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書論

作者: 蕭衍

  蕭衍〈464一549〉,梁武帝·南朝梁的建立者·長于文學,善音律,工書法.傳世書論四篇。自晉末至北朝宋、齊,書壇上惟重王獻之!氨仁澜陨凶泳磿(“子敬”,王獻之的字。語見陶弘景《與梁武帝論書啟》)的結果是世人皆寫“今瘦”體書,以“肥”、“瘦”論優劣。,把“文所不書"的“字外之奇”這一根本的審美原則反而丟掉了。蕭衍“有異眾說”,標舉鐘繇、王羲之,把“殆同機神"作為書學批評標準,不僅開唐人、王羲之之先聲,重要的是為品評書法確立了一項重神韻的審美法則,從而也確立了他自己在書法史上的地位。

  觀鐘繇書法十二意

  平謂橫也。直謂縱也。均謂間也。密謂際也。鋒謂格也。力謂體也。輕謂屈也。決謂牽掣也。補謂不足也。損謂有余也。巧謂布置也。稱謂大小也。

  字外之奇,文所不書。世之學者宗二王,元常逸跡,曾不睥睨。羲之有過人之論,后生遂爾雷同。元常謂之古肥,子敬謂之今瘦。今古既珠,肥瘦頗反,如自省覽,有異眾說。張芝、鐘繇,巧趣精細,殆同機神。肥瘦古今,豈易致意。真跡雖少,可得而推。逸少至學鐘書,勢巧形密,及其獨運,意疏字緩。譬猶楚音習夏,不能無楚。過言不悒,未為篤論。又子敬之不迨逸少,猶逸少之不迨元常。學子敬者如畫虎也。學元常者如畫龍也。余雖不習,偶見其理,不習而言,必慕之歟。聊復自記,以補其闕。非欲明解,強以示物也。倘有均思,思盈半矣。

  古今書人優劣評

  鐘繇書如云鵠游天,群鴻戲海,行間茂密,實亦難過。

  王羲之書字勢雄逸,如龍跳天門,虎臥鳳闕,故歷代寶之,永以為訓。

  蔡邕書骨氣洞達,爽爽如有神力。

  韋誕書如龍威虎振,劍拔弩張。

  蕭子云書如危峰阻日,孤松一枝,荊柯負劍,壯士彎弓,雄人獵虎,心胸猛烈,鋒刃難當。

  羊欣書如婢作夫人,不堪位置,而舉止羞澀,終不似真。

  蕭思話書如舞女低腰,仙人嘯樹。

  李鎮東書如芙蓉出水,文采鍍金。

  王獻之書絕眾超群,無人可擬,如河朔少年皆悉充悅,舉體沓拖而不可耐。

  索靖書如飄風忽舉,鷙鳥乍飛。

  王僧虔書如王、謝家子弟,縱復不端正,奕奕皆有一種風流氣骨。

  程曠平書如鴻鵠高飛,弄翅頡頏。又如輕云忽散,乍見白日。

  李巖之書如鏤金素月,屈玉自照。

  吳施書如新亭傖父,一往見似揚州人,共語語便態出。

  顏蒨書如貧家果實,無妨可愛,少乏珍羞。

  阮研書如貴胄失品,不復排斥英賢。

  王褒書悽斷風流,而勢不稱貌,意深工淺,猶未當妙。

  師宜官書如鵬翔未息,翩翩而自逝。

  陶隱居書如吳興小兒,形狀雖未成長,而骨體甚峭快。

  鐘會書有十二意,意外奇妙。

  蕭特書雖有家風,而風流勢薄,猶如羲、獻,安得相似。

  王彬之書放縱快利,筆道流便。

  范懷約真書有力,而草、行無功,故知簡牘非易。

  郗愔書得意甚熟,而取妙特難,疏散風氣,一無雅素。

  柳惲書縱橫廓落,大意不凡,而德本未備。

  庚肩吾書畏懼收斂,少得自充,觀阮未精,去蕭、蔡遠矣。

  孔琳之書如散花空中,流徽自得。

  徐淮南書如南岡士大夫,徒尚風軌,殊不卑寒。

  袁秘書如深山道士,見人便欲退縮。

  張融書如辯士對揚,獨語不困,行必會理。

  薄紹之書如龍游在霄,繾綣可愛。

  答陶隱居論書

  夫運筆邪則無芒角,執筆寬則書緩弱,點掣短則法臃腫,點掣長則法離澌,畫促則字勢橫,畫疏則字形慢;拘則乏勢,放又少則;純骨無媚,純肉無力,少墨浮澀,多墨笨鈍,比并皆然。任之所之,自然之理也。若抑揚得所趣舍無為;值筆連斷,觸勢峰郁;揚波折節,中規合矩;分簡下注,濃纖有方;肥瘦相和,骨力相稱。婉婉曖曖,視之不足;棱棱凜凜,常有生氣,適眼合心,便為甲科。

  草書狀 疾若驚蛇之失道,遲若淥水之徘徊。緩則雅行,急則鵲厲,抽如雉啄,點如兔擲。乍駐乍引,任意所為;虼只蚣,隨態運奇,云集水散,風回電馳。及其成也,粗而有筋,似蒲葡之蔓延,女蘿之繁縈,澤蛟之相絞,山熊之對爭。若舉翅而不飛,欲走而還停,狀云山之有玄玉,河漢之有列星。厥體難窮,其類多容,炯娜如削弱柳,聳拔如裊長松;婆娑而飛舞鳳,宛轉而起蟠龍?v橫如結,聯綿如繩,流離似繡,磊落如陵,暐暐曄曄,弈弈翩翩,或臥而似倒,或立而似顛,斜而復正,斷而還連。若白水之游群魚,藂林之掛騰猿;狀眾獸之逸原陸,飛鳥之戲晴天;象烏云之罩恒岳,紫霧之出衡山。巉巖若嶺,脈脈如泉,文不謝于波瀾,義不愧于深淵。

書論

星力捕鱼游戏网址 快三开奖助手免费 安徽快三福彩直播 重庆农场水果走势图 精准平特一肖王中王 短线股票 深圳风采2011018 黑龙江11选五体彩500彩 甘肃11选5走势图 四维图新股票行情与走势 快三精准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