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征隨筆

作者: 汪景祺

  讀書堂西征隨筆,清汪景祺著。二卷,雍正二年成書,多記時事,間及古史。

  這里分之為七卷,以便閱讀。

  西征隨筆 作者:清·汪景祺,汪景祺(1672-1726),原名日祺。字無己,號星塘,浙江錢塘人?滴跷迨昱e人,雍正二年游陜西,居撫遠大將軍年羹堯幕中,著《西征隨筆》二卷。三年,年羹堯得罪抄沒,搜得此書。世宗(雍正皇帝)見之大怒,御筆親批曰:“悖謬狂亂,至于此極;惜見此之晚,留以待他日,弗使此種得漏網也”。于是“奉旨:以大逆不道罪……著將汪景祺立斬梟示,其妻子發遣黑龍江,給與窮披甲人為奴。期服之親,兄弟親侄,俱著革職,發遣寧古塔……”年羹堯也以“見知不舉”,被定為五大逆罪之一。汪的主要罪狀是所謂“譏訕圣祖(康熙皇帝)”。翻檢此書,果然于《詼諧之語》一文中得之:“某,無錫人,不欲言其姓名。先帝(指康熙南巡無錫,杜詔字紫綸,方為諸生,于道左獻詩,先帝頗許可之)賜御書綾字。杜捧歸啟攵視,則‘云淡風輕近午天’四句也。某作七言絕句云皇帝揮毫不值錢,獻詩杜詔賜綾箋,千家詩句從頭寫,云淡風輕近午天”。就是這段文字,招來了滔天大禍(當然還有其他犯忌的文字,然比之此段尤小巫見大巫也,故不細舉),不但自己丟掉腦袋,連妻子兒女也跟著遭殃,期服之親也受到流放之刑。所謂期服之親,上及祖父伯叔,中及兄弟,下及子孫親侄涉及面甚大。文字獄這酷烈于此可見。

  雍正初汪景祺因牽及年羹堯案而被殺,其主要罪證為《讀書堂西征隨筆》,集中雖有“悖謬”的內容,但并不屬于有意識的反清性質,他對一些社會現象的暴露,對清官名臣的丑詆亦非從一種正義感和清醒的社會批判出發,而是宣泄個人困窮潦倒的偏激怨恨情緒,他對年羹堯的諛頌和生活情趣上的無聊猥鄙都可見其思想人格的庸俗卑下!蹲x書堂西征隨筆》反映出清代部分失意文人的病態心理。

星力捕鱼游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