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人詠茶詩

作者: 暫無考究

  答族侄僧中孚贈玉泉山仙人掌茶 并序

  唐 李白余聞荊州玉泉寺近清溪諸山,山洞往往有乳窟?咧卸嘤袢涣,其中有白蝙蝠,大如鴉(一作鴨)。按仙經蝙蝠一名仙鼠。千歲之后,體白如雪,棲則倒懸。蓋飲乳水而長生也。其水邊處處有茗草羅生,枝葉如碧玉。惟玉泉真公常采而飲之。年八十余歲,顏色如桃李。而此茗清香滑熟,異于他者。所以能童振枯,扶人壽也。余游金陵,見宗侄位置中孚,示余茶數十片。拳然重迭,其狀如手,號為仙人掌茶。蓋新出乎玉泉之山,曠古末覿,因持之見遺,兼贈詩,要余答之,遂有此作。后之高僧大隱,知仙人掌茶發乎中孚禪子及青蓮居士李白也。

  常聞玉泉山,山洞多乳窟。

  仙鼠白如鴉,倒懸清溪月。

  茗生此石中,玉泉流不歇。

  根柯灑芳津,采服潤肌骨。

  叢老卷綠葉,枝枝相接連。

  曝成仙人掌,似拍洪崖肩。

  舉世末見之,其名定誰傳。

  宗英乃禪伯,投贈有佳篇。

  清鏡燭無鹽,顧慚西子妍。

  朝坐有余興,長吟播諸天。

  [注]此詩約作于天寶中。李白因在長安遭權貴讒毀,抱負不得施展,于天寶三載(744,按:是年正改年曰載)春“賜金還山”,離長安作第二次漫游。后在金陵與族侄僧人中孚相遇,蒙其贈詩與仙人掌茶,詩人以此詩為謝。在唐代的詩歌中,這是早期的詠茶詩作,可以說它是唐代茶文化百花園中,一枝報春的梅花。

  九日與陸處士羽飲茶

  唐 皎然

  九日山僧院,東籬菊也黃。

  俗人多泛酒,誰解助茶香。

  [注]九日:即九月九日重陽節。從唐時起,就有在重陽節登高賦詩、插茱萸或相聚飲酒之風俗。杜甫在《九日藍田會飲》詩有“興來今日盡君歡”之句。陸羽于肅宗上元初(760)在吳興苕溪結廬隱居時,同皎然結成“緇素忘年交”,情誼篤深,生死不逾。此詩作于陸羽隱居妙喜寺期間。皎然在重陽節同陸羽品茗、賞菊、賦詩,開創以茶代酒,移風易俗之新風。

  飲茶歌誚崔石使君

  唐 皎然

  越人遺我剡溪茗,采得金芽爨金鼎。

  素瓷雪色縹沫香,何似講仙瓊蕊漿。

  一飲滌昏寐,情來朗爽滿天地。

  再飲清我神,忽如飛雨灑輕塵。

  三飲便得道,何須苦心破煩惱。

  此物清高世莫知,世人飲食酒多自欺。

  秋看畢卓甕間夜,笑向陶潛籬下時。

  崔侯啜意不已,狂歌一驚人耳。

  孰知茶道全爾真,唯有丹丘得如此。

  [注]這首五、七言古體茶歌,是皎然同友人崔刺史共品越州茶時即興之作。題中雖冠以“誚”字,微含譏嘲之意,乃為詼諧之言。其意在倡導以茶代酒,探討茗飲藝術境界。皎然在茶詩中,探索品茗意境的鮮明藝術風格,對唐代中后期中國茶文學----詠茶詩歌的創作和發展,產生了潛移默化的積極影響。此詩約作于德宗貞元初(785)。

  顧渚行寄裴方舟

  唐 皎然

  我有云泉鄰渚山,山中茶事頗相關。

  伯勞飛日芳草死,山家漸欲收茶子。

  [是鳥][1]鳴時芳草滋,山僧又是采茶時。

  由來慣采無近遠,陰嶺長兮陽崖淺。

  大寒山下葉末生,小寒山下葉初卷二山名。

  吳婉攜籠落花亂,度水時驚啼鳥飛。

  家園不遠乘露摘,歸時露彩猶滴瀝。

  初看抽出欺玉英,更取煎來勝金液。

  昨夜西風雨色過,朝尋新茗復如何?

  女宮露澀青芽老,堯市人稀紫筍多。

  紫筍青芽誰得識,日暮采之長太息。

  清泠真人待子元,貯此芳香思何極。[注]顧渚行是一首歌行體的茶詩,作者言其顧渚山的見聞。裴方舟經歷末詳。

  [1]:“決”右旁加“鳥”

  對陸迅飲天目山茶困寄元居士晟

  唐 皎然

  喜見幽人會,初開野客茶。

  日成東井葉,露采北山芽。

  文火香偏勝,寒泉味轉佳。

  投鐺涌作沫,著碗聚生花。

  稍與禪經近,聊將睡網賒。

  知君在天目,此意日無涯。

  [注]皎然同陸迅等人共品天目山茶,因此茶為隱士元晟惠贈,故即興賦詩相寄謝。陸迅經歷末詳。

  重題居東壁

  唐 白居易長松樹下小溪頭,

  班鹿胎中白布裘。

  藥圃茶園為產業,

  野麋林鶴是交游。

  云生潤戶衣裳潤,

  嵐隱山廚火燭幽。

  最愛一泉新引得,

  清泠屈曲繞階流。

  [注]詩人于憲宗元和十年(815)被貶為江州(今江西省九江市)司馬。曾于廬山香爐峰下、湓水之濱,種植茶園,開鑿清泉,結屋而居,仿效當年陸羽在信州一饒品泉生涯。這是草堂落成后,蘭人重題東壁詩(四首之二)。約作于元和十三年(818)

  謝李六郎中寄新蜀茶

  唐 白居易

  故園周匝向交親,

  新茗分張及病身。

  紅紙一封書后信,

  綠芽十片火前春。

  湯添勺水煎魚眼,

  天下刀圭攪曲塵。

  不及他人先寄我,

  應緣我是別茶人。[注]詩人被貶謫江州司馬后,在廬山腳步下結廬而居。此詩是在他收到忠州刺史李景儉眾蜀地寄來新茶后所作的酬謝詩。約作于元和十三年(818)

  謝蕭員外寄蜀茶

  唐 白居易

  蜀茶寄到但驚新,

  渭水煎來始覺珍。

  滿甌似乳堪持玩,

  況是春深酒渴人。

  吟元郎中白須詩兼飲雪水茶因題壁上

  唐 白居易

  吟詠霜毛句,

  閑嘗雪水茶。

  城中展眉處,

  只是有元家。

  [注]憲宗元和十五年(820),白居易從忠州刺史任上被召回長安,任尚書司門員外郎。元稹時在京城剛任祠部郎中。此詩約作于元和十五年冬

  夜聞賈常州崔湖州茶山境會

  想羨歡宴因寄此詩唐 白居易

  遙聞境會茶山夜,

  珠翠歌鐘且繞身。

  盤下中分兩州界,

  燈前合作一家春。

  青娥遞舞應爭妙,

  紫筍齊嘗各斗新。

  自嘆花時北窗下,

  蒲黃酒對病眠人。

  琴茶

  唐 白居易兀兀寄形群動內,

  陶陶任性一生間。

  自拋官后春多夢,

  不讀書不老更閑。

  琴里知聞唯淥水,

  茶中故舊是蒙山。

  窮通行止常相伴,

  難道吾今無往還?

  [注]這是一首“琴”與“茶”雙詠之詩。并借琴茶之靈性以喻樂天“君子陶陶”之品德風范。此詩作于唐文宗大和年間

  一至七字詩——茶

  唐 元稹

  茶。

  香葉,嫩芽。

  慕詩客,愛僧家。

  碾雕白玉,羅織紅紗。

  銚煎黃蕊色,碗轉曲塵花。

  夜后邀陪明月,晨前命對朝霞。

  洗盡古今人不倦, 將知醉后其堪夸。

  [注]這是一首構思巧妙,語言流暢,意境高雅,音律和諧的茶歌。詩人在題后有小注云:“同王起諸公送白居易分司東郡作!

  巽上人以竹間自采茶見贈酬之以詩

  唐 柳宗元

  芳叢翳湘竹,零露凝清華。

  復此雪山客,晨朝掇靈芽。

  蒸煙俯石瀨,咫尺凌丹崖。

  圓芳麗奇色,圭璧無纖瑕。

  呼兒爨金鼎,余香延幽遐。

  滌慮發真照,還原蕩昏邪。

  猶同甘露飲,佛事薰毗耶。

  咄此蓬瀛侶,無乃貴流霞。

  [注]詩人于唐憲宗元和元年(806)十一月貶永州司馬,住在龍興寺(該寺猶存,在今湖南省沅陵縣城西北)期間,與寺僧巽上人交往密切。這首詩是在詩人目睹巽上人親自采制晨茶的經過情景,及品飲僧人珍貴香茗的感受之后寫的酬謝詩。此詩約作于元和初年。

  謝孟諫議寄新茶

  唐 盧仝日高丈五睡正濃,將軍打門驚周公。

  口云諫議送書信,白絹斜封三道印。

  開緘宛見諫議面,手閱月團三百片。

  天子末嘗陽羨茶,百草不敢先開花。

  仁風暗結珠[王非][1] ,先春抽出黃金芽。

  摘鮮焙芳旋封裹,至精至好且不奢。

  至尊之余合王公,何事便到山人家?

  柴門反關無俗客,紗籠頭自煎吃。

  碧云引風吹不斷,白花浮光凝碗面。

  一碗唯吻潤,二碗破孤悶,

  三碗搜枯腸,唯有文字千卷,

  四碗輕汗,平生不平事,盡向毛孔散,

  五碗肌膚清,六碗通仙靈,

  七碗吃不得也,唯覺兩腋習習清風生。

  蓬萊山在何處?玉川子乘此清風欲歸去。

  山上群仙司下土,地位清高隔風雨,

  安得知百萬億蒼生命,墮在巔崖受辛苦。

  便從諫議問蒼生,到頭還得蘇息否?[注]一天清晨,時任常州刺史的孟簡派人給盧仝送來了三百片唐貢山產的貢茶。這首詩就是盧仝在品嘗了天子及王公大臣才能得享的“陽羨茶”之后,寫給孟刺史的致謝詩。此詩約作于812或813年春,孟簡任常州刺史監修貢茶期間。

  [1]:左王,右為上下三個田

  茶山

  唐 杜牧

  山實東南秀,茶稱瑞草魁。

  剖符雖俗吏,修貢亦仙才。

  溪盡停蠻棹,旗張卓翠苔。

  柳村穿窈窕,松徑度喧[1] 。

  等級云峰峻,寬平洞府開。

  拂天問笑語,特地見樓臺。

  泉嫩黃金涌,芽香紫璧裁。

  拜章期沃日,輕騎若奔雷。

  舞袖嵐侵潤,歌聲谷答回。

  磬聲藏葉鳥,云艷照潭梅。

  好是全家到,兼為奉詔來。

  樹蔭香作帳,花徑落成堆。

  景物殘三月,登臨愴一杯。

  重游難自克,俯首入塵埃。

  [注]茶山,在唐湖州長城縣(今浙江長興縣)顧渚山。地處太湖西岸,盛產紫筍茶,入品陸羽《茶經》,稱其為茶中上品。據《吳興縣志》載:唐代中期大歷五年(770),在顧渚源建草舍三十余間于此造茶。至德宗貞元十七年(801),湖州刺史顧以為院宇隘漏,建寺。以東廊三十間為貢茶院,專司造貢茶。按唐制每歲春三月采制第一批春茶時,湖、常二州刺史都要奉詔赴茶山督辦修貢事宜。這首《茶山》詩,即是詩人在湖州刺史任內,作于宣宗大中四年(850)春三月。

  [1]:虺字“蟲”換“琢”字右旁

  聞道林諸友嘗茶因有寄注

  唐 齊已

  旗槍冉冉綠叢園,谷前初晴叫杜鵑。

  摘帶岳華蒸曉露,碾和松粉煮春泉。

  高人夢惜藏巖里,白[石垂]封題寄火前。

  應念苦吟耽睡起,不堪無過夕陽天。

  嘗茶

  唐 齊已

  石屋晚煙生,松窗鐵碾聲。

  因留來客試,共說寄僧名。

  味擊詩魔亂,香搜睡思輕。

  春風[上雨下言]川上,憶傍綠竹行。

  謝中上人寄茶

  唐 齊已

  春山谷雨前,并手摘芳煙。

  綠嫩難盈籠,清和易晚天。

  且招臨院客,試煮落花泉。

  地遠相勞寄,無來又隔年。

  謝[左水右邕]湖茶

  唐 齊已

  邕湖唯上貢,何以惠尋常。

  還是詩心苦,堪消蠟面香。

  碾聲通一室,烹色帶殘陽。

  若有新春者,西來信勿忘。

  [注]作者曾在岳麓山道林寺清修多年。這首詩是他在遠離寺院后,寄懷念之情所作的茶詩。

星力捕鱼游戏网址 云南十一选五五开奖走势图 海南飞鱼彩票网站 山东快乐扑克在线开奖 浙江11选5任三技巧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遗漏 新手怎么看股票涨跌 广西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快三平台官网 北京pk10最准1期计划 上港集团明日股票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