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明集

作者: 釋僧祐

  《弘明集》為南朝梁著名高僧僧祐所著。僧祐,俗姓俞,彭城下邳人。該地為今江蘇邳縣。從后漢以來,這一帶便是華東佛教的重鎮。據《梁高僧傳》,僧祐于宋文帝元嘉二十二年(西元四四五年)生于建康(今南京)。幼時即有向佛之心,曾隨父母參建初寺,不肯歸家。十四歲時為逃婚走往鐘山定林寺,依法達法師。達師戒行精嚴,聞名于世。二十歲,僧祐受具足戒,又從法穎律師學毗尼,悉心鉆求,晨昏不懈。齊竟陵文宣王禮請他,為之設講席,一時座下聽律者達七八百眾。武帝時,他奉敕到吳中整頓僧伽,并講《十誦律》,申受戒之法。他精于《十誦》,春秋開講,四十余年間演此律達七十余遍。作為律學大師,在齊梁時,為世人所宗仰。頗為齊梁諸帝尊崇。晚年患腳疾,梁武帝賜乘輿徑入內殿為六宮嬪妃授戒。帝室眷屬諸王多有依其受戒,盡師資之敬者。

  他除了除精通律學外,每于講席之余廣探內典,披覽群籍,或專日遺餐,或通宵繼燭,游目積心,深有所悟,多有撰述,涉及自東漢至齊梁間所譯出之佛經,各代的撰述。其對經教制度、僧人言行、內外爭辯都有把握。有關于史傳、僧傳、行儀、雜緣者百余卷。今存于世者,尚有《釋迦譜》、《出三藏記集》和《弘明集》。這些著作,從宗旨到體例均對后來僧傳和經錄有所示范和借鑒。僧祐還精于佛像造像的儀則規模,曾監造興宅攝山大像剡縣石佛,本傳說他「為性巧思,能自心計,及匠人依標,尺寸無爽」憑眼視心度便能使營造的巨像合于比例,悉現莊嚴。僧祐逝于梁天監十七年(西元五一八年)。葬于鐘山定林寺。

  佛教在隋唐方至極盛,無論于教于講,此期皆臻于爛熟。

  至此佛教已同儒道鼎足而三。佛教的濫觴期在漢末三國。

  晉宋六朝則為中國佛教極重要之發展時期。從三世紀下半期至六世紀末,中國南北也由分裂走向統一。佛教由先前南方的重講和北方的重禪逐漸歸于教律并重,實踐與義理俱宏。僧祐的《弘明集》便記載了這三百年間佛教流傳的紛紜情況。聯繫《弘明集》中所涉及的僧人的活動及佛教大勢,足以表明,魏晉以來南方以玄學為思想文化主流,北地則仍承漢代以來的陰陽讖諱的影響;表現在佛教中,北方重視行踐,即修禪、造像之類;南人則以清談似的玄理見長。南北兩地對佛教若有拒斥,也就表現在一為理論上的爭辯,一為政治上的暴力。就《弘明集》言,其中反映出來的主要是江南的佛教大事。

  僧祐在〈弘明集序〉中所說,大法東流差不多五百年,佛教在中國引起各不相同的反應,贊禮者有之,毀謗者也不乏:

  至于守文儒拒為異教,巧言左道則引為同法,拒有拔本之迷,引有朱紫之亂,遂令詭論稍繁、訛辭孔熾。夫鹖鴠鳴夜不翻白日之光;精衛銜石無損滄海之勢。然以暗亂明,以小罔大,雖莫動毫發而有塵視聽,將令弱植之徒隨偽辯而長迷,倒置之倫逐邪說而永溺。此幽途所以易墜,凈境所以難陟者也。祐以末學,志深弘護,靜言浮俗,憤慨于心。遂以藥疾微間,山棲余暇,撰古今之明篇,總道俗之雅論,其有刻意剪邪、建言衛法制無大小,莫不畢採。又前代勝士,書記文述,有益三寶,亦皆編錄,類聚區別,列為十卷。

  這就透露出《弘明集》編纂的年代大約在僧祐的晚年,時間也拖得很長。因為他只能在養病之余,在不曾奉敕奔走行化的時候才能撰寫編錄。僧祐自己說明了他採編本集的宗旨:「夫道以人弘,教以文明,弘道明教,故謂之《弘明集》!巩斎,出于時代所限,《弘明集》詳于南朝佛教而略于北方佛教。后來的唐道宣著《廣弘明集》增補了不少有關北方佛教的情形。作者自己在《弘明集》后序又說他撰書是為法御侮、摧邪破惑,使「迷途之人,不遠而復」!缚傖尡娨,故曰弘明」,「弘明」的意思由是而來。

弘明集

星力捕鱼游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