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書

作者: 蔡襄

  鐘、王、索靖法,相近張芝又離為一法。今書有規矩者王、索,其雄逸不常者,皆本張也。旭、素盡出此流,蓋其天資近者,學之易得門戶。學書之要,唯取神、氣為佳,若模象體勢,雖形似而無精神,乃不知書者所為耳。嘗觀《石鼓文》,愛其古質,物象形勢有遺思焉。及得《原叔鼎器銘》,又知古之篆文,或多或省或移之左右上下,唯其意之所欲,然亦有工拙。秦漢以來,裁得一體,故古文所見止此,惜哉!

  宋·蔡襄《宋端明殿學士蔡忠惠公文集》卷三十四

  唐初,二王筆跡猶多,當時學者莫不依仿,今所存者無幾。然觀歐、虞、褚、柳,號為名書,其結構字法皆出王家父子,學大令者多放縱,而夕羲之投筆處皆有神妙。予嘗謂篆、隸、正書與草、行通是一法。吳道子善畫,而張長史師其筆法豈有異哉。然其精粗,系性之利鈍,學之淺深,古人有筆冢、墨池之說,當非虛也。

  宋·蔡襄《宋端明殿學士蔡忠惠公文集》卷三十四

  近世篆書,好為奇特,都無古意。唐李監通于斯,氣力渾厚,可謂篆中之雄者。學者宜如此說,然后可與論篆矣。

  長史筆勢,其妙入神,豈俗物可近哉?懷素處其側,直有仆奴之態,況他人所可擬議。

  張長史正書甚謹嚴,至于草圣,出入有無,風云飛動,勢非筆力可到,可謂雄俊不常者耶。

  顏魯公天資忠孝人也,人多愛其書,書豈公意耶。閩中無佳石,以堅木刊字,往往有予筆跡,?潭嗷蚴д。自今年來眼昏,求書者一切謝絕,向時子弟輩多蓄予字,皆為人持去。余有澄心紙百幅,李庭珪墨數丸,皆人間罕見者,當作諸家體以傳子孫,其余非故人不能作手書,子弟輩得余書者當自收之。

  每落筆為飛草書,但覺煙云龍蛇,隨手運轉,奔騰上下,殊可駭也,靜而觀之,神情歡欣可喜耳!短m亭》模本秘閣一本,蘇翁家一本,粗有法度精神,其余不足觀也。石本唯此書至佳,淡墨稍肥,字尤美健可愛,或云出千河北李學究家,今王公和所藏也。

  《瘞鶴文》非逸少字。東漢末多善書,唯隸書最盛(今八分)。晉、魏之分,南北差異,鐘、王楷書,為世所尚。元魏間盡習隸法,自隋平陳,中國多以楷隸相參(今存者《李德林碑》,褚書《三龕碑》是也,《瘞鶴文》字有楷隸筆,當隋代書,世云逸少,殊無仿佛也。

  以上均摘自:

  宋·蔡襄《宋端明殿學士蔡忠惠公文集》卷三十四古之善書者,必先楷法,漸而至于行草,亦不離乎楷正。張芝與旭變怪不常,出于筆墨蹊徑之外,神逸有余,而與羲、獻異矣。襄近年粗知其意,而力已不及,烏足道哉!宋·歐陽修《歐陽文忠公文集》卷七十三

  右漢熹平中碑在南陽界中,字已摩(或作磨非)滅不可識,獨其碑首大字僅存,其筆畫頗奇偉,蔡君謨甚愛之。宋·歐陽修《歐陽文忠公文集》卷一百三十六

  右有道先生《葉公碑》,李邕撰并書,余集古所錄。李邕書頗多,最后得此碑于蔡君謨。君謨善論書,為余言:邕之所書,此為最佳也。

  宋·歐陽修《歐陽文忠公文集》卷一百三十九

  《陰符經序》則蔡君謨以為柳書之最精者。云:“善藏筆鋒!迸c余之說正相反,然君謨書擅當世,其論必精,故為志之。

  宋·歐陽修《歐陽文忠公文集》卷一百四十二

  蔡君謨云:子敬放肆豪邁與右軍差異,臨學之家必謹其辨矣。

  元·虞集《道園學古錄》卷十一

  氵點者,字之眉目,全借顧盼精神,有向有背,隨字形勢安扠(應作插)。一橫畫者,字之肩背,欲其落重、行輕、高滾、斜按四訣,有往皆收之法,起落合宜之妙,不宜太彎,亦不宜太直。 丨直畫者,字之體骨,欲其上短、下長、中努、傍楞四法,豎正勾精有起止,所貴長短合宜,結束堅實。丿左撇乀右捺 撇捺者,乎之乎足,伸縮異度,變化多端,要如魚翼鳥翅,有翩翩自得之狀。乚剔 亅挑挑剔者,字之步履,欲其誠實屈伸,峻疾之妙。乛轉摺轉摺者,方圓之法,摺欲少駐,駐則有力,轉欲不滯,滯則不遒。 丨懸針懸針者,筆欲極正,自上而下,端若引繩,若垂而復縮,縮謂之垂露,此必至精至熟,然后□之古人遺墨,得其一點一畫,皆昭然絕異者,以其用筆精妙故也。

  明·陳桐《內閣秘傳字府》

  書法惟風韻難及,虞書多粗糙。晉人書,雖非名家亦自奕奕,有一種風流蘊藉之氣。緣當時人物,以清簡相尚,虛曠為懷,修容發語,以韻相勝,落華散藻,自然可觀,可以精神解領,不可以言語求覓也。

  清·左因生《書式》上

論書

星力捕鱼游戏网址 pk10走势图分析 福建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版 内蒙古11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北京股票期货配资 吉林快三助赢软件 老时时彩基本走势图 宁夏11选5彩票软件 贵州快3012路 泳坛夺金选四玩法 北京pk10计划50期连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