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苑珠林

作者: 釋道世

  《法苑珠林》一百卷,唐釋道世撰。釋道世字玄惲,當時因為避免和唐太宗同名(世字),所以通用玄惲這個名字。他俗姓韓,京兆長安人。年十二,出家于青龍寺。精通律學,很有名。顯慶年中他曾參加玄奘法師譯場的工作,后來又奉召與道宣律師同住西明寺。顯慶四年(659)編成《諸經要集》二十卷,后擴充為《法苑珠林》一百卷,化了十年的工夫,至總章元年(668)才完成。蘭臺侍郎李儼替它做了序。此外他還著有《善惡業報》及《敬福論》二十三卷,《大小乘禪門觀》十卷、《大乘略止觀》一卷、《受戒儀式》四卷、《禮佛儀式》二卷、《辨偽顯真論》一卷、《敬福論》十卷(略本二卷)、《四分律討要》、《四分律尼鈔》各五卷、《金剛經集注》三卷。

  《法苑珠林》是類書體。在它以前,梁武帝蕭衍令沙門僧旻、寶唱等采擇經律里重要希有異相,以類相從,編成《經律異相》五十卷,開了佛教類書的先河。道世繼起作《諸經要集》,鈔出佛經中有關的材料一千條,分三十部一百八十余目,每部開始有“述意緣”,總序一部的大意。其次有“引證緣”,廣引故事為證。到了擴充成《法苑珠林》分一百篇,篇下有部,也是以“述意”、“引證”居前,用《要集》原文,共分六百余部,末尾更有“感應緣”,廣引實事為證。而且注出引用的典據。

  本書原為一百卷,獨萬歷十九年嘉興藏刻本析為一百二十卷,今兩種版本并行。

  本書從《劫量篇》起到《傳記篇》止,共一百篇,其篇名和分類如次:

  《劫量篇》第一,卷一!度缙返诙,卷二、三!度赵缕返谌,卷四!读榔返谒,卷五、六、七!肚Х鹌返谖,卷八、九、十、十一、十二!毒捶鹌返诹,卷十三、十四、十五、十六、十七!毒捶ㄆ返谄,卷十七、十八!毒瓷返诎,卷十九!吨戮雌返诰,卷二十!陡R蚱返谑,《歸信篇》第十一,《士女篇》第十二,卷二十一!度说榔返谑,卷二十二!稇M愧篇》第十四,《獎導篇》第十五,《說聽篇》第十六,卷二十三、二十四!兑娊馄返谑,卷二十五!端廾返谑,卷二十六!吨琳\篇》第十九,卷二十七,《神異篇》第二十,卷二十八!陡型ㄆ返诙,卷二十九!蹲〕制返诙,卷三十!稘摱萜返诙,《妖怪篇》第二十四,卷三十一!蹲兓返诙,《眠夢篇》第二十六,卷三十二!杜d福篇》第二十七,卷三十三!稊z念篇》第二十八,《發愿篇》第二十九,卷三十四!斗ǚ返谌,《然燈篇》第三十一,卷三十五!稇裔ζ返谌,《華香篇》第三十三,《唄贊篇》第三十四,卷三十六!毒此返谌,卷三十七、三十八!顿に{篇》第三十六,卷三十九!渡崂返谌,卷四十!豆B篇》第三十八,《受請篇》第三十九,卷四十一、四十二!遁喭跗返谒氖,卷四十三!毒计返谒氖,卷四十四!都{諫篇》第四十二,《審察篇》第四十三,卷四十五!端忌髌返谒氖,《儉約篇》第四十五,卷四十六!稇瓦^篇》第四十六,《和順篇》第四十七,卷四十七!墩\勗篇》第四十八,卷四十八!吨倚⑵返谒氖,《不孝篇》第五十,卷四十九!秷蠖髌返谖迨,《背恩篇》第五十二,卷五十!渡朴哑返谖迨,《惡友篇》第五十四,《擇交篇》第五十五,卷五十一,《眷屬篇》第五十六,《校量篇》第五十七,卷五十二,《機辨篇》第五十八,《愚戇篇》第五十九,卷五十三!对p偽篇》第六十,《惰慢篇》第六十一,卷五十四!镀菩捌返诹,卷五十五!陡毁F篇》第六十三,《貧賤篇》第六十四,卷五十六,《債負篇》第六十五,《諍訟篇》第六十六,卷五十七!吨\謗篇》第六十七,卷五十八、五十九!吨湫g篇》第六十八,卷六十、六十一!都漓羝返诹,《占相篇》第七十,卷六十二!镀碛昶返谄呤,《園果篇》第七十二,卷六十三!稘O獵篇》第七十三,《慈悲篇》第七十四,卷六十四!斗派返谄呤,《救厄篇》第七十六,卷六十五!对箍嗥返谄呤,卷六十六、六十七!稑I因篇》第七十八,卷六十八!妒軋笃返谄呤,卷六十九、七十!蹲锔F返诎耸,《欲蓋篇》第八十一,卷七十一!端纳返诎耸!妒蛊返诎耸,卷七十二!妒異浩返诎耸,卷七十三、七十四、七十五、七十六、七十七、七十八、七十九!读绕返诎耸,卷八十、八十一、八十二、八十三、八十四、八十五!稇曰谄返诎耸,卷八十六!妒芙淦返诎耸,卷八十七、八十八、八十九!镀平淦返诎耸,卷九十!妒荦S篇》第八十九,《破齋篇》第九十,《賞罰篇》第九十一,卷九十一!独ζ返诰攀,卷九十二!毒迫馄返诰攀,卷九十三、九十四!斗x濁篇》第九十四,卷九十四!恫】嗥返诰攀,卷九十五!渡嵘砥返诰攀,卷九十六!端徒K篇》第九十七,卷九十七!斗缙返诰攀,卷九十八!峨s要篇》第九十九,卷九十九《傳記篇》第一百,卷一百。

  本書撰述的宗旨,主要在于類鈔佛典,以便學者檢索。其感應緣,則用事實闡明罪福的因果關系,增強對于佛法的信念。

  本書的特色有兩點:

  其一:博記名物典故,大都注明依據,不作揣摩擬議、憑虛臆測的說法。本書引用的典籍達四百多種,除佛經而外,兼及儒典纖緯以及道教經典。道經有《道士法輪經》、《太上清凈消魔寶真安全智慧本愿大戒上品經》、《老子升玄經》、《老子西升經》、《智慧觀身大戒經》、《化胡經》、《靈寶消魔安志經》、《老子大權菩薩經》、《靈寶法輪經》、《仙人請問眾圣難經》、《仙公請問上經》、《上品大戒經》《升玄內教經》、《智慧本愿戒上品經》、《仙公請問經》、《太上靈寶真一勸誡法輪抄經》等。此外也旁涉雜史、稗史,如《魏略》、吳均《齊春秋》、《列異傳》、《旌異記》、《真人關尹傳》、宋躬《孝子傳》、《神仙傳》、《周穆王天子傳》、《齊諧記》、《冥報記》、《冥報拾遺》、《搜神記》、《續搜神記》、《幽冥緣》、《冪祥記》、《冤魂志》等籍。無典據的也注明依據時人某所說,如王同仁說、王玄策說、琬師說、法云說、崔義起家婢說、王之弘說等。

  其二:保存了一些珍貴文獻和史料,其中關于內典的佚文,有《佛本行經》、《菩薩本行經》、《觀佛三昧經》、《善權經》、《凈度三昧經》等五十二種,從《開元釋教錄》以來就未見原本的,此書卻有引文,還有屬于疑偽經類的若干佚文。又其中關于外籍的佚文,有《冥祥記》、《西域志》、王玄策《中天竺行記》事,特別是后兩種對研究印度中世紀的歷史地理有很大的參考價值,原書早已遺失,而此書有十余條引文,極可珍貴。

法苑珠林 目錄

星力捕鱼游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