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古今注

作者: 馬縞

  馬縞,字里不詳。唐末以明經及第,又舉拔萃科。后梁時為太常修撰,累歷尚書郎,參知禮院事,遷太常少卿。此書以考證名物制度為主,體例與崔豹《古今注》大致相同,二書部分內容重復。此書版本甚多,主要有《百川學!、《古今逸史》、《說郛》、《叢書集成初編》、《古今逸史》諸本。

  馬縞,少嗜學儒,以明經及第,登拔萃之科。仕梁,為太常修撰,累歷尚書郎,參知禮院事,遷太常少卿。梁代諸王納嬪,公主下嫁,皆于宮殿門庭行揖讓之禮,縞以為非禮,上疏止之,物議以為然。案:以下有闕文。長興四年,為戶部侍郎?c時年已八十,及為國子祭酒,八十余矣,形氣不衰。于事多遺忘,言元稹不應進士,以父元魯山名進故也,多如此類。又上疏:“古者無嫂叔服,文皇創意,以兄弟之親,不宜無服,乃議服小功。今令文省服制條為兄弟之妻大功,不知何人議改,而置于令文!敝T博士駁云:“律令,國之大經。馬縞知禮院時,不曾論定,今遽上疏駁令式,罪人也!

  馬縞,不知其世家,少舉明經,又舉宏。事梁為太常少卿,以知禮見稱于世。唐莊宗時,累遷中書舍人、刑部侍郎、權判太常卿。明宗入立,繼唐太祖、莊宗而不立親廟?c言:“漢諸侯王入繼統者,必別立親廟,光武皇帝立四廟于南陽,請如漢故事,立廟以申孝享!泵髯谙缕渥h,禮部尚書蕭頃等請如縞議。宰相鄭玨等議引漢桓、靈為比,以謂靈帝尊其祖解瀆亭侯淑為孝元皇,父萇為孝仁皇,請下有司定謚四代祖考為皇,置園陵如漢故事。事下太常,博士王丕議漢桓帝尊祖為孝穆皇帝,父為孝崇皇帝?c以謂孝穆、孝崇有皇而無帝,惟吳孫皓尊其父和為文皇帝,不可以為法。右仆射李琪等議與縞同。明宗詔曰:“五帝不相襲禮,三王不相沿樂,惟皇與帝,異世殊稱。爰自嬴秦,已兼厥號,朕居九五之位,為億兆之尊,奈何總二名于眇躬,惜一字于先世!蹦嗣壮技俟儆谥袝,各陳所見。李琪等請尊祖禰為皇帝,曾高為皇。宰相鄭玨合群議奏曰:“禮非天降而本人情,可止可行,有損有益。今議者引古,以漢為據,漢之所制,夫復何依?開元時,尊皋陶為德明皇帝,涼武昭王為興圣皇帝,皆立廟京師,此唐家故事也。臣請四代祖考皆加帝如詔旨,而立廟京師!痹t可其加帝,而立廟應州。

  劉岳修《書儀》,其所增損,皆決于縞?c又言:“缞麻喪紀,所以別親疏,辨嫌疑!抖Y》,叔嫂無服,推而遠之也。唐太宗時,有司議為兄之妻服小功五月,今有司給假為大功九月,非是!睆U帝下其議,太常博士段颙議“嫂服給假以大功者,令文也,令與禮異者非一,而喪服之不同者五!抖Y》,姨舅皆服小功,令皆大功。妻父母婿外甥皆服緦,令皆小功。禮、令之不可同如此!庇屹澤拼蠓蜈w咸又議曰:“喪,與其易也,寧戚!儀禮》五服,或以名加,或因尊制,推恩引義,各有所當。據《禮》為兄之子妻服大功,今為兄之子母服小功,是輕重失其倫也。以名則兄子之妻疏,因尊則嫂非卑,嫂服大功,其來已久。令,國之典,不可滅也!彼痉饫芍胁荑,請下其議,并以《禮》、令之違者定議。詔尚書省集百官議。左仆射劉昫等議曰:“令于喪服無正文,而嫂服給大功假,乃假寧附令,而敕無年月,請凡喪服皆以《開元禮》為定,下太常具五服制度,附于令!绷钣形宸,自縞始也。

  縞明宗時嘗坐覆獄不當,貶綏州司馬。復為太子賓客,遷戶部、兵部侍郎。盧文紀作相,以其迂儒鄙之,改國子祭酒。卒,年八十,贈兵部尚書。

星力捕鱼游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