛陀耶,遠遠求彌勒。

  寒巖深更好,無人行此道。白云高岫閑,青嶂孤猿嘯。

  我更何所親,暢志自宜老。形容寒暑遷,心珠甚可保。

  巖前獨靜坐,圓月當天耀。萬象影現中,一輪本無照。

  廓然神自清,含虛洞玄妙。因指見其月,月是心樞要。

  本志慕道倫,道倫常獲親。時逢杜源客,每接話禪賓。

  談玄月明夜,探理日臨晨。萬機俱泯跡,方識本來人。

  元非隱逸士,自號山林人。仕魯蒙幘帛,且愛裹疏巾。

  道有巢許操,恥為堯舜臣。獼猴罩帽子,學人避風塵。

  自古諸哲人,不見有長存。生而還復死,盡變作灰塵。

  積骨如毗富,別淚成海津。唯有空名在,豈免生死輪。

  今日巖前坐,坐久煙云收。一道清溪冷,千尋碧嶂頭。

  白云朝影靜,明月夜光浮。身上無塵垢,心中那更憂。

  千云萬水間,中有一閑士。白日游青山,夜歸巖下睡。

  倏爾過春秋,寂然無塵累?煸蘸嗡,靜若秋江水。

  勸你休去來,莫惱他閻老。失腳入三途,粉骨遭千搗。

  長為地獄人,永隔今生道。勉你信余言,識取衣中寶。

  世間一等流,誠堪與人笑。出家弊己身,誑俗將為道。

  雖著離塵衣,衣中多養蚤。不如歸去來,識取心王好。

  高高峰頂上,四顧極無邊。獨坐無人知,孤月照寒泉。

  泉中且無月,月自在青天。吟此一曲歌,歌終不是禪。

  有個王秀才,笑我詩多失。云不識蜂腰,仍不會鶴膝。

  平側不解壓,凡言取次出。我笑你作詩,如盲徒詠日。

  我住在村鄉,無爺亦無娘。無名無姓第,人喚作張王。

  并無人教我,貧賤也尋常。自憐心的實,堅固等金剛。

  寒山出此語,此語無人信。蜜甜足人嘗,黃蘗苦難近。

  順情生喜悅,逆意多瞋恨。但看木傀儡,弄了一場困。

  我見人轉經,依他言語會?谵D心不轉,心口相違背。

  心真無委曲,不作諸纏蓋。但且自省躬,莫覓他替代。

  可中作得主,是知無內外。

  寒山唯白云,寂寂絕埃塵。草座山家有,孤燈明月輪。

  石床臨碧沼,虎鹿每為鄰。自羨幽居樂,長為象外人。

  鹿生深林中,飲水而食草。伸腳樹下眠,可憐無煩惱。

  系之在華堂,肴膳極肥好。終日不肯嘗,形容轉枯槁。

  花上黃鶯子,eX々聲可憐美人顏似玉,對此弄鳴弦。

  玩之能不足,眷戀在齠年;w鳥亦散,灑淚秋風前。

  棲遲寒巖下,偏訝最幽奇。攜籃采山茹,挈籠摘果歸。

  蔬齋敷茅坐,啜啄食紫芝。清沼濯瓢缽,雜和煮稠稀。

  當陽擁裘坐,閑讀古人詩。

  昔日經行處,今復七十年。故人無來往,埋在古冢間。

  余今頭已白,猶守片云山。為報后來子,何不讀古言。

  欲向東巖去,于今無量年。昨來攀葛上,半路困風煙。

  徑窄衣難進,苔粘履不全。住茲丹桂下,且枕白云眠。

  我見利智人,觀者便知意。不假尋文字,直入如來地。

  心不逐諸緣,意根不妄起。心意不生時,內外無馀事。

  身著空花衣,足躡龜毛履。手把兔角弓,擬射無明鬼。

  君看葉里花,能得幾時好。今日畏人攀,明朝待誰掃。

  可憐嬌艷情,年多轉成老。將世比于花,紅顏豈長保。

  畫棟非吾宅,松林是我家。一生俄爾過,萬事莫言賒。

  濟渡不造筏,漂淪為采花。善根今未種,何日見生芽。

  出生三十年,當游千萬里。行江青草合,入塞紅塵起。

  煉藥空求仙,讀書兼詠史。今日歸寒山,枕流兼洗耳。

  寒山無漏巖,其巖甚濟要。八風吹不動,萬古人傳妙。

  寂寂好安居,空空離譏誚。孤月夜長明,圓日常來照。

  虎丘兼虎谿,不用相呼召。世間有王傅,莫把同周邵。

  我自遁寒巖,快活長歌笑。

  沙門不持戒,道士不服藥。自古多少賢,盡在青山腳。

  有人笑我詩,我詩合典雅。不煩鄭氏箋,豈用毛公解。

  不恨會人稀,只為知音寡。若遣趁宮商,余病莫能罷。

  忽遇明眼人,即自流天下。

  「三字詩六首」寒山

  寒山道,無人到。若能行,稱十號。有蟬鳴,無鴉噪。黃葉落,白云掃。石磊磊,山隩隩。我獨居,名善導。子細看,何相好。

  寒山寒,冰鎖石。藏山青,現雪白。

  日出照,一時釋。從茲暖,養老客。

  我居山,勿人識。白云中,常寂寂。

  寒山深,稱我心。純白石,勿黃金。

  泉聲響,撫伯琴。有子期,辨此音。

  重巖中,足清風。扇不搖,涼冷通。

  明月照,白云籠。獨自坐,一老翁。

  寒山子,長如是。獨自居,不生死。

  「拾遺二首新添」寒山

  我見世間人,個個爭意氣。一朝忽然死,只得一片地。

  闊四尺,長丈二。汝若會出來爭意氣,我與汝立碑記。

  家有寒山詩,勝汝看經卷。書放屏風上,時時看一遍。

  豐干、拾得詩(《全唐詩》807卷)

  拾得詩

  拾得

  拾得,貞觀中,與豐干、寒山相次垂跡于國清寺。初豐干禪師游松徑,徐步赤城道上,見一子,年可十歲。遂引至寺,付庫院。經三紀,令知食堂,每貯食滓于竹筒。寒山子來,負之而去。一夕,僧眾同夢山王云:“拾得打我!钡┮娚酵,果有杖痕。眾大駭,及閭丘太守禮拜后,同寒山子出寺,沈跡無所。后寺僧于南峰采薪,見一僧入巖,挑鎖子骨,云取拾得舍利,方知在此巖入滅,因號為拾得巖。今編詩一卷。

  「詩」

  諸佛留藏經,只為人難化。不唯賢與愚,個個心構架。

  造業大如山,豈解懷憂怕。那肯細尋思,日夜懷奸詐。

  嗟見世間人,個個愛吃肉。碗碟不曾干,長時道不足。

  昨日設個齋,今朝宰六畜。都緣業使牽,非干情所欲。

  一度造天堂,百度造地獄。閻羅使來追,合家盡啼哭。

  爐子邊向火,鑊子里澡浴。更得出頭時,換卻汝衣服。

  出家要清閑,清閑即為貴。如何塵外人,卻入塵埃里。

  一向迷本心,終朝役名利。名利得到身,形容已憔悴。

  況復不遂者,虛用平生志?蓱z無事人,未能笑得爾。

  養兒與娶妻,養女求媒娉。重重皆是業,更殺眾生命。

  聚集會親情,總來看盤饤。目下雖稱心,罪簿先注定。

  得此分段身,可笑好形質。面貌似銀盤,心中黑如漆。

  烹豬又宰羊,夸道甜如蜜。死后受波吒,更莫稱冤屈。

  佛哀三界子,總是親男女?稚蚝诎悼,示儀垂化度。

  盡登無上道,俱證菩提路。教汝癡眾生,慧心勤覺悟。

  佛舍尊榮樂,為愍諸癡子。早愿悟無生,辦集無上事。

  后來出家者,多緣無業次。不能得衣食,頭鉆入于寺。

  嗟見世間人,永劫在迷津。不省這個意,修行徒苦辛。

  我詩也是詩,有人喚作偈。詩偈總一般,讀時須子細。

  緩緩細披尋,不得生容易。依此學修行,大有可笑事。

  有偈有千萬,卒急述應難。若要相知者,但入天臺山。

  巖中深處坐,說理及談玄。共我不相見,對面似千山。

  世間億萬人,面孔不相似。借問何因緣,致令遣如此。

  各執一般見,互說非兼是。但自修己身,不要言他已。

  男女為婚嫁,俗務是常儀。自量其事力,何用廣張施。

  取債夸人我,論情入骨癡。殺他雞犬命,身死墮阿鼻。

  世上一種人,出性常多事。終日傍街衢,不離諸酒肆。

  為他作保見,替他說道理。一朝有乖張,過咎全歸你。

  我勸出家輩,須知教法深。專心求出離,輒莫染貪淫。

  大有俗中士,知非不愛金。故知君子志,任運聽浮沈。

  寒山住寒山,拾得自拾得。凡愚豈見知,豐干卻相識。

  見時不可見,覓時何處覓。借問有何緣,卻道無為力。

  從來是拾得,不是偶然稱。別無親眷屬,寒山是我兄。

  兩人心相似,誰能徇俗情。若問年多少,黃河幾度清。

  若解捉老鼠,不在五白貓。若能悟理性,那由錦繡包。

  真珠入席袋,佛性止蓬茅。一群取相漢,用意總無交。

  運心常寬廣,此則名為布。輟己惠于人,方可名為施。

  后來人不知,焉能會此義。未設一庸僧,早擬望富貴。

  獼猴尚教得,人何不憤發。前車既落坑,后車須改轍。

  若也不知此,恐君惡合殺。此來是夜叉,變即成菩薩。

  自從到此天臺寺,經今早已幾冬春。

  山水不移人自老,見卻多少后生人。

  君不見,三界之中紛擾擾,只為無明不了絕。

  一念不生心澄然,無去無來不生滅。

  故林又斬新,剡源溪上人。天姥峽關嶺,通同次海津。

  灣深曲島間,淼淼水云云。借問松禪客,日輪何處暾。

  自笑老夫筋力敗,偏戀松巖愛獨游。

  可嘆往年至今日,任運還同不系舟。

  一入雙溪不計春,煉暴黃精幾許斤。爐灶石鍋頻煮沸,土甑久烝氣味珍。誰來幽谷餐仙食,獨向云泉更勿人。延齡壽盡招手石,此棲終不出山門。

  躑躅一群羊,沿山又入谷?慈素澲袢,且遭豺狼逐。

  元不出孳生,便將充口腹。從頭吃至尾,ci々無馀肉。

  銀星釘稱衡,綠絲作稱紐。買人推向前,賣人推向后。

  不愿他心怨,唯言我好手。死去見閻王,背后插掃帚。

  閉門私造罪,準擬免災殃。被他惡部童,抄得報閻王。

  縱不入鑊湯,亦須臥鐵床。不許雇人替,自作自身當。

  悠悠塵里人,常道塵中樂。我見塵中人,心生多愍顧。

  何哉愍此流,念彼塵中苦。

  無去無來本湛然,不居內外及中間。

  一顆水精絕瑕翳,光明透滿出人天。

  少年學書劍,叱馭到荊州。聞伐匈奴盡,婆娑無處游。

  歸來翠巖下,席草玩清流。壯士志未騁,獼猴騎土牛。

  三界如轉輪,浮生若流水。蠢蠢諸品類,貪生不覺死。

  汝看朝垂露,能得幾時子。

  閑入天臺洞,訪人人不知。寒山為伴侶,松下啖靈芝。

  每談今古事,嗟見世愚癡。個個入地獄,早晚出頭時。

  古佛路凄凄,愚人到卻迷。只緣前業重,所以不能知。

  欲識無為理,心中不掛絲。生生勤苦學,必定睹天師。

  各有天真佛,號之為寶王。珠光日夜照,玄妙卒難量。

  盲人常兀兀,那肯怕災殃。唯貪淫泆業,此輩實堪傷。

  出家求出離,哀念苦眾生。助佛為揚化,令教選路行。

  何曾解救苦,恣意亂縱橫。一時同受溺,俱落大深坑。

  常飲三毒酒,昏昏都不知。將錢作夢事,夢事成鐵圍。

  以苦欲舍苦,舍苦無出期。應須早覺悟,覺悟自歸依。

  云山疊疊幾千重,幽谷路深絕人蹤。

  碧澗清流多勝境,時來鳥語合人心。

  后來出家子,論情入骨癡。本來求解脫,卻見受驅馳。

  終朝游俗舍,禮念作威儀。博錢沽酒吃,翻成客作兒。

  若論?旎,唯有隱居人。林花長似錦,四季色常新。

  或向巖間坐,旋瞻見桂輪。雖然身暢逸,卻念世間人。

  我見出家人,總愛吃酒肉。此合上天堂,卻沈歸地獄。

  念得兩卷經,欺他道鄽俗。豈知鄽俗士,大有根性熟。

  我見頑鈍人,燈心柱須彌。蟻子嚙大樹,焉知氣力微。

  學咬兩莖菜,言與祖師齊;鸺鼻髴曰,從今輒莫迷。

  若見月光明,照燭四天下。圓暉掛太虛,瑩凈能蕭灑。

  人道有虧盈,我見無衰謝。狀似摩尼珠,光明無晝夜。

  余住無方所,盤泊無為理。時陟涅盤山,或玩香林寺。

  尋常只是閑,言不干名利。東海變桑田,我心誰管你。

  左手握驪珠,右手執慧劍。先破無明賊,神珠自吐焰。

  傷嗟愚癡人,貪愛那生厭。一墮三途間,始覺前程險。

  般若酒泠泠,飲多人易醒。余住天臺山,凡愚那見形。

  常游深谷洞,終不逐時情。無思亦無慮,無辱也無榮。

  平生何所憂,此世隨緣過。日月如逝波,光陰石中火。

  任他天地移,我暢巖中坐。

  嗟見多知漢,終日枉用心。岐路逞嘍羅,欺謾一切人。

  唯作地獄滓,不修來世因。忽爾無常到,定知亂紛紛。

  迢迢山徑峻,萬仞險隘危。石橋莓苔綠,時見白云飛。

  瀑布懸如練,月影落潭暉。更登華頂上,猶待孤鶴期。

  松月冷颼颼,片片云霞起。匼匝幾重山,縱目千萬里。

  谿潭水澄澄,徹底鏡相似?少F靈臺物,七寶莫能比。

  世有多解人,愚癡學閑文。不憂當來果,唯知造惡因。

  見佛不解禮,睹僧倍生瞋。五逆十惡輩,三毒以為鄰。

  死去入地獄,未有出頭辰。

  人生浮世中,個個愿富貴。高堂車馬多,一呼百諾至。

  吞并田地宅,準擬承后嗣。未逾七十秋,冰消瓦解去。

  水浸泥彈丸,思量無道理。浮漚夢幻身,百年能幾幾。

  不解細思惟,將言長不死。誅剝壘千金,留將與妻子。

  云林最幽棲,傍澗枕月谿。松拂盤陀石,甘泉涌凄凄。

  靜坐偏佳麗,虛巖曚霧迷。怡然居憩地,日(以下缺)。

  可笑是林泉,數里少人煙。云從巖嶂起,瀑布水潺潺。

  猿啼唱道曲,虎嘯出人間。松風清颯颯,鳥語聲關關。

  獨步繞石澗,孤陟上峰巒。時坐盤陀石,偃仰攀蘿沿。

  遙望城隍處,惟聞鬧喧喧。

  豐干詩「壁上詩二首」

  豐干

  豐干禪師,居天臺山國清寺。晝則舂米供僧,夜則扃房吟詠。一日騎虎松徑來,入國清巡廊唱道,眾皆驚怖。嘗于京輦為閭丘太守救疾,閭丘之任臺州,便至國清問豐干禪院所在,云在經藏后,無人住得。每有一虎,時來此吼。閭丘至師院,開房惟見虎跡。今存房中壁上詩二首。

  余自來天臺,凡經幾萬回。一身如云水,悠悠任去來。

  逍遙絕無鬧,忘機隆佛道。世途岐路心,眾生多煩惱。

  兀兀沈浪海,漂漂輪三界?上б混`物,無始被境埋。

  電光瞥然起,生死紛塵埃。寒山特相訪,拾得常往來。

  論心話明月,太虛廓無礙。法界即無邊,一法普遍該。

  本來無一物,亦無塵可拂。若能了達此,不用坐兀兀。

星力捕鱼游戏网址 体彩11选5最聪明的玩法 北京十一学校 如何进去 快3玩法介绍 2012年排列5 石基信息股票分析 六合快报一肖二码默认版 山东11选5助手 金斧子配资 快赢481走势图最近30期 11选5下期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