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銘

作者: 張載

  《西銘》原名《訂頑》,為《正蒙乾稱篇》中的一部分,張載曾將其錄于學堂雙牖的右側,題為《訂頑》,后程頤將《訂頑》改稱為《西銘》,才有此獨立之篇名。

  此篇之核心思想在于:以乾坤,天地,和父母(含男女,夫婦及家庭)為一體,以乾坤確立起感通之德能,闡明此德能如何從個體之身位向家庭或家政展開,并推達到天下。隱而不顯的是“氣之本體”感發的思想,是氣之感通性貫穿其間,如果離開了“氣”的貫通和感通性的話題,是不會有文本語句之層層展開的。這也與張載本人的“氣本論”是相通,而乾坤之說源于《易經》,與陰陽之氣的理論也相關。

  此篇雖“大抵皆古人說話集來”(《朱子語類》卷九十八),但全部由儒家典籍中引證事例?梢园阉譃閮蓚部分:前一部分為思想之發揮,后一部分是具體之事例的列舉。觀其文字,確實大抵“皆”是對儒家四書五經的字句的采擷,這恰好反映了那個時代以及張子本人寫作方式的特點

  乾稱父,坤稱母;予茲藐焉,乃混然中處。故天地之塞,吾其體;天地之帥,吾其性。民,吾同胞;物,吾與也。

  大君者,吾父母宗子;其大臣,宗子之家相也。尊高年,所以長其長;慈孤弱,所以幼其幼;聖,其合德;賢,其秀也。凡天下疲癃、殘疾、惸獨、鰥寡,皆吾兄弟之顛連而無告者也。

  于時保之,子之翼也;樂且不憂,純乎孝者也。違曰悖德,害仁曰賊,濟惡者不才,其踐形,惟肖者也。

  知化則善述其事,窮神則善繼其志。不愧屋漏為無忝,存心養性為匪懈。惡旨酒,崇伯子之顧養;育英才,穎封人之錫類。不弛勞而厎豫,舜其功也;無所逃而待烹,申生其恭也。體其受而歸全者,參乎!勇於從而順令者,伯奇也。

  富貴福澤,將厚吾之生也;貧賤憂戚,庸玉女於成也。存,吾順事;沒,吾寧也。

星力捕鱼游戏网址