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筆

作者: 歐陽修

  歐陽修(1007年—1072年),北宋文學家、史學家。字永叔,號醉翁、六一居士,廬陵(今屬江西)人。天圣進士,曾任摳密副使,參知政事。謚文忠。政治觀點上對王安石新法有所不滿。文化上是北宋詩文革新運動的領袖,為“唐宋八大家”之一。

  《試筆》摘自《歐陽文忠集》,包括《學書為樂》、《學書消日》、《學書作故事》等幾則小品,大約是平時信手記下的學書體會。

  學書為樂

  蘇子美嘗言:明窗凈幾,筆硯紙墨,皆極精良,亦自是人生一樂。然能得此樂者甚稀,其不為外物移其好者,又特稀也。余晚知此趣,恨字體不工,不能到古人佳處,若以為樂,則自是有余。

  學書消日

  自少所喜事多矣。中年以來,漸已廢去,或厭而不為,或好之來厭,力有不能而止者。其愈久益深而尤不厭者,書也。至于學字,為于不惜時,往往可以消日。乃知昔賢留意于此,不為無意也。

  學書作故事

  學書勿浪書,事有可記者,他時便為故事。

  學真草書

  自此已后,單日學草書,雙日學真書。真書兼行,草書兼楷,十年不倦當得名。然虛名已得,而真氣耗矣,萬事莫不皆然。有以寓其意,不知身之為勞也。有以樂其心,不知物之為累也。然則自古無不累心之物,而有為物所樂之心。

  學書工拙

  每書字,嘗自嫌其不佳,而見者或稱其可取。嘗有初不自喜,隔數日視之,頗若有可愛者。然此初欲寓其心以消日,何用較其工拙,而區區于,遂成一役之勞,豈非人心蔽于好勝邪?

  作字要熟

  作字要熟,熟則神氣完實而有余,于靜坐中,自是一樂事。然患少暇,豈其于樂處常不足邪。

  用筆之法

  蘇子美嘗言用筆之法,此乃柳公權之法也。亦嘗較之斜正之間,便分工拙。能知此及虛腕則羲獻之書可以意得也。因知萬事有法,揚子云:斷木為棋,刓革為鞠,亦皆有法,豈正得此也。

  蘇子美論書

  蘇子美喜論用筆而書字不迨。其所論豈其力不剛其心邪?然萬事以心為本,未有心至而力不能者。余獨以為不然。此所謂非知之難而行之難者也。古之人不虛勞其心力,故其學精而無不至。蓋方其幼也。未有所為時,專其力于學書,及其漸長則其所學漸近于用。今人不然,多學書于晚年,所以與古不同也。

  信筆學書

  秋霖不止,文書頗稀。藂竹蕭蕭,似聽愁滴。見案上故紙,信筆學書樞密院東廳。

  蘇子美蔡君謨書自蘇子美死后,遂覺筆法中絕。近年君謨獨步當世。試筆

  然謙讓不肯主盟,往年予嘗戲謂君謨學書如溯急流,用盡氣力不離故處。君謨頗笑,以為能取譬今思。此語已二十余年,竟如何哉?

  李邕書

  余始得李邕書,不甚好之。然疑邕以書自名,必有深趣。及看之久,遂為他書少及者,得之最晚,好之尤篤。譬猶結交,其始也難,則其合也必久。余雖因邕書得筆法,然為字絕不相類,豈得其意而忘其形者邪?因見邕書,追求鐘、王以來字法,皆可以通,然邕書來必獨然。凡學書者得其一,可以通其余,余偶從邕書而得之耳。

星力捕鱼游戏网址 快三计划软件app 单机游戏急速赛车 江西时时彩公式 吉林11选 5走势图一定牛 太仓股票配资电话 江西快三和值走势图 北京快乐八什么时候开奖 11选5一定牛辽宁 青海11选5前3走势图 中国银行理财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