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論

作者: 于右任

  我寫字沒有任何禁忌,執筆、展紙、坐法,一切順乎自然……在動筆的時候,我決不因為遷就美觀而違犯自然,因為自然本身就是一種美。

  行乎不得不行,止乎不得不止,因為自然之波瀾以為波瀾,乃為致文。泥古非也,擬古亦非也。無古人之氣息,非也;盡古人之面貌亦非也。以浩浩感慨之致,卷舒其間,是古是我,即古即我,乃為得之。

  二王之書,未必皆巧,而各有奇趣,甚者愈拙而愈妍,以其筆筆皆活,隨意可生姿態也。試以紙覆古人名帖仿書之,點畫部位無差也,而妍媸懸殊者,筆活與筆死也。

  標準草書自序

  文字乃人類表現思想、發展生活之工具。其結構之巧拙,使用之難易,關于民族之前途者至切!現代各國印刷用楷,書寫用草,已成通例;革命后之強國,更于文字之改進,不遺余力。傳云:“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贝耸码m細,可以喻大。且今之所謂器者,乃挾之與各國各族競其優劣,觀夫古今民族之強弱,國家之存亡,天演公例,良可畏也!然則廣草書于天下,以求制作之便利,盡文化之功能,節省全體國民之時間,發揚全族傳統之利器,豈非當今急務歟!

  吾國草書之興,以草篆草隸為權興。秦漢以來,其用日增,其法日進,其稱日繁,約而言之,可成三系:

  一曰“章草”,解散隸體粗書之者也。其為法:利用符號,一長也;字字獨立,二長也;一字萬同三長也。當時作者,實有遠見。所措創業未竟,而定型遂成,以致不能進步!漢張芝、吳皇象、晉索靖皆一時領袖。張書遺跡渺然,但可于兩漢遺簡,想像神采;皇象《急就章》,索靖《月儀》、《出師頌》,可謂章草范本。然全體繁雜之字,簡單化者不過十之三四,其于赴急應速之旨,固本達也。 二曰今草,繼章草而改進者也。其為法:重形聯,去波磔,符號之用加多,使轉之運益敏,大令所謂窮偽略之理,極章縱之致者,最為得之。虞世南云:“王廣、王洽、逸少、子敬,俯拾眾美,會茲簡易,制成今體,乃窮奧旨!币酝跏现嗖,為風氣之領導,景眾既廣,研討彌篤,一字組織有多至數十式如閣帖所示者,創作精神之驚人,可以想見;蛑^當時作家,自矜博贍,故生變化,以競新賞;實則流傳筆札,皆為試驗之作,未及驗定耳!陳僧智永,書真草千字文八百本蓋有志統一體制,以利初學者。而唐以功令者取士,干祿字書,應運以作。草書遂離實用而入于美藝矣!唐太宗尤愛《蘭亭序》、《樂毅論》,故右軍行楷之妙,范圍有唐一代!妒咛分暌葑拷^,反不能與狂草爭一席之地,雖有孫過庭之大聲疾呼,而激流所至,莫之能止。

  三曰狂草,草書中之美術品也。其為法:重聯,師自然,以詭異嗚高,以博變為能,張顛索狂,振奇千載!抖峭础、《自敘》,可為代表。一筆草、連綿草,古雖有之,而成系統,開脈流,實自此紿。散氛埃于大地,而曰“揮毫洛紙如云煙”,亦可異矣!然其組織之巧,用筆之活,于法理變化,多所啟發;且如索師晚年合作,矩鑊甚嚴,其貢獻之大,唐以后作家,遠不逮也!

  隋唐以來,學書者率從千文習起,因之草書名家多有千文傳世,故草書社選標準之字,不能不求之于歷來草圣,更不能不先之于草圣千文。一因名作聚會,人獻其長,選者利益,增多比較;一因習用之字,大半已俱,章法既立,觸類易通。斯旨定后,乃立原則:曰易識,曰易寫,曰準確,曰美麗,依此四則,以為取舍。字無論其為章為今為狂,人無論其為隨為顯,物無論其為紙帛、為磚石、為竹木簡,唯期以眾人之所欣賞者,救災供眾人之用;并期經此整理,習之者由苦而樂,用之者由分立而統一,此則作者唯一之希望也。

  吾國習稱,文之善者曰文豪,草之善者曰草圣,謂之重視草書也可,謂之高視草書也亦可。故善之者,或許其通神,或贊其入道,或形容其風雨馳驟之狀,或咨嗟其喜怒性情之寄,而于字理之組織,則多所忽略!非之者,又謂草書之人,技藝之細,四科不以此求備,博士不以此講試,而于易簡之妙用,則不大復致思,此草書所以之晦,亦即草書之所以難也。今者代表符號之建立,經歷來圣哲之演土進,偶加]排比,遂成大觀,所謂草書妙理,世人求之畢生而不能者,至今乃于平易中得之,真快事也。

散論

星力捕鱼游戏网址 贵州十一选五直选遗漏 广西双彩最新开奖号码 极速赛车彩票app 辽宁11选5技巧 天津11选五5开奖电脑版走势图 河南快三遗漏走势图表 皇家娱乐游戏平台 陕西快乐10分走势图一定牛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 百度 - 百度 金呈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