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藝舟雙楫

作者: 康有為

  變者,天也。

  吾謂書莫盛于漢,非獨其氣體之高,亦其變制最多,牢百代。杜度作草,蔡邕作飛白劉德升作行書,皆漢人也。晚季變真楷,后世莫能外,蓋體制至漢,變已極矣。

  北碑當魏世,隸、楷錯變,無體不有,綜其大致,體莊茂而者以逸氣,力沉著而出以澀筆,要以茂密為宗,當漢末至此百年,今古相際,文質斑。當為今之隸之極盛矣。

  古今之中。唯南碑與魏為可宗?勺跒楹?日“有十美”一曰魄力雄強,二曰氣旬輝穆,三曰筆法跳躍,四曰點畫峻厚,五曰意態奇逸,六曰精神飛動,七曰興趣醋足,八曰骨法銅達,九曰結構天成,十曰血肉豐美,是十美者,唯魏碑,南碑有之。

  今日欲尊帖學,則翻之已懷,不得不尊碑:欲尚唐碑,則磨之已壞,不得不尊南,北朝碑。尊之者,非以其古也:筆畫完好,精神流露,易于臨摹,一也:可以考隸楷之變,二也:可以考后世之源流,三也:唐言結構,宋尚意態,六朝碑各體畢備,四也:筆法舒長刻人,雄奇角出,迎接不暇,實為唐。宋之所無有,五也:有是五者,不變宜于尊乎!

  綜而論之,書學與洽法,勢變略同,周以前為一體勢,漢為一體勢。魏晉至今為一體勢,皆千數百年一變,后之有變可以前事驗之也。

星力捕鱼游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