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仙傳

作者: 漢·劉向撰;錢衛語釋

  《列仙傳》2卷,原題西漢劉賂撰。收于《道藏》與《說郛》。 1、《列仙傳》年代與作者考

  《列仙傳》的著作朝代和撰人,歷來聚訟頗多,但一般都認為,非為西漢劉向所撰。陳振孫《書錄解題》謂不似西漢文字。,必非向撰。黃伯思《東觀余論》謂是書雖非向筆,而“事詳語約,不達意旨明潤”,疑為東漢之作!端膸焯嵋菲錇槲簳x間文士所為。余嘉錫《四庫提要辯證》對本傳有較詳考證,謂“此書已盛行于東漢,”蓋明帝以后,順帝以前人之所作。而本書托于劉向,《漢志》無著錄,但晉葛洪《抱樸子》及〈神仙傳〉序均曾方及此書。

  2、《列仙傳》版本 本傳歷代版本較多,或有載72傳者,或有無贊文者,各種版本在文字上亦有異同!兜啦亍繁据d仙傳70則,自神農時雨師赤松子至漢為河間王治瘕之玄欲止。傳后各系一贊,編末又為總贊一道,與《四庫》本同!端膸焯嵋芬少澞藭x郭元祖撰。劉師培讀《道藏》記稱此本王子升傳“桓良”,作“柏良”,必系據用作“柏”之本,則共源亦出宋刊。

  《藝文類聚》、《太平卸覽》等均引錄傳文!度ン牌吆灐肪108收錄此傳,亦自赤松子到玄俗,但僅48人,乃為其節本。

  3、《列仙傳》所收神仙 《道藏》本,《列仙傳》收入三皇五帝到漢代神仙70位。

  卷上40位如下:

 。1)赤松子(神農時)(2)寧封子(黃帝時)(3)馬師皇(黃帝時)(4)赤將子輿(黃帝時)(5)黃帝(6)屋全(堯時)(7)容成公(黃帝時)(8)方回(堯時)(9)老子(周)(10)關令尹(周)(11)涓子(齊人)(12)呂尚(周)(13)嘯父(西周)(14)師門(西周)(15)務光(夏)(16)仇生(湯)(17)彭祖()(18)邛疏(周)(19)介子推(晉)(20)馬丹(晉)(21)平常 生(谷城鄉人)(22)陸通(楚)(23)葛由(周成王時)(24)江妃二女(江漢之湄)(25)范蠡(越勾踐)(26)琴高(宋)(27)寇先(宋)(28)王子喬(周)(29)幼伯子(周)(30)安期先生(秦始皇時)(31)桂父(象林人)(32)瑕丘仲(西寧人)(33)酒客(梁人)(34)任光)趙簡子時)(35)蕭史(秦穆公時)(36)祝雞翁(洛人)(37)朱仲(漢)(38)修羊公(漢)(39)稷丘君(漢)(40)崔文子(太山人)

  卷下30位如下:

 。41)赤須子(秦穆公時)(42)東方朔(漢)(43)鉤翼夫人(漢)(44)子(45)騎龍嗚(46)主柱(47)園客(48)鹿皮公(49)昌容(50)溪父(51)山圖(52)谷春(漢)(53)陰長生(54)毛女(秦始皇時)(55)子英(56)服閭(57)文賓(58)商丘子胥(59)子主(60)陶安公(61)赤斧(62)呼子先(63)負局先生(64)朱璜(漢)(65)黃阮丘(66)女丸(67)陵陽子明(68)邗子(69)木羽(70)玄俗

  4、《列仙傳》內容大要及影響

  《列仙傳》簡述每位神仙之形跡,并有贊語,所述事跡,幾乎皆與長生仙去、神通變化諸方術有關,反映出兩漢時期神仙方士活躍情況。作者認為神仙實有,不過被后代人“因跡托虛,寄空為實:,才使疑惑。經書不載神仙事,是因為神仙不是常有的,然而不常有并非就等于沒有,故不可棄,這就是作者著書的目的。書中不和仙傳為道教徒和文人墨客傳誦、引用 鋪陳,為后世道教神仙故事的重要來源之一。尤其黃帝等故事,多被引用。

  赤松子

  赤松子者,神農時雨師也。服水玉以教神農,能入火自燒。往往至昆侖山上,常止西王母石室中,隨風雨上下。炎帝少女追之,亦得仙,俱去。至高辛時,復為雨師。今之雨師本是焉。眇眇赤松,飄飄少女。接手翻飛,泠然雙舉?v身長風,俄翼玄圃。妙達巽坎,作范司雨。

  【譯文】赤松子是神農時主管雨的官。他服食水晶,把它教給神農,能夠在烈火中任火燒烤。赤松子常常去昆侖山上,在西王母的石室里歇息,隨風雨自由上下。炎帝(神農)的小女兒追隨他學道,也成了神仙,和赤松子一起飛去。到高辛帝的時候,赤松子又重新成為掌管雨的官。如今的雨師之職,就是據此設置的。精妙赤松子,飄飄炎帝女。攜手游霄漢,輕盈雙飛舉?v身駕長風,展翅昆侖圃。神通又廣大,為民掌管雨。

  寧封子

  寧封子者,黃帝時人也,世傳為黃帝陶正。有人過之,為其掌火,能出五色煙,久則以教封子。封子積火自燒,而隨煙氣上下,視其灰燼,猶有其骨。時人共葬于寧北山中。故謂之寧封子焉。奇矣封子,妙稟自然。鑠質洪爐,暢氣五煙。遺骨灰燼,寄墳寧山。人睹其跡,惡識其玄。

  【譯文】寧封子是黃帝時人,是黃帝時世代相襲掌制陶之事的官。有人來拜訪他,替他燒陶窯的火,能夠冒出帶五種色彩的煙。后來那人把這個方法教給了封子,封子把柴火聚集在一起來燒自己,身體能隨煙升降。人們觀看燒剩的灰燼,還可見到封子的骸骨。當時人們便一起把封子的骸骨葬在寧北山中,因此后人稱他為寧封子。神奇寧封子,玄妙出自然。身熔大火爐,氣暢五彩煙;抑写鏆埞,墳寄寧北山。人只見遺跡,哪知其事玄。

  馬師皇

  馬師皇者,黃帝時馬醫也。知馬形生死之診,治之輒愈。后有龍下,向之垂耳張口,皇曰:“此龍有病,知我能治!蹦似湎驴谥,以甘草湯飲之而愈。后數數有龍出其波,告而求治之。一旦,龍負皇而去。師皇典馬,廄無殘駟。精感群龍,術兼殊類。靈虬報德,彌鱗銜轡。振躍天漢,粲有遺蔚。

  【譯文】馬師皇是黃帝時的馬醫。他熟悉馬的形體結構,能使馬起死回生,經他治過的馬,沒有不痊愈的。后來,有龍從天而降,向馬師皇垂著耳朵,張著大口。馬師皇說:“這條龍有病,知道我能治好它!庇谑,馬師皇對龍的下唇內側進行針灸,又用甘草熬湯讓龍喝下,很快就治好了龍的病。后來,屢屢有龍下來,請求馬師皇治病。一天早上,有條病愈的龍載著師皇游向天宇。馬師皇主管醫馬,廄內無病殘馬匹。精湛醫術驚群龍,救死扶傷兼異類。靈龍有心報恩德,收斂鱗甲供駕馭。奮力騰躍入云霄,美名長存留芳菲。

  赤將子輿

  赤將子輿者,黃帝時人。不食五谷,而百草花。至堯帝時,為木工。能隨風雨上下,時時于市中賣繳,亦謂之繳父云。蒸民粒食,熟享遐祚。子輿拔俗,餐葩飲露。身風雨,遙然矯步。云中可游,性命可度。

  【譯文】赤將子輿是黃帝時候的人。他不吃五谷,而專吃百草的鮮花。到堯帝時,擔任木工之職。他能隨風雨上下自如,常常在集市上賣生絲繩,因此,人們又稱他為“繳父”。百姓吃五谷,熟食祈長福。子輿獨脫俗,食花飲清露?v身風雨中,遠行又高步。云天可任游,壽豈可計度?

  黃 帝

  黃帝者,號曰軒轅。能劾百神,朝而使之。弱而能言,圣而預知,知物之紀。自以為云師,有龍形。自擇亡日,與群臣辭。至于卒,還葬橋山,山崩,柩空無尸,唯劍舄在焉。仙書云:黃帝采首山之銅,鑄鼎于荊山之下,鼎成,有龍垂胡髯下迎帝,乃升天。群臣百僚悉持龍髯,從帝而升,攀帝弓及龍髯,拔而弓墜,群臣不得從,望帝而悲號。故后世以其處為鼎湖,名其弓為烏號焉。神圣淵玄,邈哉帝皇。蒞萬物,冠名百王;芰,數通無方。假葬橋山,超升昊蒼。

  【譯文】黃帝號為軒轅,能審斷各種神靈的功過,百神都朝拜黃帝并聽從黃帝的調遣。黃帝初生就會說話,聰慧特達能預見未來,知道萬物的興衰更替之數。他自稱是云師。形體像天上的龍。自己選擇死亡的日期,向朝中的群臣辭別。黃帝死后,被安葬在橋山中,不久橋山崩塌,黃帝的棺中卻沒有尸體,只有他的佩劍和鞋子在里面。神仙書說:黃帝在首山上采銅,在荊山下鑄鼎,鼎鑄成了,有龍垂著胡須來迎接黃帝,黃帝于是騎龍升天。群臣百官都抓住龍須和黃帝的大弓,想跟從黃帝升天,但龍須脫落了,弓也掉下地來,因此,群臣不能跟從,就在地上仰望黃帝而悲痛地號哭。后世就把黃帝升天的地方叫做鼎湖,把黃帝的弓叫做烏號。圣明深邃玄妙,悠悠遠古帝皇。暫時君臨萬物,名列百王之上。變化周遍天下,理數精通微芒。假身托葬橋山,真靈升入上蒼。

  者,槐山采藥父也,好食松實,形體生毛,長數寸,兩目更方,能飛行逐走馬。以松子遺堯,堯不暇服也。松者,簡松也。時人受服者,皆至二三百歲焉。餌松,體逸眸方。足躡鸞鳳,走超騰驤。遺贈堯門,貽此神方。盡性可辭,中智宜將。

  【譯文】是槐山中采藥的人,愛吃松子,遍身長毛,長達數寸,兩眼變成方形,能疾步如飛追逐奔馬。他拿松子贈給堯帝,可堯帝沒功夫服用它。所采松子,出自簡松,當時人們凡吃了這種松子的,都能活到二三百歲。采食松子,身體輕眼珠方。腳踏鸞鳥彩鳳,奔走超越騰驤。遺贈堯帝松實,留此神奇醫方。保全天性者自可不用,常人當服此調養。

  容成公

  容成公者,自稱黃帝師,見于周穆王,能善輔導之事。取精于玄牝,其要谷神不死,守生養氣者也。發白更黑,齒落更生。事與老子同,亦云老子師也。容成,專氣致柔。得一在昔,含光獨游。道貫黃庭,伯陽仰儔。玄牝之門,庶幾可求。

  【譯文】容成公,自稱是黃帝的老師。后又出現于周穆王時期,善于輔助、勸導之事。他從天地萬物的本源中獲取精髓,其要領是使心性空虛,以達到不老不死的境界,這就是所謂的守生養氣。容成公頭發白了能變黑,牙齒脫落可出新牙。他的事跡與老子的故事大致相同,也有人說他是老子的老師。勤勉不倦容成公,固守純氣達順柔。早早修得純道后,藏匿才智獨遨游。道氣貫通天地中,伯陽仰慕隨其后。天地萬物的本源,或許真能夠追求。

  方 回

  方回者,堯時隱人也。堯聘以為閭士,煉食云母,亦與民人有病者。隱于五柞山中。夏啟末為宦士,為人所劫,閉之室中,從求道;鼗萌,更以方回掩封其戶。時人言,得回一丸泥涂門,戶終不可開。方回頤生,隱身五柞。咀嚼云英,棲心隙漠。劫閉幽室。重關自廓。印改掩封,終焉不落。

  【譯文】方回是堯時的隱士,堯請他掌管閭中政令。他燒煉并吞食云母,也替百姓治病。后來隱居在五柞山中。夏啟末年,在宮廷中任小官,一次有人劫持他,把他關在密室里,要求他傳道。方回卻化身走出密室,并用自己名字為印,改封了密室的門。當時人們傳言,只要用方回的一粒泥丸涂在門上,門就永遠打不開。方回善養生,隱居五柞山。咀嚼云母片,棲神空荒間。被劫閉幽室,開鎖若等閑。改印將門封,永世不可開。

  老 子

  老子姓李名耳,字伯陽,陳人也。生于殷,時為周柱下史。好養精氣,貴接而不施。轉為守藏史。積八十余年。史記云:二百余年時稱為隱君子,謚曰聃。仲尼至周見老子,知其圣人,乃師之。后周德衰,乃乘青牛車去,入大秦。過西關,關令尹喜待而迎之,知真人也,乃強使著書,作《道德經》上下二卷。老子無為,而無不為。道一生死,跡入靈奇。塞兌內鏡,冥神絕涯。德合元氣,壽同兩儀。

  【譯文】老子,姓李名耳,字伯陽,陳國人。生于殷代,以后任周的柱下史。喜歡保養精氣,注重吸納而不外泄。后從柱下史轉為守藏史,供職八十多年。史書記載說,老子二百多歲時被稱作隱君子,謚號為聃?鬃拥街芤姷嚼献,知道他是圣人,就拜他為師。后來周德衰頹,老子就乘青牛車離開周,去大秦國。途經西關,守衛西關的令官尹喜早就等候在那里迎接他,知道他是得道的真人,就強求他著書,老子就作《道德經》上下兩卷。老子追求無為,無為而無不為。用道齊一生死,形跡出神入奇。閉目塞聽內修,無上境界無思。得道合乎元氣,長壽同于天地。

  關令尹

  關令尹喜者,周大夫也。善內學,常服精華,隱德修行,時人莫知。老子西游,喜先見其氣,知有真人當過,物色而遮之,果得老子。老子亦知其奇,為著書授之。后與老子俱游流沙,化胡,服苣勝實,莫知其所終。尹喜亦自著書九篇,號曰《關令子》。尹喜抱關,含德為務。挹漱日華,仰玩玄度。候氣真人,介焉獨悟。俱濟流沙,同歸妙處。

  【譯文】西關的令守尹喜,是周朝大夫,擅長神仙方術,常服天地間精華之氣,涵養德性修持操行,當時沒有人了解他。老子西游,尹喜事先就望見天空中氣有異色,知道有得道真人要經過此地,望見異色之氣攔住這位真人,果然遇見老子。老子也知道尹喜與眾不同,就著書授給他。后來,尹喜和老子同游流沙,成佛,同吃胡麻籽,但沒有人知道他們最終去了什么地方。尹喜自己也著書九篇,稱之為《關令子》。尹喜把守西關,修養道德作為己務。下取太陽精華服食,仰頭賞玩月中玉兔。望氣迎候得道真人,玄機一人獨悟。一起渡過流沙,同歸玄妙之處。

  涓 子

  涓子者齊人也,好餌術,接食其精。至三百年乃見于齊,著《天人經》四十八篇。后釣于荷澤。得鯉魚腹中有符,隱于宕山,能致風雨。受伯陽《九仙法》;茨仙桨,少得其文,不能解其旨也。其《琴心》三篇,有條理焉。涓老餌術,享遐紀。九仙既傳,三才乃理。赤鯉投符,風雨是使。拊琴幽巖,高棲遐峙。

  【譯文】涓子是齊國人。喜歡服食養氣之術,吸食日月精華。過了三百年,竟在齊國出現,著《天人經》四十八篇。后來在荷澤釣魚,在鯉魚腹中得一符,于是隱居到宕山中,能呼風吹雨。受學老子的《九仙法》;茨嫌袀叫山安的人,年輕時得到《九仙法》一書,但不能理解書中的意思。涓子著的《琴心》三篇很有條理。涓子喜食氣,享此無窮年。九仙經既傳,三才始可研。紅鯉送符,風雨聽呼喚。彈琴幽巖上,高隱深山巔。

  呂 尚

  呂尚者冀州人也。生而內智,預見存亡。避紂之亂,隱于遼東四十年。適西周,匿于南山,釣于溪。三年不獲魚,比閭皆曰:“可已矣!鄙性唬骸胺菭査耙!币讯,果得兵鈐于魚腹中。文王夢得圣人,聞尚,遂載而歸。至武王伐紂,嘗作陰謀百余篇。服澤芝地髓,具二百年而告亡。有難而不葬,后子葬之,無尸,唯有《玉鈐》六篇在棺中云。呂尚隱釣,瑞得鱗。通夢西伯,同乘入臣。沈謀籍世,芝體煉身。遠代所稱,美哉天人。

  【譯文】呂尚是冀州人,生下來就聰明睿智,能預見存亡大事。為躲避商紂時的亂世,他在遼東隱居了四十年。后來西行到了周的封地,隱居終南山中,在溪邊釣魚。他幾年沒有釣到一條魚,鄰居們勸他說:“應該作罷了!彼麉s回答說:“這不是你們所能知道的!辈痪,果然釣到魚,并在魚腹中得到兵書。周文王夢見得到圣人,聽說了呂尚其人,就用車把他載回朝中。武王伐紂時,呂尚曾著用兵計謀一百多篇。他服食荷花、枸杞等植物,活了二百歲才死。死后遇意外之事不能下葬,后來他的兒子呂安葬他。發現沒有尸體,只有兵書六篇在棺中。呂尚隱居垂釣,遇祥瑞得赤鱗。通夢西伯姬昌,同歸入朝作臣。謀略流傳后世,服食澤芝養身。世世代代贊美,簡直天上仙人。

  嘯 父

  嘯父者,冀州人也。少在西周市上補履,數十年人不知也。后奇其不老,好事者造求其術,不能得也。唯梁母得其作火法。臨上三亮,上與梁母別,列數十火而升西,邑多奉祀之。嘯父駐形,年衰不邁。梁母遇之,歷虛啟會。丹火翼輝,紫煙成蓋。眇企升云,抑絕華泰。

  【譯文】嘯父是冀州人。年輕時在西周集市上以補鞋為生,幾十年來不被人們所了解。后來,人們發現他總不老,覺得十分奇怪,于是就有好事的人登門訪求他的長生術,但都沒能得到嘯父的指點。只有一個叫梁母的人,得到了他的作火升天法。作火時,只見亮光閃爍幾下,人便隨光而起。他在空中與梁母告別,周圍排列著數十道火光向西天而去。后來,當地百姓多把他當作神奉祀。嘯父青春常駐,年老身體不衰。梁母遇他作火,凌空壺蓋啟開。紅火放射光輝,紫煙集成車蓋。徐徐升入云端,高高超出華泰。

  師 門

  師門者,嘯父弟子也,亦能使火,食桃李葩。為夏孔甲龍師,孔甲不能順其意,殺而埋之外野。一旦,風雨迎之,訖,則山木皆焚?准嘴舳\之,還而道死。師門使火,赫炎其勢。乃豢虬龍,潛靈隱惠。夏王虐之,神存質斃。風雨既降,肅爾高逝。

  【譯文】師門是嘯父的弟子,也能夠作火升空,吃桃李的鮮花。后來替夏王孔甲養龍,孔甲對他不滿意,就把他殺了埋在郊野。一天早上,風雨來迎接他,他走后,山上的草木便燒光了?准兹ド缴狭㈧艏漓胨,在回來的路上就死了。師門善使火,焰烈火勢旺。養龍事孔甲,聰慧卻隱藏。夏王施暴虐,體斃神未亡。一旦風雨降,倏忽以高翔。

  務 光

  務光者,夏時人也。耳長七寸,好琴,服蒲韭根。殷湯將伐桀,因光而謀。光曰:“非吾事也!睖唬骸笆肟?”曰:“吾不知也!睖唬骸耙烈稳?”曰:“強力忍詬,吾不知其他!睖瓤髓,以天下讓于光,曰:“智者謀之,武者遂之,仁者居之,古之道也。吾子胡不遂之!”光辭曰:“廢上非義也,殺人非仁也,人犯其難,我享其利,非廉也。吾聞非義不受其祿,無道之世不踐其位,況于尊我,我不忍久見也!彼熵撌猿劣谵に,已而自匿。后四百余歲,至武丁時,復見。武丁欲以為相,不從。逼不以禮,遂投浮梁山,后游尚父山。務光自仁,服食養真。冥游方外,獨步常均。武丁雖高,讓位不臣。負石自沉,虛無其身。

  【譯文】務光是夏朝時候人。耳朵長七寸,喜愛彈琴,吃菖蒲和韭菜的根。湯將要討伐夏桀,同務光商議謀劃。務光說:“這不是我應做的事!睖f:“誰可以勝任?”務光說:“我不知道!睖f:“伊尹怎么樣?”務光回答說:“伊尹勉強自己忍受恥辱,別的我就不知道了!睖珣饎傧蔫钜院,要把天下讓給務光,說:“有智慧的人謀劃占有天下,有武力的人實現這一計劃,有仁德的人統治天下,這是古來就有的道理,您何不順其自然呢!”務光拒絕說:“廢掉君主是不義之舉,屠殺百姓非仁德之功,別人作事犯難,我坐享其利,是不知廉恥。我聽說,不合道義的奉祿不能接受,身處無道亂世不能居職做官,何況要使我高居尊位,我不忍心久活于世!庇谑巧肀炒笫猿恋睫に,隨即消失了。四百多年以后,到商王武丁時,務光又出現了。武丁想請他為相,務光不愿意。武丁不以禮相請而硬逼,務光就逃到浮梁山中,后來又漫游在尚父山中。務光懷抱仁德,服食修養真性。遠離世俗之外,造化之中獨行。武丁貴為君王,讓位不愿作臣。負石自沉蓼水,務光匿跡滅身。

  仇 生

  仇生者,不知何所人也。當殷湯時,為木正三十余年,而更壯。皆知其奇人也,咸共師奉之。常食松脂,在尸鄉北山上,自作石室。至周武王,幸其室而祀之。異哉仇生,靡究其向。治身事君,老而更壯。灼灼容顏,怡怡德量。武王祠之,北山之上。

  【譯文】仇生,不知是什么地方人。在殷湯的時候,做了三十多年管理匠作的官,年老了卻變得更加健壯。人們都知道他是個奇異的人,一齊尊奉他為老師。他常吃松脂,在尸鄉的北山上,自己開鑿了一個石室居住。到周武王時,武王親臨石室察看,并奉祀仇生。仇生這人真奇異,一生行蹤從不定。修身養性事君王,年老精力更旺盛。神彩奕奕好容顏,和顏悅色有德行。武王尊崇親祭祀,尸鄉故地北山頂。

  彭 祖

  彭祖者,殷大夫也。姓名鏗,帝顓頊之孫陸終氏之中子,歷夏至殷末八百余歲。常食佳芝,善導引行氣。歷陽有彭祖仙室,前世禱請風雨,莫不輒應。常有兩虎在祠左右,祠訖,地即有虎跡,云后升仙而去。遐哉碩仙,時唯彭祖。道與化新,綿綿歷古。隱倫玄室,靈著風雨。二虎嘯時,莫我猜侮。

  【譯文】彭祖是殷朝的大夫,姓名鏗,顓頊帝的孫子陸終氏的第三子。他經歷了夏朝直到殷朝末年,活了八百多歲。常吃桂花和芝草,善于運氣內修等養生之術。歷陽山中有彭祖的仙室,歷代人們在室前祈求風雨,沒有不立時應驗的。常有兩只虎在室門左右奉侍著,人們祭祀完畢,就能看到虎的腳印。聽說后來兩只虎也成仙升天了。遠古大神仙,其名叫彭祖。道行與造化日新,經歷悠悠千古。隱居幽深的石室,顯靈在祈風求雨。祠前兩虎常咆哮,誰敢猜疑輕侮?

  邛 疏

  邛疏者,周封史也。能行氣煉形。煮石髓而服之,謂之石鐘乳。至數百年,往來入太室山中,有臥石床枕焉。八珍促壽,五石延生。邛疏得之,煉髓餌精。人以百年,行邁身輕。寢息中岳,游步仙庭。

  【譯文】邛疏,是周朝的史官,能夠運內氣修煉身體。他燒煮石髓服食,這種石髓被稱作石鐘乳。幾百年后,他往來于太室山中,山中有他的石床和石枕。八珍使人短壽,五石可以延生。邛疏得此道理,煮石服食其精。雖逾百歲高齡,步履矯捷身輕。養息嵩山之中,游戲漫步仙庭。

  介子推

  介子推者,姓王名光,晉人也。隱而無名,悅趙成子,與游。旦有黃雀在門上,晉公子重耳異之。與出居外十余年,勞苦不辭。及還,介山伯子常晨來呼推曰:“可去矣!蓖妻o母入山中,從伯子常游。后文公遣數千人,以玉帛禮之,不出。后三十年,見東海邊,為王俗賣扇。后數十年,莫知所在。王光沉默,享年遐久。出翼霸君,處契玄友。推祿讓勤,何求何取。影介山,浪跡海右。

  【譯文】介子推,姓王名光,春秋時晉國人。隱居不仕而不為人知。他喜歡趙成子,常與他來往。每天早上都有黃雀停在他家的門上,晉公子重耳覺得介子推是個不平常的人。后來,介子推跟隨重耳出亡十幾年,不辭勞苦。等到回國以后,有一天早晨介山的伯子常來叫他說:“可以離去了!苯樽油凭娃o別母親到介山去了,跟伯子常一道往來。后來,晉文公派了幾千人,帶著玉帛,對他以禮相待,介子推堅持不出山。此后又過了三十年,出現在東海邊,替一個叫王俗的人賣扇子。又過了幾十年,再沒有人知道他的去向了。介推深沉幽居,享有久遠年壽。離家輔佐霸業,隱居契合道友。推讓利祿功勞,于世無所取求。隱身遁形介山,浪跡東海之濱。

  馬 丹

  馬丹者,晉耿之人也。當文侯時,為大夫。至獻公時,復為幕府正。獻公滅耿,殺恭太子,丹乃去。至趙宣子時,乘安車入晉都,候諸大夫。靈公欲仕之,逼不以禮,有迅風發屋,丹入回風中而去。北方人尊而祠之。馬丹官晉,與時隆。事文去獻,顯沒不窮。密網將設,從禮迅風。杳然獨上,絕跡玄宮。

  【譯文】馬丹是春秋時晉國的耿地人。在晉文侯時是個大夫。到晉獻公時,重新做官,為幕府衙署的長官。晉獻公滅掉耿國,殺害了太子申生,馬丹就辭官而去。到趙宣子執政時,他乘坐獨馬小車進入晉都城,拜訪故舊同僚。靈公想讓他做官,對他強逼,不以禮請,突然有一陣疾風掀開了屋頂,馬丹走進旋風,乘風而去。北方百姓都尊崇奉祀他。馬丹在晉國為官,隨時世進退衰榮。事文王離獻公,或仕或隱身不窘。羅網將要張設,依禮遁入疾風。杳渺長空獨上,蹤跡不留玄宮。

  平常生

  谷城鄉平常生者,不知何所人也。數死復生,時人以為不然。后大水出,所害非一。而平輒在缺門山頭大呼言:“平常生在此!”云復水雨五日必止。止則上山求祠之,但見平衣帔革帶。后數十年,復為華陰門卒。谷城妙匹,譎達奇逸。出生入死,不恒其質。玄化忘形,貴賤奚恤。暫降塵,終騰云室。

  【譯文】住在谷城鄉的平常生,不知道他是什么地方人,幾次死而復生,當時人們都不相信有這種事。后來發大水,被水淹死的人不計其數。平常生卻在缺門山頂上大聲呼喊:“平常生在此!”并說再有五天雨水必然停止。水退后,人們上山尋找平常生,要祭祀他,卻只發現平常生的衣服、披風和皮帶。此后又過了幾十年,平常生又做了戍守華陰城門的士卒。谷城奇異士,多變妙達神。人死又復生,身體無定形。變化忘形骸,貴賤何足論。暫臨人世間,最終升入云。

  陸 通

  陸通者,云楚狂接輿也。好養生,食橐廬木實及蕪菁子。游諸名山,在蜀峨嵋山上,世世見之,歷數百年去。接輿樂道,養性潛輝。風諷尼父,諭以鳳衰。納氣以和,存心以微。高步靈岳,長嘯峨嵋。

  【譯文】陸通,就是楚國狂人接輿。喜愛養生之道,吃橐廬木的果實和蕪菁籽。他游歷各大名山,在蜀地峨嵋山上,世代都能見到他,過了幾百年才離去。陸通喜歡修道,養性收藏光輝。微言諷諫孔子,勸諭周德已衰。納氣調和體性,保存本心精微。游歷仙山靈岳,放聲長嘯峨嵋。

  葛 由

  葛由者,羌人也。周成王時,好刻木羊賣之。一旦騎羊而入西蜀,蜀中王侯貴人追之上綏山。綏山在峨嵋山西南,高無極也,隨之者不復還,皆得仙道。故里諺曰:“得綏山一桃,雖不得仙,亦足以豪!鄙较铝㈧魯凳幵。木可為羊,羊亦可靈。靈在葛由,一致無經。爰陟崇綏,舒翼揚聲。知術者仙,得桃者榮。

  【譯文】葛由是羌族人。周成王時,他喜歡雕刻木頭羊去賣。一天,他騎著木刻的羊來到西蜀,蜀中的王侯以及其他達官貴人都跟著他上了綏山。綏山在峨嵋山的西南,非常高峻。跟著他的人沒有再回來,都得道成仙。因此民間諺語說:“若得綏山一顆桃,不能成仙也稱豪!焙笕嗽诮椛侥_下為他建了幾十處祠堂?棠究梢猿裳,木羊也能通靈。通靈是因葛由,得道非一途徑。登上高高的綏山,舒展肢體放歌聲。精通道術者成仙,得到綏桃者身榮。

  江妃二女

  江妃二女者,不知何所人也。出游于江漢之湄,逢鄭交甫。見而悅之,不知其神人也。謂其仆曰:“我欲下請其佩!逼驮唬骸按碎g之人,皆習于辭,不得,恐罹悔焉!苯桓Σ宦,遂下與之言曰:“二女勞矣!倍唬骸翱妥佑袆,妾何勞之有?”交甫曰:“橘是柚也,我盛之以笥,令附漢水,將流而下。我遵其旁,采其芝而茹之。以知吾為不遜,愿請子之佩!倍唬骸伴偈氰忠,我盛之以,令附漢水,將流而下。我遵其旁,采其芝而茹之!彼焓纸馀迮c交甫。交甫悅受,而懷之中當心。趨去數十步,視佩,空懷無佩。顧二女,忽然不見。靈妃艷逸,時見江湄。麗服微步,流生姿。交甫遇之,憑情言私。鳴佩虛擲,絕影焉追?

  【譯文】江妃二女,不知道他們是什么地方人。在江漢的岸邊嬉游,遇上了鄭交甫。鄭交甫很喜歡她們,不知道她們是神女。交甫對自己的仆人說:“我想下車請求他們贈我玉佩!逼腿苏f:“這一帶的人都善于言辭,恐怕你得不到玉佩,只落得后悔!苯桓Σ宦爠窀,就下車與二女搭話:“兩位女子辛苦啦!倍卮鹫f:“客官您辛苦了,奴婢有什么辛苦的?”交甫接著說:“橘子啊柚子啊,我用方竹筐盛著,把它們浮在漢水上,它們將飄流而下。我沿著岸邊,采食著一路的芝草。我知道我這樣做不禮貌,但我實在想請求你們賜我玉佩!倍卮鹫f:“橘子啊柚子啊,我用圓竹筐盛著,讓它們浮在漢水上,它們將順流而下。我沿著岸邊,采食著一路的芝草!苯f完就解下玉佩送給了交甫。交甫高興地用手接了,把它藏在懷當中。轉身剛走了幾十步,再看玉佩,懷里已空,不見玉佩;仡^看二女,忽然不見蹤影了。神奇江妃美絕倫,不時出現江漢濱。華麗衣服輕盈步,明眸顧盼秋波生。交甫無意巧相遇,憑情愛將私愿請。鏘鏘玉佩虛相贈,蹤影全無怎追尋?

  范 蠡

  范蠡,字少伯,徐人也。事周師太公望,好服桂飲水。為越大夫,佐勾踐破吳。后乘舟入海,變名姓,適齊,為鴟夷子。更后百余年,見于陶,為陶朱君,財累億萬,號陶朱公。后棄之,蘭陵賣藥。后人世世識見之。范蠡御桂,心虛志遠。受業師望,載潛載惋。龍見越鄉,功遂身返。屣脫千金,與道舒卷。

  【譯文】范蠡,字少伯,徐地人。他師事周文王、武王之師姜太公呂尚,喜好服用桂花和飲水。春秋末期,做越國的大夫,輔佐越王勾踐滅了吳國。后來他乘小船入海,改換姓名,到了齊國,稱為鴟夷子。又過了一百多年,出現于陶這個地方,稱陶朱君。他經商致富,錢財累積上億萬,當時人稱他為陶朱公。后來他又舍棄這些錢財,在蘭陵賣藥。后人世代都認識并碰見他。范蠡服用丹桂,心存清虛志遠。受業周師姜尚,隱世真堪惋惜。潛龍出現古越地,大功告成便身返。拋棄千金如脫履,還身入道自舒卷。

  琴 高

  琴高者,趙人也。以鼓琴為宋康王舍人。行涓彭之術,浮游冀州涿(一作碭)郡之間二百余年。后辭,入涿水中取龍子,與諸弟子期曰:“皆潔齋待于水傍!痹O祠,果乘赤鯉來,出坐祠中。日有萬人觀之。留一月余,復入水去。琴高晏晏,司樂宋宮。離世孤逸,浮沉涿中。出躍鱗,入藻清沖。是任水解,其樂無窮。

  【譯文】琴高,是戰國時趙國人。因善于彈琴做宋康王的賓客。他精通養生之道,浪游冀州和涿郡一帶達二百多年。后來,他告別周圍人們,說要入涿水里去取龍子,與他的弟子們約定說:“你們都潔身齋戒,在涿水岸邊等我!钡茏釉诎哆吜㈧,琴高果然騎著紅鯉從水中出來,坐到祠中,每天有成千上萬的人前來觀看。琴高在祠中逗留了一個多月,入涿水中去了。琴高道存柔順,在宋國做司樂臣。脫離世事獨超逸,浪游冀州涿郡中。出水乘紅鯉,入水修飾身。唯任水解成仙,其樂無窮盡。

  寇 先

  寇先者,宋人也。以釣魚為業,居睢水旁百余年。得魚,或放或賣或自食之。常著冠帶,好種荔枝,食其葩實焉。宋景公問其道,不告,即殺之。數十年踞宋城門,鼓琴數十日乃去。宋人家家奉祀之?芟认У,術不虛傳。景公戮之,尸解神遷。歷載五十,撫琴來旋。夷俟宋門,暢意五弦。

  【譯文】寇先是戰國時宋國人。他以釣魚為職業,在睢水岸邊居住一百多年。他釣到魚,有的放回水中,有的拿到集市上賣掉,有的自己吃。他經常戴著冠、系著腰帶,喜愛栽荔枝,吃荔枝的花和果實。宋景公問他養生之道。他不告訴景公,景公就殺害了他。但此后幾十年,人們卻看見寇先一直在宋都的城門坐著,后來連續彈琴幾十天才離去。宋國家家奉祀他?芟日湎У,道不隨意傳。宋景公殺掉他,形體化去精神變。經歷五十年,彈琴又來還。踞坐宋國城門,盡情彈奏五弦。

  王子喬

  王子喬者,周靈王太子晉也。好吹笙,作鳳凰鳴。游伊洛之間,道士浮丘公接以上嵩高山三十余年。后求之于山上,見桓良曰:“告我家,七月七日待我于緱氏山巔!敝習r,果乘白鶴駐山頭,望之不得到。舉手謝時人,數日而去。亦立祠于緱氏山下,及嵩高首焉。妙哉王子,神游氣爽。笙歌伊洛,擬音鳳響。浮丘感應,接手俱上。揮策青崖,假翰獨往。

  【譯文】王子喬是周靈王的太子,名叫晉。喜歡吹笙,學鳳凰的鳴叫。游戲于伊水和洛水之間,道士浮丘公牽著他的手上了嵩山,住了三十多年。后來,人們到山上來找他,他對桓良說:“請告訴我的家人,七月七日在緱氏山頭上等我!钡搅四翘,王子喬果然乘著白鶴飛來,停在山頂之上,人們只能望見他卻不能上到山頂。他舉手向當時來看他的人致意,過了幾天才飛去。人們在緱氏山的腳下和嵩山的頂上同時立祠奉祀他。奇妙王子喬,神游天地氣度爽朗。吹笙伊水洛水間,擬音如鳳凰歌唱。浮丘公受到感應,攜手同把嵩山上。揮鞭策于青崖處,乘仙鶴獨來獨往。

  幼伯子

  幼伯子者,周蘇氏客也。冬常著單衣,盛暑著襦,形貌穢異。后數十年更壯,時人莫知。世世來誡佑,蘇氏子孫得其福力也。周客戢容,泯跡泥盤。夏服重纊,冬振輕紈。作不背本,義不獨安。乃眷周氏,其艱難。

  【譯文】幼伯子,是周代一戶姓蘇人家的門客。他冬天常穿著單衣服,酷暑天卻穿著棉襖和棉褲,形貌污穢怪異。幾十年過后,身體變得越加健壯,當時人都不知道他是異人。他一心勸誡幫助蘇氏家族,蘇門世代受到他的恩惠和保佑。周客掩藏真相,斂跡塵俗之間。夏天穿著夾棉衣,寒冬身著輕紗絹。行動不忘根本,懷道義身不獨安。一心顧念周家,幫他子孫度艱難。

  安期先生

  安期先生者,琊阜鄉人也。賣藥于東海邊,時人皆言千歲翁。秦始皇東游,請見與語三日三夜,賜金璧度數千萬。出于阜鄉亭,皆置去,留書以赤玉舄一雙為報,曰:“后數年求我于蓬萊山!笔蓟始辞彩拐咝焓、盧生等數百人入海,未至蓬萊山,輒逢風波而還。立祠阜鄉亭海邊十數處云。寥寥安期,虛質高清。乘光適性,保氣延生。聊悟秦始,遺寶阜亭。將游蓬萊,絕影清泠。

  【譯文】安期先生是琊阜鄉人。在東海邊賣藥,當時人都說他是千歲老人。秦始皇東游,召見安期生并與他長談了三天三夜,賜給他黃金和玉璧估計有幾千萬。安期先生走出阜鄉亭,寶貝都放在亭內,留下一封信與一雙赤玉鞋作答,信上寫道:“幾年以后到蓬萊山找我!鼻厥蓟示团墒拐咝焓、盧生等幾百人乘船下海,還沒到蓬萊山,就遇大風大浪而被迫返回。后來人們在阜鄉亭和海邊建了十幾處祠堂?湛彰烀彀财谏,除卻塵累氣高清。順應時光隨心性,保持和氣延壽命。寄言點悟秦始皇,留下珍寶阜鄉亭。將游仙境蓬萊山,蒼茫大海滅蹤影。

  桂 父

  桂父者,象林人也。色黑而時白時黃時赤,南海人見而尊事之。常服桂及葵,以龜腦和之,千丸十斤桂,累世見之。今荊州之南尚有桂丸焉。偉哉桂父,挺直遐畿。靈葵內潤,丹桂外綏。怡怡柔顏,代代同輝。道播東南,奕世莫違。

  【譯文】桂父是象林人。他膚色黑,但有時變白,有時變黃,有時變赤,南海人一見就尊崇對待他。他常服食桂花和葵花,并用龜腦與它們配制成桂丸,制一千粒用桂十斤,多少代人都見過這種丸子。如今荊州以南地區還有桂丸。偉大的桂父,卓然挺立邊遠地。靈奇葵花內潤澤,用丹桂安撫外體。和顏又悅色,世世代代放光輝。道術遍布東南,累世無人違背。

  瑕丘仲

  瑕丘仲者,寧人也。賣藥于寧百余年,人以為壽矣。地動舍壞,仲及里中數十家屋臨水,皆敗。仲死,民人取仲尸,棄水中,收其藥賣之。仲披裘而從,詣之取藥。棄仲者懼,叩頭求哀,仲曰:“恨汝使人知我耳,吾去矣!焙鬄榉蛴嗪躞A使,復來至寧。北方人謂之謫仙人焉。瑕丘通玄,謫脫其跡。人死亦死,泛焉言惜。遨步觀化,豈勞胡驛。茍不睹本,誰知其謫。

  【譯文】瑕丘仲是寧地人。在寧賣藥一百多年,人們都認為他是個壽星。后來地震房屋被損壞,瑕丘仲和鄉鄰幾十家房進了水,都坍塌了。瑕丘仲死去,有人把他的尸體丟到水中,收拾到他制的藥拿去賣。瑕丘仲披著毛皮衣跟在后面,到那人跟前取回藥。那個拋棄尸體的人很害怕,叩頭求饒,瑕丘仲說:“我只是恨你讓別人知道了我的真象而已,我要離開這里了!焙髞,瑕丘仲作了扶余國國王的使者,又來到了寧地。北方人稱瑕丘仲為謫仙人。瑕丘通于幽玄,謫降人間隱藏真跡。別人死他也死,泛尸水中不必憐惜。游觀天地變化,哪肯辛辛苦苦做個胡人驛使。如不洞察本源,誰知他是謫仙。

  酒 客

  酒客者,梁市上酒家人也。作酒常美而售,日得萬錢。有過而逐之,主人酒常酢敗。窮貧,梁市中賈人多以女妻而迎之,或去或來。后百余歲來,為梁丞,使民益種芋菜,曰:“三年當大饑!弊淙缙溲,梁民不死。五年解印綬去,莫知其終焉。酒客蕭,寄沽梁肆。何以標異,醇醴殊味。屈身佐時,民用不匱。解紱晨征,莫知所萃。

  【譯文】酒客是大梁集市上酒家的傭工,他釀制的酒味道醇美容易銷售,每天能給東家帶來萬錢的收入。后因過失而被趕走,從此這個酒家的酒就經常酸壞。酒客窘困貧窮。梁市上的商賈都愿把女兒嫁給他,接他去家中。酒客有時離開梁地,有時又回來。過了一百多年,他當了梁的郡丞。他讓百姓多種芋頭蔬菜,說:“三年之內要發生饑荒!惫槐凰f中了,梁地的老百姓因此沒有餓死。酒客任官五年就辭去,沒有人知道他最終落到什么地方。酒客落魄困窘,寄身梁地酒肆中。以什么標奇立異?酒味醇厚與眾不同。委身輔佐時世,百姓食用不窮。一旦辭官遠行,沒人知他所終。

  任 光

  任光者,上蔡人也。善餌丹,賣于都市里間,積八十九年,乃知是故時任光也。皆說如數十歲面顏,后長老識之,趙簡子聘與俱歸。常在桓梯山上,三世不知所在。晉人常服其丹也。上蔡任光,能煉神丹。年涉期頤,曄爾朱顏。頃適趙子,縱任所安。升軌桓梯,高飛云端。

  【譯文】任光是上蔡人,善于服食丹藥。他在城市和鄉村賣丹藥,達八十九年,人們才知道他就是過去的任光,都說他容顏看上去只像幾十歲的人,后來有老人認出了他,趙簡子恭請他一同回府。他常游于桓梯山上,幾代以后,人們又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晉國的人經常服用他煉的丹藥。上蔡有個任光,善于煉制神丹。年紀超過百歲,鮮艷紅潤容顏。暫時往投趙鞅,縱情任性所安。游戲桓梯山上,高高飛升云端。

  簫 史

  簫史者,秦穆公時人也。善吹簫,能致孔雀白鶴于庭。穆公有女,字弄玉,好之,公遂以女妻焉。日教弄玉作鳳鳴,居數年,吹似鳳聲,鳳凰來止其屋。公為作鳳臺,夫婦止其上,不下數年。一旦,皆隨鳳凰飛去。故秦人為作鳳女祠于雍宮中,時有簫聲而已。簫史妙吹,鳳雀舞庭。嬴氏好合,乃習鳳聲。遂攀鳳翼,參翥高冥。女祠寄想,遺音載清。

  【譯文】簫史是秦穆公時人,善吹簫,能使孔雀、白鶴聞聲飛落庭院。穆公有個女兒叫弄玉,喜歡簫史,穆公就把她嫁給了簫史。簫史每天教弄玉吹簫,模仿鳳的叫聲。這樣過了幾年,弄玉吹簫聲與鳳鳴聲非常相似,鳳凰聽到簫聲,都飛來停息在他們的屋上。穆公就替他們造了一座臺,名為鳳臺。簫史夫婦居住臺上達數年之久,一天早上,他們隨著鳳凰一同飛去。為此,秦國替弄玉在雍宮內造了一座祠堂,名為鳳女祠,還時時能聽到簫聲在祠內回蕩。簫史吹妙音,鳳雀舞內庭。嬴女成佳配,秦宮學鳳聲。一旦攀鳳翼,飛舉入高冥。女祠寄遐想,遺音瀝瀝清。

  祝雞翁

  祝雞翁者,洛人也。居尸鄉北山下,養雞百余年。雞有千余頭,皆立名字。暮棲樹上,晝放散之。欲引呼名,即依呼而至。賣雞及子,得千余萬。輒置錢去之吳,作養魚池。后升吳山,白鶴孔雀數百,常止其傍云。人禽雖殊,道固相關。祝翁傍通,牧雞寄。育鱗道洽,棲雞樹端。物之致化,施而不刊。

  【譯文】祝雞翁是洛地人,住在尸鄉北山腳下,養雞一百多年。雞有一千多只,每只雞都起了名字。這些雞晚上棲息在樹上,白天分散各處。如果要招引雞,只需叫名字,雞就應聲而來。祝雞翁賣掉雞和小雞,得錢上千萬。他便把錢留在尸鄉,去了吳國,在那里挖池養魚。后來他又上了吳山,白鶴、孔雀幾百只,經常聚集在他的身旁。人與禽獸雖不同,道使他們緊相連。祝翁博識旁通,養雞任性寄歡。養魚道也相合,將雞棲息樹端。萬物變化之道,永行而不改變。

  朱 仲

  朱仲者,會稽人也,常于會稽市上販珠。漢高后時,下書募三寸珠。仲讀購書笑曰:“直值汝矣!标迦缰樵勱I上書。珠好過度,即賜五百金。魯元公主復私以七百金,從仲購珠。仲獻四寸珠,送置于闕即去。下書會稽征聘,不知所在。景帝時,復來獻三寸珠數十枚,輒去,不知所之云。朱仲無欲,聊寄賈商。俯窺驪龍,捫此夜光。發跡會稽,曜奇咸陽。施而不德,歷世彌彰。

  【譯文】朱仲是會稽人,常在會稽的集市上販賣寶珠。漢高后時,下詔書求購三寸大小的寶珠。朱仲讀了詔書笑著說:“我的珠子正好遇上買主了!彼谑菐е鴮氈閬淼匠⑸蠒。朱仲的寶珠比規定的還好,高后當即賜他五百兩黃金。魯元公主又私下用七百兩黃金,向朱仲購買寶珠。朱仲就獻上四寸大的珠子,送去放在宮門就離去了。后來皇帝下詔書到會稽征聘朱仲,已經不知他的去向了。漢景帝時,朱仲又來到朝廷獻三寸珠幾十顆,獻上就走了,不知去了什么地方。朱仲沒有物欲,聊且寄跡賈商。俯身下視驪龍,手握寶珠夜光。發跡會稽集市,顯奇西都咸陽。施德而不居德,歷世名更顯揚。

  修羊公

  修羊公者,魏人也。在華陰山上石室中,有懸石榻,臥其上,石盡穿陷。略不食,時取黃精食之。后以道干景帝,帝禮之,使止王邸中。數歲道不可得。有詔問:“修羊公能何日發?”語未訖,床上化為白羊,題其脅曰:“修羊公謝天子!焙笾檬蛴陟`臺上。羊后復去,不知所在。卓矣修羊,韜奇含靈。枕石大華,餐茹黃精。漢禮雖隆,道非所經。應變多質,忽爾隱形。

  【譯文】修羊公是魏國故地人。在華陰山的石室中,有張懸空石床,修羊公睡在上面,石床都讓他睡穿陷了。他不大吃東西,只是偶爾吃一點黃精。后來他憑道術干謁景帝,景帝對他以禮相待,讓他住在諸侯王的官邸里。但過了幾年仍未見他顯道,景帝召道:“修羊公什么時候才能表現出道術?”話未說完,只見床上的修羊公化為白羊,并在脅部題有“修羊公謝天子”的字樣,景帝命人將石羊放到靈臺上面。后來石羊離去了,不知落在什么地方。卓越不凡修羊公,內藏神通靈性。太華山中睡石床,他只服食黃精。漢皇禮待雖隆重,道術不可經營。隨機變化多方,瞬間隱去原形。

  稷丘君

  稷丘君者,太山下道士也。武帝時,以道術受賞賜。發白再黑,齒落更生。后罷去。上東巡太山,稷丘君乃冠章甫,衣黃衣,擁琴來迎,拜武帝,指帝:“陛下勿上也,上必傷足指!奔皵道,右足指果折。上諱之,故但祠而還。為稷丘君立祠焉,為稷承奉之云。稷丘洞徹,修道靈山。煉形濯質,變白還年。漢武行幸,攜琴來延。戒以升陟,逆睹未然。

  【譯文】稷丘君是泰山下的道士,漢武帝時,他因道術高明而受到賞賜。他頭發白了能變黑,牙齒脫落能再生。后來他辭別武帝回到泰山下,武帝東巡泰山,稷丘君戴著緇布冠,穿著黃色道袍,抱著琴出迎武帝。他拜完武帝,手指點泰山對武帝說:“陛下請不要上山,上山必傷腳趾!蔽涞鄄宦,才上去幾里路,右腳趾果然折傷了;噬霞芍M此事,因此只在山下祭祀一番就回駕了。后來替稷丘君在泰山下建了祠堂,設稷奉祀他。稷丘深明通達,修道神靈之山。煉形養身滌穢垢,膚色變白年壽延。武帝巡行泰山,稷丘抱琴出迎。諫阻登高攀險,事先已見禍患。

  崔文子

  崔文子者,太山人也。文子世好黃老事,居潛山下,后作黃散赤丸,成石父祠,賣藥都市,自言三百歲。后有疫氣,民死者萬計,長吏之文所請救。文擁朱幡,系黃散以徇人門。飲散者即愈,所活者萬計。后去,在蜀賣黃散。故世寶崔文子赤丸黃散,實近于神焉。崔子得道,術兼秘奧。氣癘降喪,仁心攸悼。朱幡電麾,神藥捷到。一時獲全,永世作效。

  【譯文】崔文子是泰山人,世代都喜歡道家的修煉之術。文子住在潛山之下,配制黃精散藥和朱砂丹,并建了一座石父祠。他把制出的藥拿到都市里去賣,自稱已有三百歲的年紀。后來瘟疫流行,老百姓死亡數以萬計,郡縣長官到文子那里請他拯救百姓。崔文子手拿紅色的小旗,系著黃精散藥,巡行各家門戶。吃了他的黃精散藥的人,病很快就痊愈,被救活的人數以萬計。后來,崔文子離開了潛山,在蜀地賣黃散。當時人們奉文子的赤丸和黃散為寶物,像敬奉神靈一樣。崔文子修煉得道,道術秘密又深奧。瘟疫降下死亡災,仁德之心憂傷悼。朱幡揮動迅如電,黃散神神藥急送到。病人一時獲痊愈,神藥永世能奏效。

  赤須子

  赤須子,豐人也,豐中傳世見之云。秦穆公時主魚吏也,數道豐界災害水旱,十不失一。臣下歸向,迎而師之,從受業,問所長。好食松實、天門冬、石脂,齒落更生,發墮再出,服霞絕后。遂去吳山下,十余年,莫知所之。赤須去豐,爰憩吳山。三藥并御,朽貌再鮮?胀鶐熤,而無使延。顧問小智,豈識巨年?

  【譯文】赤須子是豐縣人,豐縣人相傳世代都見到過他。他本是秦穆公時主管漁業的官吏,多次預言豐縣界內的水旱災害,十次中沒有一次失誤。當時的大臣都歸向他,把他迎去作老師,跟隨他學習,請教他的特長。他喜歡吃松子、天門冬和石鐘乳,牙齒掉了能夠再生,頭發掉了也能夠再長出來,服霞修煉,沒有后代。后來他去了吳山,又過了十多年,就沒有人知道他到哪里去了。赤須子離開了豐縣,于是棲隱到吳山。三種藥物一同服用,衰老的容貌重美艷。人們徒勞地去拜他為師,卻不能夠使壽命長延。試問那些小智小慧,怎懂得仙人如何永年?

  東方朔

  東方朔者,平原厭次人也。久在吳中,為書師數十年。武帝時,上書說便宜,拜為郎。至昭帝時,時人或謂圣人,或謂凡人。作深淺顯默之行,或忠言,或詼語,莫知其旨。至宣帝初,棄郎以避亂世,置幘官舍,風飄之而去。后見于會稽,賣藥五湖。智者疑其歲星精也。東方奇達,混同時俗。一龍一蛇,豈豫榮辱?高韻沖霄,不羈不束。沉跡五湖,騰影#谷。

  【譯文】東方朔是平原厭次人。他長期寓居吳中,做了幾十年私塾老師。武帝時,他上書言事,被封為郎官。到昭帝時,當時的人有的說他是圣人,有的說他是凡人。他的行為有時深藏不露,有時公然直行,有時盡忠進言,有時詼諧戲談,竟沒有人知道他意旨所在。到宣帝初年,他放棄郎官不做,以躲避亂世。他把官帽放在衙門里,風把它吹走了。后來他出現在會稽,又在太湖一帶賣藥。有智慧的人懷疑他是木星精氣幻化而成。東方朔奇特曠達,混跡于當時的世俗。時而如龍騰飛,時而如蛇蟄伏,哪里會介意榮耀與屈辱?高情遠韻直上云霄,自由自在不受約束。時而隱身在五湖,時而飛騰在日出之處。

  鉤翼夫人

  鉤翼夫人者,齊人也,姓趙。少時好清凈,病臥六年,右手拳屈,飲食少。望氣者云:“東北有貴人氣!蓖贫弥。召到,姿色甚偉。武帝披其手,得一玉鉤,而手尋展,遂幸而生昭帝。后武帝害之,殯尸不冷,而香一月間。后昭帝即位,更葬之,棺內但有絲履。故名其宮曰鉤翼。后避諱,改為弋廟。闈有神祠、閣在焉。婉婉弱媛,廟符授鉤。誕育嘉嗣,皇祚惟休。武之不達,背德致仇。委身受戮,尸滅芳流。

  【譯文】鉤翼夫人是齊郡人,姓趙。她小時候喜歡清凈,臥病在床六年,右手指掌拳縮,飲食很少。當時觀望云氣的人說:“東北方向有貴人氣!蓖扑愫笳业搅怂。武帝下詔讓她到了皇宮,發現她的容貌出眾,掰開她拳縮的指掌,得到一個玉鉤,而她的手不久也就伸展開了。于是她受到武帝寵幸,生下昭帝。后來武帝殺害了她,但她的尸體停放卻不僵硬,而且香氣彌漫達一月之久。昭帝即位后,將她改葬,發現棺內只剩下絲鞋。所以把她住過的宮室叫做鉤翼宮。后來為了避諱,改稱弋廟。后宮內有祠堂和樓閣。美貌嬌弱的女子,廟號取名求合玉鉤。生育了美好的后代,皇位因此保持永久。武帝不能通達事理,背棄德義導致怨仇。以身相托反被殺害,尸滅不見而芳香長留。

  犢 子

  犢子者,鄴人也。少在黑山,采松子、茯苓,餌而服之,且數百年。時壯時老,時好時丑,時人乃知其仙人也。常過酤酒陽都家。陽都女者,市中酤酒家女,眉生而連,耳細而長,眾以為異,皆言此天人也。會犢子牽一黃犢來過,都女悅之,遂留相奉侍。都女隨犢子出,取桃李,一宿而返,皆連兜甘美。邑中隨伺,逐之出門,共牽犢耳而走,人不能追也。且還復在市中數十年,乃去見潘山下,冬賣桃李云。犢子山棲,采松餌苓。妙氣充內,變白易形。陽氏奇表,數合理冥。乃控靈犢,倏若電征。

  【譯文】犢子是鄴縣人。他年輕時在黑山采集松子和茯苓,做成糕餅吃,將近幾百年。他有時強壯有時衰老,有時英俊有時丑陋,當時的人才知道原來他是仙人。他經常到賣酒的陽都家去。陽都的女兒,是集市中賣酒人家的女兒,兩道眉毛生下來就連在一起,耳朵又細又長,人們覺得她長相奇特,都說她是天上的仙人。犢子牽著一頭小黃牛來到她家,陽都女喜歡他,就把他留下來,與他做了夫妻。陽都女跟隨犢子出去摘取桃李,過了一夜才回來,所摘的桃李連根蒂都甜美。同鄉的人跟隨偵察他們,把他們逐出城門,他們就一起牽著小牛的耳朵走了,人們追不上他們。后來他們又在集市中生活了幾十年,才離開又出現在潘山下,冬天仍在賣桃李。犢子隱居在山中,采集松子和茯苓。精氣充滿體內,能使膚色變白體易形。陽都女兒相貌特異,道合自然理玄深。牽著靈異的黃犢離去,迅如閃電劃過蒼。

  騎龍鳴

  騎龍鳴者,渾亭人也。年二十,于池中求得龍子,狀如守宮者十余頭。養食,結草廬而守之。龍長大,稍稍而去。后五十余年,水壞其廬而去。一旦,騎龍來渾亭,下語云:“馮伯昌孫也。此間人不去五百里,必當死!毙耪呓匀,不信者以為妖。至八月,果水至,死者萬計。騎鳴養龍,結廬虛池。專至俟化,乘云驂螭。紆轡故鄉,告以速移。洞鏡災祥,情眷不離。

  【譯文】騎龍鳴是渾亭人。他二十歲的時候,在池塘中捕到小龍,形狀很像壁虎,有十幾條。他把小龍飼養起來,并且蓋了一間草屋來守護它們。龍長大后,漸漸都離池而去。后來過了五十多年,大水沖毀了他的草屋,他也離開了。有一天,他騎龍來到渾亭上空,對下面的人說:“我是馮伯昌的孫子。這里的人不離開五百里,一定會死!毕嘈潘娜硕茧x開了。不相信的以為他是妖怪。到了八月,大水果然來到,淹死的人成千上萬。騎龍鳴飼養龍子,結草為廬,掘地為池。精誠專一等待變化,云中乘龍騰空而起。故鄉上空緩轡徐行,告訴人們迅速轉移。洞察吉祥和災異,戀鄉之情不稍離。

  主 柱

  主柱者,不知何所人也。與道士共上宕山,言此有丹砂,可得數萬斤。宕山長吏,知而上山封之。砂流出,飛如火,乃聽柱取。為邑令章君明餌砂,三年得神砂飛雪,服之,五年能飛行,遂與柱俱去云。主柱同窺,道士精徹。玄感通山,丹砂出穴。熒熒流丹,飄飄飛雪。宕長悟之,終然同悅。

  【譯文】主柱,不知是哪里人。他和道士一起上宕山,道士說這里有丹砂,能夠得到幾萬斤。宕山縣的縣令知道后,就上山將山禁封了。丹砂流出來,像火焰一樣迸飛,縣令只得聽任主柱取用。他為縣令章君明冶煉丹砂,三年后煉得神砂飛雪。章君明吃了,五年后能夠飛行,于是和主柱一起離開了。主柱和道士同看宕上,道士法術精微透徹。精神玄妙感應神山,丹砂迸飛流出洞穴。流丹光彩熒熒,白雪漫天飄飄。宕山縣令翻然醒悟,終于一同向道。

  園 客

  園客者,濟陰人也。姿貌好而性良,邑人多以女妻之,客終不取。常種五色香草,積數十年,食其實。一旦,有五色蛾止其香樹末,客收而薦之,以布生桑蠶焉。至蠶時,有好女夜至,自稱客妻,道蠶狀?团c俱收蠶,得百二十頭繭,皆如大?壱焕O,六十日始盡。訖則俱去,莫知所在。故濟陰人世祠桑蠶,設祠室焉;蛟脐惲魸柺。美哉園客,顏曄朝華。仰吸玄精,俯捋五葩。馥馥芳卉,采采文蛾。淑女宵降,配德升遐。

  【譯文】園客是濟陰郡人。他容貌俊美,性情溫和,同鄉人都想把女兒嫁給他,他卻始終不娶。他曾種植五色香草,經歷幾十年,才吃香草結的子實。一天,有五色神蛾落在香草尖上,園客把它們收起來,而且給它們作了草墊,鋪上布,讓它們在上面生育桑蠶。到收蠶的時候,一個美貌女子夜間來到,自稱是園客的妻子,對他述說蠶的情況。園客和她一起收蠶,共得到一百二十頭蠶繭,都像甕那么大。從繭里抽絲,一繭須六十天才能抽盡。抽完繭絲他們就一起離開了,沒有人知道他們在什么地方。所以濟陰人世世代代祭祀桑蠶,都設置專門祠蠶的房屋。也有人說園客是陳留濟陽人氏。園客是多么美好啊,容光煥發像早晨的鮮花。抬頭吸納玄妙的精氣,低頭摘取五色香葩。散著馥香的芳草,文彩斑斕的桑蛾。窈窕淑女夜里到來,道德相合同升云霞。

  鹿皮公

  鹿皮公者,淄川人也。少為府小吏木工,舉手能成器械。岑山上有神泉,人不能至也。小吏白府君,請木工斤斧三十人,作轉輪懸閣,意思橫生。數十日,梯道四間成。上其巔,作祠舍,留止其旁,絕其二間以自固。食芝草,飲神泉,且七十年。淄水來,三下呼宗族家室,得六十余人,令上山半。水盡漂,一郡沒者萬計。小吏乃辭遣宗家,令下山。著鹿皮衣,遂去,復上閣。后百余年,下賣藥于市。皮公興思,妙巧纏綿。飛閣懸趣,上揖神泉。肅肅清廟,二間?梢蚤e處,可以永年。

  【譯文】鹿皮公是淄川人。他年輕時是郡府的木匠,抬手就能制成器物。當地一座尖山上有神泉,人們不能到達。鹿皮公稟告太守,請求讓三十個木匠帶著斧頭,制作轉輪和懸空的閣道,巧妙的構思洋溢而出。過了幾十天,四間閣道作成了。鹿皮公上到尖山的頂峰,在那里建造祠堂,自己就住在祠堂旁邊,拆斷兩間閣道來使自己堅定心志。他吃芝草,飲神泉,將近七十年。淄河發水的時候,他三次下山去招呼同宗族的人,一共找到六十多個人,讓他們上到半山上。淄河水到處漂流,整個郡中被淹死的人數以萬計。水退以后,鹿皮公才送同宗族的人回家,讓他們下山。他自己穿著鹿皮衣也離開了,后來又回到懸閣上居住。這以后又過了一百多年,他下了山,在集市上賣藥。鹿皮公突發奇思,巧妙又纏綿。閣道凌空飛架有意趣,直上山巔汲飲清泉。肅穆清靜廟宇,寂寞懸閣兩間?梢员苁廓毦,可以長享天年。

  昌 容

  昌容者,常山道人也,自稱殷王子。食蓬根,往來上下,見之者二百余年,而顏色如二十許人。能致紫草,賣與染家,得錢以遺孤寡,歷世而然,奉祠者萬計。殷女忘榮,曾無遺戀。怡我柔顏,改華標。心與化遷,日與氣煉。坐臥奇貨,惠及孤賤。

  【譯文】昌容是常山道士,自稱是殷王的女兒。她服食蓬根,在常山往來上下,人們見到她已有二百多年,而她的容貌卻好像是二十來歲的人。她能找到紫草,賣給開染坊的人家,把得到的錢送給孤兒寡母,過了許多代都是這樣。祭祀她的人數以萬計。殷王女兒拋棄榮華,竟然毫不眷戀。保養柔美的容顏,不飾鮮花貌自妍。心隨自然造化遷移,天天養氣修煉。擁有珍奇的物品,恩惠施及孤寡貧賤。

  父

  父者,南郡人也。居山間,有仙人常止其家。從買瓜,教之煉瓜子,與桂附子、芷實共藏,而對分食之。二十余年,能飛走,升山入水。后百余年,居絕山頂,呼下父老,與道平生時事云。父何欲?欲在幽谷。下臨清澗,上翳委蓐。仙客舍之,導以秘,形絕埃,心在舊俗。

  【譯文】父是南郡縣人。他住在山谷里,有一仙人經常來他家借宿。仙人跟他一起去買瓜,教他炒瓜子,讓他把瓜子和桂附子、芷草的果實一起收藏,然后兩個人分吃。過了二十多年,父就能夠飛行,能上山入水。此后一百多年,他住在極高的山頂,招呼山谷里的父老鄉親,和他們述說一生中的往事。父有什么欲望?只愿住在幽深山谷。下臨清澈的山泉,上有草苫覆蓋的茅屋。仙人常來借宿,教給他神秘的符。形體雖已遠離凡塵,心卻系念先前世俗。

  山 圖

  山圖者,隴西人也。少好乘馬,馬踏之折腳。山中道人教令服地黃、當歸、羌活(獨活)、苦參散。服之一歲,而不嗜食,病愈身輕。追道人問之,自言五岳使,“之名山采藥,能隨吾,使汝不死!鄙綀D追隨之六十余年。一旦歸來,行母服于家間。期年復去,莫知所之。山圖抱患,因毀致金。受氣使身,藥輕命延。寫哀墳柏,天愛猶纏。數周高舉,永絕俗緣。

  【譯文】山圖是隴西人。他年輕時喜歡騎馬,曾經被馬踩斷了腳。山中的道人叫他服用地黃、當歸、羌活(獨活)、苦參制成的藥粉。他服藥一年之后,就不想吃飯,病治好了,身體也變得輕快。山圖追著詢問道人,道人自稱是五岳的使者,并說“到名山去采藥。如果你跟我一起去,我能讓你長生不死!庇谑巧綀D跟隨他有六十多年。一天山圖突然回來,在家為母親服喪。一年后又離開了,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山圖身遭災禍,因傷殘得到保全。接受精氣身輕便,藥物雖輕壽命延。母親墳旁抒哀痛,天生情愛心頭纏。時經一年飄然去,永遠斷絕世俗緣。

  谷 春

  谷春者,櫟陽人也,成帝時為郎。病死,而尸不冷。家發喪行服,猶不敢下釘。三年,更著冠幘,坐縣門上,邑中人大驚。家人迎之,不肯隨歸。發棺有衣無尸。留門上三宿,去之長安,止橫門上。人知追迎之,復去之太白山。立祠于山上,時來,至其祠中止宿焉。谷春既死,停尸猶溫。棺闔五稔,端委于門。顧視空柩,形逝衣存。留軌太白,納氣玄根。

  【譯文】谷春是櫟陽人,成帝時任郎官。他因病而死,但是尸體并不冷卻。家里人發喪守孝,仍不敢用釘子把棺材釘死。過了三年,他又戴著帽子和包頭巾,坐在城門的閘板上,縣城的人都非常驚訝。家里人來接他,他不肯跟著一道回去。打開他的棺材,里面只有衣服,沒有尸體。他在閘門上呆了三天,便離開那里去長安,坐在長安城北的橫門上。家里人知道后追他回去,他又離開長安,去了太白山。人們在太白山為他建立祠堂,他時常來,在祠中住宿。谷春已經死去,尸體停放有余溫。棺材合上經五年,穿衣著冠坐懸門,開棺查看是空柩,尸體已失衣猶存。太白山上留蹤跡,吸納精氣修道身。

  陰 生

  陰生者,長安中渭橋下乞兒也。常止于市中乞,市人厭苦,以糞灑之。旋復在里中,衣不見污如故。長吏知之,械收。系著桎梏而續在市中乞,又械欲殺之。乃去灑者之家,室自壞,殺十余人。故長安中謠曰:“見乞兒,與美酒,以免破屋之咎!标幧騼,人厭其黷。識真者稀,累見囚辱;搓幫,況我仙屬。惡肆殃及,自災其屋。

  【譯文】陰生是長安城中渭橋下的乞丐。他經常在集市中乞討,集市上的人非常厭惡怨恨,就把糞灑在他身上。不久他又出現在里巷中,衣服還像原來一樣,一點兒也沒有臟。官長聞知消息,就用鎖鏈拘系了他。他戴著鎖鏈依舊在集市中乞討。官長又給他上了刑具,并且想殺掉他。于是他到那些向他身上灑糞的人家里去,那些人家的房子就自己塌了,壓死了十幾個人。所以長安城中有歌謠說:“看見乞丐,給他美灑,以免有房屋毀壞之咎!标幧鞘兄衅蜇,人們厭惡他污濁?辞逭嫦嗟娜松,他屢屢被囚受辱。韓信不計較羞辱,更何況仙人之屬。惡人放肆災難來到,自招禍事毀壞房屋。

  毛 女

  毛女者,字玉姜,在華陰山中,獵師世世見之。形體生毛,自言秦始皇宮人也,秦壞,流亡入山避難,遇道士谷春,教食松葉,遂不饑寒,身輕如飛,百七十余年。所居巖中有鼓琴聲云。婉孌玉姜,與時遁逸。真人授方,餐松秀實。因敗獲成,延命深吉。得意巖岫,寄歡琴瑟。

  【譯文】毛女的名字叫玉姜,住在華山中,獵人世代都見到過她。她的身上長毛,自己說是秦始皇的宮女,秦朝滅亡以后,流亡到山里避難,遇見道士谷春,教她吃松葉,于是就不知道饑餓和寒冷,身體也輕便,行走如飛,已經有一百七十多年了。她所住的巖洞里常有彈琴的聲音。年少美貌的玉姜,隨時勢一起逃遁。仙人教給她秘方,服食松花和松仁。因秦亡得以成仙,延年益壽福氣深。行志適意巖洞中,歡樂寄托在瑤琴。

  子 英

  子英者,舒鄉人也,善入水捕魚。得赤鯉,愛其色好,持歸著池中,數以米谷食之。一年長丈余,遂生角,有翅翼。于英怪異,拜謝之。魚言:“我來迎汝。汝上背,與汝俱升天!奔创笥。子英上其魚背,騰升而去。歲歲來歸故舍,食飲,見妻子,魚復來迎之。如此七十年。故吳中門戶皆作神魚,遂立子英祠。子英樂水,游捕為職。靈鱗來赴,有煒厥色。養之長之,挺角傅翼。遂駕云螭,超步太極。

  【譯文】子英是舒縣的鄉下人,擅長入水捕魚。他曾經捕到一條紅鯉魚,愛它顏色漂亮,拿回家放進池塘里,常用米粒喂它。一年后鯉魚長了一丈多長,就生出角來,還有羽翼。子英覺得非常奇怪,向它行禮致意。鯉魚說:“我是來接你的。你到我的背上,我和你一起升天!彪S即下起了大雨。子英騎上魚背,魚騰空而去。他年年回到原來的家里,吃飯飲酒,與妻子兒女相見,然后魚又來把他接走。這樣過了七十多年。所以吳中家家門戶都裝飾神魚,還建造了子英祠。子英喜歡水,捕魚作職業。神魚忽來到。艷艷好顏色。飼養它長大,生角長羽翮。乘龍云中去,高邁蒼天界。

  服 閭

  服閭者,不知何所人也,常止莒,往來海邊諸祠中。有三仙人于祠中博賭瓜,雇閭,令擔黃白瓜數十頭,教令瞑目。及覺,乃在方丈山(在蓬萊山南)。后往來莒,取方丈山上珍寶珠玉賣之,久矣。一旦,髡頭著赭衣,貌更老,人問之,言坐取廟中物云。后數年,貌更壯好,鬢發如往日時矣。服閭游祠,三仙是使。假寐須臾,忽超千里。納寶毀形,未足多恥。攀龍附鳳,逍遙終始。

  【譯文】服閭,不知是哪里人,他經常住在莒縣,往來于海邊各祠堂中。有三個仙人在祠堂中用瓜賭博,雇傭服閭,讓他挑著幾十個黃色白色的瓜,并讓他閉上眼睛。等到他睜開眼時,已經身在方丈山了(在蓬萊山南邊)。后來他往來方丈山和莒縣之間,拿方丈山的珍寶珠玉在莒縣賣,有很長時間。忽然有一天,他光頭穿著赤褐色衣服,相貌也很蒼老,人們問他為什么地這樣,他說因為盜取神廟里的物品而獲罪。后來又過了幾年,他的外貌反而強壯美好,頭發也像往常一樣了。服閭游歷祠廟中,三位仙人將他役使。閉上眼睛只消片刻,忽然已經越過千里。盜取珍寶形容毀,并不覺得太可恥。攀龍鱗,附鳳翼,永遠逍遙無俗事。

  文 賓

  文賓者,太丘鄉人也,賣草履為業。數取嫗,數十年,輒棄之。后時故嫗壽老,年九十余,續見賓年更壯。他時嫗拜賓涕泣,賓謝曰:“不宜。至正月朝,儻能會鄉亭西社中邪?”嫗老,夜從兒孫行十余里,坐社中待之。須臾,賓到,大驚:“汝好道邪?知汝爾,前不去汝也。教令服菊花、地膚、桑上寄生、松子,取以益氣。嫗亦更壯,復百余年見云。文賓養生,納氣玄虛。松菊代御,煉質鮮膚。故妻好道,拜泣踟躕。引過告術,延齡百余。

  【譯文】文賓是太丘的鄉下人,以賣草鞋為職業。他幾次娶妻,幾十年后,就拋棄了妻子。后來他原先的妻子長壽,活到九十多歲,再見文賓時,他反而更加強壯。老婦人后來又去見文賓,對他流淚,文兵推辭說:“不應當這樣傷心。到正月初一早晨,你能在鄉舍西邊的社廟里再相會嗎?婦人已經很老了,夜里帶著兒孫走了十多里,坐在社廟里等候文賓。不久,文賓到了,非常驚訝地對她說:“你也愛好道嗎?早知你這樣,先前就不會遺棄你了!庇谑墙趟镁栈、地膚、桑上寄生和松子,用它來補氣。老婦人從此也變得強壯,又過了一百多年她還活著。文賓修身養性,吸納精氣神清性閑。松子菊花交替服用,修煉身體肌膚妍。前妻老來頗好道,流涕相拜意纏綿。自認過失教道術,壽命又延百余年。

  商丘子胥

  商丘子胥者,高邑人也,好牧豕吹竽。年七十不娶婦,而不老。邑人多奇之,從受道,問其要。言但食術、菖蒲根,飲水,不饑不老如此。傳世見之,三百余年。貴戚富室聞之,取而服之,不能終歲輒止,慢矣。謂將復有匿術也。商丘幽棲,韞櫝妙術?曙嫼,饑茹蒲術。吹竽牧豕,卓犖奇出。道足無求,樂茲永日。

  【譯文】商丘子胥是高邑人,喜歡放豬吹竽。他七十歲了還沒有娶妻,也不衰老,同鄉人都很奇怪,于是跟他學道,詢問他的秘訣。他說只吃術草和菖蒲根,喝水,就不饑餓也不衰老了。世代相傳見到過他,已有三百多年了。富貴人家聽說了,也取術草和菖蒲的根吃,都堅持不到一年就停止了,這是懈怠簡慢的緣故。人們說商丘子胥或者還有隱匿未說的法術。商丘子胥隱居,珍藏著神奇道術?诤戎伙嬊鍎C山泉,饑餓只食術草菖蒲。他吹奏著竽樂放豬,高超不凡脫塵俗。道行完滿無所求,樂此不倦心悠悠。

  子 主

  子主者,楚語而細音,不知何所人也。詣江都王,自言“寧先生雇我作客,三百年不得作直,以為狂人也!眴栂壬,云在龍眉山上。王遣吏將上龍眉山巔,見寧先生,毛身廣耳,被發鼓琴。主見之叩頭,吏致王命。先生曰:“此主吾比舍九世孫。且念汝家,當有暴死女子三人。勿預吾事!”語竟,大風發,吏走下山。比歸,宮中相殺三人。王遣三牲立祠焉。子主挺年,理有所資。寧主祠秀,拊琴龍眉。以道相符,當與訟微?锸陆吡,問昭我師。

  【譯文】子主,說話帶楚地口音而聲音很細,不知道他是哪里人。他去謁見江都王,自稱“寧先生雇傭我作門客,已經三百年沒能在人世間任職當班了,認為我是一個放蕩不羈的狂人!眴査麑幭壬谀睦,他說在龍眉山上。江都王派官吏隨他上龍眉山頂,見到了寧先生。寧先生全身長毛,耳朵很大,披散著頭發,正在彈琴。子主見了他磕頭,官吏傳達了江都王的意旨。寧先生說:“這個子主是我鄰居的九世孫。你還是先顧念你自己的家,會有三個女子突然死亡。不要參預我的事情!”話剛說完,大風突起,官吏只好跑下山來。等他回到江都,宮中已有三個人被殺死。江都王派人送去牛羊豬三牲,并為建了祠堂。子主特別長壽,論理必當有人幫助。寧封祠堂秀美,獨自彈琴龍眉。既與道義相合,當不參與爭辯是非?锞仁朗卤M心竭力,名聲昭彰是我師。

  陶安公

  陶安公者,六安鑄冶師也,數行火;鹨坏┥,上行,紫色沖天。安公伏冶下求哀。須臾,朱雀止冶上曰:“安公安公,治與天通。七月七日,迎汝以赤龍!敝疗,赤龍到。大雨,而安公騎之東南,上一城邑,數萬人眾共送視之,皆與辭決云。安公縱火,紫炎洞熙。翩翩朱雀,銜信告時。奕奕朱虬,蜿然赴期。傾城仰覿,回首顧辭。

  【譯文】陶安公是六安縣冶鐵鑄器的工匠,經常要點火生爐。一天火突然散開,向上升起,紫色的光焰直沖云霄。陶安公趴在冶爐下乞求憐憫。過了一會兒,一只紅色的鳥落在冶爐上說:“陶安公陶安公,冶煉火氣與天相通。七月七日那一天,有赤龍來把你迎!钡搅四且惶,果然有赤龍來到。下起了大雨,陶安公騎著赤龍飛向東南方向,飛上一座城邑,幾萬人一齊來送行觀看,陶安公和他們一一告別。陶安公冶爐大放光輝,紫色火焰通透明媚。翩翩飛來的朱雀,受命來告相迎時。威武雄壯的赤龍,委婉屈身赴約期。全城人都仰頭觀看,陶安回首頻顧辭。

  赤 斧

  赤斧者,巴戎人也,為碧雞祠主簿。能作水煉丹,與硝石服之,三十年反如童子,毛發生皆赤。后數十年,上華山,取禹余糧餌,賣之于蒼梧、湘江間。累世傳見之,手掌中有赤斧焉。赤斧頤真,發秀戎巴。寓跡神祠,煉丹砂。發雖朱蕤,顏曄丹葩。采藥靈山,觀化南遐。

  【譯文】赤斧是巴戎人,擔任碧雞祠的主簿。他善于用水銀煉制丹砂,和硝石一起服用,三十年后返老還童,毛發長出來都呈紅色。以后又過了幾十年,他上了華山,取禹余糧服食,并把這種巖石拿到蒼梧、湘江之間出售。歷代都相傳見到過他,他的手中拿著一把紅色的斧頭。赤斧保養天性,韶華顯現在戎巴。寄身碧雞神祠中,用水銀煉制丹砂。毛發赤紅密垂,容光煥發如紅花。在神奇的華山采藥,在遙遠的南方顯示變化。

  呼子先

  呼子先者,漢中關下卜師也,老壽百余歲。臨去,呼酒家老嫗曰:“急裝,當與嫗共應中陵王!币褂邢扇,持二茅狗來至,呼子先。子先持一與酒家嫗,得而騎之,乃龍也。上華陰山,常于山上大呼,言“子先、酒家母在此”云。三靈潛感,應若符契。方駕茅狗,蜿爾龍逝。參登太華,自稱應世。事君不端,會之有惠。

  【譯文】呼子先是漢中郡城關外的卜師,高壽一百多歲。臨將離開漢中的時候,他對賣酒人家的老婦人說:“趕快裝束,當與你一起到中陵王那里去報到!币估镉邢扇四弥鴥芍幻┎菥幵墓穪,喊子先,子先把其中的一個給了賣酒的老婦人。騎上之后,竟然是龍。他們上了華陰山,常在山上大喊“子先和酒家老婦在這里!”天地人暗中通感,相應如同符契。一同駕著茅狗,宛轉屈龍飛去。高登太華山,自稱順應人世。事奉君主心不正,君主相待有恩惠。

  負局先生

  負局先生者,不知何許人也,語似燕、代間人。常負磨鏡局徇吳市中,磨鏡一錢。因磨之,輒問主人,得無有疾苦者,輒出紫丸藥以與之,得者莫不愈。如此數十年。后大疫病,家至戶到與藥,活者萬計,不取一錢,吳人乃知其真人也。后主吳山絕崖頭,懸藥下與人。將欲去時,語下人曰:“吾還蓬萊山,為汝曹下神水。崖頭一旦有水,白色,流從石間來,下服之!倍嘤。立祠十余處。負局神端,披褐含秀。術兼和、鵲,心托宇宙。引彼萊泉,灌此絕岫。欲返蓬山,以齊天壽。

  【譯文】負局先生,不知是哪里人,口音像是燕、代一帶人。他經常背著磨鏡的箱子在吳地的集市中游走,沿街吆喝,磨一面鏡收一文錢。趁磨鏡的時候,他順便詢問鏡子的主人,問他們有沒有疾病。遇到有病痛的,就拿出紫色藥丸送給他,吃了藥的人沒有不痊愈的。這樣過了幾十年。后來發生大瘟疫,他挨家挨戶地送給他們藥,救活的人成千上萬,他卻一文不收,吳地的人才知道原來他是得道的真人。后來他掌管吳山絕崖頭,從山上向下懸藥給人。他快要離開的時候,對下面的人說:“我要回蓬萊山,為你們引下神水。絕崖頭如果某天有白色的水從石縫間流出來,就喝下它!边@樣治好了很多人的病。人們給他立了十幾處祠堂。負局先生精神正直,身穿布衣有內秀。醫術可比和與鵲,心高志遠寄宇宙。引來蓬萊神泉,灌注斷崖高山。將返蓬萊仙境,要與上天齊壽同年。

  朱 璜

  朱璜者,廣陵人也。少病毒瘕,就睢山上道士阮丘。丘憐之,言:“卿除腹中三尸,有真人之業可度教也!辫唬骸安∮,當為君作客三十年,不敢自還!鼻鹋c璜七物藥,日服九丸。百日病下如肝脾者數斗。養之數十日,肥健,心意日更開朗。與老君《黃庭經》,令日讀三過,通之,能思其意。丘遂與璜俱入浮陽山玉女祠。且八十年,復見故處,白發盡黑鬢,更長三尺余。過家食止,數年復去。如此至武帝末,故在焉。朱璜寢瘕,福祚相迎。真人投藥,三尸俱靈。心虛神瑩,騰贊幽冥。毛發黑,超然長生。

  【譯文】朱璜是廣陵人。年輕時得了惡性腫瘤病,去找睢山上的道士阮丘。阮丘憐憫他,說:“你除去肚子里的三種祟物,有道人的氣質可以教化!敝扈f:“如果病能治好,一定給你作三十年的門人,不敢就自己回去!庇谑侨钋鸾o了朱璜七種藥物,讓他每天吃九丸。過了一百天后朱璜打下幾斗像肝臟脾臟之類的塊狀物。又滋養了幾十天,他就豐滿健壯,心情一天天變得開朗。阮丘給他老子的《黃庭經》,讓他每天讀三遍,把書讀通,能思考其中的深意。于是阮丘和朱璜一起去了浮陽山中的玉女祠。將近八十年以后,朱璜又出現在故鄉廣陵,滿頭白發全都變黑了,又長了三尺多。他回到家里吃飯住宿,幾年之后又離開了。直到武帝末年,他仍然健在。朱璜患有腫瘤病,福氣使他好運逢,道人給他送藥物,祛除三尸顯威靈。心無煩惱精神爽,擺脫死神出幽冥。膚毛變紅頭發黑,離世脫俗得長生。

  黃阮丘

  黃阮丘者,睢山上道士也。衣裘披發,耳長七寸,口中無齒,日行四百里,于山上種蔥薤百余年,人不知也。時下賣藥,朱璜發明之,乃知其神人也。地動山崩,道絕,預戒下人。世共奉祠之。蔥藹巖嶺,實棲若人。被裘散發,輕步絕倫。含道養生,妙觀通神。發驗朱璜,告遍下民。

  【譯文】黃阮丘是睢山上的道士。他身穿皮衣,披散頭發,耳朵有七寸長,嘴里沒有牙齒,一天能走四百里,在山上種蔥薤有一百多年,人們卻不了解他。他有時下山賣藥,朱璜宣揚他,才知道他是一個神人。發生地震,高山倒塌,道路斷絕,他事先就警告了山下的人。人們都供奉祭祀他。蔥薤密密覆巖嶺,山上棲隱如此人:身穿皮衣發披散,步履輕快世無倫。涵養道行修長生,深觀妙察能通神。朱璜首證道術精,普遍傳告世上民。

  女 丸

  女丸者,陳市上沽酒婦人也,作酒常美。遇仙人過其家飲酒,以素書五卷為質。丸開視其書,乃養性、交接之術。丸私寫其文要,更設房室,納諸年少,飲美酒,與止宿,行文書之法。如此三十年,顏色更如二十。時仙人數歲復來過,笑謂丸曰:“盜道無私,有翅不飛!彼鞐壖易废扇巳,莫知所之云。玄素有要,近取諸身。鼓、聃得之,五卷以陳。女丸蘊妙,仙客來臻。傾書開引,雙飛絕塵。

  【譯文】女丸是陳地集市上賣酒的婦人,釀制的酒總很甘美。一次有仙人到她家來飲酒,用五卷帛書作抵押。女丸打開書看,是講修身養性和男女性交方法的書。她偷偷抄下了書中的要點,又開設房間,將年輕男子引入房內,請他們飲美酒,與他們同宿,實踐書中所寫的方法。這樣過了三十年,她的容貌反像二十歲的人。那位仙人幾年后又來看她,笑著對女丸說:“偷盜之道無私隱,你有了翅膀卻不飛!庇谑桥钘壖易冯S仙人而去,沒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玄妙的書中有要術,近處可以取法自身。彭祖、老聃得此道,寫有帛書五卷文。女丸自身蘊含玄妙,因此才招來仙人。盡將秘書借與開導,雙雙飛去離凡塵。

  陵陽子明

  陵陽子明者,鄉人也,好釣魚于旋溪。釣得白龍,子明懼,解鉤拜而放之。后得白魚,腹中有書,教子明服食之法。子明遂上黃山,采五石脂,沸水而服之。三年,龍來迎去,止陵陽山上百余年。山去地千余丈,大呼下人,令上山半,告言:“中子安,當來問子明釣車在否!焙蠖嗄,子安死,人取葬石山下。有黃鶴來,棲其冢邊樹上,鳴呼子安云。陵陽垂釣,白龍銜鉤。終獲瑞魚,靈述是修。五石溉水,騰山乘虬。子安果沒,鳴鶴何求。

  【譯文】陵陽子明是鄉人,喜歡在旋溪釣魚。他曾經釣到一條白龍,很害怕,解開魚鉤向龍施禮,然后把它放走了。后來他又釣到一條白魚,魚腹中有封信,教給子明服用丹藥的方法。子明于是上了黃山,采集五石脂,燒開水沖服。三年后,龍來把他接走了,在陵陽山上住了一百多年。陵陽山的山頂離地面有一千多丈,他在山上大聲呼喊山下的人,讓他們上到半山間,對他們說:“山谷中的子安,當來詢問子明的釣具是否還在!焙髞磉^了二十多年,子安死了,人們把它埋葬在石山下。有一只黃鶴飛來,棲息在他墳邊的樹上,鳴叫著子安的名字。陵陽山中垂釣,白龍掛住了魚鉤。終于捕獲吉祥白魚,將奇異的法術煉修。五石散加水沖服,離黃山乘龍遠游。子安確然已死,仙鶴鳴叫又有何求?

  邗 子

  邗子者,自言蜀人也,好放犬子。時有犬走入山穴,邗子隨入。十余宿,行度數百里,上出山頭。上有臺殿宮府,青松樹森然,仙吏侍衛甚嚴。見故婦主洗魚,與邗子符一函并藥,便使還與成都令喬君。喬君發函,有魚子也。著池中,養之一年,皆為龍形。復送符還山上,犬色更赤,有長翰常隨邗子。往來百余年,遂留止山上,時下來護其宗族。蜀人立祠于穴口,常有鼓吹傳呼聲。西南數千里,共奉祠焉。邗子尋犬,宕入仙穴。館閣峨峨,青松列列。受符傳藥,往來交結。遂棲靈岑,音響昭徹。

  【譯文】邗子自稱是蜀郡人,喜歡放養小狗。一次狗走入山洞,邗子也跟了進去。經過十幾天,走過幾百里路,才走出山洞,到達山頂。上面有樓臺宮殿,蒼翠的松樹茂密蔥蘢,仙吏侍衛非常威嚴。邗子看見他從前的妻子主管洗魚,她交給邗子一函符和藥物,就讓他回去交給成都令喬君。喬君打開符,里面有魚卵,放在池中,養了一年,都長成龍的形狀。邗子又把符送回山上,看到狗的顏色變紅了,有錦色山雞經常跟隨著他。邗子山上山下往來一百多年,后來就留在了山上,但有時還下山來庇護同宗族的人。蜀郡人給他在山洞口修建祠堂,經常能聽見擊鼓吹樂傳呼聲。西南地區數千里,人們都供奉祭祀他。邗子尋找小狗,莽撞進入神仙洞穴。館閣樓臺高大壯美,青翠松樹成行成列。傳送符仙藥,在人神之間往來聯結。最終棲隱神山,名聲昭彰響徹。

  木 羽

  木羽者,鉅鹿南和平鄉人也。母貧賤,主助產。嘗探產婦,兒生便開目,視母大笑,其母大怖。夜夢見大冠赤幘者守兒,言“此司命君也。當報汝恩,使汝子木羽得仙!蹦戈幮抛R之。母后生兒,字之為木羽。所探兒生年十五,夜有車馬來迎去。遂過母家,呼“木羽木羽,為御來!”遂俱去。后二十余年,鸛雀旦銜二尺魚,著母戶上。母匿不道,而賣其魚。三十年乃沒去。母至百年乃終。司命挺靈,產母震驚。乃要報了,契定未成。道足三五,輕駟宵迎。終然報德,久乃遐齡。

  【譯文】木羽是鉅鹿郡南和縣平鄉人。他母親貧窮低賤,為人接生。她曾經為一個產婦接生,那個嬰兒生下來就睜開了眼睛,看著木羽的母親大笑,木羽的母親非常害怕,夜里她夢見有戴著高冠、包著紅頭巾的人在守護嬰兒,并對她說“這是司命君。一定會報答你的恩德,讓你的兒子木羽得道成仙!蹦居鸬哪赣H暗暗相信并且記住了這些話。后來她生了兒子,就給他起名叫木羽。她所接生的那個嬰兒長到十五歲的時候,夜里有車馬來把他接走了。經過木羽母親的家時,喊“木羽木羽,駕馭車馬來!”于是他們一起離開了。后來過了二十多年,有鸛雀每天叼二尺長的魚,放在木羽母親的門上。木羽的母親對這件事隱匿不說,而把那些魚賣了。鸛雀三十年后才隱去不見。木羽的母親活到一百歲才去世。司命君生而靈異,接生婦大為震驚。竟相約報答恩德,約已定卻沒有實行。經過整整十五年,輕車夜里來相迎。終于報答助產恩,長生竟享百歲高齡。

  玄 俗

  玄俗者,自言河間人也。餌巴豆,賣藥都市,七丸一錢,治百病。河間王病瘕,買藥服之,下蛇十余頭。問藥意,俗云:“王瘕,乃六世余殃下墮,即非王所招也。王常放乳鹿,憐母也,仁心感天,故當遭俗耳!蓖跫依仙崛俗匝裕骸案甘酪娝,俗形無影!蓖跄撕羲兹罩锌,實無影。王欲以女配之,俗夜亡去。后人見于常山下。質虛影滅,時惟玄俗。布德神丸,乃寄鹿贖。道發河間,親寵方渥。騰龍不制,超然絕足。

  【譯文】玄俗自己說他是河間人。他吃巴豆,在都市賣藥,藥七丸一錢,醫治百病。河間王肚子里長了腫瘤,買玄俗的藥吃后,打下十多條蛇來。河間王問他用藥的道理,玄俗說:“大王肚子里長腫瘤,是因為六世前余留的災禍下降,并非大王本身所招致。大王曾因為憐憫母鹿而放跑一只幼鹿,仁愛之心感動了上天,所以才會遇到我玄俗!焙娱g王府中的老舍人自言自語說:“父親在世時曾見過玄俗,玄俗的身體沒有影子!庇谑呛娱g王就把玄俗叫到太陽底下看他,確實沒有影子。河間王想起把自己的女兒許配給他,玄俗連夜逃走了。后來有人在常山下見到過他。身體虛幻無影,當時只有玄俗。廣布恩惠施神藥,卻托言放鹿把罪贖。道術顯揚河間,親信寵愛意正篤。飛龍不受約束,高飛遠逝離世俗。

  贊曰:《易》稱太極,是生兩儀。兩儀生,然后有人民;有人民,然后有生死。生死之義著明矣。蓋萬物施張,渾爾而就,亦無所不備焉,神矣,妙矣,精矣,微矣,其事不可得一一論也。圣人仰則觀法于天,俯則觀法于地。日月運行,四時分治,五星受制于太微,監無道之國,吉兇預見,以戒土者動靜言語,應效相通,有自來矣。天雖不言,然其變化云為,不可謂之無也!周書》序桑問涓子曰:“有死亡而復云有神仙者,事兩成邪?”涓子曰:“言固可兩有耳!孝經援神契》言不過天地造靈洞虛,猶立五岳,設三臺。陽精主外,陰精主內,精氣上下,經緯人物。道治非一,若夫草木皆春生秋落,必矣,而木有松柏檀之倫百八十余種,草有芝英、萍實、靈沼、黃精、白符、竹、戒火,長生不死者萬數。盛冬之時,經霜歷雪,蔚而不凋。見斯其類也,何怪于有仙邪?”余嘗得秦大夫阮倉《撰仙圖》,自六代迄今,有七百余人。始皇好游仙之事,庶幾有獲,故方士霧集,祈祀彌布。殆必因跡托虛,寄空為實,不可信用也,若周公《黃錄》記太白下為王公。然歲星變為寧壽公等,所見非一家,圣人所以不開其事者,以其無常。然雖有時著,蓋道不可棄,距而閉之,尚貞正也。而《論語》云“怪力亂神”,其微旨可知矣。

  【譯文】贊辭說:《易經·系辭上》說太極產生天地。天地產生,然后才有人民;有人民,然后才有生有死。生與死的意義顯然可知了。世間萬物散布展開,混然而成,而又無所不備,神奇呀,玄妙呀,精微呀,幽深呀,這些事不可能一一地討論。圣人仰頭觀察天空中星象運行的規律,低頭觀察地上萬物生長的規律。日月在天空中運行,春夏秋冬分別主宰一年的四季,金木水火土五星受太微垣的制約而動,監臨沒有德政的國家,吉祥和災禍都預先顯示,以警戒地上人們的言行舉動,感應效驗相通,自然有其緣由。上天雖然不說話,但是它的變化行動,卻不能說沒有!吨軙沸蛑猩栦缸诱f:“人會死亡而又說有神仙,這兩方面能夠并存嗎?”涓子說:“話本來就可以從兩方面來說!缎⒔浽衿酢匪f,不過是說天地造有靈洞虛,如同地立五岳,天有三臺。陽氣主外,陰氣主內,精微的元氣上下運行,創造并主宰著人和萬物。但道對人和萬物的主宰也不完全一致,就像草木都是春天生長秋天凋落,好像是一定的了,然而樹中又有松柏檀之類一百八十多種,草中又有芝英、萍實、靈沼、黃精、白符、竹、戒火,長生不死的數以萬計。它們在隆冬時節經霜歷雪,卻依然茂盛而不凋零?吹竭@些東西,對于有仙又有什么可奇怪的呢?”我曾經得到秦大夫阮倉的《撰仙圖》,從六代到現在,共收錄七百多人。秦始皇愛好游仙的事,也許有所收獲。所以方術之士像云霧一樣聚集,祈禱祭祀遍布天下。但這恐怕都是憑借一些跡象而寄托給虛無,又假借虛無當作現實,不能相信和采用,就像周公《黃錄》記載太白星下降成為王公一樣。但是歲星變為寧壽公這樣的事,人們看到的記載也并非只有一家,而圣人之所以不宣揚這些事情,是因為它們變化無常。但這類書時有著述,是由于道不可廢棄,抵制而封閉它,是為了崇尚貞正。而《論語》稱孔子罕言“怪異、強力、叛亂、鬼神”,它隱微的旨意也就可知了。

星力捕鱼游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