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丕詩全集

作者: 曹丕

  樂府

  《臨高臺》

  《詩紀》云:此三段,辭不相屬“鵠欲南游”以下乃古辭《飛鵠行》也。漢曲大略意同。

  臨臺行高,高以軒。下有水清且寒,中有黃鵠往且翻。行!為臣當盡忠,愿(令)[今]皇帝陛下三干歲,宜居此宮。鵠欲南游,雌不能隨。我欲躬銜汝,口噤不能開。[我]欲負之,毛衣摧頹。五里一顧,六里徘徊。

  《釣竿》

  崔豺《古今注》云:釣竿者,伯常子避仇河濱為漁者,其妻思之而作也。每至河側輒歌之。后司馬相如作《釣竿詩》,遂傳為樂曲,漢辭今亡。

  東越河濟水,遙望大海涯。釣竿何珊珊,魚尾何簁簁。行路之好者,芳餌欲何為。

  《十五》

  《古今樂錄》云:十五歌,文帝辭,后改歌瑟調西山,此似未全。

  登山而遠望,溪谷多所有。楩楠千馀尺,眾草芝盛茂,華葉耀人目。五色難可紀。雉雊山雞鳴,虎嘯谷風起。號羆當我道,狂顧動牙齒。

  《陌上!

  棄故鄉,離室宅,遠從軍旅萬里客。披荊棘,求阡陌,側足獨窘步,路局苲;⒈,雞驚禽失,群鳴相索。登南山,奈何蹈盤石,樹木叢生鬱差錯。寢篙草,蔭松柏,涕泣雨面沾枕席。伴旅單,稍稍日零落。惆悵竊自憐,相痛惜。

  《短歌行》

  《古今樂錄》云:王僧虔《技錄》曰:《短歌行》“仰瞻”一曲,此曲聲制最美,辭不可入樂府。

  仰瞻幃幕,俯察幾筵,其物如故,其人不存。一解神靈倏忽,棄我退遷,靡瞻靡恃,泣涕漣漣。二解喲喲游鹿,草草鳴麑,翩翩飛鳥,挾子巢棲。三解我獨孤煢,懷此百離,憂心孔疚,莫我能知。四解人亦有言,“憂令人老”,嗟我白發,生一何早。五解長吟永嘆,懷我圣考。曰:“仁者壽”,胡不是保。六解。(右一曲,魏晉樂所奏。魏遺令節朔奏樂,魏文制此辭,自撫箏和歌,歌者云貴官彈箏,此也。)

  《猛虎行》

  與君媾新歡,托配于二儀。充列于紫微,升降焉可知。梧桐攀鳳翼,云雨散洪池。

  《燕歌行》

  秋風蕭瑟天氣涼,草木搖落露為霜,一解群燕辭歸雁南翔。念君客游多思腸,二解慊慊思歸戀故鄉,君何淹留寄他方!三解賤妾煢煢守空房,憂來思君不敢忘,四解不覺淚下沾衣裳。援琴鳴弦發清商,五解短歌微吟不能長。明月皎皎照我床,六解星漢西流夜未央。牽?椗b相望,爾獨何辜限河梁?七解。(多思腸一作思斷腸。右一曲晉樂所奏。)

  本篇屬《相和歌。平調曲》!稑犯畯V題》說:“燕,地名。言良人從役于燕而為此曲!贝嗽妼憢D人秋夜思念在遠方作客的丈夫,是今存最早的一首完整的七言詩。詩歌采用景與情交融的手法來表現思婦內心的哀怨,取得了很好的藝術效果。筆法極盡曲折之妙,幾經掩抑往復,具有一唱三嘆的韻致。故而沈德潛稱:“子桓詩有文士氣,一變乃父悲壯之習矣。要其便娟婉約,能移人情!保ā古詩源》卷五)(韋風娟)

  《燕歌行》

  別日何易會日難,山川悠遠路漫漫。釉陶思君未敢言,寄(聲)浮云往不還。涕零雨面毀容顏,誰能懷憂獨不嘆。展詩清歌聊自寬,樂往哀來摧肺肝。耿耿伏枕不能眠,披衣出戶步東西,仰看星月觀云間。飛鸧晨鳴聲可憐。留連顧懷不能存。右一曲本辭。

  明代胡應麟云:“子桓《燕歌》二首,開千古妙境!保ā对娝挕穬染幘砣┻@是第二首,雖然未及第一首有名,但也寫得纏綿悱惻,凄婉動人。寫游子思婦之情,而能把情與景融合在一起,在總體詩境的構成上有天然渾質之妙。不過曹丕這兩首《燕歌行》最大的貢獻還是在于作為完整七言詩的出現上,蕭子顯在《南齊書。文學傳論》中謂:“桂林湘水,平子之華篇,飛館玉池,魏文之麗豪,七言之作,非此誰先?”考張衡《四愁詩》首句尚用“兮”字,仍不脫楚調。曹丕之作雖句句用韻頗為單調,但畢竟是完整的七言之作了。(亦夫)

  《秋胡行》

  堯任舜禹,當復何為。百獸率舞,鳳凰來儀。得人則安,失之則危。唯賢知賢,人不易知。歌以詠言,誠不易移。鳴條之役,萬舉必全。明德通靈,降福自天。泛泛綠池,中有浮萍。寄身流波,隨風靡傾。芙蓉含芳,菡萏垂榮。朝采其實,夕佩其英。采之遺誰,所思在庭。雙魚比目,鴛鴦交頸。有美一人,婉如清揚。知音識曲,善為樂方。右曲一作《浮萍篇》,“有美”四句,又見《善哉行》。

  《秋胡行》

  朝與佳人期,日夕殊不來。嘉看不嘗,旨酒停杯。寄言飛鳥,告余不能。俯折蘭英,仰結桂枝。佳人不在,結之何為。從爾何所之,乃在大海隅。靈若道言,貽爾明珠。企予望之,步立躊躕。佳人不來,何得斯須。

  《善哉行》其一

  上山采薇,薄暮苦饑。溪谷多風,霜露沾衣。野雉群雊,猿猴相追。還望故鄉。鬱何壘壘。高山有崖,林木有枝。憂來無方,人莫之知。人生如寄,多憂何為。今我不樂,歲月如馳。湯湯川流,中有行舟。隨波轉薄,有似客游。策我良馬,被我輕裘。載馳載驅,聊以忘憂。歲一作日,如一作其。

  本篇選自《魏文帝》集。此篇寫客子懷鄉之情,是四言詩中有名的作品。全詩用“上山采薇”發端,用意與《詩經。小雅》中《采薇》一篇相似。詩歌通過一系列并不細致比較抽象的景物刻畫,來表現詩人的游子之思,這種寫景的粗糙正是魏詩的顯著特色,故帶有渾樸之氣。詩中還采用了民歌中傳統的雙關手法,“林木有枝”與下句“人莫之知”音義雙關。這就本于古《越人歌》:“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悅君兮君不知!保ㄒ喾颍

  《善哉行》其二

  有美一人,婉如清揚。研姿巧笑,和媚心腸。知音識曲,善為樂方。哀弦微妙,清氣含芳。流鄭激楚,度宮中商。感心動耳,繡麗難忘。離鳥夕宿。在彼中洲。延頸鼓翼,悲鳴相求。眷然顧之,使我心愁。嗟爾昔人,何以忘憂。

  《同前》

  朝日樂相樂,酣飲不知醉。悲弦激新聲,長笛吹清氣。弦歌感人腸,四座皆歡悅。寥寥高堂上,涼風入我室。持滿如不盈,有德者能卒。君子多苦心,所愁不但一。慊慊下白屋,吐握不可失。眾賓飽滿歸,主人若不悉。比翼翔云漢,羅者安所羈。沖靜得自然,榮華何足為。

  《同前》

  朝游高臺觀,夕宴華池陰。大酋奉甘醪,狩人獻嘉禽。齊倡發東舞,秦箏奏西音。有客從南來,為我彈清琴。五音紛繁會,柑者激微吟。淫魚乘波聽,踴躍自浮沈。飛鳥翻翔舞,悲嗚集北林。樂極哀情來,寥亮摧肝心。清角豈不妙,德薄所不任。大哉子野言,弭弦且自禁。右二曲,魏晉樂所奏。

  《丹霞蔽日行》

  丹霞蔽日,采虹垂天。谷水潺潺,木落翩翩。孤禽失群,悲鳴云間。月盈則沖,華不再繁。古來有之,嗟我何言。

  《折楊柳行》

  西山一何高,高高殊無極,上有兩仙童,不飲亦不食。與我一丸藥,光耀有五色。服藥四五日,身輕生羽翼。輕舉乘浮云,候忽行萬億。流覽觀四海,茫茫非所識。彭祖稱七百,悠悠安可原?老耽適西戎,于今競不還。王喬假虛辭,赤松垂空言。達人識真偽,愚夫好妄傳。迫念往古事,憒憒千萬端。百家多迂怪。圣道我所觀。右一曲魏晉樂所奏。

  《古今詩話》云:相州棲霞谷,喬順二子服飛龍藥,十年不饑。

  《飲馬長城窟行》

  浮舟橫大江,討彼犯荊虜。武將齊貫婢,征人伐金鼓。長戟十萬隊,幽冀百石駕。發機若雷電,一發連四五。

  《上留田行》

  世居一何不同?上留田,富人食稻與(梁)[粱]。上留田!貧子食糟與糠。上留田I貧賤亦何傷?上留田!祿命懸在蒼天。上留田!今爾嘆息,將欲誰怨?上留田!

  《大墻上篙行》

  《古今樂錄》云:王僧虔《技錄》有《大墻上蒿行》,今不歌。

  陽春無不長成,草木群類。隨大風起,零落若何翩翩,中心獨立一何煢!四時舍我驅馳,今我隱約欲何為?人生居天地間,忽如飛鳥棲枯枝。我今隱約欲何為?適君身體所服,何不您君口腹所嘗?冬被貂鼲溫暖,夏當服猗羅輕涼。行力自苦。我將欲何為?不及君少壯之時,乘堅車策肥馬良。上有倉浪之天,今我難得久來視;下有蠕蠕之地,今我難得久來履;何不您意邀游,從君所喜?帶我寶劍。今爾何為自低昂?悲麗平壯觀,白如積雪,利若秋霜。駿犀標首,玉琢中央。帝王所服,辟除兇殃。御左右,奈何致福祥(一作服之御左右,除兇致吉祥)。吳之辟閭,越之步光,楚之龍泉,韓有墨陽,苗山之鋌,羊頭之鋼,知名前代,咸自謂麗且美,曾不知君劍良綺難忘。冠青云之崔嵬,纖羅為纓,飾以翠翰,既美且輕。表容儀,俯仰垂光榮。宋之章甫,齊之高冠,亦自謂美,蓋何足觀。排金鋪,坐玉堂。風塵不起,天氣清涼。奏桓瑟,舞趙倡。女娥長歌,聲協宮商。感心動耳,蕩氣回腸,酌桂酒,膾鯉魴。與佳人期為樂康。前奉玉尼,為我行觴。今日樂,不可忘。樂未央。為樂?噙t,歲月逝,忽若飛。為何自苦,使我心悲?

  《艷歌何嘗行》

  何嘗快獨無憂?但當飲醇酒,炙肥牛。長兄為二于石,中兄被貂裘。小弟雖無官爵,鞍馬馺馺,往來王侯長者游。但當在王侯殿上,快獨樗蒲六博,坐對彈棋。男兒居世,各當(駑)[努]力。蹙迫日暮,殊不久留。少小相觸抵,寒苦常相隨。忿;及沧阏?吾中道與卿共別離。約身奉事君,禮節不可虧。上慚倉浪之天,下顧黃口小兒。奈何復老心皇皇,獨悲誰能知?少小下為趨,曲前為艷。

  《煌煌京洛行》

  《古今樂錄》云:王僧虔《技錄》云,《煌煌京洛行》歌,文帝“園桃”一篇,《樂府解題》云:晉樂奏文帝夭夭園桃。

  夭夭園桃,無子空長。虛美難假,偏輪不行;搓幬逍,鳥盡弓藏。保身全名,獨有子房。大憤不收,褒衣無帶。多言寡誠,抵令事敗。蘇秦之說,六國以亡。傾側賣主,車裂固當。賢矣陳軫,忠而有謀。楚懷不從,禍卒不救。禍夫吳起,智小謀大,西河何健,伏尸何劣。嗟彼郭生,古之雅人,智矣燕昭,可謂得臣。峨峨仲連,齊之高士,北辭千金,東蹈滄海。

  《月重輪行》

  三辰垂光,照臨四海。煥哉何煌煌,悠悠與天地久長。愚見自前,圣睹萬年。明暗相絕,何可勝言。

  詩

  《黎陽作》其一

  朝發鄴城,夕宿韓陵。霖雨載涂,輿人困窮。載馳載驅,休雨櫛風。舍我高殿,何為泥中。在昔周武,愛暨公旦。載主而征,救民涂炭。彼此一時,惟天所贊。我獨何人,馀不靜亂。

  《黎陽作》其二

  殷殷其雷,濛濛其雨。我徒我車,涉此艱阻。遵彼洹湄,言刈其楚。班之中路,涂潦是御。磷磷大車,載低載昂。嗷嗷仆夫,載仆載僵。蒙涂冒雨,沾衣濡裳。

  《黎陽作》

  干騎隨風靡,萬騎正龍驤。金鼓震上下,干戚紛縱橫。白族若素霓,丹旗發朱光。迫思太王德,胥宇識足減。經歷萬歲林,行行到黎陽。

  《于譙作》

  清夜延貴客,明燭發高光。豐膳漫星陳,旨酒盈玉觴。弦歌奏新曲。游響拂丹梁。馀音赴迅節,慷慨時激揚。獻酬紛交錯,雅舞何鏘鏘。羅纓從風飛,長劍自低昂。穆穆眾君子,和合同樂康。(馀一作繁。)

  《孟津》

  良辰啟初節,高會構歡娛(一作高構極歡娛)。通天拂景云,俯臨四達衡。羽爵浮象樽,珍膳盈豆區。清歌發妙曲,樂正奏笙竿。曜靈忽西邁,炎燭繼望舒。朔日浮黃河,長驅旋鄴都。

  《芙蓉池作》

  乘輦夜行游,逍遙步西園。雙渠相溉灌,嘉木繞通川。卑技拂羽蓋,修條摩蒼天。驚風扶輪轂,飛鳥翔我前。丹霞夾明月,華星出云間。上天垂光彩,五色一何鮮。壽命非松喬,誰能得神仙?邀游快心意,保己終百年。

  此詩選自《文選》卷二七。建安十六年(211),曹丕與曹植、王粲、徐干、陳琳、劉幀、應玚、阮瑀等冶游宴飲,吟詠賦詩,常集會于鄴城西園(銅雀園),園中有池,即芙蓉地。本詩即作于西園宴集之時。詩寫長夜之游,夜月籠罩下的園中之景描摹細致生動,如繪如畫,光澤悅目,鮮明而真切。表現了詩人對生活的熱愛,但末尾托意松喬,企慕快心百年,稍露人生苦短的消極態度。全詩從出游寫到景物,再以抒情作結,結構篇章頗似后世靈運山水詩,雖凝重渾厚不足,但謂本詩啟山水詩先聲。當不是虛譽。陳祚明《采菽堂古詩選》卷五評本詩曰:“建安正格,后人非不追做,然正不易似!p渠’四句,寫景何其生動!w鳥’句,健!は肌,光澤鮮麗。結四句,俯仰有情。蓋佳處本在語之外,非渠水枝條云月諸字有異也。以辭求之,末矣!保n傳達)

  《于玄武陂作》

  兄弟其行游,驅車出西城。野田廣開辟,川渠互相經。黍稷何郁郁,流波激悲聲。菱茨覆綠水,芙蓉發丹榮。柳垂重蔭綠,向我池邊生。乘渚望長洲,群鳥歡嘩鳴。萍藻泛濫浮,澹澹隨風傾。忘憂共容與,暢此千秋情。

  《至廣陵于馬上作》

  外編云:廣陵觀兵。魏志:黃初六年十月,行幸廣陵故城,臨江觀兵,戎卒十馀萬,旌旗數百里,帝于馬上為詩。是歲大寒冰。舟不得入江,乃引還。

  觀兵臨江水,水流何湯湯。戈矛成山林,玄甲耀日光。猛將懷暴怒,膽氣正縱橫。誰云江水廣,一葦可以航。不戰屈敵虜,戢兵稱賢良。古公宅岐邑,實始剪殷商。孟獻營虎牢,鄭人俱稽顙?藝鴦崭,先零自破亡。興農淮泗間,筑室都徐方。量宜運權略,六軍咸悅康。豈如《東山》詩,悠悠多憂傷。

  僧皎然云:魏文軍至揚于,見洪濤浪洶,嘆曰:固天所以隔南北也。賦詩而還。魏文集無此詩,且魏文雄才智略,本非庸主,如何有此?示弱于孫權,取笑于劉備,陳壽謬矣。按,壽正史但云引還,不言賦詩,《魏書》注載此詩,未嘗示弱也。豈客子常畏人邪?雜詩《魏書》不載。

  《雜詩二首》

  集云枹中作,下篇云于黎陽作,呂延濟以此詩未即位,方為漢征伐,李善云,當時實至廣陵,則此與馬上詩為同時矣。今觀棄置詩,與天隔南北意合,或近是斗。

  其一

  漫漫秋夜長,烈烈北風涼。展轉不能寐,披衣起仿徨。彷徨忽已久,白露沾我裳。俯視清水波,仰看明月光。天漢回西流,三五正縱橫。草蟲鳴何悲,孤雁獨南翔。郁郁多悲思,綿綿思故鄉。愿飛安得翼,欲濟河無梁。向風長嘆息,斷絕我中腸。

  其二西北有浮云,亭亭如車蓋。惜哉時不遇,適與飄風會。吹我東南行,行行至吳會。吳會非我鄉,安得久留滯。棄置勿復陳,客子常畏人。

  《藝苑尼言》云:讀于桓“客子常畏人”,及答吳朝歌、鐘大理書,似少年美資,負才性而好貨好色,且當不得恒享者,桓靈寶技藝差相埒,而氣尚過之,子桓乃得千年天子,都所不解。

  《清河作》

  方舟戲長水,湛澹自浮沈。弦歌發中流,悲響有馀音。音聲入君懷,凄愴傷人心。心傷安所念,但愿恩情深。愿為晨風鳥,雙飛翔北林。

  湛澹,《藝文》)作澹澹,悲響有馀音,—作悲風漂馀音。

  《清河見挽船士新婚與妻別作》

  《藝文》作徐干《為挽船士與新娶妻別》,《玉臺》作文帝,今從之。

  與君結新婚,宿昔當別離。涼風動秋草,蟋蟀鳴相隨。冽冽寒蟬吟,蟬吟抱枯枝?葜r飛揚,身體忽遷移。不悲身遷移,但惜歲月馳。歲月無窮極,會合安可知?愿為雙黃鵠。比翼戲清池。

  《黎陽作》

  奉辭討罪遐征,晨過黎山巉崢。東濟黃河金營。北觀故宅頓傾,中有高樓亭亭,荊棘繞蕃叢生。南望果園青青,霜露慘凄宵零,被桑梓兮傷情。

  《寡婦》

  友人阮元瑜早亡,傷其妻[子]孤寡。為作此詩。

  霜露紛兮交下,木葉落兮凄凄。候雁叫兮云中,歸燕翩兮徘徊。妾心感兮悵惆,白日急兮西頹。守長夜兮思君,魂一夕兮九乖。悵延佇兮仰視。星月隨今天回。徒引領兮入房。竊自憐兮孤棲。愿從君兮終沒,愁何可兮久懷。(思君一作君思。)

  《令詩》

  《漢獻帝傳》云,太史丞許芝條上魏王代漢圖讖,王下令辭,其詩在令中。

  喪亂悠悠過紀,白骨從橫萬里。哀哀下民靡恃,吾將佐時整理。復子明辟致仕。

  《于明津作》

  遙遙山上亭,皎皎云間星。遠望使心懷,游子戀所生。驅車出北門,遙望河陽城。

  古辭《長歌行》與此同,后有六句云:凱風吹長棘,夭夭枝葉傾。黃鳥飛相追,咬咬弄音聲。仁立望西河,泣下沾羅纓。

  《失題》

  巾車出鄴宮,校獵東橋津。重置施密網,(皿 干)(皿 畢)飄如云。彎弓忽高馳,一發連雙(鹿 囷)。后闕

  《見挽船士兄弟辭別詩》

  [郁郁河邊樹,青青野田草。]舍我故鄉客,將適萬里道。妻子牽衣袂,落淚沾懷抱。[還附幼童子,顧托兄與嫂。辭訣末及終,嚴駕一何早。負笮引文舟(航行),飽渴常不飽(食)。誰令爾貧賤,咨嗟何所道。]

  補遺

  《夏日詩》

  夏時饒溫(清)和,避暑就清涼。比(北)坐高閣下,延賓作名倡。弦歌隨風厲,吐羽含微商。嘉肴重疊來,珍果在一傍。棋局縱橫陳。搏奕合雙揚。巧拙更勝負,歡笑樂人腸。從朝至日夕,安知夏節長。

  《游獵詩》

  行行游且獵,且獵路南隅。彎我烏號弓,騁我于驪駒。走者貫鋒鏑,伏者值戈殳。白日未及移,手獲三十馀。

  《歌辭》

  長安城西漢員闕,上有一雙銅雀。一鳴五谷生,再鳴五谷熟。

  《董逃行》

  晨背大河南轅,跋涉遐路漫漫。師徒百萬嘩喧,戈矛若林成山,旌旗拂日蔽天。

  《遺句》

  蜘蛛網戶牖,野草當階生。(《文選》卷二十九《雜詩》注引)

  酒人獻三清,絲中列南廂。

  王韓獨何人?翱翔隨天涂。(《文選》二十八《前緩歌聲》注引)

  回頭四向望,眼中無故人。(《文選》二十五《答張士然》詩注引)

  絹綃白如雪,輕華比蟬翼。(《白帖》二引)

  畫舸覆堤。(《唐語林》二引)

  蘭芷生兮芙蓉披。(《文選》三十一《雜體詩》注引)

  輯遺

  《善哉行》

  自惜奇薄,少離兇殃。(《文選》卷十六潘安仁《寡婦賦》注引)

  喟然以惋嘆,抱情不得敘。(《文選》卷二十六顏延年《夏夜呈從兄散騎車長沙》注引)

  《東閣詩》

  高山吐慶云。(《文選》三十一《雜詩》注引)

  《缺名》

  汝南許劭,與族兄靖,俱避地江東,保吳郡,爭論于太守許貢坐。至于手足相及。

  君子謹乎約己,弘乎接物。

  欲得二女充備六宮,佐宣陰陽,聿修古義。

  結繩而治。

  北海鄭玄,學之淵府。

  逾長城之阻。登單于之臺。

  天下無切玉之刀、火浣之布。

  火性酷烈,無含生之氣。

  火尚能礫石銷金,何為不燒其布。

  法者主之柄,吏者民之命。法欲簡而明,吏欲公而平。

  主與民有三求:求其為己勞,求其為己死,求其為己生。

  桓靈之際,閹寺專命于上,布衣橫議于下。千祿者彈貨以奉貴,要名者傾身以事勢。位成乎私門,名定乎橫巷。由是戶異議,人殊論。論無常檢,事無定價。長愛惡,興朋黨。

  應玚云:“人生固有人心!贝鹪疲骸霸谟H曰孝,施物曰仁。仁者有事之實名,非無事之虛稱。善者道之母,群行之主。

  如彼登山,乃勤以求高;如被浮川,乃勤以求遠。唯心弗勤,時亦靡克。

  堯崩,舜避堯子于南河之南;舜崩,禹避舜子于陽城?禹崩,益避禹于于箕山之陰。

 。ㄉ暇姟全三國文》卷八)

  《失題》

  博覽群書。(《全三國文》卷七)

星力捕鱼游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