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語(簡繁對照)

作者: 陸賈

  在由秦入漢的學術轉折中,陸賈《新語》是不容忽視的!缎抡Z》連接著先秦與兩漢的學術,地位較獨特。盡管其時經學未隆,《新語》折射了不少經學信息,其中包括易學。由其用《系辭》文字的特點即可見《系辭》在漢以前流傳頗廣;陸賈以“仁義”說《易》,顯示了較為獨特的視角;其易學重義理,首開漢初學者以義理說《易》的風氣,在孔門易學中居承前啟后地位。

  陸賈是漢高祖劉邦身邊頗為著名的文臣,號稱「有口辯士」。雖然在世時位不過「太中大夫」,也未被封侯,但在《史記》、《漢書》中,卻是與蕭何、韓信、叔孫通、張蒼等人並列於建立漢家制度的元勳。雖然在世時位不過「太中大夫」,也未被封侯,但在《史記》、《漢書》中,卻是與蕭何、韓信、叔孫通、張蒼等人并列于建立漢家制度的元勛。

  陸賈不純然是位儒者,而是位解決問題之人。陸賈不純然是位儒者,而是位解決問題之人。而解決問題之前,首先需要對問題本身有所認知。而解決問題之前,首先需要對問題本身有所認知。因此,在他欲討論漢家天下需要些什麼之前,便先討論文明演進的問題。因此,在他欲討論漢家天下需要些什么之前,便先討論文明演進的問題。陸賈在《新語.陸賈在《新語.道基》篇中,提出一個簡單的歷史進化過程,將華夏文明發展分為四個時期:道基》篇中,提出一個簡單的歷史進化過程,將華夏文明發展分為四個時期:

  首先是「先聖」時期:首先是「先圣」時期:

  於是先聖乃仰觀天文,俯察地理,圖畫乾坤,以定人道,民始開悟,知有父子之親,君臣之義,夫婦之道,長幼之序。于是先圣乃仰觀天文,俯察地理,圖畫乾坤,以定人道,民始開悟,知有父子之親,君臣之義,夫婦之道,長幼之序。於是百官立,王道乃生。于是百官立,王道乃生。民人食肉飲血,衣皮毛;至於神農,以為行蟲走獸,難以養民,乃求可食之物,嘗百草之實,察酸苦之味,教人食五穀。民人食肉飲血,衣皮毛;至于神農,以為行蟲走獸,難以養民,乃求可食之物,嘗百草之實,察酸苦之味,教人食五谷。天下人民,野居穴處,未有室屋,則與禽獸同域。天下人民,野居穴處,未有室屋,則與禽獸同域。於是黃帝乃伐木搆材,築作宮室,上棟下宇,以避風雨。于是黃帝乃伐木構材,筑作宮室,上棟下宇,以避風雨。民知室居食穀,而未知功力。民知室居食谷,而未知功力。於是后稷乃列封疆,畫畔界,以分土地之所宜;闢土殖穀,以用養民;種桑麻,致絲枲,以蔽形體。于是后稷乃列封疆,畫畔界,以分土地之所宜;辟土殖谷,以用養民;種桑麻,致絲枲,以蔽形體。當斯之時,四瀆未通,洪水為害;禹乃決江疏河,通之四瀆,致之於海,大小相引,高下相受,百川順流,各歸其所,然後人民得去高險,處平土。當斯之時,四瀆未通,洪水為害;禹乃決江疏河,通之四瀆,致之于海,大小相引,高下相受,百川順流,各歸其所,然后人民得去高險,處平土。川谷交錯,風化未通,九州絕隔,未有舟車之用,以濟深致遠;於是奚仲乃橈為輪,因直為轅,駕馬服牛,浮舟杖楫,以代人力。川谷交錯,風化未通,九州絕隔,未有舟車之用,以濟深致遠;于是奚仲乃橈曲為輪,因直為轅,駕馬服牛,浮舟杖楫,以代人力。鑠金鏤木,分苞燒殖,以備器械,於是民知輕重,好利惡難,避勞就逸;於是皋陶乃立獄制罪,縣賞設罰,異是非,明好惡,檢奸邪,消佚亂。鑠金鏤木,分苞燒殖,以備器械,于是民知輕重,好利惡難,避勞就逸;于是皋陶乃立獄制罪,縣賞設罰,異是非,明好惡,檢奸邪,消佚亂。

  在「先聖」時期,聖人從天文地理當中得到「人道」的體會,再從「人道」當中衍生出「王道」的概念。在「先圣」時期,圣人從天文地理當中得到「人道」的體會,再從「人道」當中衍生出「王道」的概念。而神農、黃帝、后稷、禹、奚仲等人則是針對人民的各種需求,創造了各式各樣的生活必需品與謀生技能,並在物質條件的進步下,有了外在規範的需求,於是皋陶便建立了刑賞制度。而神農、黃帝、后稷、禹、奚仲等人則是針對人民的各種需求,創造了各式各樣的生活必需品與謀生技能,并在物質條件的進步下,有了外在規范的需求,于是皋陶便建立了刑賞制度。換言之,這時聖人所提出的「人道」與「王道」,乃是一種自然而然人際關係,而各種工具、技能,以及隨之而來的刑賞制度,則是為了解決人民生活的需求而產生。換言之,這時圣人所提出的「人道」與「王道」,乃是一種自然而然人際關系,而各種工具、技能,以及隨之而來的刑賞制度,則是為了解決人民生活的需求而產生。換言之,此時期的文明發展,乃著眼於「生活需求」上,讓人類可以生活得舒適一些、安定一些。換言之,此時期的文明發展,乃著眼于「生活需求」上,讓人類可以生活得舒適一些、安定一些。而後,進入「中聖」時期:而后,進入「中圣」時期:

  民知畏法,而無禮義;於是中聖乃設辟雍庠序之教,以正上下之儀,明父子之禮,君臣之義,使強不凌弱,眾不暴寡,棄貪鄙之心,興清潔之行。民知畏法,而無禮義;于是中圣乃設辟雍庠序之教,以正上下之儀,明父子之禮,君臣之義,使強不凌弱,眾不暴寡,棄貪鄙之心,興清潔之行。

  在「中聖」階段,開始建立人民內在的品德,以內化方式將原屬外在的人倫關係與法律約束落實於自我操持中。在「中圣」階段,開始建立人民內在的品德,以內化方式將原屬外在的人倫關系與法律約束落實于自我操持中。這時乃是透過教育來強化既有人倫關係,並有以內在自我約束取代外在法律規範的意味。這時乃是透過教育來強化既有人倫關系,并有以內在自我約束取代外在法律規范的意味。這個時期,文明的發展仍是著眼於「生活需求」,但卻是與「先聖」期的需求有著明顯的不同。這個時期,文明的發展仍是著眼于「生活需求」,但卻是與「先圣」期的需求有著明顯的不同!赶嚷}」期的需求,乃是人與自然爭的階段,多數人所擁有財富、地位條件大致相同,所需所求皆向自然求!赶仁ァ蛊诘男枨,乃是人與自然爭的階段,多數人所擁有財富、地位條件大致相同,所需所求皆向自然求。而刑賞制度(法律)的存在,只需降低人與人之間可能的磨擦,便能促使社會的和諧與穩定。而刑賞制度(法律)的存在,只需降低人與人之間可能的磨擦,便能促使社會的和諧與穩定。至於「中聖」期,由於文明的發展、謀生技術的演進,這時已進入人與人爭的局面,社會已開始有「強」與「弱」、「眾」與「寡」的階層分化。至于「中圣」期,由于文明的發展、謀生技術的演進,這時已進入人與人爭的局面,社會已開始有「強」與「弱」、「眾」與「寡」的階層分化。當人們懂得恃強與恃眾去爭時,單靠外在的刑罰制度,必難有效遏止「強凌弱」、「眾暴寡」的可能局面,因而才必需將人與人之間的和諧關係內化於人的自我操持中,建立人格與品德。當人們懂得恃強與恃眾去爭時,單靠外在的刑罰制度,必難有效遏止「強凌弱」、「眾暴寡」的可能局面,因而才必需將人與人之間的和諧關系內化于人的自我操持中,建立人格與品德。

  至「後聖」階段,則又是另一種局面:至「后圣」階段,則又是另一種局面:

  禮義不行,綱紀不立,後世衰廢。禮義不行,綱紀不立,后世衰廢。於是後聖乃定五經,明六藝,承天統地,窮事察微,原情立本,以緒人倫,宗諸天地,纂脩篇章,垂諸來世,被諸鳥獸,以匡衰亂。于是后圣乃定五經,明六藝,承天統地,窮事察微,原情立本,以緒人倫,宗諸天地,纂修篇章,垂諸來世,被諸鳥獸,以匡衰亂。天人合策,原道悉備,智者達其心,百工窮其巧,乃調之以管弦絲竹之音,設鐘鼓歌舞之樂,以節奢侈,正風俗,通文雅。天人合策,原道悉備,智者達其心,百工窮其巧,乃調之以管弦絲竹之音,設鐘鼓歌舞之樂,以節奢侈,正風俗,通文雅。

  從「先聖」至「中聖」,一直都是缺什麼補什麼,若就崇古賤今者而言,那幾乎已是一個完美社會的典範。從「先圣」至「中圣」,一直都是缺什么補什么,若就崇古賤今者而言,那幾乎已是一個完美社會的典范。然而,既然完美了,為什麼還會有「後聖」?然而,既然完美了,為什么還會有「后圣」?陸賈沒有明說,但就其「後聖」階段的論述來看,顯然是「中聖」的努力失敗了,無法讓「禮義」、「綱紀」確切地實踐於人民的生活當中。陸賈沒有明說,但就其「后圣」階段的論述來看,顯然是「中圣」的努力失敗了,無法讓「禮義」、「綱紀」確切地實踐于人民的生活當中。至於失敗的原因,也許就是「中聖」無法「承天統地」、「原情立本」的關係。至于失敗的原因,也許就是「中圣」無法「承天統地」、「原情立本」的關系!赋刑旖y地」是對天道的理解,「原情立本」是對人道的認識,唯有對「天道」與「人道」有所掌握,才能達到「天人合策,原道悉備」的境界!赋刑旖y地」是對天道的理解,「原情立本」是對人道的認識,唯有對「天道」與「人道」有所掌握,才能達到「天人合策,原道悉備」的境界。

  然而,陸賈終究不是個崇古論者,他並不認為「後聖」之後,一切便進入完美狀態,這是由於文明是無時無刻不在進步的,不論是誰當家作主,都有著需面對的時代問題:然而,陸賈終究不是個崇古論者,他并不認為「后圣」之后,一切便進入完美狀態,這是由于文明是無時無刻不在進步的,不論是誰當家作主,都有著需面對的時代問題:後世淫邪,增之以鄭、衛之音,民棄本趨末,技巧橫出,用意各殊,則加雕文刻鏤,傅致膠漆丹青、玄黃琦瑋之色,以窮耳目之好,極工匠之巧。后世淫邪,增之以鄭、衛之音,民棄本趨末,技巧橫出,用意各殊,則加雕文刻鏤,傅致膠漆丹青、玄黃琦瑋之色,以窮耳目之好,極工匠之巧。夫驢騾駱駝,犀象玳瑁,琥珀珊瑚,翠羽珠玉,山生水藏,擇地而居,潔清明朗,潤澤而濡,磨而不磷,涅而不淄,天氣所生,神靈所治,幽閒清淨,與神浮沈,莫不效力為用,盡情為器。夫驢騾駱駝,犀象玳瑁,琥珀珊瑚,翠羽珠玉,山生水藏,擇地而居,潔清明朗,潤澤而濡,磨而不磷,涅而不淄,天氣所生,神靈所治,幽閑清凈,與神浮沉,莫不效力為用,盡情為器。故曰,聖人成之,所以能統物通變,治情性,顯仁義也。故曰,圣人成之,所以能統物通變,治情性,顯仁義也。

  這個部份,陸賈談的是一個社會風氣的問題。這個部份,陸賈談的是一個社會風氣的問題。由於物質文明的進步,人類的生活愈來愈趨淫邪。由于物質文明的進步,人類的生活愈來愈趨淫邪。這種被老子說成「五色令人目盲」的負面狀態,卻未讓陸賈片面地否定物質文明,而是把所有可供玩樂的器物,都視為上天給予人類的美好之物。這種被老子說成「五色令人目盲」的負面狀態,卻未讓陸賈片面地否定物質文明,而是把所有可供玩樂的器物,都視為上天給予人類的美好之物。這些外在物質雖有迷惑人心的能力,但只要能夠「統物通變」,役物而不役於物,自然就不會被這些器物所迷惑,進一步還可以「治情性,顯仁義」,發揮外在物質的正面功能。這些外在物質雖有迷惑人心的能力,但只要能夠「統物通變」,役物而不役于物,自然就不會被這些器物所迷惑,進一步還可以「治情性,顯仁義」,發揮外在物質的正面功能。

  有不少學者談及陸賈的文明史觀時,認為他把人類社會的文明發展判定為「先聖」、「中聖」、「後聖」三期。有不少學者談及陸賈的文明史觀時,認為他把人類社會的文明發展判定為「先圣」、「中圣」、「后圣」三期。這當然是正確的,不過,陸賈終究是個現實的「有口辯士」,而非學者、儒生。這當然是正確的,不過,陸賈終究是個現實的「有口辯士」,而非學者、儒生。他所做的分期,實是為了鋪陳接下來的「現在」,而非對古代文明發展有多大的興趣。他所做的分期,實是為了鋪陳接下來的「現在」,而非對古代文明發展有多大的興趣。而「統物通變」之說,正是為了突顯漢初之人(特別是劉邦)的努力空間,強調人類的自由意志。而「統物通變」之說,正是為了突顯漢初之人(特別是劉邦)的努力空間,強調人類的自由意志。若不能於此處有所掌握,便容易陷於「法先王」與「法後王」的儒、法之爭。若不能于此處有所掌握,便容易陷于「法先王」與「法后王」的儒、法之爭;蜓躁戀Z為外儒內法之學者、戰國縱橫之餘緒;或言陸賈之言卑之無甚高論,純為草莽皇帝劉邦的啟蒙教科書;蜓躁戀Z為外儒內法之學者、戰國縱橫之余緒;或言陸賈之言卑之無甚高論,純為草莽皇帝劉邦的啟蒙教科書。兩說均有所偏,難以體認陸賈之用心矣。兩說均有所偏,難以體認陸賈之用心矣。

  附記:網路上的文章,本不該摘引如許多之原文。附記:網路上的文章,本不該摘引如許多之原文。只是陸賈《新語》并不屬于常見國學經典,讀過之人少之又少因而將〈道基〉一節關乎文明發展分期之說原文幾近全引,以利討論之進行。

新語(簡繁對照) 目錄

星力捕鱼游戏网址 股票行情今天大盘走势图 河南11选5走势图表 广西11选五走势图 青海福彩快3助手 腾讯分分彩app 浙江体彩大乐透11选5预测 美国股票涨跌幅限制 上海快三走势图分布图 安徽11选五基本走势图彩经网 青海体育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